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04章 所謂的絕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04章 所謂的絕望字體大小: A+
     

    爲什麼還會有御魆讋這個人的存在呢?如此的礙眼,而且,他和夙泱梵之間很明顯的有着一些是他所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他知道這種感覺是什麼,那是嫉妒,嫉妒着所有的能夠引起夙泱梵關注的人或者是事情。

    他的一切都已經在黑暗之中了,夙泱梵是他存在的意義。爲什麼還會有人來和他搶奪呢?

    後來夙泱梵提出了離開的命令,天知道他是有多開心。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就將一切都爲了夙泱梵而做好。他知道夙泱梵的所有習慣,有些懶散,平時能不動手的話就儘量不動手。有的時候突然有了什麼想法就回去隨機的參與一些事情,並不喜歡露面,就像是一個觀看者在一旁靜靜的看着,興致以來就會在暗中推動一把。

    夙泱梵喜歡清淡的糕點,喜歡口味有些濃重的香氣清淡的茶水,她不喜歡活動,卻很喜歡修習功法。爲了能夠跟上她的腳步,他可是無時無刻不在訓練着自己,只是爲了有那樣的資格能夠站在夙泱梵的身邊,就算是成爲不了她的依靠也不會被她丟下。

    夙泱梵是淡漠的,或者應該說是她本身就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亦或是神,這個世界沒有什麼能夠將她留下來的,她的腳步不會爲了任何一個人而停留,就像是一個夢境,夢裏是那樣的美好,醒來的時候只會覺得有什麼從胸口流失了,空落落的。

    他無時無刻不在擔心夙泱梵會把他拋棄,沒有了夙泱梵的他,也就沒有了生存的意義,他會死的。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才發現了原來自己對於夙泱梵的真正的感情?

    如果嫉妒是因爲喜歡;他無時無刻不在嫉妒着那些分散了夙泱梵的注意力的人。

    如果在意是因爲喜歡;夙泱梵是他存在意義。

    如果所有的情緒都是因爲她,那麼喜歡。

    一切的一切的喜歡融合在了一起,那就變成了愛。

    他是在用自己的一切都用來愛了。

    原本他知道那就是他的一個奢望,但是忍不住,有了心思就會蔓延,完全抑制不住那種感情的的生長。那就是一種心魔,完全無法祛除。

    後來呢?

    他做了很多斷斷續續的夢,夢境裏面最多的就是那滿目的火焰,帶着靈都都感覺到窒息的疼痛。到了後來他看見了死去的已經是成年女子的夙泱梵。他覺得這就是上蒼給他的一個警告。

    再後來,一夜白頭。

    直到現在他已經不願意將那滿頭的白髮掩藏起來了,因爲他想要守護的人已經不在了。他不想讓那人看見他的白髮而擔心,但現在那個身影已經不在了,這樣的掩飾又有什麼用處呢?何必多此一舉?他到現在還能夠記得清,那一天的她是那樣的讓人移不開眼。從來就沒有見過那樣的夙泱梵。明明是那樣的清冷淡漠的一個人,在那一刻從內在散發出來的那種妖異的魅力完全讓他無法移開眼,只能夠將一切的都放在她的身上。

    明明應該是最是情濃的時刻,就算是身體上的反應再怎麼熱烈也完全無法抑制他從心底冒出來的

    那種刺骨的寒冷,他們交頸而眠,從來沒有任何時刻讓他感覺到絕望。

    爲什麼要拋棄他呢?明明不是已經答應了他麼?那個契約的痕跡也還存在着,爲什麼要這樣狠心?明明許諾過了就應該不會反悔的啊!說什麼將因果還清楚了?因果是什麼?他們之間怎麼可能算得清楚?他的一切都是爲了她而存在的,沒有了她他還有什麼生存的意義?

    “就算是成爲了這個世界的主人那又怎樣呢?沒有了你的世界本就應該是一片黑暗,再也沒有什麼東西了……再也沒偶有了啊。”戧翛喃喃着,看着眼前的那些人,都是熟人,“你們來了啊,不過又有什麼用處呢?”這些人的臉不知不覺已經變得模糊起來了。

    七星看着滿頭白髮的戧翛已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了,他們或多或少的都知道一些戧翛對於夙泱梵的感情,最開始只是有些苗頭,他們都覺得是自己的錯覺,但是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很明顯的從戧翛的身上感受到了夙泱梵的氣息,兩人的氣息相互交纏在一起,明明很淺淡。卻偏偏讓他們感覺到了那種濃烈的氣氛。

    “小泱梵……去哪裏了……”開口的還是朱雀,但是他的表情很明顯的還是那樣的要哭不笑的樣子,沒有了以往的沒心沒肺,“她還會回來的是吧?”

    “朱雀……別這樣……”天璇忍不住上前一步,他們都很清楚到了現在這種情況,他們拼了命掙脫了那天道佈下的幻境來到了這個點地方卻只能看見這樣的場景,從本身而言,那就說明了一件事情,一件他們根本就不願意承認或者說是想要知道的事情。

    爲什麼會這樣?

