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03章 戧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03章 戧翛字體大小: A+
     

    從很小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受到期盼所生下來的孩子。

    他是一個災難的開頭,按照他的父母的話來說,那就是一個喪門星。因爲沒有誰會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害死了自己的姐姐,也沒有誰會在不過一歲的時候就害死了自己的兄長,儘管他是無心的。

    但是,從那個時候他就知道了,自己並不被家人所喜愛。他的家庭是一個算得上是小貴族,奈何他是他的母親和自己的小叔子偷情所生的。對外也是宣城他是男主人的親兒子。

    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

    事情被揭發以後,他的真正的父母也就是被處死了。

    不知道爲什麼,看見他的父母死去的時候他反而沒有一點感覺,就像是在看一個陌生的人一樣。沒有什麼情緒波動。那個大戶人家原本也是想要將他這個還不到五歲的孩童給一起祕密處理了,但是他反而利用一個看守的空隙逃了出去。就開始了在江湖上面的闖蕩。

    可能是他本身就很適合這種外界的腥風血雨,他加入了一個算得上是殺手組織,在裏面學會了很多的技巧。他不知道這樣是不是正常的,第一次動手殺人的時候他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的負罪感,就像是在處理什麼最普通的東西一樣。

    有人說,他這樣的人存在的意義就是在這個無盡的殺戮之中。

    他的存在難道就是一個錯誤麼?他不清楚,直到後來他所在的這個殺手組織被雷音國的皇家禁衛軍所剿滅之後,因爲他是這個組織中年紀最小的,所以他們認爲他可以稱爲一個保護皇室子女的暗衛。從而放過了他。

    他來到了這個雷音國的暗衛死士訓練營。

    或許是每個地方都不能避免的排外。他來到這裏被各種刁難,因爲他是這個裏面年紀最小的,但是這種死士暗衛的訓練可不是管你的年紀大小。

    所講究的,就是能力。

    他承認,沒有力量的話那就是隻能任人宰割的,所以他學的很用心,哪怕他看得出來這裏的人都看不起他。他所出的任務都是那些最危險的。但是,那又如何?

    只有在最危險的環境之中才能夠將自己的潛能徹底的激發。

    而且,還要活得漂亮,讓那些瞧不起自己的傢伙好好看看,到底是誰才能夠活到最後。

    沒錯,每一次的任務他都是那種最危險的。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某一天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年一度的皇室子女選擇自己的暗衛的時間到了。按照慣例他們這些並沒有選擇誰爲主人的死士暗衛就需要前去,供那些適齡的皇室子女挑選,他已經去了三年了。從他十歲開始就去了,但是因爲他的身形一直是在暗衛死士之中最瘦弱的,所以三年來都沒有人將他挑選走。

    聽聞這一次是三公主。一個小姑娘而已,這樣的姑娘大概也不會看上他這樣的死士吧,大概這一次他又會輪空。等到了後來他們這些沒有跟隨主子的最後的歸宿就是受到皇帝的控制,隨時準備

    着去做那些根本就上不的檯面的工作罷了。

    不是早就知道會是這樣了麼?爲什麼還是會覺得有些淡淡的不甘心呢?

    他不明白自己的追求到底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這樣生存的意義的究竟是什麼。

    就像是行屍走肉一樣,在這個世界也不過如此罷了。

    他和那些人一起站在那個空曠而冰冷大廳,他們之間明顯看得出來他是那樣的一個瘦弱的身軀。這樣的他又怎麼可能會有人來選擇他?

    很快的,並沒有等待多久,他就聽到了那大門被推開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恍惚之間他似乎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冰檀香味,就像是不久之前他完成了一個任務回到皇宮中在那個房頂上插身而過的時候所嗅到的那種味道。很淡,很清雅,也是讓他在那一瞬間有了一種血液都在微微的躁動的感覺。

    並不是覺得興奮,而是那種少有的安寧的感覺。

    很快的,他就看見了那個那個更加纖細的,小小的身影,出奇的,這個三公主身邊並沒有跟隨着什麼侍衛侍女,就這樣獨自一人。很奇怪的不是麼?堂堂的一名公主,據說還是這個國家年齡最大的公主了。她的母妃據說是因爲難產而亡,在她的生前也是很受帝王的寵愛,照理來說應該她的身邊就是僕人成羣纔對。

    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情況?

