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70章 霜雪落白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70章 霜雪落白頭字體大小: A+
     

    吞下藥丸,緩緩地平復了有些躁動的血液,這一次出來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去尋找一種只存在於記載中的草藥來煉製藥丸,大概會有些用處。

    “還有多久到達百寒城?”夙泱梵這樣問着,又往戧翛的懷裏縮了縮……近來天氣有些冷了,人也是越發的睏倦了。再加上現在身體的緣故,也是越發的不想動彈了,就變得跟那個女人那樣。

    “還有半日的光景。”戧翛回答着,一邊輕輕地用一柄小小的梳子爲夙泱梵梳理着一頭青絲,梳子已經看得出來使用了多年,卻還是被好好的保存着。主人很用心,很珍惜。

    是麼,看來有些事情需要加快了。

    “那個人梵準備怎麼處理?”戧翛挪了挪身體,讓夙泱梵能夠臥的更舒服一點,他有點想不通,那個男人其實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大的用處,不過是那份不甘心有點符合夙泱梵的口味罷了。其他的,他可沒看出來什麼。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夙泱梵又突發奇想,想要做點啥了。

    每次這樣的時候,戧翛覺得會頭疼的絕對不只是他一個人。

    也好,一起死總比他一個人來承受的來得好,這麼些年過去了,戧翛覺得他最大的改變大概就是變得更加沒下限了……跟那幾個蠢貨在一起久了的後遺症麼,真是不爽。

    “那個人,叫朱雀去查一下他的來歷,然後”沉默了一瞬纔開口,“把流螢叫回來吧。”

    好吧,戧翛秒懂。

    話說,這個流螢,其實也是夙泱梵有一天出去遊玩的時候無意間在一堆死人中找到了這個還留着一口氣就是不肯的男人。

    彼時,那個男人面容盡毀,只有那雙眼睛,狠厲不甘,帶着野性未訓的孤傲,如同一匹孤狼獨獨就在那個時候入了夙泱梵的眼。

    夙泱梵喜歡這種不甘的眼神的主人,那不是一種讓她厭惡的野心,那種求生的不屈的強烈意念纔是最好的東西。

    所以,當初要是沒記錯的話,流螢還是朱雀那個倒黴蛋給從死人堆裏挖出來的。

    誰叫朱雀那個蠢貨沒事就跟在他們身邊,一天到晚嘰嘰喳喳吵死,不好好懲罰一下他他還真不知道什麼叫做安靜。

    再來說說這個流螢,這貨也是個強悍到詭異的傢伙。

    原來他本來是那個經常和他們天影樓搶生意的千機樓的情報探子,沒想到因爲千機樓裏面發生了一場謀權篡位的戲碼,他這個站中立的就被兩邊勢力拉攏,談不攏就被暗殺。

    每個情報探子都有自己的保命底牌。

    這個傢伙的底牌就是他本來是個殺手,還是從第一殺手樓叛逃的的殺手。

    當時知道這個的時候戧翛簡直不想說什麼。

    不過,這個傢伙也真的是夠悲催的。

    殺手樓站中立結果被逼叛逃,叛逃的時候還狠狠地宰了那些前來追殺他的人。

    第一殺手樓排名第一的殺手名號可不是白白的來的。

    不過,那個時候的流螢還不叫流螢,他的代號名爲千鴉,鬼手千鴉。

    問題是,這個流螢在重新恢復了意識之後,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記憶空白,所有的一切活動都是依靠本能,比如說深入骨髓的殺戮。

    那個時候的流螢基本上就是出於全神戒備只要誰有異動或者是靠近他的禁區就會被無差

    別攻擊,他們都覺得頭疼,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讓他們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夙泱梵不允許他們採取暴力的方式,溫和的方式他們有啊!但是這個小子這種狀態你讓他們怎麼溫柔的起來!

    更別說他們這些人其實說白了也是一些暴力分子,天璇最後都被迫跑去戰場去發泄一下胸中的鬱悶,再這樣下去她覺得她會瘋的想要殺人。

    後來,也是夙泱梵終於從閉關的狀態之下清醒了過來。

    七星實在是不堪忍受這種糾結的心態,直接找上門來表示哪怕給他們各種有難度的任務都比現在這種坑了個爹的情況要好得多!

    夙泱梵的解決方法也是讓他們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說好的不能暴力呢!

    說好的一定溫柔呢!

    夙泱梵你說的話都被狗吃了麼!

    你能告訴我直接衝上去那種速度簡直讓人連反應的速度都沒有就這樣直接將流螢給揍扒下,讓他暈了過去。

    那個力道簡直是讓他們這些觀看的人聽到了都覺得腦袋一陣生疼。

    臥槽,這個小子的腦子會沒問題的吧?

    他們自己也說不準。

    “還愣着作甚,給他上藥。這個小子以後應該就是你們的同事了。”清冷淡漠的聲音不知道爲什麼聽起來讓七星都有種手癢的感覺……不行,要忍住,以下犯上是不對的!就算他們可以這樣做,馬丹,武力值不在一個等級上,犯上……找死麼?

