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76章 噬心,烙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76章 噬心,烙印字體大小: A+
     

    “你是誰?”

    他再度恢復意識的時候聽到的就是這樣一個清冷淡漠的聲音,明明還帶着一種屬於孩子的稚嫩卻只能讓他的心緒以爲那種獨特的感覺而被吸引。

    我是誰?

    我是誰呢?被囚禁了太久的時光,現在大腦纔開始運轉,有些不太靈活。

    緩緩的擡起頭,一張佈滿了暗紫色藤蔓圖騰的男子,一雙眼中透着的是一種透着粹青般的白,帶着一種冷冽。

    “你在這裏多久了。”那個聲音繼續這樣問着,他努力地讓自己的眼睛能夠看清楚說話的人的相貌,卻只能看見一個模模糊糊的月白色身影在一個漆黑的人影懷中,只有那雙眼睛帶着無盡的清冷與淡漠就這樣直直的與他的目光相對。

    那一瞬,他以爲這就是萬年,彷彿,聽見了一種名叫宿命的東西。

    “多久?五十年了還是八十年?”他這樣說着,聲音沙啞,那是一種多年沒有開口所造成的情況,“至少沒有一百年,不然我大概也就醒不過來了。”

    “我聽得聲音不是你。但你們給我的感覺有些相似。”夙泱梵跳了下來,踏着水,靜靜的漂浮在水面,那水中的寒氣全部朝着她侵襲過去似乎要將她凍成冰塊,卻在剛剛靠近的時候被一種看不見的力量徹底的隔絕了,“那個人是誰?”

    “是誰?”他閉了閉眼,有一些很久以前的記憶在腦海之中浮現,那是一個與他面容一模一樣的男子,他們之間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臉上的藤蔓的顏色,“那是我的兄長,我的兄長?他也還活着麼……還活着啊……真好啊。真好。”

    “他在謀劃什麼?四處分發他的血液。”那種迅速散發的速度絕對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而且有些時候已經影響到了她身邊的東西。

    有的時候會覺得有趣。

    “血液……血液麼這是當然啊,所有的恥辱都要用鮮血來洗刷。我們所受的這些痛苦怎麼能夠輕易的就過去?”低低的笑了起來。

    “想出去麼。”夙泱梵蹲下來,擡起他的頭,與他一面相對。

    “你想要什麼?”似乎是被蠱惑了。

    “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命。”夙泱梵的左手食指指尖輕輕地點在他的心臟上方,帶着一種不明顯甚至帶有一些低溫的,卻出乎意料的有一種莫名的溫暖感。

    手心冰涼的是因爲沒有人愛。

    不知道爲什麼這個時候他想到了這個不知道誰說的。

    戧翛在外面靜靜的看着這一切,這個時候沒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若是這個時候有人看見了他的眼睛,那就能看見一種幾乎要徹底墮落成魔的瘋狂,他在壓抑着。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就會徹底的瘋狂。

    帶着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感情。

    “可以啊,你想要的話就拿去,只要讓我能夠親手宰了那些背叛者,讓那些驅逐我們的人都後悔莫及!”他這樣說着,動了動手腕,拉着夙泱梵現在還是纖細的過分的手腕直直的戳進了他的胸膛,直到觸碰到了那雖然緩慢卻依舊有力跳動的心臟,“刻下你的印記,我將永不背叛。”

    “值得麼。”夙泱梵微微的動了動指尖,一股淡淡的靈氣在她的指尖遊走,明明是柔和的在他的心臟處緩緩的移動,細細的刻畫着什麼,那種噬心的痛苦讓他的臉上在這種寒冷的空間裏面都不停的落下汗水,但他的表情一直是在笑着,他在看着夙泱梵的臉,雖然現在還是看不清楚,可那雙眼睛中的淡漠與清冷讓他有一種想要讓這雙眼睛之中染上別的情緒。

    這個年紀的人,不應該擁有這樣的眼睛。

    哪怕是如此的美麗,如此的讓他覺得驚心動魄。

    夙泱梵感受着,細細的勾勒着,將屬於自己的東西烙印進了他的心臟甚至是靈魂。

    有的時候,只有靈魂上的東西是不會矇騙人的。

    就像是她,靈魂早已漆黑一片。

    等到最後一筆完成的時候,他的臉色已經完全沒了血色,只剩下一片青白,夙泱梵將自己的力量輸入進了他的心臟。

    一股淺淡的暖流將他的四肢百骸都溫暖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邊那幽林深處的暗色樓閣中的寒冰的寒潭中靜靜的泡着的男子忽然睜開了雙眼:“是誰?是誰?是誰?究竟是誰竟然能夠和阿纓定下契約?還是靈魂契約?”

    阿纓已經醒過來了麼?是麼這樣也好,至少他已經醒來了,否則,連他也不知道阿纓究竟能不能堅持到他脫離這裏去救他。

    現在就只能等待那些人來將他放出去了,在那之前他需要做更多的準備。

    你的名字。夙泱梵看着他,明明沒有說話他卻能夠知道她在問什麼,他的名字麼?

