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02章 重逢,雙生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02章 重逢,雙生蓮字體大小: A+
     

    你知道麼,如果說有一天你不在了,那麼我就死去陪你。

    你是在說笑麼?

    沒有,你是知道的不是麼?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也只有彼此了啊。

    那麼,我一定會從地獄回來再將你給帶回來。

    好啊,我等着。

    夙泱梵指尖已經將這一片天空撕裂了,空間裂縫已經開啓,兩個世界的連接點已經布好。那個女人就在這一條道路的終點處等着她的歸來。

    沒有吝嗇自己的力量,那種濃烈的帶着強烈的霸道的氣息就這樣毫無保留的爆發了出來。

    在那一刻,這個世界都開始瑟瑟發抖,因爲這個力量儘管有些許的不同,但是這份力量的體系還有那種極度相似的霸道決絕的意念,無一不是在很久很久之前給這個世界留下來太深刻記憶的那個強悍的女人的那種,而且本源是如此的相同。這種人怎麼可以再次出現在這裏?他們都不敢相信,以至於等到那真正的空間大門被夙泱梵開啓了之後,那些一直留在那座古都的靈魂還有那些活了上萬年的靈魂都在那一刻,朝着那散發出那種不容拒絕的氣勢空間大門雙膝跪地。

    虔誠的,恐懼的,驚訝的,欣喜地看着那裏,然後都深深地低下了他們自認爲高傲的頭顱,在這份力量的主人面前,他們根本就連高傲的資本都沒有。

    “看來,你在這個世界混得不錯啊。”夙泱梵的這樣淡淡的說着,四周的空間已經呈現出那種如同水面泛起波浪的樣子了,極度不穩定,彷彿下一刻就會徹底崩塌。

    “啊,順便收下了不少的下屬。”懶懶散散的聲音從夙泱梵得心底響起,還是一如既往的樣子,“不過,等你回來了,有個人我覺得你可以和他好好地打一架。”揶揄的語氣讓夙泱梵突然之間有了一點興趣,能夠被莫雨笙那個坑爹的傢伙用這種語氣來和她說的人,應該是很有趣的。

    不過,夙泱梵絕對想不到當她真的見到了那個人的時候,自己的表情是如此的,扭曲……因爲哪怕是讓她想破了腦袋也絕對想不出,這一次再見莫雨笙竟然給她來了這麼一出,真的是一個巨大的驚喜啊。

    那麼,我回來了。

    夙泱梵頭也不回的就走進了那一道空間門之中,任憑那黑暗的漩渦將她吞沒。

    而同一時刻,在這裏的那些早就想要離開這個世界的存在都已經按耐不住了,在同一時刻都從他們隱藏的或者沉睡的地方暴起,然後用出了自己最大的能力和最快的速度,想要衝入那個空間結界的門內。他們知道那個門就是離開這個世界的通道。有些人想要重新見到那些人,有些想要離開這個必死之地。

    或多或少的都對於那個地方有着一種莫名的畏懼還有興奮。

    夙泱梵自然是知道那些傢伙想要幹什麼,同樣的也更是對於莫雨笙在這個世界做了的那些事情感興趣了,她是知道的,那個女人骨子裏就是不安分的。就算是想要做什麼也和她一樣喜歡暗暗的推動,她們都喜歡看戲,興趣來了就參與進去也並無不可。但是,能夠讓這個世界都爲之顫抖,那就說明了一件事情。莫雨笙那個女人在這個世界是徹底的暴露過她的能力。

    她知道,她們本身所修習的這個功法就是與所有的天道相違抗的,無論是在那個世界都是被不容的。但是,那又如何?她們本就是要將自己的性命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裏。信天命?真是不好意思,如果這個天要阻礙她們,那麼就把這個天都給毀去。夙泱梵已經感覺到了在身後的那些氣息,其中還有不少的對於她的殺意。

    畢竟,在這裏,如果說隕落了什麼的,莫雨笙在那邊可是沒有太多的感覺。他們也是知道這個漏洞的麼?還真是煞費苦心。朦朦朧朧之中,夙泱梵又聽見了莫雨笙那個獨特的懶懶散散的聲音:“怎麼?是不是有些小蟲子在你的身後跟着。”

    “哦,你又知道了什麼。”

    “有一些人你可以不去管它,但是那些明明白白的對你表現出了殺意的傢伙,你還是直接就殺了吧。”那些本就是當初他們都沒有放在心上的小蟲子,現在還想要泛起什麼風浪那也是不現實的

