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05章 破碎的世界,打開的通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05章 破碎的世界,打開的通道字體大小: A+
     

    “你是誰?”流螢看着自己手中的赤色紅蓮,還有眼前的那血紅色的湖水,問着這個在他的腦海之中迴盪的聲音。

    他也不知道這個聲音是從哪裏來的,至於爲什麼他會有些相信這個聲音的話,那麼大概就是因爲這個聲音之中有一些夙泱梵的味道,那是一種難以模仿的韻味。而且,這個聲音之中的那並未說出口的意思大概就是她和夙泱梵之間的關係很不一般。

    “我是誰?我想你並不需要知道這個。”那個聲音很獨特,懶懶散散的,和他偶爾能夠看見的那樣的慵懶的時候的夙泱梵說話的時候很像,“你只需要知道,想要再一次打開這個世界與外界的空間通道那就要聽我的。”

    “爲什麼?”流螢很不明白,明明此刻受到的打擊最強烈的應該就是戧翛他們啊,爲什麼這個聲音的主人會找上他?

    朦朧之間他似乎聽見了嗤笑的聲音,帶着淡淡的慵懶撩人的味道:“因爲這個時候的你心緒思維是最正常的。”

    其他的那些人你又不是沒有看見過,又不是沒有感覺過。那種感情和理智都處於一種極度的劇烈波動之中,這種時候他們會聽得進去纔有鬼了,說不定還會做出什麼出乎意料的事情,她討厭麻煩啊。

    “可能吧,因爲我對於她的感情並不是很濃重麼?”流螢這樣問着,漆黑的瞳孔中有着淡淡的血色一閃而過。

    “不,之不過你是最聰明的一個。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選擇了遠遠地看着,不去奢求那份感情。所以到了現在你還是有着這樣的理智。”那個聲音這樣說着,語氣之中帶着一絲揶揄,或許還有着一點感嘆,“我這樣說你可是明白了。”

    “自然是明白啊,你說的我都明白,愛上夙泱梵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那將會承受的痛苦我覺得並不適合我。”流螢這樣說着,一邊就將手中的紅蓮就這樣拋入了那血紅色的池水中,看着那紅蓮被湖水漸漸的吞沒,這個時候流螢才緩緩的吐出一口氣,又開始問着那個聲音,“你爲什麼要這樣做呢?”

    他是指的爲什麼明明是夙泱梵自己決定了將他們都拋棄,那麼就是她自己做出的決定。他們都是知道夙泱梵對於自己的決定那是絕對不會更改的,這個聲音的主人又憑什麼能夠這樣做?

    “爲什麼?能夠改變那個死腦子的傢伙也只有我有這個資格,我不可能就這樣放任她的。畢竟……她是我的半身啊……”那個聲音淺淺的笑着,“至於她爲什麼會做出這個決定我倒是可以告訴你,因爲我。”

    我曾經和她說過:身處凡塵,當心不妄動,不動則不傷。她是個死腦筋的,而且說實話她也不太適合那種感情。結果沒想到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還是因爲那份感情所受了傷,你知道麼,她所修習的道路就是太上無情啊。需要的就是無心無情才能夠平安的走下去。

    在這個世界她被迫開了情劫,那麼就是痛徹靈魂的痛苦。她已經看開了,打通了一道門。但是還是不夠。太上無情並非是徹底的絕情絕欲,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而且,夙泱梵可是我的半身啊,怎麼能夠讓她就這樣一輩子都死心眼的孤寂下去呢?她可得好好地替她謀劃一下啊。

    “希望是這樣吧。”流螢忽然想到了什麼,覺得有些好笑,“你知道麼,夙泱梵在這個世界所欠下的情債可不少啊。不單單是戧翛,還有那個御魆讋。我看着那個斐澈繚也有那個意思。”不知道你會給夙泱梵做出一個怎樣的選擇呢。

    “嗤,你還是別笑得太開心啊。這一點倒是輪不到你來操心啊。”那個聲音還是那樣的懶懶散散的,完全沒有任何變化,“仔細看着,湖水之中會出現一個深紫色的六芒星陣盤,那朵蓮花就是開啓的鑰匙。”

    話音剛落,湖水就開始劇烈的沸騰起來,漸漸地向着四周散開。

    然後,就看見了一個深紫色的六芒星陣法就這樣深深地嵌在湖底,而且,從這個陣法上面所傳來的威壓隱隱的能夠感覺得到那種濃烈的黑暗氣息,夾雜着淡淡的蓮花香味,如此的矛盾。

    但是,和夙泱梵很像不是麼?

