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72章 箴言,三緘其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72章 箴言,三緘其口字體大小: A+
     

    有人曾說過,有些時候爲了生存是可以將一切東西都丟掉的……包括尊嚴。

    有人曾經給他做了一個預言:他前半生將會是風光無限,但一旦他將半身放逐甚至是想要置之死地的話,若那半身死了也就罷了,若是沒死,那麼他的一切就會化爲泡影。

    更有可能失去性命,屈辱的死去。

    他當時是怎麼想的?

    對了,不過是無稽之談罷了,那個爲他做出預言的人也被他下令處死。

    那個人的最後的眼神,當時覺得有些奇怪,現在想來應該就是一種對他的憐憫。

    他又何須別人的憐憫!

    但是,他遇上了那個人。

    那個一臉儒雅的介乎於少年與青年之間的男子。

    他覺得和他一見如故,他們之間的一些理念都是不謀而合,簡直就是知己,當即他就邀請男子進入了他所在的組織裏面。並且要求着與他有着一樣的地位。

    時間久了,他有種奇怪的感覺,他們兩個的行事風格就像是一個模子裏面刻畫出來的,最開始還不覺得什麼,但時間久了就有那麼一些不對味了。

    他發現,他有些不喜歡這種被複制的感覺,所以開始不着痕跡的漸漸疏遠他。就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當時的想法,或許還有那麼一絲恐懼在裏面,害怕着甚麼,那似乎是他潛意識裏面所不願想起的。

    直到那一天,他們在野外被一羣集結了各路高手前來追殺,目的是爲了他們身上那些足以顛覆這個武林的東西。

    他們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怎會就這樣被制服?

    當然,就憑藉他們兩人。那個時候也是無法抗衡的,逃亡二字還是算得上貼切。

    直到終於擺脫了一波追兵,暫時得以喘息的時候,他們在山林之間,也沒什麼所謂的男女大防,有着潔癖的兩人終於就着一條溪流開始了清洗。

    隨後,就是他看見了他右側腹部的那個和他在同一個位置,一模一樣的圖騰。

    青鴉,他們都是這樣稱呼自己的圖騰。

    然後,他的腦海之中忽然就想起了一個聲音:“殺了他,殺了他。這個世間只能存在一隻青鴉,其他的都是祭品!”

    他將自己的圖騰用法術隱藏起來,接着問:“這個圖騰是你天生的麼?”

    “啊,從出生開始就有的。”他這樣回答,順手觸碰着腹部的圖騰,“母親說這是一個證明,不過需要互相廝殺才能抉擇出最後的王者。”

    那是一種躲不掉的宿命。

    他的母親是這樣說着。

    然後,他就再也沒有說過話了。一路上兩人都經常這樣沉默着,也沒有覺得哪裏不對。

    他終於想起了那個預言中所說的半身。

    他覺得,這個世間只有一隻青鴉就足夠了,不需要多餘的。

    他是這樣想着的……半身這種東西,是沒有必要的存在,他纔不信什麼不能放逐。

    放逐?

    他想要他死,只有這樣,這個世間不需要鏡子一樣的東西。

    所以就在援兵發來訊息說還有不過半天的時間便能夠趕到。

    他覺得,時機已經成熟。

    所以,利用他對他並不設防的的心裏,直接就將一把匕首插進了他的心臟,帶着和他笑起來一般無二的笑容,如此溫柔的貼在他的耳邊說着,有些

    像是情人之間的呢喃:“我覺得你母親說的對,王者就是註定了要用同類的鮮血鋪滿前進的道路。所以我不需要你這個和我一樣的存在……青鴉不需要兩個。”

    最後合上了那雙驚訝透着憤怒的眼。

    他發現,其實還是有些地方不太一樣。

    比如說,這個人的臉,感覺上比他要柔和的多。

    不過,這個人已經死在自己的手裏了,又何必再去想那麼多。

    “我這是在地獄了麼……”居然會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東西。

    那些是因爲什麼會被留在記憶中的,他也不明白。

    “你這種人,地獄也是會嫌棄的。”淡然溫潤的聲音之中帶着淡淡的嘲諷意味,有這一隻歐諾個莫名的熟悉感,隨後他就擡起有些沉重的眼皮,看向那個聲音的發出地。

    一扇門半開着,一個人就這樣半靠在門框上,一頭青絲沒有任何的束縛就這樣靜靜的垂在他的後背,透過光有種清白的光彩。

    那個人的臉隱藏在陰影之中,看不真切。

    但有種東西開始了叫囂。

    身體似乎不是自己的,連一點力氣都無法使用。

    鼻尖處傳來了一股濃重的藥味,見慣了好東西的他都覺得有些驚奇……這裏面的藥材都是百年難得一見的。

    “你是……”直覺告訴他這個人他認識,但是那人的臉一直隱沒在一片背光的陰影裏,什麼也看不見。

    這個時候,只聽見外面傳來了一聲慘叫:“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天璣你快讓你的弟弟住手啊!嗷嗷嗷嗷!要命要命啊!小泱梵救命啊!”

