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75章 被遺棄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75章 被遺棄的人字體大小: A+
     

    夙泱梵感受到了者血液中所蘊含的一種巨大能量,如果能夠融合的話大概是能夠讓子自己的力量直接突破到下一階段吧。

    很誘人的一個選擇。

    但這個血液中也有一個幾乎小的讓人忽視的問題,那就是無論使用什麼方法總有一點雜質參雜在裏面。

    如果是那種不惜一切來追求力量的大概就會被誘惑,而忽視那麼一點點點的雜質。

    這恰恰就是最致命的。

    沒有什麼是可以不勞而獲的,力量不是屬於自己的那是永遠無法駕馭好的。而且就是拿遠點的雜質,就會導致使用這血液的人將會受到血液原本的主人的控制。

    雖然只有一點點的感覺,這種自己的命都被掌握在別人的手裏說起來也就是把自己的命送給了別人。

    夙泱梵隨手就在掌心中燃起一團暗紅中透着青白的火焰就將那血脂包裹住了:“不知道若是這東西徹底消失了,對那提供者會產生什麼影響。”

    很有趣的不是麼。

    猛地加大火焰,血脂不過一瞬就被化成飛灰,什麼也不剩下。

    此時,在一座幽林深處的暗色樓閣中,一名男子靜靜的泡在寒冰的寒潭中,一頭烏黑的長髮靜靜的漂浮在水面上,一點一點的變成暗紅色。

    直到突然感受到了什麼,猛地咳出一口血,血液竟然是泛着寒霜的銀藍色。

    “誰?”

    是誰居然能夠徹底毀滅他的血液,那雖然不是什麼最重要的精血但裏面畢竟有着他的一絲意念在其中,若是被毀滅了對他也會造成一些不小的影響。

    居然有人能夠毀了他的血液,那纔是最重要的。

    什麼時候這個世界居然會出現這樣的人?

    只有和他一樣是被放逐的人才能夠感受得到那血液中所有的東西。

    “還有和我一樣被那個地方所放逐的麼?”緩緩地擡起頭,一張臉上佈滿了銀藍色的藤蔓,透着一種詭異的妖異的美麗,一雙狹長的丹鳳眼中緩緩地流出一行血淚,“那就應該與我一起將那裏毀滅,爲什麼要毀去?仇恨就如同這圖騰一般的烙印在靈魂之中,沒人能夠忘記。”是的,他要找到那個人。

    你是誰?

    帶着一絲妖異感覺的男音這樣在她的腦海之中想起,不是什麼精神攻擊,大概就是有點像那個一種傳承力量,就這樣有些突兀的出現在她的腦海中,沒有危險。

    夙泱梵閉上了眼,感受着這個聲音所傳來的訊息。

    你也是被放逐的麼?

    放逐?沒有誰能夠將我放逐。

    那麼你是怎麼能夠毀掉我的血液?

    原來是你啊。

    夙泱梵坐起了身體,緩緩地右手指在空中虛化了一個圓圈,淡淡的光暈在漆黑的房間中流轉。

    半晌,夙泱梵才呼出一口氣。

    腦海之中的聲音已經消失了,或許是被強行斬斷的。

    看來是出現了什麼意外。

    被放逐的麼?

    正好現在除了那蕭御閣的事情之外暫時沒有什麼事情。那麼便去看看,那個關於放逐的事情她可是有點興趣。

    這個世界可不

    是什麼普通的世界,雖說透着一種類似於她最開始世界的古代模樣,但這裏面的力量體系卻有些類似修真。有很多的傳承,就比如說她這個身體是雷音國的皇室血脈,血脈之中就有一種叫做傳承的力量。

    可以說這份力量也算得上是上流。

    但就在夙泱梵發現了這個的那一刻起,她就做了一件事情。

    忍受着就算是那些經歷過死士訓練的死士都無法忍受的疼痛,就這樣硬生生的將這份血脈從她的身體之中拔出了,那段時間她也是剛剛讓戧翛開始修煉,那個時候戧翛正在打基礎的重要時刻,她雖然不介意什麼但也不會拿別人的命來隨便折騰。

    或許是因爲本身這個身體就不是屬於她的,她的靈魂本身就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所以她能夠感覺得到這個身體的血脈之中有個聲音在呼喚着孩子,跟隨與我,我將帶給你無窮的力量。

    如果真的是這個世界的人大概就會欣喜若狂的同意。

    但是,夙泱梵是誰?從來就不信任何東西,能夠相信的只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在無盡的黑暗之中踏着鮮血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的。

    沒有一顆不畏懼死亡,不可以追求生的堅定的心,是活不下來的。

    接受了那個所謂的血脈之中的力量,那麼就證明着你這一輩子都只能被限定在這個區域之中,哪怕你的天資再怎麼好也只能止步於前。

    她的一切從來都是自己掌控的。

    這種東西,對於她而言那就是廢物,何必留着。

    因此,就在剛剛發現的時候,夙泱梵便着手準備了一些東西之後就在一處寒潭中浸泡,將那些血液全部抽出,連同那些連在靈魂之中的那些烙印都被徹底剝離,血液沒有留下一滴。那種剜心蝕骨的疼痛只是讓夙泱梵蒼白了臉,一聲不吭罷了。