    。按照現在的這種情況之下的夙泱梵,對付這樣幾個小蟲子也不過是活動筋骨罷了。

    “你還真的是會給我找麻煩啊。明明就是你的爛攤子,卻偏偏喜歡讓我來給你解決。這麼多年了你這破習慣什麼時候能夠改一改?”夙泱梵嗤笑一聲,一直無波無瀾的臉上少有的泛出了點點的笑意,很淡,卻也很漂亮。

    一邊說着,一邊給自己加了一個術法,順便就將那個想要偷襲她的一名看上去有點像是精靈的女子給束縛住了:“我不會動你們,卻也不代表我不會出手。愚蠢啊。”和莫雨笙有着關聯的她怎麼可能會是任人宰割的存在?太天真了,莫不是這麼長的時光,讓他們都忘記了曾經的那些恐懼?

    那麼她就這些愚蠢的人好好長點記性。

    “六芒·白朮。”清冷淡漠的聲音在這一片混亂的空間中有種別樣的味道,當然,那些聽到這個聲音的人可不是這麼想的。因爲夙泱梵口中所說的那個術法的前綴名稱六芒。沒有錯,就是這個。

    在很久以前,莫雨笙在這個世界,讓這個世界都爲之顫抖的力量體系。

    那是黑暗紀元的最黑暗的記憶,伴隨着那個將這個世界變成黑暗紀元的男人,那是烙印在靈魂之中永遠不能被抹去的記憶。你知道麼,就是這樣的記憶,就會讓那些深深恐懼着人在這一刻產生致命的錯誤。

    夙泱梵甩了甩手,果然她還是不習慣使用術法。雖然剛剛的那個咒術帶走了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偷襲者,但是擺在明面上的想要殺了她的還是有着不少,上百的數量啊。看來莫雨笙那個傢伙也還真的是招人嫌。

    你知道麼,我最喜歡的不是術法來解決啊,我最喜歡的就是近身廝殺,那種遊走在生死邊緣的感覺才能夠提升她的能力。也不知道這些傢伙能不能讓她在回到那個世界之前好好地盡興。

    手腕一抖,那樣式簡單的手鐲中就被夙泱梵抽出了一條細長的就算是在黑暗之中也看不見反光的弦刃。那是她最愛的武器,因爲很方便,不用費太大的力道,她所喜歡的就是用最小的力道獲得最大的收益。

    身後寒光一閃,那抑制不住的殺氣之中,竟然還參雜着一絲難以發現的恐懼。但是這樣的恐懼怎麼可能不被夙泱梵這個一直在沐浴鮮血將自己的生命放在最末,無所顧慮的,經歷了無數的廝殺走到現在的戰鬥瘋子所發現呢?那就是一個致命的突破口,有了恐懼,那麼出手就必定不會是全力不顧一切。就有了遲疑,而那一點遲疑就足夠了。

    弦刃在黑暗之中什麼也看不見,夙泱梵本身的氣息還是那樣的冰冷淡漠,她想要動手的時候也是身上的氣息沒有發生絲毫的轉變。就如同是平常一樣,無波無瀾。

    “你知道麼,你是天生的就適合這個世界的。因爲你對殺人沒有負罪感,你的感情是淡漠的,基本上就是無情。你的心緒基本上沒有誰能夠挑動。”這樣是最好的,至少還能夠無畏無懼,不像我,是被人傷害過了才明白的這個道理。

    這個世界就是一個人吃人的世界,想要活下去,那麼就讓自己變得無堅不摧。你可以去尋找同伴,但是絕對不能將自己的希望,什麼都交給她。同伴是可以合作的,或許你可以交付你的信任,但是你的生命是不可能交給別人的。主宰自己的就只有自己。

    夙泱梵眼都不眨一下,這裏看起來有很寬敞的空間,但是實際上的空間大概只能夠允許不過十個人的同時走過,這大概也是莫雨笙那個女人特意給她準備的吧。要知道,本身就是空間越小她所能的攻勢就越凌厲,而且這個大小剛剛是她在原來的世界無數次進行訓練的時候所經常使用的那個訓練房的大小。難道說,這些跟上來的傢伙就沒有發現麼。他們的後面已經沒有了那回去的道路,他們向前方走了多少,後面的道路就開始漸漸的消散了。

    大小剛剛好。

    “那還真的是謝謝你的好意了啊。”夙泱梵一個轉身,身體以一種完全就不可能的角度扭曲着,好似沒有骨頭一樣的肆意做着她所想要的動作,手腕沒有人看見她是怎樣的動作,那輕薄的,纖細的,堅韌的弦刃就這樣無聲無息的纏在

