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82章 白骨之上的王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82章 白骨之上的王座字體大小: A+
     

    誰在風中低語着那舊時的期盼。

    誰在夜裏獨自徘徊在流離之上。

    誰在那裏輕輕地唱着古老的歌謠。

    告訴我,一切都不過是白骨森森。

    告訴我,原來那一切都不過是虛幻的夢境。

    你說,我們現在是否還是活在這個世界?

    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你告訴我我們是否還活在這個世界?

    腦海之中的聲音是越發的明顯了,帶着一種魔魅的誘惑,在蠱動着人內心深處的慾望,只要一個不注意就會被鑽了空子,然後失去了自己的一切,將會變成和這個聲音一樣的帶着不甘心的怨念繼續去蠱惑下一個人吧。

    夙泱梵睜開了眼,那個聲音還繼續在她的腦海之中迴盪,大有一種你不回答就不會停止的意思。

    緩緩地坐起身,錦被滑落,露出了只穿着一身月白單衣的高挑修長,身體線條漂亮的身軀,帶着一種虛幻的美麗:“你們還沒有死心麼?跟了我三年了,真的以爲我不會動你們麼。”

    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那聲音是越發的尖銳,帶着一種怨毒。

    “不準備放過了。”夙泱梵已經對他們的忍耐到了極限了。

    本身就是因爲對這個有點興趣所以就一直放任着,但已經三年了,她也易經研究的差不多了,差不多沒有了什麼耐心了。

    那麼,你們也該塵歸塵,土歸土。

    身上驟然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氣勢,不過一瞬又消散了,但那種力量在爆發的那一刻,幾乎是讓整個世界感受到的人都覺得有一種心悸,就連天道規則都在顫抖着。

    不過是一剎那,那種威壓便消失了,隨之而消失的,就是那些不甘心的聲音。

    拉開輕薄如霧的窗簾,外面的月光灑下來,帶來一室的清輝冷馨。

    窗外有着現在看起來是一片黑暗的茂盛的森林。

    這個地方她已經在這裏居住了三年,除了剛剛的聲音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夙泱梵已經到了一個突破口,基本上就是處於一個隨時都有可能上升一個臺階的局面,這種時候是最好不要再在這個世界到處亂竄了。

    需要好好地穩定心境。

    因爲夙泱梵的心有些亂了。

    而造成這種情況的,就是那個時候剛剛解決了那個不知死活的自大無比的蕭御閣之後,御魆讋就像是一個怎麼也甩不掉的牛皮糖基於這樣厚着臉皮的跟着,那種深情地目光簡直是要將她給吞進去一樣。

    夙泱梵完全不明白御魆讋究竟是在搞什麼鬼,但現在她暫時無法在進階之前動用力量,戧翛也沒有辦法將他趕走,畢竟這個傢伙身上還掛着雷音國一字並肩王的爵位,他們暫時不想在正面和這個世界的一些東西交惡,那樣會讓他

    們的一些事情沒有辦法做。

    也就只能在默許的情況之下讓御魆讋跟着了。

    這也就導致了御魆讋跟着他們的時候各種麻煩不斷。

    誰讓他還頂着一個一字並肩王的爵位,官場朝堂之上可不是什麼乾淨的地方。

    所以一路上那些刺殺之類的破事就沒有消停過,也正好給憋了一肚子火氣的戧翛他們瀉火,剛好就是肚子裏面有氣出氣的沙包就來了好麼。

    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的節奏。

    每天都能看見不同的人來作死。

    每天都能看見各種不同的光效。

    臥槽,這裏的小夥伴真的是好凶殘。

    我擦,麻麻真的好可怕我想要回家。

    御魆讋的侍衛們每天都生活在這種情況之下,每天都沐浴在那個叫做戧翛的可怕的男子的冷氣和他們的主子御魆讋那種春風滿面之下是涼颼颼的冷笑之中。

    簡直不要太苦逼了好麼!

    更別說還有一個總是喜歡神出鬼沒時不時就找到那個一直不知道藏在哪裏的阿若出去強制性的打架好麼!

    他們覺得,與其這樣還不如讓他們待在雷音國呢,那盤天天都是各種官場上的東西來往也無所謂啊,那東西他們熟悉啊!總比這些一言不合那就是直接武力解決的來的好吧!

    真的跟這些野蠻人無話可說了,心好累,感覺不會再愛了好麼?

