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89章 你想要什麼,夙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89章 你想要什麼,夙願字體大小: A+
     

    戧翛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明明夙泱梵已經重新回到了他的身邊,爲什麼他還是覺得心中有些難受呢。

    就像是夙泱梵熟悉他的一切一樣,他也是萬分的熟悉夙泱梵身上的一切。換過的衣衫,夙泱梵自己梳理的髮絲……還有身上那至今爲止都沒能散去的屬於別人的氣息。

    他是知道爲什麼會這樣的不是麼。

    可是,他沒有資格去詢問,他現在除了那個得到了夙泱梵許諾的不會丟棄他的諾言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資格去詢問夙泱梵的私事不是麼。就身份上而言,他也不過是夙泱梵的手下罷了。

    所以,那份感情才被稱之爲妄念。

    可是,真的心痛,不甘心。戧翛自己也沒有發現,他將拳頭捏得死死的,明明不長的指甲居然已經深深地陷進了肉裏,刺穿了皮膚,絲絲的血絲滲透出來。

    血腥味並不濃反而有種淺淡的冷意。

    夙泱梵自然是發現了,微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上前去扳開戧翛的手掌,掌心中是八個指甲印,每一個都在滲出淡淡的血跡:“你在做什麼。”

    “沒……”垂下眼簾,戧翛看見夙泱梵衣領沒有遮住的地方露出來的紅痕,只覺得心如刀絞,靈魂都在疼痛着,“不小心罷了。無須擔心我,梵。”夙泱梵大概是在關心他的,但是那份關心也不過是對於同伴或者說手下之間的關心罷了。

    他想要的,不是這樣的。可惜,這大概就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夢。

    “你在想什麼。”夙泱梵扳過戧翛低下的頭,讓他的雙眼看着她的眼睛,“告訴我。”

    看着那雙清冷淡漠的眼經,戧翛只覺得心中一片苦澀……他能夠說什麼呢。明明是沒有資格的不是麼?

    “沒有,什麼也沒有。”戧翛只是這樣回答着,他已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或許,夙泱梵知道了他的心思,等待他的也許就是無情的拋棄吧,他是不願意離開的,哪怕要他永遠保持着這

    樣的身份也是可以的,只要是能夠一直待在她的身邊就好。

    夙泱梵嘆了一口氣,她也不想要勉強戧翛……這種時候她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倒不如就這樣順其自然好了。

    “走罷。我已經感覺到了這個空間的本源。這個世界……已經足夠了。”夙泱梵拍了拍戧翛的肩膀,戧翛那種已經刻入了骨子裏面的習慣讓他自然而言的就將夙泱梵抱在懷裏,還是那樣悠遠的淡漠的冰檀香味縈繞在他的鼻尖。

    真好,現在還能和夙泱梵這樣靠近,不分彼此。

    “去哪裏?”戧翛這樣問着。

    “西北方,那裏是這個世界的陣眼。破除了這個點地方也就掌握在了我們手裏。然後……不,現在還是暫時先把那個斐澈繚給找到吧,他的身上有着一把鑰匙。”夙泱梵懶懶散散的靠在戧翛的懷中,就算是不怎麼介意身體上的反應也還是不舒服。

    戧翛感受在夙泱梵的狀態,還是覺得心臟是那樣的疼痛。

    “好。”但是他還是什麼也不能說,只能就這樣默默的承受這一切,或許這就是對他有着這種奢望的一種懲罰吧。

    夙泱梵看着抱着自己的這個男子的下顎與側臉,他已經從一個還是勉強稱得上是少年的孩子轉眼之間就已經變成了這樣的一名優異的男子,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都是能夠吸引女子的,哪怕是平日裏有些不苟言笑也是有着足夠的魅力。

    她真的很不懂,爲什麼戧翛會喜歡上……愛上她?論相貌,這個世界比她漂亮好看的女子多了去了,她又是不懂什麼叫做風情……本身就是如此冷淡的性格,又是那樣的不解風情。她真的搞不懂爲什麼戧翛會看上她?

    況且她他是真的已經覺得疲憊了,愛情這個點東西對於她而言已經是沒有什麼必要的了。身處凡塵當心不妄動,不動則不傷。

    或許有的人會覺得她有些懦弱,但她覺得這樣就好。

    況且很久以前那個女人就說過,她這種性子本身就不適合動情,

    一旦動了沒有什麼好結果那就會是傷筋動骨,再也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已經厭倦了,徹底的沒有了愛人的心思。你說,這樣究竟還有什麼意思呢。

    夙泱梵想着,在另外一邊的斐澈繚也是在無意之間就闖入了一個空間結界之中,在那裏有着他心底最深的渴望……那是被他深深的百藏在一個本身就是見不得光的。在記憶的最深處,塵封多年絕對不能被打開的禁忌……就像是潘多拉的磨合,絕對不能被打開,一旦打開了就會放出裏面危險的野獸。

    那是絕對的危險,比如說,那些塵封在身體裏面的一些本能……絕對的野獸獸本性,那是沒有理智的只有這最原始的殺戮的慾望。也是他所最不願意展現出來的東西。

    但是,現在這裏並沒有什麼其他的人,夙泱梵也不在這裏……那麼也就證明這裏的一切都不會被看見……這樣他就會無所畏懼。

    那些想要他命的人還是給他老老實實的出來吧,老早就聽見了他們的那種粗重的喘息聲,還有抑制不住的殺意,都是那樣的明顯……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毅力纔沒有當場就發作……他還不想在夙泱梵的面前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那麼,你是要自己出來還是讓我請你們出來呢?”斐澈繚笑着,瞳孔中閃爍着猩紅色的光芒,那是一種進入了極度嗜血的狀態的表現,代表這季度的危險。

    可惜這個世界上總有那麼一些人是愚蠢的,總以爲什麼都要來按照他們的想法來。殊不知,真的是人蠢沒藥醫,找死成全你啊。

    漸漸地,從黑暗之中走出了一些穿着黑色衣物的人影,每個人的身上都散發着驚人的戰意還有濃重的殺意。

    “來呀,讓我看看你們究竟有什麼本事能夠取了我的性命。”好久沒有見血了,現在他正是在興奮着呢!

    你想要什麼?

    有什麼聲音在他的耳邊輕聲地說着。

    他說……我想要你。

    這是他唯一的夙願。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