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07章 那人白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07章 那人白衣字體大小: A+
     

    “要跟着來麼?”斐澈繚聽見了那個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懶懶散散的。

    在他身後的那個男子就算是已經模糊了身形也能夠看得出來他在看着他,而且那雙一直溫潤如玉典雅的看着莫雨笙的眼睛在看着他的時候那其中的意思,大概就是明明白白的“沒用”二字。

    是的,他是沒用,但那又如何?

    至少她還是要他的不是麼?就算不是他所想要的那種感情,但是,於他而言也是足夠了不是麼?

    足夠了啊……斐澈繚忽然覺得自己有點可笑,他究竟一直在追尋的是什麼呢?

    幻影還是比別的什麼?

    他的身體緩緩地開始虛化,然後漸漸地變成了一頭猙獰怪異的巨獸出現在流螢的面前,隨後一道淡紫色的光暈就從那一道空間之門中打下來籠罩在他的身上,他的身影在光暈中慢慢地化成了一片虛無,最後的最後他的腦海之中閃現而過的,是一張清秀淡雅,冰冷淡漠的面孔。

    夙泱梵,夙泱梵,夙泱梵……終究不過是他的一場夢罷了,莊周夢蝶,不是是蝶非蝶,一切都應該結束了。

    流螢看着眼前十分詭異的場景,很奇妙的沒有一絲驚訝,就好像是已經習慣了。確實也是習慣了,跟在夙泱梵的身邊之後所遇見的事情都是那樣的詭異,早就習慣了。

    “你說,他們還有多久就能夠來到這裏。”流螢這樣看着天空中的那一道空間之門,有些帶着戲謔的意味的笑着。

    “不必了,因爲已經來了啊。”懶懶散散的聲音這樣說着,話音未落就看見了那一道眼熟的身影直接朝着他飛了過來,突然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我說你該不是故意的吧,將這種爛攤子丟給我真的沒問題?”

    “沒問題,正好我覺得麻煩,你平日裏又不是沒有少幫梵做。”懶懶散散的語氣之中是那樣的理所當然,流螢被噎住了,果然應該說是太過相像的兩人麼,這還真的是……罷了罷了。

    還沒等他緩過勁來戧翛就帶着一身的濃重的黑暗來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目光中的黑暗讓人忍不住

    想要逃離,他已經徹底的入魔了!

    這樣的戧翛,是應該同情呢還是別的什麼?

    “爲什麼你能夠打開空間大門?”一上來就是那樣直白的問題,看來夙泱梵的離去確實讓他受到了過大的打擊,不僅僅是從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黑暗的氣息還有那種行事的方式也有了巨大的變化,往常他可是不會這樣的直白啊,至少還會迂迴敲擊一下什麼的。

    流螢看着戧翛那雙已經被黑暗浸透了的瞳孔,思緒卻突然拐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就算是和夙泱梵有些相像,但是,本質上還是有着絕對的不同。

    無心無情麼?感情太重了?

    還真的是天生的一對啊。他至今爲止都記得第一次看見夙泱梵的時候,那個女人可是半句廢話都沒有和他說過,直接就是上來就開打,不得不說,夙泱梵的近身格鬥技術已經是爐火純青,讓他看了都覺得這樣的能力已經完全超過了那些在外界被封爲什麼大師的人要好的太多,太多。那是一種碾壓。

    那就是絕對的實力決定一切。

    “你問我爲什麼?”流螢眯着眼看着這張說得上是好看的臉,嘖,一個男人這張臉長得太好看也不算是什麼好事,想當初還有不是無知的少女因爲無意之間看見了這個面癱殭屍臉的小子就陷入了愛河,在家裏和父母吵着說什麼非君不嫁。還真是年少不知愁啊。

    “對,爲什麼?”戧翛覺得自己的心在痛,爲什麼夙泱梵情願將這樣的東西交給流螢而不是自己?他們之間的關係難道在她的心裏就沒有一點的存在意義麼?那雙眼睛中的黑暗是越發的濃重了,而流螢眼中的笑意也是越來越濃重了,哎呀,這樣的感覺真的是久違了,讓他不知不覺得興奮了起來。

    就像是以前所做過的無數次一樣,流螢眯着雙眼,緩緩地說出一句話。

    “想知道的話,就和我打一場吧。使用你的全部手段,我想要和你痛痛快快的打一架。只要你贏了我就告訴你。如何?”他一直都很想要和戧翛放開了一切手腳的打一場,人生在世,就是要不停地挑戰那些強者,無數次的磨練自

    己,才能夠讓子變得更強不是麼。

    本質上,他流螢就是一個完全不在乎自己生死的戰鬥瘋子。

    “好,你說的。”戧翛也不廢話,流螢的尿性他也是知道的很清楚,話音未落,他就放開了流螢的衣領,與此同時兩人分開時候同時暴起,在空中已經交手了,完全看不清楚的攻擊軌道,只能夠聽見兵刃相交的時候那種清脆而寒冷的聲音。兩人這一次都沒有任何的留守。

    他們的束縛都已經不在了,那麼他們還有什麼顧忌可言?

    釋放了自己的本能,外界的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他們究竟是在怎樣的動手。

    覺得明明應該是很長的一段時間,卻不過只是短短的一瞬。

    流螢直直的半空中被戧翛砸到了地上,在地面形成了一個坑。

    流螢咳嗽着,脣邊全是溢出來的血液混雜着一些肉屑,不過笑的很鬆快。

    他終於痛痛快快的和戧翛打了一場,也算得上是成全了他一個念想,不過他還沒有活夠,據說那邊還有不少的強悍的存在,如果能夠一一的打過那纔是真的爽快。

    流螢的耳邊還是那個懶懶散散的聲音“看來你還算不賴,有資格進來了。”

    “僅僅是有資格而已?”

    “呵呵呵。那你還想要怎樣?到時候你自然可以試試啊。”懶懶散散的聲音帶着那樣嗤笑,然後就是低低的安撫,“我知道我知道,我的關注點永遠最重要的是你啊,難道你還不肯放心?”

    “那麼,就別磨蹭了可好?”溫柔的聲音,卻是讓流螢覺得脊背發涼。

    戧翛正好想要問什麼,卻被那一道空間之門之中突兀的出現的一道強烈的光束給籠罩了進去。

    他只能感受到一股很熟悉的力量將他的一切都束縛了,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就像是那個時候那樣。

    一樣的無能爲力。

    然後就是一片黑暗。

    等到再一次恢復意識的時候,戧翛就只看見了那樣一個熟悉的深深地印刻在靈魂之中的身影,正背對着他。

    一襲白衣。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