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06章 猙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06章 猙獰字體大小: A+
     

    “空間通道已經打開了啊。”流螢這樣說着,看着天空中的那道已經很明顯的縫隙,轉過頭來看着不遠處的一簇荊棘。

    “我說,你是不是真的以爲我就發現不了你?”那麼大的一個人就在那裏,還真的當他是瞎子麼?

    不過寥寥幾分,荊棘之中顯現出一道修長的身影。

    那樣溫潤的氣質也變得黑暗無比,或者說,是已經將本來的性子給釋放出來了吧。他就說嘛,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人呢?果不其然,一切都不過是僞裝,你在僞裝,他在僞裝,就連自己不也是在僞裝着麼?要說一直沒有僞裝過的,大概真的就是夙泱梵了,以她的能力而言僞裝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現在這個世界的樣子大概就是千瘡百孔來形容也不爲過,只不過在這個古都裏面倒是看不出來什麼,就在這樣一座古韻十足的古都裏面,偏偏就沒有一個人的存在,那些原來住在這裏的無論是人還是神,都已經不在了。大部分在當初夙泱梵離開的時候跟着走了,還有的大概就是被外面的吞噬了。

    “原來是他啊。”那個懶懶散散的聲音之中帶着一點懷念的意味。

    “你認識這個斐澈繚?”流螢挑了挑眉,覺得有些意外。

    來人正是斐澈繚,在戧翛和御魆讋開始發了瘋的破壞這個世界開始他就一直在尋找。心底一直有一種模糊的感覺在告訴他一切都還沒有結束,他還能夠再一次的見到夙泱梵。只要是能夠再一次見到她,哪怕付出再多的代價也無妨。很快,他就發現了,在跟着戧翛他們的人裏面還少了一個人,一個平時很少見卻讓人無法忽略的人。

    就是這個一直默默地跟在夙泱梵身後的,像是一道影子一樣的殺手。

    流螢。

    “你是怎麼知道打開空間通道的?”斐澈繚的笑容很淡,那微微上挑的眼角獨獨讓他多出了那麼些妖嬈的味道。還有那周身散發出來的戾氣,濃郁的快要將這個空間都變成一片血紅色,不知道爲什麼,流螢突然覺得他要開始討

    厭血紅色了,莫名的覺得刺眼。

    “這種事情我覺得你不需要問我不是麼?那個聲音總歸是會在你的心底響起的不是麼?”流螢一瞬間就來到了斐澈繚的身邊,在他的耳邊用一種極其曖昧的樣子說着,“難道我說的不對麼,猙獰。”

    就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一樣,斐澈繚在那一瞬間恍惚聽見了一個很古老的聲音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就在他的心底這樣說着:“如今我們就要離開了,但是我還是放心不下我的半身,所以就將你留在這個世界,你會一直沉睡下去,直到我的半身重新來到這個世界,你或許會沒有這個記憶,但是我相信你會將她守護的不是麼?畢竟,你存在的意義就是這樣的啊。”

    殊不知,就像是一出電影一樣,總是發生了各種的意外,從黑暗紀元留下來的,是一頭一直待在那個傳說中的女人身邊的怪獸,有着嗜血的本性還有對於莫雨笙那個女人絕對的依戀和忠誠。本來他就會按照所說的一樣一直沉睡直到那個時刻的到來。卻沒有想到會有人誤打誤撞的將封印打破了,也因此他的大部分記憶都已經失去了,只留下了本能。

    隨後又託生到了人界,無數次的轉世歷經千百世,有些東西已經遺忘了,但是本能還是深深的烙印在骨子裏面。

    很久很久,他都已經忘記了他曾經,最初的,被那個女人親自贈與的名字,猙獰。

    傳說中的猙獰是一種執掌公平善惡的神獸,奈何因爲天道的緣故生生的將他給污染了,已經被黑暗玷污的猙獰再也沒有了公平,有的,只剩下了殺戮的本能。只有呆在那個女人的身邊纔能有一絲的安寧。

    後來?後來怎麼樣了他已經大多忘卻了,但是到了現在他曾經很依賴的那個聲音不過是淺淺的在他的心底笑了一下,那些很久很久以前的記憶就這樣突如其來的涌入他的腦海,懶懶散散的聲音就這樣在耳邊越來越清晰了:“你的名字就是猙獰,我不放心這個世界,所以將把你留在這裏,你要好好的替我守護好她知道麼?”

    “她和您是一樣的存在麼?”

    “一樣?她就是我的半身啊,我知道的,你所要追求的東西。如果你能夠從她那裏拿到的話那麼,你就儘可能的去拿吧。”那樣的放肆,那樣的灑脫。

    他知道,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是喜歡她的,但是他很清楚自己是配不上她的,所以他情願就這樣的去守護她。但是她的離開沒有帶上他,反而是讓他留在這裏想要他去守護誰?

    後來,他再一次看見了那個人,僅僅只是一眼罷了,他就知道自己已經陷進去了,一模一樣的氣息,一樣的本質,一樣的慵懶,一樣的睥睨着這個世界,一樣的瀟灑肆意……什麼都是一樣的,除了表現在外面的。

    一個冰冷淡漠,一個懶散無謂。

    他知道自己的血液已經開始了沸騰,熱烈的要將他給燃燒起來。

    “我是……“猙獰”……”斐澈繚這樣喃喃着,突然就捂住自己的雙眼這樣不可遏止的笑了起來,“我是“猙獰”……我本來就是爲了她纔會留下來的啊,那麼她現在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那麼我還留在這裏做什麼?做什麼?爲什麼你們都是這樣?爲什麼都是對我這樣的殘酷?”

    斐澈繚揮開衣袖,那一雙瞳孔在那一刻變成了濃郁的血紅色,漫天的威壓開始朝着流螢鋪天蓋地的壓過來,流螢皺了皺眉。他的身邊就無聲無息的張開了一個結界完全抵擋了那份壓力,周圍的法則都開始悲鳴,猙獰就算是在很遠古的時候就已經是掌握着法則的存在,這些法則根本就無法對他有着任何的傷害。

    而現在,能夠幫着流螢抵抗這份力量的存在……斐澈繚就這樣靜靜的看着流螢的身後,他的雙眼已經打開了,所以已經能夠看見那樣一個朦朦朧的身影。

    還是記憶之中的那樣慵懶,那樣的風華絕代,還有在她的身後慢慢出現的那樣一個強勢到讓人完全無法忽視他的存在的男人。

    忽然的,斐澈繚就笑了。

    “好久不見了啊,主上,君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