    不知道爲什麼,他覺得有些不舒服,不僅僅是因爲他個人的原因,他覺得那一瞬間的夙泱梵有種別樣的孤寂。

    身爲暗衛他們是不能夠直視主子的,但是他微微的擡起了一點頭,只看見了一抹月白色的衣角這樣在那大殿的主座上面坐着,耳邊忽然就響起了她的聲音。

    在那一刻他感覺到了深深地震驚,不是因爲別的,就是因爲那個聲音那是如此的清冷淡漠,完全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就憑藉着這種完全不像是孩童的聲音他就覺得自己的心神已經被吸引了。

    你知道什麼叫做一眼萬年麼?

    他只覺得那種感覺讓他有些蠢蠢欲動,不知道是因爲什麼,他覺得他似乎看見了一潭冰冷的湖水,乾淨而透明。但是絕對的寒冷,稍不注意就會讓自己陷進去。

    再後來的什麼他並沒有太過注意。

    他只知道自己可能有些不好了,具體是什麼他也不清楚。只要一想到等一會兒這個女孩選擇的人大概不會是自己的話,那種心理一瞬間就低落了起來。就算是他已經嫩模掛鉤很好的掌控自己的心緒了卻也難免有一些不甘。

    不甘心自己就這樣和這個能夠在一瞬間就挑動了他的心絃的女孩擦肩而過。

    也不知曉究竟是不是上蒼聽見了他的聲音,女孩就讓他們一個一個的來到她的面前讓她選擇。而這樣的話,說不定它還有着一絲微弱的希望。他的前面已經有很多的暗衛經過了,沒有一個人得到了認可。很快就要輪到他的時候,他覺得有些緊張也有些害怕。他希望她是能夠選擇他的,也害怕

    她會忽略他。

    他發現了在他前面的那些暗衛基本上每個人都在和女孩對視之後站在一旁,身上的氣息開始變得不穩定,身爲死士和暗衛,這種動搖的心緒是最爲忌諱的。

    輪到他了,在他對上那一雙極度清冷淡漠的雙眼的時候,他就聽見了自己血液沸騰的聲音,有什麼聲音在他的心底深處叫囂着,想要衝破什麼束縛。恍惚之間他的眼前出現了那樣的一場大火,朦朧之間只能夠看見一個模糊的身影,但在那一刻他卻莫名的想要落淚。

    有些時候,大概就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或許就是前世註定了他們今生的相逢,也或許就是前世他在無數次的向着上蒼禱告才能夠換得這樣的一個回眸。

    深幽的瞳孔,沒有一絲波瀾,冰冷無情也不足以表明那種眼中的極度淡漠,就好像是沒有心,沒有感情一樣。瞳孔乾淨到了極點,卻也是空洞到了極點,在眼底的深處是那無窮無盡的黑暗。

    這是一雙怎樣的眼睛?爲什麼會是這樣的?他不明白,對視的那一刻,呼吸略微的亂了。

    再然後,他就聽見了那個清冷淡漠的聲音這樣在他的耳邊說着:“你,我要了。”

    就像是一個宣告,宣告着他將屬於她。

    他只感覺到一個小小的身軀落入了他的懷中,帶着那種淡雅的悠遠的冰檀香味。淺淺的縈繞在鼻尖。柔順的長髮密密麻麻的將他籠罩在他的陰影之中,那種不容拒絕的霸道再告訴着他她的決定是無人能夠更改的。你知道麼,在那一刻他覺得自己的心已經要飛起來了。那種雀躍的感覺到現在都還讓他的血液微微的躁動。

    他的主人名字叫做夙泱梵,很奇怪也很好聽的名字,沒有使用雷音國皇室的御用姓御這讓他不由得有些開心,因爲他覺得這樣的話他們就像是脫離了什麼的束縛一樣。

    夙泱梵交給了他逆天的功法毫不藏私,所要求他的也不過就是不要背叛她而已,他怎麼可能會背叛她呢?從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找到了他的生命的意義。

    上天讓他活着,大概就是爲了讓他和夙泱梵相遇。

    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漸漸地,夙泱梵開始將很多事情都交給他來做,這是一種信任。他很開心也很自豪。

    他想要給夙泱梵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他想要爲夙泱梵做一切的事情。夙泱梵就是他生命存在的意義。他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沒有了夙泱梵的他是會死的。

    他不喜歡總是有人來和他搶奪夙泱梵的注意力,先是夙泱梵的那個哥哥御濯,那個人他是不能動的。因爲夙泱梵承認了那個御濯的哥哥的地位;再後來又是那些七星,雖說七星的存在是在他之前就有了的,但是還是會覺得很不開心。甚至是覺得七星的存在很礙眼,但是因爲夙泱梵需要這些人的能力,他也默默的認了。

    但是!爲什麼夙泱梵的身邊還會出現這個叫做御魆讋的傢伙?

    那是他所絕對不能忍耐的存在。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