    時間久的都快忘記了。

    “斐澈纓,我叫斐澈纓。”他這樣說着。

    “你想要一個新的名字麼。”重新接受一個名字就代表着放棄以前的一切,但這個人,按照這種情況來看,那是不可能的。

    “不了,我要留這個名字,他會時刻提醒我那些印刻在靈魂的仇恨。直到那些東西全部破壞我纔算得上是解脫。”他這樣看着夙泱梵的眼睛,如此的堅定,“等到我的一切都結束了,就算是換個名字,那也是我心甘情願的。”

    “是麼。”夙泱梵這樣說着,起身,腳尖在水面輕輕一點便飛回了岸上,戧翛將她重新抱回懷中,夙泱梵隨手將一個瓷瓶扔給斐澈纓,“你的身體已經適應了這個地方若是強行將你帶走大概你也就廢了。這粒養神丹你且服下,能夠修復你的身體暗傷,你且在這裏好好修習一陣子,將這裏的寒氣化爲你的東西,如果一月之後我來你沒能成功,那麼,我便不會在你的身上浪費任何時間了。”

    因爲,沒有能力的人,在這個世界也只有死亡被別人吞噬。

    所謂的物競天擇,也就是一個如此殘酷的事實。

    戧翛帶着夙泱梵回去了,在路上夙泱梵這樣問着他:“你怎麼看。”

    “只要這是你需要的。”他只想一直待在她的身邊,五輪她要做什麼都無所謂,只要她的心裏有他的位置那就足夠了……或許,他要的不止這些。

    “何必這樣呢,你這樣真的值得麼。”

    “我覺得這樣便是最好的。”戧翛停下來,低下頭看着懷中的夙泱梵,目光專注,更深處帶着一點夙泱梵看不懂的東西在壓抑着,“只要你不要將我丟下便好,梵,可否給我這個承諾?”每一次看見你的身邊就這樣出現一個又一個的人我就會覺得不安,不知道你是否在某個時候就會將我拋棄。

    我只是你的暗衛不是麼?我真的可以多奢求一點麼?

    “這就是你的不安?”夙泱梵看着戧翛的眼睛,淡漠的眼神中泛起一點漣漪。

    “對,我有不安,可否給我這個承諾?”

    哪怕只是一個承諾。

    “是麼。”夙泱梵垂下眼簾,久久不語。

    戧翛的心就像是這裏的寒風一樣慢慢的開始變得冰冷。不停地下沉,下沉。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是感覺到了夙泱梵離開了他的懷抱。

    那種空落落的感覺帶着他的心也一起變得空

    落落。

    這是連一點希望都沒有了麼?是他不應該貪心的對麼?可是,忍不住啊,真的忍不住。

    直到感覺到身體被夙泱梵拉低了,身體的習慣性是不會拒絕夙泱梵的任何舉動,哪怕下一刻夙泱梵會取走他的性命他也不會反抗。

    卻感覺到了那清冷悠遠的冰檀香氣在他的鼻尖縈繞。

    冰涼之中帶着一抹溫熱的柔軟在他的額頭輕輕地觸碰了一下,一霎那,有什麼在他的心中輕輕地撓了一下,蘇蘇麻麻的感覺,一直從腳底板癢到了心臟。

    那種連他都說不清楚感覺,幾乎要讓他跳起來。

    接着就聽見夙泱梵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那麼,這個許諾我給你。我允了你一直帶我的身邊,直到死亡。”淡淡的暗紅色光芒在夙泱梵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便將戧翛籠罩起來,無形的力量開始在戧翛的靈魂之中刻畫下屬於夙泱梵的印記,那將會是永生永世都無法磨滅的。

    而這種契約所需要忍受的就不只是斐澈纓的那種痛,那是一種從靈魂上面透出來的疼痛,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解除,只能忍受着。

    戧翛卻只是笑着。

    他知道他的目的達到了,從此夙泱梵便再也不會拋下他了。

    在心底有個地方,在竊笑着,似乎又朝着他想要的東西邁進了一步,儘管現在的他還不明白他究竟想要的是什麼,但他知道有了這個承諾與契約那就是做出的最對的決定。

    到了契約的最後一刻,那種疼痛幾乎讓他這種心性忍受能力的都要忍不住叫出來。

    等到光芒消散,戧翛的額頭上已經多了一個血紅色的花紋。

    血色的紅蓮,與夙泱梵額頭上的血色蓮花紋路有着相似之處,卻明顯看得出來二者之間的主從關係。

    而因爲簽訂契約的關係,四周颳起了強風,將兩人的髮絲吹在空中肆意的飛舞着。

    也因爲契約簽訂的關係,戧翛原本用靈力隱藏的頭髮顏色也徹底暴露了。

    那銀白的髮絲在夜空中顯得那樣的明顯。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夙泱梵輕輕地握着一縷戧翛銀白色的頭髮。

    “已經忘了。”他不會告訴她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有些事情也只能被他隱藏在心底的最深處,那是不願意被觸碰的。

    或許們也是一種深深的恐懼,他恐懼着那樣的結局。

    與此同時,已經成爲了一字並肩王的御魆讋帶着心腹手下來到了百寒城。

    就在不久之前他收到了來自蕭御閣的帖子,讓他來參加蕭御閣的一次大會。據說這次大會上面會有不少的勢力的主人到來。

    這些勢力的主人手裏應該會掌握着不少的情報。

    當年他打聽過數次的夙泱梵的蹤跡,卻從來只是與她擦肩而過。

    到了近幾年卻是連她的一點信息也不曾得到過了。

    他想要見她。

    瘋狂的想着,那是他的心魔,是他的執念,也是他心中一生的痛。

    夙泱梵,你說,這一次我能不能打聽到你的消息?

    讓我見你一面可好?

    “王爺,請下馬。”侍衛在下面恭敬地說道。

    御魆讋下馬,攏了攏身上的狐裘,進入了這間早已打點好的客棧別院。

    就在他進去不過一盞茶的時間後,戧翛帶着夙泱梵踏入了這座客棧另外一間他們的別院中,只在空中留下了那清冷悠遠的冰糖香味。

    就像是一場迷離的夢境。

    擦肩而過。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