    “嗤,蠢貨。”那個人淡淡笑了,讓他的心臟有種被羽毛拂過的感覺,癢癢的,“我覺得朱雀是應該被好好的收拾了。”見過蠢的,這麼蠢的能活到現在也還真是不容易。

    “你都已經知道他就是個蠢貨又何必多說。天璇給他一個教訓也好。”冷淡的男聲從外面傳來,接着就是一名二十歲上下的青年進了屋。

    懷中摟着一名身着白衣沒有一絲裝飾品的少女進來了。

    那少女擡起眼與他對視的一剎那,他以爲自己看見了這個世界最濃郁的,最深處的黑暗。濃烈的連這個世界都被完全的吞沒。

    並且,是那樣的淡漠,冷酷無情。

    就像是沒有了心,或者說沒有誰能夠看得到那顆不知道是否還在跳動的心臟。

    “你是誰?”他這樣問着,已經回過神來的他判斷出現在的自己應該是被救了,並且照這個情況來說應該不是什麼黑吃黑,對於他沒有殺氣,除了那個現在依舊全身隱沒在陰影中的那個人……他真正在意的是他。

    那名少女並沒有回答他,是那名抱着少女的男子開口回答的他:“我們是誰現在並不重要,你也沒有什麼值得被我們圖謀的。”

    “哦?看來你是覺得我所掌控的東西只不過是個笑話麼?”

    “我覺得就是個笑話……”那名男子就在門口的陰影處嘲笑着:“會被追殺是因爲不夠強,會變成這副慘淡的樣子也是因爲不夠強。這個世間,所有的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力量之下都不過是個笑話罷了。”

    沒錯,只要你夠強,那些就都不是問題。

    “之所以會救你,大概是因爲我喜歡你的眼神。”女孩開口,聲音竟然是那樣的清冷淡漠,帶着一種奇特的韻味

    ,幾乎要將人的靈魂都吸引進去。

    太危險了。

    就憑藉着他現在的這種情況,如果說這些人想要對自己做什麼那也是十分輕易地,也用不着和他耍心眼。

    “我覺得你的眼神很像一個人。”少女於是這樣說着,從青年的懷裏下了地來到他的面前,就看着他的雙眼,“不屈服,留着傲骨。”

    傲骨?

    真是個可笑的詞。

    爲了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傲骨什麼的都是他可以放棄的東西。

    “小泱梵被這個人給騙了,他早就沒有所謂的傲骨這個東西。”那個靠着門框的青年淡淡的嗤笑一聲又將頭轉向右邊,朝着某個地方算得上是喊,“天璇,把朱雀的嘴巴堵上吧,簡直跟殺豬一樣難聽,別把那雪崩給喊了出來……真以爲喊命呢。”

    “我靠靠靠靠靠!天璣你個混蛋!感情不是你被試藥啊!有本事你來試試啊!我就叫了怎麼地了!我痛我就叫出來多正常的啊!啊啊啊啊!天璇你這是弄得什麼啊!痛死了痛死了給我一點同事愛啊!”氣急敗壞的聲音參雜着呼痛的聲音。

    嘖。

    蠢貨。

    後來只聽見那個叫的慘淡的聲音像是被掐住了脖頸一樣突兀的斷了,才傳來一個平淡如水根本就無法從語氣中聽出什麼來的聲音:“我已經封住了朱雀的聲音,哥哥,還有泱梵你們可以繼續了。”

    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在裏面。

    “你是誰?”他現在比較關心這個問題,身體中的血液在沸騰,有什麼在不停的叫囂着,感覺似曾相識。

    “我,一個死人罷了。”那青年冷笑着,撐起了靠在門框上的身體,一頭青絲在空中畫出了一道道好看的弧線,帶着一種奇特的韻味,然後,就看見青年緩緩地走進屋中,來到了那少女的身後,露出了那張臉。

    那是一張很熟悉的臉。

    “真沒想到我還能再見到你。”青年這樣說着。目光之中帶着他所看不明白的東西,這個時候的他已經看不懂青年的思想了。

    有些東西就像是流水,匆匆的過了,也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你居然還活着啊,我可是記得我當初那一刀是確確實實的刺穿了你的心臟。那種傷口就算你當時不死也不過是能苟延殘喘一時半刻……葉塵暮。”那是個已經被塵封在記憶深處的名字,直到現在居然還是能夠清晰的叫出來。

    “這個世間只能有一隻青鴉,我記得這是你說的。”青年笑着,帶着說不出的諷刺,“而現在快要死去的人是你。”

    這個時候,他忽然就想起了曾經的那個預言。

    他前半生將會是風光無限,但一旦他將半身放逐甚至是想要置之死地的話,若那半身死了也就罷了,若是沒死,那麼他的一切就會化爲泡影。

    這個就是所謂的預言麼。

    或者說,當初的那個並不是預言,只是一句箴言。

    他還記得,很久以前,有什麼告訴過他。

    有些東西是不能隨意觸碰的,那是禁忌。可他從來不信。

    但這個時候,他忽然信了一種名叫宿命的東西。

    正當他神情有些恍惚的時候,青年又淡淡的開口:“還有,那個葉塵暮已經死去了。現在的我,只是天璣。”

    過往的一切都應該被斬斷,僅此而已。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