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00章 了無痕,絕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00章 了無痕,絕望字體大小: A+
     

    你做了什麼決定?爲什麼只讓我感覺到一陣陣的脊背發涼?

    戧翛不知道應該怎樣開口,他在這個時候感覺到了一絲侷促,不知道能夠說些什麼。也很快的他發現了這裏的一些不同之處。有些不真實,而且這裏的氣息很乾淨,什麼樣感覺不到。

    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爲他還是呆在那個幻境之中的。但是那血脈相連的契約明明白白的告訴着他這裏並不是幻境:“這裏是哪裏?爲什麼……”沒有看見御魆讋那些傢伙?

    “這裏是我分隔開來的一個世界,也算得上是結界。等你修爲到了一定的時候也能夠做到。”夙泱梵說着,緩緩地閉上了雙眼,眉目之間隱約可見有一些淡淡的疲憊。

    “想要吃什麼?”戧翛忍住心中的不安,像是平常那樣問着夙泱梵的需求。

    “梨花糕。”那是一種夙泱梵平日裏並不喜愛的糕點,但此刻夙泱梵卻說她想要吃……太不正常了。並且……梨花……“梨”通“離”,那是他最不願意去想的東西。

    “好,我去做。”說着便下了牀,找到了這裏的廚房,拿出了放在空間戒指裏面的工具開始了製作。

    他不知道爲什麼夙泱梵會做出這樣的一個結界,並且還只讓他進入,他並不認爲這就是夙泱梵願意迴應他了,相反的,這種完全不正常的做法纔是最讓他感到膽戰心驚的。

    夙泱梵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戧翛的身後。

    她靜靜地看着正在竈臺上熟練地忙碌着背影,突然覺得其實她也是個挺殘忍的人。

    不是麼?

    或許她對於感情的事情是真的很遲鈍,但這並不代表她就是完全沒有感覺。不僅僅是因爲她和戧翛之間的契約,從契約裏面清清楚楚的傳來戧翛根本就不加掩飾的強烈的感情。就像是隱藏在冰山下面的烈火,在燃燒着,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爆發開來。烈火烹油,太過於熱烈了,她感覺到了,但是隻覺得有些心累。

    爲什麼會這樣呢?她也說不清楚,這樣對於彼此究竟是好還是壞。但是,有些事情一旦她做出了決定,那就沒有更改的餘地了。或許,她真的就是莫雨笙口中所說的那樣,無情無心。不過是個冷酷的人罷了。這樣的她根本就沒有必要去獲得什麼感情……她和莫雨笙之間的感情都是那樣的奢侈。

    她已經厭倦了。

    這個天道現在已經不能奈何她了。本身已經在她看破了她的本質之後豁然開朗,打破了心底的枷鎖,她不想掩飾什麼。難道不是麼?她知道自己現在的臉上,一定是沒有一絲表情,冰冷的就像是一尊雕像,沒有誰會長年累月的對着這樣的面容還能夠有着濃烈的愛意的。

    她已經放棄了,那就不會擁有期待,也就不會隨意的動心,然後再一次的受到傷害。

    她在修行,修的應該就是那太上無情的道路,用殺戮正道,用絕情來斬斷業障。

    現在的她,大概只是需要還了一段因果罷了。

    很快,這片廚房裏面就瀰漫起了淡淡的梨花清甜的香味。她不是很喜歡梨花,因爲那香味會讓她想到一個人,那個人已經死去了很久的時光。那是她第一次見到她的母親的時候所能夠記住的味道。那個時

    候也是因爲一個任務,讓她在無意之間遇見了她的母親。或許是血脈相連的原因,她與她的母親聊得很開。

    再後來她就聽到她的母親用那種和藹可親的語氣,溫溫柔柔的說出了將她的一絲念想打破的殘酷的話語:

    “我原本生有一名女孩,但是那個孩子生來就帶有一朵血色的蓮花。得道高僧告訴我那孩子將會害死我還有我的家人。我本不忍心害了那生命,卻又害怕那孩子會真的害死我的家人。所以我將她丟棄了。你說,那個孩子現在是否還活着呢?”

    表面上看起來她的母親眼中有着和藹和一絲不忍,但是,那眼底真正的無情又怎麼可能騙過在黑暗世界摸爬滾打長大的夙泱梵?

    在那一刻夙泱梵就徹底丟掉了她對於家庭的,親人的任何一絲想念。

    她是一個棄嬰,她原來以爲只不過是因爲她原本的家庭經濟原因迫不得已纔會遺棄了本身身爲女子的她。這個念頭還曾經被莫雨笙那個女人笑過愚蠢,現在看來還真的是愚蠢無比。她是不被期待的存在,她的親人在真正的想法之中都是希望她的去死的。

    沒有誰。

    那個時候,夙泱梵突然覺得很多在以前束縛着她的枷鎖都被她的母親親口親手斬斷了。

    本來她當初的任務就是要對於一個家庭的滅口,當初發現了這個任務的家庭是她的親人她還在猶豫是否應該保住。現在看來,一切都不必了。

    後來,夙泱梵滿手鮮血的站在那些從血緣上來說應該是她的親人的屍骸上面,面容冷漠,無悲無喜。

    莫雨笙那個女人就踏着一路的鮮血走到了她的面前,輕柔的撫摸着她的臉,懶懶散散的語調這樣說着:“爲什麼要用這樣的表情呢?”你不應該是這樣的臉拿來哭泣的啊。

    “我沒有哭啊,雨笙。”她這樣看着莫雨笙那張明顯比她要漂亮得多還多了那種慵懶韻味的臉,想要扯出一個微笑來,“你看,我是在高興啊。”