    其實,從很早他們就應該知道了呀不是麼?夙泱梵根本就是抓不住的風,就像是一個幻境,給了他們一個美好的夢境,這樣對於他們而言不就是已經足夠了麼?

    可是,爲什麼還會覺得心底有那樣的不甘心,甚至是哀傷,他們這種人也會有哀傷這種情緒麼?也真是夠可笑的。

    夙泱梵將他們從絕望之中救了回來,他們也願意跟在她的身邊用自己的忠誠和能力來回報她。

    憑心而論,他們還是喜歡的,不是那種愛情,那種東西對於他們而言那也是一種奢侈的東西,他們喜歡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也喜歡那種生死之間的刺激,還有四處溜達的閒適,這些在最開始的時候他們還是被那些身份所束縛的時候也只能想想而已。

    在他們最絕望的時候夙泱梵將瀕死的他們救了,並且給了他們一個嶄新的身份一個嶄新的靈魂,他們從此沒有任何束縛,願意跟隨在夙泱梵的身邊也是他們的樂意。

    愛情他們或許有,但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他們情願對於夙泱梵的感情是那種喜歡。愛上夙泱梵的人註定會十分的辛苦並且痛苦,眼前的戧翛就是一個例子不是麼?

    辛苦的愛着,夙泱梵的愛情就像是那一片冰冷血水中盛開的蓮花,明明看着是那樣的美麗,也是那樣的殘酷。

    “朱雀,你說她還會回來麼?”第一次,戧翛並沒有嘲諷朱雀,反而是那樣的平靜的看着一臉哭笑不得的朱雀。

    這個時候七星纔看見戧翛的眼睛,同時覺得汗毛倒豎。

    太乾淨了,太平靜了,就像是一直以來的夙泱梵那樣。太像了,這種戧翛將夙泱梵的感覺都複製了起來。那樣讓他們覺得不寒而慄:“你這是在做什麼?”

    天璣脫口而出,他只覺得他彷彿感受到了那種鋪天蓋地的絕望,心如死灰。

    “她答應過我的啊,諾言已經許下了,爲什麼還會將我拋棄呢?”戧翛這樣聲音淡淡的說着,好似沒有一絲感情波動一樣,可是七星是什麼人?他們可是和戧翛打了多年的交到,早就很清楚的瞭解戧翛的本質是什麼,在那雙看似毫無感情的瞳孔深處,掩蓋着的是那近乎絕望的瘋狂。

    戧翛將額前的長髮收攏到了身後用一條紅色的發繩系在一起了,光潔的額頭上面漸漸地浮現出了一朵美麗而殘酷的血紅色的蓮花紋路。七星他們都很震驚,他們都沒有注意到戧翛的額頭,只不過在有一段時間戧翛和夙泱梵之間的那種感覺有些不同而已。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靈魂契約。

    那種疼痛感是他們都不敢去輕易地感受,戧翛居然爲了夙泱梵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契約還在這裏,但是她不要我了呢。”戧翛這樣笑着,緩緩地走向前方,在那裏有一個和他最開始一樣落魄的人,那張溫潤如玉的臉上那種完全掩蓋不了的絕望和戧翛有着大同小異的悲傷。

    “那麼,你能告訴我麼?梵在哪裏去了?”戧翛一把抓住御魆讋的衣領,開始平靜的問着一個同樣的問題,“梵到哪裏去了?”

    “別這樣……戧翛別這樣!”天權衝上前來想要拉開戧翛的手卻被他直接揮開了,看着這樣的戧翛他只覺得從心底的寒冷,戧翛不應該是這樣的,“你再怎麼問他也是無濟於事的啊!你爲什麼就是不肯接受事實?”

    猛地,抓着御魆讋衣領手背青筋暴起,他回過頭來,那張一直都算得上是面癱的臉上罕見的出現了一抹溫柔的笑容,在那笑容之下,是深不見底的黑暗與瘋狂:“事實?你們想要接受麼?”空着的手隨手向不遠處打出一道強勁的風刃。那裏的土地就這樣被炸開了一個巨大的,深不見底的坑洞。

    “呵呵呵……事實……事實就是小泱梵……夙泱梵她就是這樣的狠心!她將我們全部都拋棄了這樣說你滿意了麼!”天權朝他大聲的嘶吼着,眼角滑落兩行淚珠,不由自主的。

    這個時候御魆讋用力掙開了戧翛的手,他的臉上還是掛着那樣溫潤如玉的微笑,就像是太陽一樣的溫暖,他緩緩的開口,每個字都說的這樣緩慢而清晰:“泱梵不在了,那麼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存在的必要麼?”沒有了她的世界,只剩下一片絕望罷了。

    此時,在他們的背後有一個身影默默地遠去了,那是流螢。

    流螢來到了這個古都的中心,在那一個湖泊的邊緣這樣看着那現在已經變成一片血紅的湖水。

    他從懷中拿出了一隻血紅色的蓮花。

    有個聲音在他的腦海中對他說將這朵蓮花放進去。

    然後呢?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