    上輩子沒有發現大概也是因爲那種不切實際的感情讓她喪失了最基本的利益判斷。

    而現在,她只是用靈氣將自己的心脈護住讓自己不至於因爲失去了所有的血液而死去,最後利用寒潭的冷意將自己的知覺封存,利用靈力的修復讓自己的身體裏面損傷,順便將那不是很好的根骨徹底改造了一番。

    失去的血液她也用其他的東西代替了,直到新的血液從她的身體裏面重新生出。

    那段時間夙泱梵就以自己身體不適爲由閉門不見客,戧翛在那個時刻也進入了關鍵期,反正那個時候不過五歲的夙泱梵本身也不怎麼招人眼,也沒有多少人會關注這麼一個平日裏沒有多大動靜的公主。

    直到三個月後夙泱梵的身體裏面血液纔開始正常了起來。

    但那個時候,夙泱梵從裏到外已經完全煥然一新,可以說已經完全與雷音國皇室徹底的脫離了關係,除了身上掛着的那個身份。

    但身份又能讓她怎麼樣呢?不需要了,那就徹底的拋棄。

    到了現在,那個人所說的是被遺棄的?有什麼是被驅逐的呢。

    據她所知,在這個世界還有不少的隱藏世家,大概就是這裏面的人吧。

    她要去見見。

    “戧翛。”清冷淡漠的聲音不過是淺淺的響起。

    戧翛

    就這樣無聲無息的來到了夙泱梵的面前,看着穿着一身白色睡裙的夙泱梵,習慣性的上前去爲她整理衣襟,從空間戒指裏面拿出了一套月白色的長裙細細的爲她穿上。

    沒人知道這個時候的戧翛感受着夙泱梵身上那種獨特的清淡的冰檀味只覺得自己的手指不控制好的話都是在發抖的。

    夙泱梵,夙泱梵,夙泱梵。

    爲什麼?每次靠近你都會有那種心悸的感覺?爲什麼那種感覺一天一天的濃郁?

    就像是一種讓人上癮的毒藥,明明知道那是不能觸碰的東西,卻一再陷進去了,越陷越深。那是無法掙脫的。

    可否就讓他萬劫不復?

    現在的戧翛已經站在了邊緣,很快就會墮入那不歸的深淵。

    細心地爲夙泱梵穿好了衣服,就聽見夙泱梵在他的耳邊這樣問道:“你這樣做不會覺得不對麼。以你現在的能力而言已經不需要再這樣做了。”爲什麼呢,她一直在觀望,她想要看看在得到了比上一世還要強大的力量,戧翛是否還會堅持着最開始的誓言,哪怕只是一個普通的效忠。

    她已經累了,背叛這種東西,一次就夠了。

    “我的命就是屬於你的,我是爲了你而存在。”戧翛將夙泱梵習慣性的抱在懷中,低沉的聲音帶動着胸腔震動,那是心臟的跳動,“沒有了你,我也就不是我了。心甘情願。只要你不丟下我便足夠了。”

    真的足夠了麼,他所求的就只有這些麼?

    他所說的不止這些,有些東西就像是一個禁忌,現在是絕對不能觸碰的。

    “是麼,是麼。”夙泱梵緩緩的閉上了雙眼,手指在戧翛的額頭一點,一個地方的路線就刻在了戧翛的腦海中,“罷了,去這個地方,注意別被那些小蟲子發現了。”

    這個地方,不就是距離不遠的冰原麼。

    那裏有什麼麼,竟然會讓夙泱梵在這個時間點出門。

    戧翛其實心裏很明白,這裏是沒有什麼能夠留得住夙泱梵的,她的心到現在自己也不過只能窺見一點罷了。

    他有些貪心,想要得到的更多,卻不知道現在更多的到底代表着什麼。

    思緒飄散,不知不覺之中已經來到了夙泱梵給他的地圖中所指出的地方,拉緊了夙泱梵身上裹着的狐裘,左腳微微的用力,地面裂開了一個圓形的洞。

    這裏的一切都是在黑暗之中都泛着銀白色光芒的雪,飄落的雪花就像是一場迷離的夢境。

    一切都是那樣的渺小。

    戧翛定了定神,給夙泱梵加了一個保護結界,雖說他知道按照夙泱梵的能力而言,這個結界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他就是想要能夠保護她,僅此而已。

    隨後,進去了。

    這裏一片漆黑,只有一些生長在這裏的小草散發出淡淡的熒光。

    按照地圖的指示,戧翛帶着夙泱梵在黑暗之中穿梭。

    很快的,就在那裏,看見了一個寒潭。

    裏面靜靜的躺着一名男子。

    妖異的暗紅色長髮漂浮在水面,可以看見他的四肢是被鎖鏈牢牢地鎖在這裏,帶着一種就算是他都覺得有些棘手的封印。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