    “現在就將通道打開麼?”流螢走入其中將那一朵蓮花變成的一顆血紅色的珠子

    拿在了手心裏,微微的有些泛着溫潤的觸感讓流螢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個陣法重見天日的原因,流螢覺得他似乎聽見了這座古都的一聲輕嘆,帶着一種滿足的意味,似乎是等待了許久到了剛剛終於得償所願了。

    “不,再等幾天吧。”伴隨着這個聲音的,還有一道莫名的痕跡落入他的眉心,“這個事憑證,只要有了這個東西你就可以在這個世界無需懼怕任何,倒時候也免得我還要麻煩一趟。”

    “嗤,你們還真是相像啊。”流螢這樣說着,一邊轉身離開了這個地方,他覺得他似乎應該去看看,順便見證一下這個世界的崩壞。

    時間在繼續的向前走着,帶着死神的腳步。

    你們知道麼,這個世界已經開始崩壞了,而且因爲某個人的決定加速了它的崩壞時間,就好像是現在這樣的。

    天空已經沒有一絲藍色,只有無盡的黑暗映襯着血色,火光是照亮世界的唯一光源,那樣的讓人感覺到恐懼。天道在發出不甘心的嘶吼,它在拼了命的想要做些什麼來挽救它已經所剩無幾的生命。

    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三個瘋子。

    三個因爲一個人的原因而發瘋的男人。

    御魆讋就不用說了,從上一輩子他沒有看清楚自己心硬生生的毀掉了他和夙泱梵之間的那份感情他的這一次重生的神經本身就是出於一種極度危險的邊緣。而這一次夙泱梵的直接離去,還是那種再也不會回到這個世界的離去,已經徹底的成爲了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既然這個世界已經沒有夙泱梵的存在,那麼又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呢?他在這個世界堅持下去的意義又在哪裏呢?

    “御魆讋你瘋了麼?”有個聲音在他的耳邊這樣大聲的吼叫着,他擡眼看過去,原來是御濯。

    這個時候他只覺得有種莫名的嫉妒和悲涼。

    因爲御濯手指上的那一枚空間戒指。

    那是夙泱梵所承認的人才能夠得到的,那是他也夢寐以求的啊。而這個人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得到了他苦苦尋求而不得的東西。

    爲什麼呢?

    “你想要阻止我麼?”御魆讋這樣問着御濯,他們之間的眉目沒有一點的相似之處,從上一輩子御魆讋就知道了原來他和夙泱梵之間本根就沒有任何的親緣關係,他的那些曾經的負罪感也不過就是一個笑話罷了。

    四周都是狂亂的風暴,御濯本身的能力並不差,這些年以來一直都和夙泱梵有着通信。因而就算是在這樣的惡劣情況之下也能夠活的還不錯,至少性命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他也是在這個世界突然發生了那樣巨大的變化之後才發現的,當他知道了夙泱梵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他的腦子也蒙掉了。他早就知道夙泱梵就像是一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那樣的飄渺,就像是一個虛幻迷離的夢境,美好的,也是當夢境醒過來了,就會破碎着。

    他當時就只想到了幾個字,完蛋了!

    夙泱梵身邊的那些傢伙也是一羣瘋子,他就知道了要遭。果不其然,通過夙泱梵給他的一些權限,御濯能夠很清楚的感知到這個世界的狀態,還有造成現在這種情況的罪魁禍首。

    “你這樣不要命了麼?”御濯身邊閃爍着淡淡的流光,那是一種防護結界,這裏的風暴對他都沒有什麼傷害,御魆讋感覺到了這個結界力量的來源,那種從心底冒出來的酸楚讓他的瞳孔的顏色更加的幽深。

    “沒有了她的世界,我還要這條命做什麼?”御魆讋淡淡的笑着,口中所說出來的話卻是那樣的殘酷,那樣的瘋狂,“你這樣說我你有什麼資格?”

    更何況,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是這樣的瘋狂的狀態,那些傢伙也是如此啊,都已經瘋狂了不是麼?

    本來這個世界他們就沒有任何的歸屬感,難道還要因爲這個世界的原因生生的壓抑自己的本性麼?

    他們就是無法無天的,按照夙泱梵的說法那就是三觀不正,呵呵,這算什麼?善惡隨心,自在逍遙纔是屬於他們的生活啊……但是,這種生活有個前提,那就是有這樣的一個身影在他們的身後。

    那個身影,無論是誰

    都心知肚明,卻在現在變成了一個不能說出口的名字。

    御濯突然覺得整個心都涼了,他怎麼能夠忘記呢,這些人本來就是那樣的無法無天啊。

    而且按照那個聲音給他傳來的消息,夙泱梵是真的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就這樣將他們拋棄了?

