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69章 自風雪中來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異世紅蓮 - 第69章 自風雪中來的人字體大小: A+
     

    一輛漆黑的馬車在雪地之中行走着,偶爾有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很平靜,馬車緩緩的行走着,在一片素白之中就像是一塊小小的墨點,不算大,但是足夠顯眼。

    馬車的車廂所用的材料看不出來是什麼,不過看上去,有一種沉穩深邃的厚重質感,若是能夠靠近看看,便能夠發現那車廂上面隱隱的陰刻着一些不明所以的看似古老繁複的紋路,很漂亮,很引人注目。

    有一種上古的神祕氣息。

    馬車行走得很穩,穩定的行走着,就算是在雪地之中也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煤油駕車的車伕,只有那掛在外面的鈴鐺偶爾晃動一下,在雪地中悠悠的迴響,很遠,很遠。

    就這樣,一輛漆黑的馬車在這樣一片素白寂靜的雪地中,漸行漸遠。

    叮鈴!

    血液不停的順着傷口流下,身體也漸漸地失去了力氣,去了溫度,散了精神,這樣是很危險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很容易便會死去。咬了咬舌頭,強迫自己清醒過來,提了提精神,握緊了手中的長劍,這是他最後的保命之物了。那些追着他追了一天一夜的雪狼怕是快要追尋着他的血跡而來了,到時候……

    真的是不甘心啊,他怎麼可以死在這種見鬼的地方!若不是爲了躲避那些東西的追殺他也不至於無可奈何的來到這個地方,遇上那些該死的東西。他還沒有向那些混蛋報仇,他還沒有找到那樣重要的東西,怎麼能夠在現在在這種雪地裏死於狼口?

    身後傳來聲響,不用回頭他都知道那些雪狼已經追了過來。撐起身子轉身,果不其然,不出意料的是十幾只目光之中泛着幽綠光芒的雪狼正朝他奔來,數量還有增加的趨勢。

    握緊了手中的長劍,強打起精神,擡手,斬下,鮮血紛飛,在雪地中染出一點點紅梅。身體踏着一種特殊的節奏,持劍在雪狼羣中斬殺,青色的衣衫在空中飛舞,上面已經開了不少的血紅的花朵。

    再一次殺掉一頭撲上來的雪狼,體力已然不支,可這些雪狼不減反增,好似無窮無盡,他知道如果不將頭狼解決了,他遲早會累死的。不由的皺了皺眉,猛地咳出一口血,苦笑泛起……這就已經是極限了麼?

    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

    雪狼越來越多,他揮劍的速度越來越慢,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那些彙集而來的雪狼將他所有的後路都堵死,並逐漸向裏收縮。

    四周的氣溫越發的冷了,四肢經失去了知覺,僅僅憑藉着本能在活動。

    卻還在強撐着不讓自己倒下去,那股骨子裏的骨氣與傲氣不允許自己倒下,不到最後一刻又怎能輕易放棄?

    “來吧!”就算是死,他也要拉上一羣雪狼來爲他陪葬!

    情況一觸即發。

    叮鈴!

    一聲清脆的鈴聲在空中突兀的響起,就像是一個信號,所有的雪狼都不約而同的朝着同一個方向仰起頭,反而是忽略了他。

    遠遠的,有個黑色的身影出現?

    越來越近了,雪狼們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從那股風中他們都感受到了一種威壓,一種危險的感覺,野獸的直覺自古以來就比人類要強,渾身汗毛乍起,就連它們一直追趕想要殺死的人也不顧了。

    黑影越發的明顯了,那是一輛通體漆黑的馬車,一輛無人駕駛的純黑色的馬車。

    馬車夾雜着一股更爲冰冷的風雪撲面而來。

    馬車緩緩駛近,停在他們面前,純黑的沒有一絲雜色的毛髮的馬,馬頭低下,鼻孔噴出白色的霧氣,那雙眼睛竟然是猩紅色的!看着這一羣雪狼,一個冰冷的氣息瞬間噴發而出,似要將一切凍結!

    “青鴉。”低沉富有磁性但很冷漠的男子的聲音從車廂中響起,黑馬直起了頭,青鴉應該就是這匹馬的名字,隱隱的,車廂中又想起了另外一個低低的聲音,可惜聽不清楚。

    雪狼和他都沒有動,全神戒備。

    莫名的,他生出一種感覺,這突然出現的馬車中的人應該會給他帶來巨大的變化!這應是屬於他的一個機遇!莫名的,這種感覺越發的強烈!