    莫雨笙只是嘆了一口氣,將夙泱梵的頭按在了自己的脖頸邊:“我知道你不想讓我看見。喏,這樣我就看不見了。你可以隨便發泄了……至少你已經解脫了不是麼?”她們都是因爲一些可笑的語言從而被遺棄,本來她們無罪,卻被人硬生生的冠上了罪孽。那麼,既然如此,她又何不就將這個罪名坐實了呢?

    她們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不應該奢求光明,那東西太過於刺眼,會將她們的眼睛灼傷。你知道麼?不是她們拋棄了我們,而是我們將那些累贅業障給拋棄了。孑然一身,才能夠在這無情無盡的世界裏面自在逍遙。

    啊,她知道,所以她也只是允許自己這一次的軟弱罷了。

    莫雨笙感覺到了衣衫漸漸地被什麼打溼了,她什麼也不說,只是這樣擁抱着夙泱梵的肩,在這個時候,纔會有人發現,原來這兩個在黑暗世界裏面大有名氣的紅蓮的肩膀是如此的纖弱。她們也是女子,只是她們的風華們經常讓人忘記了她們的性別。那是一種讓人無法拒絕的魅力。

    卻很少有人會愛上這樣危險的女人。

    “戧翛。”夙泱梵這樣平淡的叫着戧翛的名字,明明還是那樣的清冷淡漠的聲音,卻讓戧翛聽出來了

    有種別樣的情緒,那是在平時幾乎就不會再夙泱梵身上存在的情緒。

    手上的動作並不慢,戧翛就已經將剛剛做好的梨花糕裝盤,擺了一個漂亮的花式,剛好拿到夙泱梵的面前。

    明明是那樣平常的動作,就算是在以前這樣的事情戧翛也是這樣很快就爲她做好了。

    原來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但是現在,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她本來心緒的改變,竟然會覺得有些奇怪……爲什麼要這樣對她?爲什麼要用這種感情來對她造成一些因果?

    這樣的純粹感情,讓她想到了曾經的自己,對待御魆讋的時候,那種感情也是純粹到現在想來就是有些愚蠢的做法。卻還是讓人覺得心裏有些奇妙。

    但無論怎樣,都會過去的。

    “你要的梨花糕。”戧翛的聲音一直都是隻有在對着夙泱梵的時候纔會有那樣的溫柔,到了這個時候,夙泱梵也才發現這些在往日裏都覺得很正常的事情。突然覺得有些糟心。

    夙泱梵還是這樣用指尖挑起一塊雪白的糕點,入口即化,淡淡的梨花味在口中縈繞,其中還參雜着她所喜愛的那種清淡的香味。戧翛真的是很瞭解她的一切喜好,但她現在已經不能夠拿什麼去迴應了。

    “很好吃。”隨後夙泱梵直接就問了出來,“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不是愛我?”她從來就不喜歡彎彎繞繞的,就算是以前在原來的世界的時候,她和莫雨笙也是能夠直接解決的就直接解決,那些和她們扯些什麼歪七扭八的東西的人一般都會被她們直接暴力碾壓過去。

    在這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世界裏面。如果你沒有足夠的資本和力量那就是別想要能過活的自由自在。

    意識在一片白茫茫的霧氣之中有了恍惚,不知道是因爲什麼,最近總是會想起很多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來,那些事情原本就是被她遺忘在記憶的深處。

    是因爲心境有了變化麼?

    夙泱梵看着正在將做好的梨花糕裝入瓷盤的戧翛……這個男人,她這樣,應該能夠將她所欠下來的那些因果還乾淨了吧?

    “你不用多說什麼,只用告訴我你是否是愛我?”很久以前她也這樣問着那個她所愛着的人。

    “是,我愛你。”戧翛的心怔了怔,也是立刻就回答了。他愛着夙泱梵,愛的隱忍,卻也是深入靈魂。

    “那我給你一個機會。”夙泱梵這樣說着,還沒有等到戧翛有什麼迴應,就直接將戧翛的一切力量全部施加了封印。

    戧翛被一股力量牽引到了一旁的軟榻上,夙泱梵將他推了上去,隨後自己也坐了上去。在戧翛一臉震驚的表情之下,緩緩的解開了他的衣襟。

    清冷淡漠的聲音不帶一絲一毫的情緒:“我還你這份感情。”

    用我的方法。

    不遠處的桌子上擺放着的梨花糕漸漸地冷卻了,屋內的氣溫卻是越來越熱,空氣中散發出淡雅的蓮香,竟然是不同以往的清淡,反而有種濃烈的要將這一世的芳華都揮發出來的決絕。

    一切都如同是被微風吹皺的水面,泛起了漣漪,卻在風離去之後歸於平靜,了無痕跡。

    留下的,只有那種無可抑制的絕望。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