    直到後來,流螢消失過七天,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已經找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

    也就是現在這片原始森林。

    這裏在他們進入之後,這個地方被白水易這個傢伙動用了一些關係直接買了下來變成了私有財產。接着由戧翛按照夙泱梵的親自指點佈下了結界和無數的陣法以用來確保萬無一失。

    畢竟,按照以前的發展來看,天道是不允許夙泱梵這種違背這個世界規則的存在這樣一直安穩的活着,總會折騰出什麼事情來。

    他們雖說不懼怕,卻也是能少點麻煩便少點。

    於是,一種在御魆讋手下看起來十分玄幻的事情就此發生,比如說一眨眼便出現了各種亭臺樓閣,錯落有致的排列在重重疊疊的森林之中,別有一番韻味。

    御魆讋很淡定,他覺得什麼奇蹟發生在夙泱梵的身上都是正常的,確實只會讓他覺得夙泱梵更加的迷人了,那種越發的神祕,又是更加的吸引他了。越是更深入的瞭解,御魆讋才發現,那個時候的自己是多麼的愚蠢。

    這樣的夙泱梵能夠愛上他,他是何等的幸運和幸福。

    他愛夙泱梵,根本就無法逃離這個名爲夙泱梵的網。

    讓他放棄夙泱梵還不如讓他去死。

    所以,暗暗的看着那個這輩子不知道從哪裏跑出來的戧翛,他不

    是蠢人,他知道這個男人和他是同類,那是他所厭惡的。而且,很明顯的他和夙泱梵之間的關係絕對不是什麼主僕這麼簡單的,夙泱梵的性子他也是知道的。

    戧翛會被允許這樣接近,本身就是一件值得他警鈴大作的事情,更別提那種兩個人之間的親暱之感,那樣的和諧,那樣的刺痛他的雙眼。

    誰在風中低語着那舊時的期盼;誰在夜中獨自徘徊在流離之上,誰在那裏輕輕地吟唱着古老的歌謠,告訴我,一切不過是白骨皚皚。告訴我,原來那一切不過都是虛幻的夢境,你說,我們現在是否還是活在這個世界?

    有誰在風中輕輕地唱着這個奇怪的歌謠,夙泱梵有點興趣了,那些傢伙已經被她徹底的銷燬了,那麼這些聲音又是從哪裏來的?

    就這樣,推開窗,夙泱梵直接就從窗口跳了出去,只是簡單地束成一束的長髮,上面的紅繩在夜空中劃過一道迷離的弧線。

    略有些單薄的衣衫在耳畔刮過的風中獵獵作響,露出了沒有穿鞋的漂亮的腳和光潔白皙的小腿,線條是如此的完美。

    夙泱梵就這樣朝着那個聲音的發出點飛過去,帶着淡淡的冰檀香味。

    沒有誰能夠發現她的身影,只要她想就不會有任何人能夠發現她的一切。

    在另外一邊正在和流螢打架的戧翛卻突然停止了一瞬,流螢不會放過這一瞬的漏洞擡起匕首就刺了過去,戧翛只來得及偏過頭去,卻也是被匕首將右臉劃了一道血痕。接着流螢就看見戧翛的臉色變了變,當下也是不再理他了,就這樣朝着某個地方掠過。

    那種心悸的感覺……是夙泱梵!

    絕對是發生了什麼,而且有危險。

    “喂喂喂!戧翛你要去哪裏?給我等等!”流螢一邊叫着一邊跟了上去,身形鬼魅,讓人遠遠的看過來就像是一條煙霧一樣。

    在一旁看着他們打架的阿若默默地回到了御魆讋的房間,正在寫着什麼文件的御魆讋立刻就放下了那看上去就是十分重要的文件,就好像那些不過是廢紙一樣就隨意的丟在桌上,在他離開之後默默的出來收拾的侍衛覺得心情很複雜。

    等到戧翛和御魆讋先後來到了夙泱梵所在的地方的時候,他們只看到了滿地的白骨。

    帶着一種慘烈的悲壯的氣息,還有一種雖死無悔的氣勢,有誰在耳邊唱着祭奠的歌謠?

    在那白骨堆上,有一個王座,靜靜的佇立在那裏。

    訴說着什麼叫做一將功成萬骨枯王座都是由皚皚的白骨堆積而成。

    夙泱梵就這樣站在王座的面前。

    微微低下頭而露出的脖頸纖細,她緩緩地將手放在王座上面,一剎那,王座發出了一聲慘叫,帶着一種不甘的淒厲。

    一個人影緩緩地凝聚而成……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