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83章 臣服與死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83章 臣服與死亡字體大小: A+
     

    這一年,夙泱梵此時十七歲。

    正是大好的年華綻放出屬於這個年紀特有的風采的時節。

    她靜靜的於一堆白骨之上與一抹說不出是靈魂還是其他的東西凝聚起來的影子對視着。那雙眼睛漂亮的讓人感到害怕,清冷淡漠,那是一種無慾無求的眼神。

    曾經這樣的眼神讓御魆讋恨透了,而現在卻又是愛慘了又是帶着一種求而不得的怨念。

    他想要那雙眼睛裏面出現他的身影,那雙眼睛被他的一切都佔據。

    戧翛是有些沉默的,他知道現在的他暫時不能多奢求什麼,但是……他的額頭上還有那個承諾的證明,所以,他可以等,他有的是時間。

    一年前,戧翛終於在御魆讋的刺激之下明白了自己對於夙泱梵的感情是什麼。那是一種從最開始將夙泱梵視爲生命的全部的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未來,從那一個對視開始,他就知道了,這輩子都將魂沉溺在那份將他從無盡的絕望之中拯救出來的清冷與淡漠之中。

    假如這就是屬於他的劫難,那麼,他情願萬劫不復。

    “你是誰?”那個虛幻的身影看着來到她面前的夙泱梵,問着,卻是有些色厲內斂的意味,似乎夙泱梵是個什麼恐怖的存在。

    “我是誰?”夙泱梵重複了一下它的問話,似乎也是在思考這個問題……她是誰?雷音國的公主?天影樓的主人?還是別的什麼。

    她不屬於這裏,不屬於任何人。

    她至今爲止都記得那個女人和她說過:“像我們這種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叛逆,天道算什麼,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這句話可不是什麼我胡亂鄒出來的。”懶懶散散的語調之中是不容他人拒絕的霸道,“我想要的那就靠自己去得到,阻擋者,只有兩個選擇……臣服或者死亡。”

    平淡的語調是絕對的自信……她們從來就不相信任何事物,只有屬於自己的力量纔是不會背叛的。

    會被背叛是因爲自己不夠強,給出的利益不夠穩定罷了。

    就好像現在,明明看上去御魆讋似乎是真的想要和她和好如初,但是他的心思不純,總是帶着幾分算計,她已經厭倦了那種算計得日子,很累而且得不償失。

    沒興趣了。

    “我是誰?”夙泱梵的手輕輕地觸碰着那團虛幻的影子成功的讓那影子劇烈的抖動着,似乎是在忍受着什麼,“你在害怕什麼,沒有實體只擁有一個不完全意識的你在害怕什麼?我身上有什麼麼。”

    “不要碰我!你是個界外人!不要碰我!”那個影子淒厲的尖叫起來。

    “界外人?呵,有趣。”夙泱梵說着有趣,臉上卻還是沒有任何的表情,指尖又深入

    了那團煙霧的更深處,那裏應該就是它的核心罷了,“你是第一個這樣說我的。爲什麼你會看得到呢。”

    “你身上的靈魂不屬於這裏!你是個界外人!不要靠近我!不要讓我被天道發現!走開!走開!”淒厲的聲音刺耳無比,仔細看過去,也是能發現那東西是被一種力量強行封鎖在這裏,經歷了上萬年的時光,那封印還有着強大的力量。

    外界人?御魆讋很準確的捕捉到了這個詞語……這是什麼意思?夙泱梵不是這個國家的麼?不對,這個意思絕對不是這樣的,夙泱梵是雷音國的三公主這是沒有錯的,那裏的時光鏡明明白白的記錄着,雖然說夙泱梵的血脈有着一些在現在看起來不過是爾爾的問題,但是那是絕對不可能作假的。

    外界?

    外面的世界?

    絕對不可能是別的國家,他是親眼看見夙泱梵的成長過程,現在想起來未必不是一種甜蜜的回憶卻終究只能封存在過往。

    外界,外界?

    究竟是個什麼意思……難道是皇室禁地之中那些書籍之中隱約提到的那些其他的界面麼?