    御濯自認爲他是真的將夙泱梵這個妹妹疼愛到了骨子裏面,但是他也從來就沒有忘記過他本身先是雷音國的皇子,他要擔負起一個國家的擔子,他的國家是他的優先選擇,這個世界這樣毀滅了,他的國家又能怎樣呢?他不允許啊。

    那是他的一種束縛,他也只能這樣束縛着,屬於他的責任,已經無法脫離。

    所以那個時候的夙泱梵纔會這樣和他說:“哥哥,你和我所走的道路註定是背道而馳。”沒錯,他現在來找御魆讋又何嘗不是因爲他的國家呢?他放不下那份責任,也就做不到那樣的灑脫。

    他的私心啊。

    這邊的御濯只能夠憑藉着結界的力量來抵擋禦魆讋,看着這樣瘋狂到絕望的御魆讋,御濯不知道到自己究竟說出什麼才能夠阻止,而且看這個樣子,那這個世界已經開始崩壞的話並不是空穴來風。

    他張了張口,只覺得口中乾澀,神情明明滅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內心之中也在不停地掙扎。到了後來,其實也不過是短短的片刻罷了,御濯的臉忽然就變成了慘白慘白的。他看着御魆讋這樣的一張溫潤如玉又如此的瘋狂黑暗的臉,那聲音喑啞的就像是生鏽的齒輪在緩緩地轉動:。

    “我知道……我知道我是無法阻止你的了,但是,可否答應我一個請求,讓雷音國的子民們沒有痛苦的長眠於世。”御濯這樣看着御魆讋的瞳孔,堅定的說着,“看在泱梵的面子上。”

    御魆讋聽見那個名字之後,瞳孔猛地收縮,隨後緩緩地露出了一個溫柔到令人看了就覺得不寒而慄的微笑:“好啊,看在她的面子上,那畢竟也曾經是屬於她的東西啊。”那麼,就讓他來親手的毀去,那種痕跡現在已經不需要了不是麼?最狠心就是你啊,那麼我這樣你大概也不會再回過頭來看着我了。

    那種只屬於自己的愛戀,溫柔而寵溺的目光再也看不見了。

    他還有什麼可以失去的呢?

    就在這一天,這個世界第一個消失的國家就是雷音國,悄無聲息的,就這樣平平淡淡的消失了。連一點存在的痕跡都已經找不到了,不過是短短是一瞬間。

    這種力量,御濯忽然感覺到了一種悲哀,這種力量的使用,固然是強悍的,但是所要付出的代價,而那個代價應該是御魆讋的生命和靈魂了。

    這樣的御魆讋其實也不過是一個可憐蟲罷了。

    “可憐蟲?大概算是吧雖然是他讓我可愛的半身經歷了情劫並且給了她那樣的傷害,這樣的結局我想對於他也算得上是一個不錯的結局了。”懶懶散散的聲音在流螢的耳邊響起,本來就在靜靜的圍觀的流螢聽見這個聲音的時候有些想要說什麼,卻不知道爲什麼突然覺得身體有些發冷,然後就是一個溫潤淡雅的男子的聲音插了進來:“何必和他說這麼多,不過一屆螻蟻罷了。”

    很出乎意料的是,對於這個男子的聲音說他是螻蟻流螢並沒有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相反他覺得事實大概也是這樣的。跟他們這種能夠逆天改命順便破壞一個世界的剽悍的人類來說,他還真的就像是一個螻蟻一樣。

    “我覺得,你可以去那裏了。”懶懶散散的女聲發出了一聲輕笑,有種淡淡的撩人的意味,“通道已經可以打開了。”

    可以了麼,看來最後的選擇已經出來了啊,流螢最後看了一眼風暴中心的御魆讋,唏噓的嘆了一口氣,隨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來到了那座古都,這裏並沒有被破壞,淡淡的結界光暈散發出美麗的流光,古都裏面的那些建築上面的那些雕刻在這一刻全部化爲了真實存在的生物,在這片空間內飛舞着。

    流螢沒有過多的去關注,只是徑直來到了中心的湖泊旁,將那一枚血紅色的珠子扔了進去。

    霎那之間,整個世界都發出了顫抖的嘶吼。

    流螢知道,空間通道就要開啓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