    最後還是有些好脾氣的武曲這個外表粗獷內心細膩的漢子給流螢換的藥。

    等到流螢再度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七日後了。

    夙泱梵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七天便醒了,還真是不錯的根骨,我還以爲你會睡上半個月。”

    就你那力道,簡直就是要命的吧,這個小子能活下來也真是不容易。

    七星不由得爲他聚了一把鱷魚的同情淚……這個小子活該,誰讓他折騰了他們這麼久!

    說不準是這個小子欠揍還是怎麼地,這醒來之後什麼也恢復了。

    包括那些很久遠的事情都被他從塵封已久的記憶深處挖了出來。

    流螢最開始什麼也不說,就像個殭屍,怎麼也不能從他的嘴裏敲出來。

    後來也不知道是爲了啥,只是見了夙泱梵,也不知道被什麼刺激了,夙泱梵開口問他什麼他就回答什麼。

    他們才知道了很多讓人糾結的事情。

    但這不是最糾結的,他們最感興趣的是,夙泱梵究竟給他說了什麼讓他就這樣毫無保留的說出了那些只要隨便一個傳到外面去就絕對會引發一系列天崩地裂的事情?

    流螢說,他不想要那個原來的名字。而他在成爲殺手之前的名字也早就忘記了。

    他要個新名字。

    於是,夙泱梵給了他流螢這個名字。

    誰也不知道流螢這個名字所代表的含義,除了起這個名字的夙泱梵,還有帶着一種愉快的心情接受了這個名字的流螢。

    流螢是個坑爹貨。

    這是一次與他共同去做任務的時候朱雀這個倒黴蛋發現的。

    這臭小子也是個兇殘的貨。

    該說真不愧是幹殺手這個行業的麼。

    他們當初的任務不就是去在一個祕境

    裏面將那裏的一些珍奇的靈草全部帶回,因爲夙泱梵要煉藥……有這麼一個練得一手好藥,做得一手好器物的主上,他們也是蠻幸福的。

    結果就遇上了一羣不要命的應該算得上窮兇極惡的殺人劫寶的悍匪。

    可惜,這年頭,有人運氣不好,總是遇上那種更加高段位的人。

    比如說這流螢。

    那些人只來得急說出了要殺了他們搶奪寶物的話來,話音未落就全部沒了腦袋。

    朱雀覺得如果不是流螢想要知道這些傢伙有什麼目的的話,估計在這些人剛剛進入這個祕境的時候就會沒了命。

    “真是無趣。”流螢只是這樣說着。

    後來又來了幾波懷着同樣想要搶奪目的的人馬,都在剛剛進入的時候就被流螢給一個不落的幹掉了,連一點聲響都沒有發出,然後朱雀眼角有些抽搐的看着流螢手法熟練的就將那些屍體給毀屍滅跡,連一點渣渣都沒有留下。

    真是兇殘。

    突然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多麼好的人啊!

    雖說自己在拋棄原來的身份之前,貌似也是個十惡不赦的人誒哈哈哈。

    後來就是流螢在處理找死的,朱雀在將那些好東西一股腦的收進那空間戒指。

    簡直不要太迅速。

    後來,他們比最開始預計的要早了三日回去,夙泱梵一臉很正常的表情……雖然吧她的表情一直就沒什麼起伏但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那種理所當然的意思:“有流螢跟着要是花費的時間變長了我纔會覺得是出了什麼事情。”

    言下之意,出了問題那絕對不是流螢而是你朱雀的問題。

    一直以來,朱雀都是個問題頻發的坑貨,每次給他收拾爛攤子都讓其他的幾人頭冒青筋。

    所以,戧翛默默地沉默着。

    他覺得,那個流螢沒有看上去的那樣,他的靈魂深處隱藏着更爲危險的東西,只是剛好現在夙泱梵能夠將它壓制下來。

    危險程度未知,戧翛一直陪伴在夙泱梵的身邊,他希望能夠一直看着夙泱梵。有什麼危險他會第一時間去將之抹去。

    夙泱梵是最重要的,那是他活下去的意義。

    沒有了夙泱梵的戧翛,不過是一個行屍走肉。

    他到現在都還能夠在夢中看見那樣一個無能爲力的自己,只能在黑暗中靠着一個復仇的信念才能夠苟延殘喘的活下去,直到那個人死去。

    有一次他在夢中明明確確的看見成年的夙泱梵死在那個冰冷的地方而他無能爲力,那種一瞬間整個世界都崩塌了的感覺,如墜深淵,他似乎還能夠感受到手中的冰冷液體緩緩流過,無論怎麼樣都無法溫暖起來的身體。

    或許是夢,但他不願意當它是夢……應該是上天給他的一種提示。

    或許有一天會變成這樣。

    那是他所不願意看見的,他情願用自己的命來換取夙泱梵的安好無憂。

    他的心中有個小小的想法在壓制着。

    那個太過真實的夢境之後,他看見自己一夜霜白的髮絲淡淡的笑了。

    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

    “到了。”聽見有個聲音從空氣中傳來。

    戧翛帶着夙泱梵下了馬車。

    外面大雪紛紛,沒有撐傘的他們,已被霜雪落了滿頭。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