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77章 所謂的雞飛狗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77章 所謂的雞飛狗跳字體大小: A+
     

    不過幾天的時間,白水易大致瞭解到了夙泱梵身邊這些人的情況。

    沒想到在江湖之中廣爲流傳的七星和四聖居然就是這些人。

    而且,恐怕沒誰能夠想得到,七星和四聖居然就是同樣的人。

    白虎,天璣和天璇,天璣就是葉塵暮。

    真沒想到,世事真是無常。

    還有便是那斷水流,沒有想到就這樣直接被夙泱梵給折斷了,要知道當初他也是用了不少的辦法都沒能損壞一絲一毫,居然就這樣被夙泱梵那樣簡簡單單的看上去簡直不要太輕鬆的樣子就這樣給弄斷了。

    而那匕首裏面是凝成了膏狀體的血脂。

    夙泱梵直接就在手中燃起了火焰將那血液給燃盡了只留下了一粒銀藍色的說不出是什麼的珠子,夙泱梵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這東西,需要奉還原主。”

    至於更多的信息,他就無法打聽了,總覺得那些人,不對,特別是那個朱雀,總覺得他的眼神那麼奇怪。

    而就在朱雀不知道得到了什麼消息之後就面色不好了然後就匆匆忙忙的和夙泱梵說了一句:“那啥,小泱梵我纔想起來我還有個任務在初雲城,我現在就去做哈……不用太想我!”

    然後就一溜煙的沒了蹤影。

    白水易只能感慨這速度還真是非常人所能夠做到的。

    沒想到接下來就連明明完成了任務回來的天璣都帶着天璇找了一個一看就很假的藉口也是快馬加鞭的遛了。

    這樣他很費解,只是臨走之前天璣看他的那種帶着憐憫的眼神究竟是個什麼意思他到現在都沒能想明白。

    他現在已經接受了一些關於夙泱梵他們之間的那些文件事情的安排與管理。

    不看還好,一看他就有種額頭冒青筋的衝動。

    誰能告訴他這裏面的東西不是真的?

    那些在江湖武林乃至於修真界也是屬於懸案的東西居然十之八九都是他們做的?那些經常莫名其妙出現的大事件的背後居然也有他們的推動?

    我嘞個擦你確定他的眼睛沒有出問題麼!這些東西真的事只要隨便拿出去一樣就可以讓這個世界翻天覆地!而且這些事情的出現時間也不過是短短的七年罷了。

    不過是短短的七年,這個時間段裏面,真的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麼?簡直就是喪心病狂。白水易真的沒忍住就去問了夙泱梵。

    沒想到夙泱梵很平靜的就告訴了他,那些都是真的。

    白水易簡直想要扯着夙泱梵的衣領對着她咆哮:你知不知道當初就是因爲你搞的這些事情,你知道當初他的腦袋被折騰的一個頭都有兩三個那麼大了好麼!能不能考慮一下他們這些人的心情啊!簡直想要一口老血噗在你的臉上啊信不信!

    但他硬生生的忍住了,因爲他看見就在不遠處坐着整理一些東西的戧翛淡淡的看了一眼過來,那種眼神極度的寒冷,讓他有些熱血上頭的心立刻就冷靜了下來。

    他知道,戧翛絕對會在他有任何異動的時候就會毫不猶豫的要了他的命。

    他可是很惜命的。

    而且,夙泱梵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那種連他看了都覺得一片冰冷的瞳孔。

    彷彿什麼在她的眼裏都不過是過眼雲煙,他不知道究竟有

    什麼是能夠被她映入眼簾的呢。或許這個戧翛算是一個。

    他忍住了那種抓狂的心,直接就問了她當初是爲什麼要這麼做,結果夙泱梵給他的理由也是讓他更想吐一口血。

    因爲無聊。

    這個世界本來就很無聊了,不如就讓他變得更有趣一點不是麼。

    或許在你的眼中只是這個現在,在她的眼中,世事不過是一局棋,是她與這個世界的對弈。她要打破這個世界的束縛,這七年來她一直沒有停止過試探,儘管有過不少的損失,但那些都是值得的,至少讓她看清楚可很多東西,也有很多是能夠直接打開的。

    所謂的束縛,也就是一個世界與另外一個世界之間被隔離開的東西,那東西說是強大也是真的,這關乎於一個世界存在的根本,那幾乎就是不可能會受傷的。

    就像是有光與影一樣,有些東西註定了就不會是無敵的。

    這個束縛也是可以被打破的,只要找到了這個世界的本質,那就十分的輕鬆。

    現在的夙泱梵已經觸碰到了這個世界的本源,卻遭受到了這個世界本能的排斥,這也是最近爲什麼她的身體會變得有些脆弱的原因。

    這個世界在開始排斥她的存在,想要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殺了她。

    可惜,夙泱梵的靈魂本身就不是屬於這裏的,就連她現在的也不是身體暫時屬於這個世界的,不然的話大概她連存在這個世界的機會都沒有,一開始就會被排斥。而屬於這個世界控制之下的重要的東西,血脈,已經被她徹底清除了,就算是這個世界的意識想要操縱血脈對她做什麼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這些東西,白水易是不需要知道的。