    他的第六感從來不曾出過錯。

    馬車的車廂門打開了,從中出來的是一名約莫二十歲左右的男子,英俊的面容上滿是一片冷酷,帶着一股出塵的氣質,頭上只有一條紅色鏤空,鑲嵌着一顆蒼藍玉石的額帶從臉頰兩側垂曳下來,在胸前輕輕的晃動着。

    但是,真正令人移不開視線的,是男子懷中那一抹純白。

    那是比這四周的雪還要純粹的白。

    那自懷中抱着的是一名不過十二三歲的少女,潑墨似的長髮隨意地被一條紅色鏤空的髮帶鬆散的束着,不是絕色但十分清雅的小臉如同是一朵出水的白蓮,出塵,聖潔,很美。

    一剎那,所有的視線都不約而同的彙集於那一抹純白的小小的身影。

    不是絕色,但卻比絕色更加的有一種吸引人的氣息。

    男子抱着少女走下馬車,忽視了身爲人類的他,反而若無旁人的來到這羣雪狼的頭狼的面前,沒有經過任何的阻攔,亦或是都不敢阻攔……不知爲何,這些在雪地中堪稱霸主的雪狼竟然沒有任何的攻擊反映,一動不動,甚至……有一絲懼怕的感情在其中。

    男子懷中的少女沒有睜眼,埋在男子胸膛的小腦袋輕輕的起伏着,似乎是在休息,男子的視線落在少女的身上的時候,冷漠的臉變得柔和了,目光之中是濃烈的化不開的溫柔,而看着那些雪狼的時候,特別是那一隻頭狼的時候則又是一片冰冷:“你現在有一個機會,跟我們走,我便救你的孩子和族人。”

    野獸總是憑藉着直覺來判斷事物,所以雪狼王很清楚的感覺到這個黑衣男子所說的話中的意思,也明白些話中所述的都是真的,直覺告訴它,眼前的這個男人並不是它所能抗衡的,強行抵抗只能落下毀滅的後果。

    想了想,權衡一下

    利弊,最終還是朝着男子“嗚嗚”的叫了幾聲,垂下了它高傲的頭。

    它同意了,在不久之後,當它擁有了人的靈智之後,無不爲自己這個時候所作出的選擇感到慶幸。

    隨後它又朝着開始騷動的狼羣叫了幾聲,得到了不少的迴響,又叫了幾聲,似乎是在吩咐着什麼,隨後便來到了男子的身邊,討好似的蹭了蹭他的袍角,便在男人的示意的目光之下跳上了馬車,進了車廂,在那之前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那匹拉車的黑馬……它竟然不怕自己麼?

    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在懷中少女的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麼,看見少女微微點了點頭,便轉身走向車廂,在經過渾身是血,神智快要消散的他的身邊的時候,突然,一個清冷的聲音突兀的響起:“等等。”

    還沒有等他從這個意外奇特的聲音之中回過神來的時候,下一個,一抹黑色出現在他眼前,那一抹純粹無比的白色映入眼簾,下一剎,一雙淡漠清冷的眸子猝不及防的闖入了他的眼睛。

    他沒有料到,正是因爲這一場意外的相遇,才讓他日後每次想起來都忍不住唏噓一番,隨後笑的很歡樂……天天看戲,特別是看那幾個男人之間的鬥爭……

    其樂無窮啊……

    當然,此乃後話,現在的他,只聽見那個清冷的聲音這樣說道:“帶着他,之後的日子應該不會太無聊。”

    然後,他就徹底的暈了過去,在暈過去的時候,他聞到一股淡淡的,冰檀香味,如蓮花一般清雅,冷漠。

    我到現在還是不懂,你所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夙泱梵臥在戧翛的懷中,捂住心口,那裏在隱隱的作痛,無論用什麼方法都無法抑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自從突破了天絕期進入破軍期之後,就開始了。

    這是從來沒有遇見過的事情,哪怕是當初她和莫雨笙兩人在互相實驗的時候都不曾發生過。似乎是有什麼,在她重生的時候發生了改變。

    而那個是她所未知的。

    很討厭這種不在掌控的感覺,但是,還是有什麼地方錯了。

    “戧翛。”清冷淡漠的聲音經過時光變得越發的平靜無波無瀾,就好似一塊千年不化的寒冰,哪怕用盡一切方法都無法融化一點。

    但戧翛已經習慣了,甚至是有些慶幸……幸好這些年來他是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也就是說很多事情也只有他知道,也只有他能夠一直到現在都可以看得懂她,哪怕只是一些。也比那些連邊緣都觸碰不到的人好太多了。

    人都是貪心的,他也不例外,他想要更多的,但更多的,又是什麼呢?

    越來越迷茫。

    夙泱梵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帶動着全身開始劇烈的顫抖。

    戧翛面色焦急的也是習慣性的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清白的瓷瓶,倒出一粒深紅的藥丸。

    夙泱梵撐起身體,嘴角已經有鮮血溢出。

    紅的刺目!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