    了幾個離得稍微遠一點的傢伙的脖頸之上,“不過,這樣還是不錯了。”這些人的力量還是能夠讓她好好地活動一番筋骨。至少能夠讓她好好地發泄一些東西。在戰鬥中全神貫注將一切外物都忘記。

    那就夠了。

    夙泱梵的眼中略微的散發出了一絲戰意,有一絲血跡在那些人的脖頸被切開的時候沾上了她的眼角,那一抹緋紅色的將她的氣質在這一刻提升到了一種難以言語的魅惑。

    夙泱梵本身是真的很適合紅色,那種鮮豔的,濃郁的像是鮮血一樣的顏色。

    我本身就是生活在殺戮之中,那麼這些日子,在這個陌生的世界,就算是因爲一些事情而不得不壓抑着一些本性。但那無法改變的就是本質。在空中翻着空翻,身體柔軟的,你知道麼,有的時候生命是真的很脆弱。

    就像是這樣的時候,微微的收攏了手指,弦刃鬆散的一下子就緊了起來,那些脖頸之上被纏繞上的人或者是神他們不過只感覺到了那不過一瞬的緊繃,之後就什麼也感覺不到了。

    他們的靈魂永遠的沉睡在了這個不知道還會延伸到什麼地方的空間通道之中了。

    夙泱梵微微垂下眼簾,聲音還是那樣的清冷淡漠,身上還繚繞着那種淡淡的冰檀香味,那樣的聖潔,那樣的殘酷,額頭上的那一朵血紅色的蓮花似乎在說着什麼,但是,那名已經倒在夙泱梵面前的男子那樣的震驚的看着她,像是看見了什麼不可置信的東西一樣:“我的樣子很恐怖麼?”

    不,這個時候的夙泱梵不知道爲什麼,有着那樣的奇異的魅力,帶着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讓人不由自主的就沉溺在她的那一雙清冷淡漠的瞳孔之中,只能這樣沉溺下去,直到墮入深淵。

    等到夙泱梵停止了在黑暗之中的動作之後,眼前就這樣突兀的出現了一道白色的門。應該也不算是突兀,就像是將時間卡的很準一樣,夙泱梵結束了她的動作,那裏也打開了。

    夙泱梵轉過身,不去看自己身後的那些情況。

    畢竟都是一些習慣了的景象,就是那些鋪滿了鮮血與荊棘的道路,她在上面行走着,殘酷而美麗。

    她走出了那條空間通道,裏面沒有其他的生物跟出來,都已經在那條到裏面迷失了,就算是她不去動手,那條空間道路上面也是有着無數的裂縫,沒有能力的也就只能被全部吸走。

    再然後,門的外面就是那樣一個熟悉的恍若還是昨天的空間,那是她與莫雨笙那個女人的房子,裏面的擺設都與曾經一模一樣。

    之後,就是那個懶懶散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看來你在裏面玩的不錯啊。”

    夙泱梵微微側過頭,就看見那一張巨大的柔軟的沙發上面,那個女人正像是沒有骨頭一樣臥在那裏,指尖拿着一塊糕點正在慢慢地吃着,那張漂亮的臉上滿是慵懶,“回來了啊。”

    還是那樣的場景,就像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們彼此之間完成了各自的任務,或許是她也或許是自己會比較早的回到這個屋子,然後就會等待着對方的到來,互相說一句,回來了啊。

    一切都沒有改變過一樣。

    “啊,我回來了。”夙泱梵這樣回答着,順便揮了揮手,一柄小巧的匕首就朝着那個懶懶散散的完全沒有任何形象可言的莫雨笙扔過去,沒有刀鞘的匕首,就這樣帶着寒光刺過去。

    莫雨笙動也沒動,也沒看見她是怎樣的動作,那一柄匕首就到了她的手中:“感覺還不賴。”

    那麼,莫雨笙從沙發上面起來,寬鬆的長裙在地面托起一地起膩的弧度。

    莫雨笙來到夙泱梵的面前,兩人的身高相差無幾,在這一刻身上的氣息竟然是如此的相同。就像是同一個人一樣。

    兩人之間相視一笑,就像是破開了萬年的冰川,在那一刻綻放出了無與倫比的光彩。

    兩朵血紅色的蓮花就這樣再一次的匯合在了一起。

    你知道麼,她們之間本身就是一個奇蹟。

    血紅色的蓮花,綻放在黑暗,鮮血與荊棘之上。

    美麗,殘酷,強悍,無堅不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