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01章 孑然一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01章 孑然一身字體大小: A+
     

    已經很久沒有做過夢的夙泱梵在那一場事情之後竟然是罕見的沉睡了過去。不知道是不是靈魂同步的原因,戧翛也緊緊地摟着她的腰昏睡了過去。

    夢境之中,夙泱梵穿着一身單薄的月白色衣衫,靜靜的一個人走在一片看不見任何事物的黑暗之中。

    看不到盡頭,也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只有無窮無盡的黑暗。

    夙泱梵沉默着,一個人在這個黑暗世界之中行走着,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片沉寂的世界之中忽然發出了一聲細微的聲音。那是一滴水珠落在地面的輕微的迸濺聲。

    滴答……

    夙泱梵擡眼看過去,目光所到之處漸漸地顯現出了一些景物。

    一片清澈的湖水,冰涼的氣息傳到她的身邊,然後又聽見了那水珠滴落的聲音。

    將自己的左手擡了起來,無名指上有一個小小的傷口,小到讓她完全沒有感覺,但就是這個傷口裏面開始滲出鮮血,就這樣緩慢的從指間滴落,沿着腳邊的一條小小的河流分支流進了那一片湖水之中。

    就像是一滴墨,將這一片清澈徹底的破壞了。

    清澈的湖水變成了淺淺的粉色,然後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的速度開始蔓延變濃。

    不過是片刻的時間,這一片清澈的湖水就變成了一片血色,鮮紅的顏色刺目。

    夙泱梵不去管自己還在緩慢滲血的傷口,只是這樣看着這一片就算是被染紅了的也應該平靜的湖面開始泛起層層漣漪。

    無風自動,亦或是心動?

    但是,她不是已經沒有了心麼?

    湖面的動盪越發的激烈了,水花飛濺之際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水珠落在夙泱梵的身上,就像是在畏懼着什麼,夙泱梵周圍的空間自成一片天地。

    湖面中心漸漸地有一些血紅色的粒子彙集在一起,然後凝聚成了一朵盛放的蓮花。

    潔白的花瓣迎風搖曳,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夙泱梵動了,她走入了這一片湖水中,一步一步的走進那一朵蓮花,四周都平靜了下來,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白色的。”夙泱梵的雙手將那朵白蓮花托了起來,那雙異常乾淨的瞳孔之中緩緩的浮現出一抹說不出來究竟是嗤笑還是嘲笑的笑意,“不覺得太不適合這個世界了麼?如此純白無暇,所以纔會過早的凋零。”

    如果不想要那樣早的就離開這個世界的話,那就將自己改變。

    所謂的心軟,所謂的正義都不過是一場笑談罷了。

    世間善惡,是非黑白又有多少人能夠分得清楚?不過就是在這個世界裏面沉浮罷了。她不願意被這個世界掌控,所以經受了靈魂的痛苦將那些糾葛全部斬斷剝離。她的一切不過是隨心而爲。

    她知道她不適合那種充滿了陽光的世界,她的歸宿是那無窮無盡的黑暗。並不嚮往生,也不拒絕死亡。她只是想要在屬於她的日子裏面自在逍遙的過着,是非黑白與她又有什麼關係?

    這樣純白的顏色,看起來還真的刺眼無比啊。

    夙泱梵指尖微微用力,這朵蓮花便被她折斷了莖幹,丟棄在一片血紅色的湖水中。

    你是想要

    告訴我什麼麼?註定了孤寂一聲,也就不需要那些感情了……除了一個例外。

    這片黑暗的世界就是曾經的她的內心世界,一片黑暗,什麼也沒有的空寂,還有那無窮無盡的血紅色。前進的道路上面鋪滿了荊棘,每走一步就會將腳掌劃的支離破碎,傷痕累累。

    她還是就這樣堅定地走了下去,沒有一絲的停留,沒有一絲的遲疑。

    這是屬於她的劫數,只要走出了這一片黑暗,那麼一切都不會再束縛着她了。

    我叫夙泱梵啊。

    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存在。我的道路就是太上無情。

    一切的感情都不過是一場劫難,入了劫,看破了就解脫,看不破的話,那就只有毀滅在自己的軟弱與愚蠢之下了。

    身處凡塵當心不妄動,她算是明白了,以後也應當是心如止水。

    她有自己的道路,這條路上面沒有誰能夠和她一起走過,只有她一個人的身影,走在一條永遠不能回頭的路上。很久以前莫雨笙就和她說過,她們之間是唯一能夠並肩的存在,她們的道路相近卻又有着本質的不同。

    她的道路就是不應動情。

    夙泱梵繼續向着遠處那明滅可見的黑暗走去,指尖滑落的血珠一滴一滴的落在水中,漸漸地,這一片湖水都是鮮紅的,濃郁的顏色讓人完全無法移開視線。你知道麼,越是清澈的東西,反而會容納着更多的污穢。最乾淨的東西也是最骯髒的存在。她的身後,拖開一條漣漪,漣漪的盡頭,是那一朵已經被折下來隨意丟棄的白蓮。