    現在的他心裏還有不少的野心,在沒能將他的那些糟心的東西磨削之前她是不會告訴他一些跟誰過很沉的東西。現在這些,還需要徐徐圖之,反正她現在不過十三歲。雖說再過一段日子就到了十四歲,時間還多的是不是麼。

    夙泱梵現在需要的不過是白水易的管理能力,而且定下了契約,除非是他真的想死,否則她是不會輕易背叛的。

    會被背叛的,都是因爲利益不夠,她相信她能夠給的東西絕對會讓人捨不得離開。

    而現在,如果時間沒有算錯的話,差不多是時候了。

    果然,只聽見了一陣雞飛狗跳的尖叫聲:“哎呀媽呀!你怎麼來了!”

    “我勒個槽,難怪朱雀跑得那麼快!”

    “我擦擦擦擦!難怪連天璣天璇都跑了,原來是因爲這個!”

    “勞資現在跑還來得及不?”

    “……”

    白水易:“……”

    這是什麼情況?

    戧翛放下了手裏的東西,用一種很瀟灑的動作卻快的讓白水易都不能捕捉到的速度將那些東西全部收到了空間戒指裏面去。

    下一刻門被什麼打開了,一道黒影就這樣竄了進來一道寒光就這樣朝着戧翛快速的斬過去,帶着凜冽的殺氣與颯颯的寒風。

    叮!

    一聲脆響,戧翛側過身,手中多了一柄普通的短刀,接下了那突兀而來要取他姓名的匕首,面色不變的直接轉動手腕,短刀在他的手中化了一個圈就直接朝着那匕首的主人的咽喉處劃去,來人一個後仰

    躲了過去,然後一個小幅度的後空翻雙腿在空中直接就朝戧翛的脖頸處劈下去。

    戧翛手中的短刀也是直接毫不含糊的就朝着那腳斬下,沒有誰懷疑若是真的砍中了,那腳也就是廢了。

    來人也是明白的,卻也是想要試試能不能有個不一樣的結局,便加快了腳劈下去的速度,要在那刀斬到腳的時候幹掉戧翛。

    戧翛也是正在思考要不要給他給教訓,看見他這樣的動態,頓時就沒了什麼顧慮,最近這個小子有些過分了,連天權都在朝他抱怨起來了,這個小子最近是有多瘋狂才能夠讓天權這個沒有下限的女人都覺得頭疼啊!

    當下就直接收了一點手勢,卻也是沒有任何留手的就這樣以更快的速度斬了下去。

    呲啦!一聲,那是布料被劃破的聲音,有鮮紅的血液順着裂開的布料漸漸的染紅了褲腳,流落到了地面。

    “你還不認輸麼。”戧翛淡淡的說道,看着那樣子似乎是還想要繼續,頓時也覺得有些頭疼,這樣真的有些受不住。

    那個黑影再次在房中隱去了身影。

    連氣息都沒有了,那血腥味也是找不到了,除了落在地面上的,其他的也是再也找不到了。

    這種隱匿氣息的能力,就像是殺手一樣。

    不對,應該就是殺手!而且這種感覺讓白水易覺得有些似曾相識。

    這種不自覺的殺機帶着只有殺手是無論怎樣都除不掉的殺氣。

    戧翛在一旁看着夙泱梵:“你說我該動手麼?”潛意思就是我可以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麼。

    或許這個小子需要被收拾,但是現在的話暫時不需要,夙泱梵纔開口,清冷淡漠的聲音帶着一種說不出來的威勢在這個空間慢慢的蔓延,直到全部掌握這裏:“別鬧了,出來吧。”眼睛看着這個房間的右上角房樑的死角處,壓力朝着那裏漸漸的增加,直到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身影。

    再也承受不住壓力只能夠將身影顯現出來。

    那人從房樑上一瞬間消失又一瞬間出現在三人的中間。

    那是一名面容稱得上是娃娃臉的青年,一張臉上是掛着一種看上去就讓人有種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的笑容,違和感特別嚴重卻又讓人無法說明。

    身高白水易默默地扭過頭,特麼的比他高了小半個頭,比戧翛矮一點。

    突然覺得很不爽,這是爲什麼。

    “我還是沒能殺了你。”青年這樣說着,聲音居然是那種一聽就是十分僵硬的卻出奇的有種奇特的韻律在裏面,“真是可惜。”

    “你再來的話,我說不定真的會殺了你。”戧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將那小刀收回了袖中,轉過身在身後的書架上面摸出了兩個瓷瓶扔給青年,“下次傷口就自己解決去。”

    那青年也不羅嗦很快就將自己腳上的傷口處理好了,手法獨特快速高效。

    又站起身來,看着夙泱梵道:“我來了。”

    “速度比我預計的快了兩天,流螢。”

    是的,這名青年就是流螢。

    下一刻,流螢就來到了白水易的面前,開口,說出了一句話:“新來的?和我打一場,生死不論。”

    啊哈?

    白水易傻在原地……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