    身爲一字並肩王的御魆讋還是有很多的權力,比如說自由出入皇室禁地。

    他曾經在裏面看過無數的禁忌的書籍,他知道很多在外面的世界被沒什麼人能夠知道的辛密,這個世界其實有着不同的界面,比如說他們現在所居住的就是人界面。向他們這種擁有傳承力量的就是有着能夠前往更高的層面的……天界面的資格。

    在那之下還有一個界面,鬼界面。

    那個界面就沒有什麼具體的介紹了,只有一句話讓御魆讋到現在都記憶深刻……鬼界的人都不是活着的人,只是一種靈魂體,若無確切毀滅把握切記遠離。

    就在御魆讋思緒發散的時候,和那黑影面對的夙泱梵直接就將一隻手握住了那王座的扶手上,一剎那,那影子發出了更加淒厲的聲音:“放開放開放開!”四周的空間開始了劇烈的變換,可以很明顯的看見那些扭曲的空間開始產生了裂縫。

    夙泱梵面無表情的伸出另外一隻手一把就將那影子抓在了手裏,那影子尖叫着:“你怎麼可能抓得到我!”那種驚恐,“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夙泱梵將靈力注入那道看不清模樣的影子裏面,幫助它顯現出了樣貌……那是一個眼角帶着一絲黑色紋路的年輕女子,樣貌只能算是清秀臉色確實一片青白……確實,這種情況下沒有誰的臉是白皙紅潤的。

    女子驚恐的看着夙泱梵:“你究竟是誰?”

    “那麼你又爲何要將我呼喚過來?”夙泱梵不準備回答她的問題,有些東西只能爛在她的肚子裏面,那是隻屬於

    她的東西,別人沒有資格去評判瞭解。

    那是她的底線。

    “能夠聽見我的聲音的都是我的養料……我要離開這裏!我要離開這裏!”

    “離開?又能到哪裏去?”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女子喃喃着,瞳孔漸漸地失去了焦點,夙泱梵已經使用了精神控制的方法在攻破這個應該算得上是一個鬼魂的心裏壁障。

    戧翛想要上前去,卻被夙泱梵一個動作阻止了……但是,梵,你的身體沒有問題了麼?這樣使用力量真的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什麼負擔麼?

    戧翛站在原地,卻也是將這裏方圓一里的範圍重新佈下了一個結界……總有一些事情是需要防範的。

    與此同時,在這個世界的另外一個界面,有一個躺在棺木之中的男子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竟然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露出了一雙漂亮到讓人覺得恐懼的琉璃眼。

    緩緩地坐了起來,一股冰冷的氣息從棺木處散發開來,帶着能夠凍結人的靈魂的寒意,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那是一雙佈滿了傷痕的手卻也是能夠看得出來在那傷痕之下是多麼的完美的,無骨驚弦,他記得有個人這樣對她說過。

    她說,她喜歡她的手所彈奏出來的曲子,那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音樂。

    然後又在下一刻帶着那種溫柔繾綣愛戀的目光就將他封印罷了,又毀掉了他的手。

    爲什麼會有人這樣呢?

    他想不明白,他當初也正是因爲她的一句喜歡纔去學的琴,但是,那份感情他已經說不清楚究竟是不是愛?或許只是因爲她是那個時候第一個不怕他的人所以才讓他覺得有些特別。

    其餘的,早已記不清了。

    他只是記得在他被封印之後,據說她登上了那至高無上的王座,踏着無數的白骨,殺進了他的族人,踏着鮮血走上了那個地位。

    再然後他就陷入了沉睡,只是在外面的思緒恍恍惚惚的知道了有些事情,比如說沒有多久,那由白骨堆積的王座被推翻了,就連那個人也再也沒了蹤影。

    不過,那個人的靈魂應該是好好地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

    不然的話,他的封印應該是早就解開了。

    而現在,他已經從混沌之中清醒了過來,也就是說那個人的靈魂已經失去了能夠再次禁錮他的力量。

    那麼,他想要去看看。

    是誰將那人的靈魂給處理了?

    他想要看看,手上的傷痕通過靈力無法將之修復,帶着一種悽豔的美麗。

    而夙泱梵這邊,夙泱梵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禁錮着這個靈魂,淡淡的問了一句:“臣服還是死亡。”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