    白色的蓮花在一片血紅色的湖水中,潔白的花瓣漸漸地被染上了那樣濃郁刺眼的紅色。

    隨後,從那斷開的枝幹開始,又生長出新的根系,牢牢地抓緊了這湖底的泥土,枝幹上面佈滿了尖銳的刺,開始生長。直到將那一朵已經變爲血紅的蓮花重新送回到水面爲止。

    妖異的血色蓮花,帶着一種聖潔又血腥的氣息。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綻放出屬於它的光澤。

    很漂亮,如此的純潔又殘酷。

    那是一次新生,也是堅定不移的靈魂……從此,再無別的東西能夠干擾了。

    等到再一次清醒過來的時候,夙泱梵坐起身,看着躺在自己身邊的戧翛,輕輕地描繪着他的眉眼,淡淡的,近乎是自言自語的喃喃着:“這樣就夠了吧。你要的感情我給不起,將我這個身體給你也是可以的吧。如此一來,我便是已經換清楚了我所欠你的因果了。”所以,這個世界便留給你們吧。

    她已經可以打破這個結界限制了。

    而且已經感受到了莫雨笙在她們原來的世界爲她開啓了一個通道,只需要她將這個空間撕裂就好。

    那很容易的不是麼?

    夙泱梵在穿戴好衣物的時候,忽然觸碰到了一個小小的墜子。

    很熟悉,那是在上一世的時候,她在死去之前還想着要給御魆讋的一個禮物。

    因爲這個墜子是一顆天然的琥珀,而且對着陽光仔細看進去的話,就能夠看見一朵小小的蓮花纏繞着一團淺淡的煙霧。那是她無意之間發現的,所以她想要將之送給御魆讋,算是她的一份心意。

    不過,看起來,似乎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那麼,在重新回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她從來就沒有想過再去尋找這個來提醒自己當初的愚昧。爲什麼還會出現在這裏呢?還是在她的衣服裏面存放着。

    爲什麼呢?這並不是她所找到的,那麼就只有御魆讋會去尋找。

    這有有什麼用處呢?要知道有些東西一旦過去了那就是永遠都沒有辦法再修復的。那些東西,她已經不要了。

    所以,夙泱梵想起了她在那一片幻境之中偶然看見了的那些御魆讋的那些記憶,還有聽見了那些關於御魆讋對於她的一些看法。他們彼此之間並不存在什麼虧欠的問題,御魆讋現在想要怎樣也已經與她沒有半分關係了。

    那些逝去的時光就讓他消散吧。

    我已經解脫了,不需要那些東西了。情愛一詞對於我而言真的不過是一個笑話。已經足夠了。

    從此,便是孑然一身,在這天地之間自在逍遙。

    這一片世界,就算是留給戧翛他們的補償吧。

    畢竟,那個世界她並不想將這些人都帶過去,那裏不適合他們。曾經說過的,那對於戧翛的承諾……或許,就當做是她說謊了吧。夙泱梵將手指放在戧翛的額頭上,那裏因爲她的氣息原因所以顯現出了當初她和戧翛簽訂契約之後所有的憑證。

    她要將之抹去。

    或許會有人覺得她太過於絕情了。那又如何?很多東西只有一刀斬斷才能夠用最小的疼痛換取長久的寧靜。她這樣做沒錯。順便……將這個世界的控制權給了戧翛罷。如此,哪怕是這個世界真的已經到了要徹底消亡的地步,那麼他也能夠通過對這個世界的掌控保全性命。這樣就足夠了。

    況且,她還留下了那修習的功法。按照戧翛本身的資質來看,也是不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就能夠到達大成,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是到了其他的世界也是可以的。

    夙泱梵覺得一切都很好。

    這個世界本身就因爲她的到來所以產生了那些變故,她就是那個最大的變故。現在她決定主動離開這個世界,將一切都撥亂反正。

    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了那個懶懶散散的聲音。

    “我說,你還要在這個世界留戀什麼?有什麼是你還放不下的麼?”

    “不,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她這樣回答着。

    於是,夙泱梵看着一片清朗的被幻化出來的天空,毫不猶豫的指尖輕點,彷彿一層薄膜被穿透了。露出了已經變成一片黑暗的天空,空氣中傳來的是那種帶着絕望的恐懼氣息……是這個世界感受到了一個久違了的氣息所做出的本能反應。那是在懼怕。

    看來莫雨笙那個傢伙在這個世界似乎留下了太多的東西啊。

    等到她回去了一定要好好地問問她,最好再來打一架,不,其實應該說是切磋比較好。

    她想要知道已經擺脫了那些不應該的感情之後,她究竟能夠達到怎樣的境界。

    孑然一身,還是無窮無盡的孤寂?

    “我說過,我不會就放任她這樣的。”冥冥中,這個懶懶散散的聲音這樣說道,堅定地。

    不容拒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