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68章 轉瞬即逝,錯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68章 轉瞬即逝,錯過字體大小: A+
     

    最近江湖都快要鬧翻天了。

    因爲最近江湖上面發生好幾件大事情,是這十年來最爲熱鬧與混亂的一次。

    且不說那一個月後的武林大會將會有魔教的人來參加,據說是那魔教教主親自到來,而且連那曾經的無情劍蕭紫陌也會出席。

    而現下,就在那三後,在景陵城的天影閣由天影樓舉辦的拍賣會上將會拍賣一件奇物。那邊是傳說中的江湖十大奇寶之三的天貅珠。

    或許有人會問,何爲天貅珠?

    有過這麼一個解釋:天貅珠,傳說中由上古聖獸貅麟死後靈魂所化而成的寶石,其色呈現出最耀眼的血紅之色,上有靈暈環繞,還能夠隱隱的聽見貅麟的咆哮聲,擁有震懾心魂的能力。而且據說若是能夠找到破開天貅珠的方法就能夠獲得長生不老的方法,因此無數的人都在尋找,但在歷史上天貅珠也不過出現了五次罷了,最後都沒有任何的記載。

    對於這種傳聞,打擊都是抱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所以,天貅珠只要一出世就會引起各方的關注與搶奪。

    所以,最近這景陵城的人突然就多了起來,客棧幾乎都是人滿爲患,若是拿塊磚向着人羣中丟去,砸到的十個人中至少有九個是江湖中人,剩下一個也是與之有很多關係的,一言不合,便是劍拔弩張,所以這幾天景陵城的治安十分的有問題,衙門中的人都苦笑不已。

    惹不起啊。

    而就在景陵城熱火朝天的時候,一輛普通至極的馬車沒有引起任何注意的駛入了景陵城,進入了一條僻靜的死衚衕,然後穿過了一堵牆,就那樣像是消失一樣的穿過了那堵牆。

    感覺上就是穿過了一層水。

    馬車來到了一所幽靜典雅的院子,停在了空地上,接着那個駕車的車伕“嘭”地一聲變成了一張薄薄的人形紙片,掉落在地,燃氣火焰,之後化成灰燼。

    馬車的車門打開了,從中跳出來一個少年,準確的來說這個少年是被一腳給踹了出來。只見少年那張娃娃臉有些蒼白,兩眼無神,可以說是呆滯,神智恍惚,差點就摔了。

    之後就聽見一個冷酷的稍顯稚嫩的聲音從車廂中響起:“朱雀,你還在發什麼呆?梵要休息了。”

    聽到那個觸動他神經的字,少年立刻回過神來,面上露出一抹苦笑……這就是受罪啊,想想這一路上他被折騰的,現在還沒有掛掉還真是不錯,他是應該慶幸麼?

    雖然說,下藥這件事情是他的錯,但是,誰讓他的本性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習慣了搗亂捉弄人什麼的,已經改不過來了啊。話說,如果每次都被這麼折騰,他估計不久就回去見死神了。

    上蒼啊,爲什麼他的主人會是這麼一個妖孽無比的小孩子啊?看着那個小小的孩子,朱雀就覺得一口老血噴出來啊有木有?太傷不起了!

    這個時候,從車廂中鑽出了一個少年,稚嫩的臉上是不符合年齡的冷酷與冰冷,而他此刻正小心翼翼的抱着一個小小的女童,那副樣子就像是懷中的人兒是他最爲珍視的寶物,全世界加起來都不及他懷中的人。

    夙泱梵已經睡熟了,最近她剛好進入到一個關鍵的地方,所以一天當中總有不下雨七個時辰的時間處於深度沉睡也就是深度冥想。

    他們從皇都出發也已經有七天了,雖然說在這七天內她在不停地換着法子來折騰朱雀,樂趣不少,也不算無聊,要知道夙泱梵的靈魂可是來自於另外一個世界,人不會玩兒?那是不現實的。

    不過就算如此,夙泱梵就算是再折騰朱雀,也是在幫他,那個傢伙的心性總是定不下來,這些日子最不濟也能讓他稍稍成熟一點。

    戧翛隨着朱雀的指點,來到了這景陵城中天影閣的後院禁地:瀟墨苑。

    找到了夙泱梵的房間,將夙泱梵安置好後,便來到了夙泱梵所說的暗房中,在進門三步的地方,踏了五下,應聲打開一道暗格,一個紫檀木的箱子靜靜的放在那裏,戧翛的神色變得有些複雜:“爲什麼呢?我不懂啊……梵……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打開暗格,那裏是一隻寒玉瓶,從中散發的寒氣將這周圍都凍出了一層薄冰,戧翛的手上泛起一層淡淡的紅光,將寒玉瓶拿了出來,接着從懷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團濃郁的滴血的不知道被什麼包裹起來的東西,一出,整個暗房都亮了起來。

    放進了寒玉瓶中,戧翛才鬆了一口氣……這個東西,若不是他有力量在身,恐怕他就會被這種詭異的熱度給直接燒化了。

    那個東西不是別的,正是那天貅珠中最爲有用的精華部分……上古貅麟的精魄。

    世人皆說那天貅珠是上古奇物,那也確實不錯,但是沒有人知道它的真正使用方法。其實天貅珠真正的,能夠有用的就是其中封存的那上古貅麟的精魄,可惜,這個世界基本上找不出其他的修真者,所以也沒人能夠使用。

    而夙泱梵則是將那精魄給抽了出來,只是那精魄的溫度與力量氣息都太強橫了,只能使用萬年寒玉所做的寒玉瓶才能封裝。

    沒有了上古貅麟的精魄的天貅珠,說白了也不過是空有一點殘餘氣息的漂亮的寶石,只是一塊石頭罷了。

    反正也沒有會發現不對勁,拍賣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所以,當他們都知道了這一點的時候,那表情十分的有趣。

    最後只有朱雀十分不怕死的說了一句話:“小泱梵啊……你真的是太……英明瞭!”

    與此同時,另外一輛普通的馬車也來到了景陵城,那馬車中坐着的是剛剛向皇帝請願去邊疆的御魆讋,他也聽說了那些傳聞,他也知道夙泱梵一般喜歡去湊湊熱鬧,不去參與卻喜歡看戲,所以他想夙泱梵應該會在這裏。

    事實上他並沒有想錯。

    其實,他們兩人的馬車均是在同一天出發,同時使出皇都城門,然後同時進入景陵城,只是御魆讋不曾發現,那個他心心念唸的人在這一路上都是離他那樣近。

    兩個人,從他們重生的那一刻起,就變成了兩條平行線,相遇卻永不會相交。

    或許,這就是上天的懲罰。

    而御魆讋沒有料到的是,這一次他並不知曉的相遇,已經轉瞬即逝,然後,就這樣錯過了五年,沒有一絲音訊。

    天影閣的拍賣會開始了,但是它的主人卻是已經不在這裏了,只留下了江湖上的四聖之一的白虎在主持。

    不過也沒有多少人在意這個消息,畢竟天影樓的樓主一直都是隻聞其名而不見其人的,至今都沒有人見過。這次的拍賣會實在是空前的盛大,大家都見到了很多傳說中的人物,而且連朝廷也驚動了,一字並肩王的世子御魆讋也前來參加。

    白虎看見他的時候只是在心底暗暗不屑的笑了一聲:“還真是賊心不死,都追到這裏來了。”他可是知道的,在夙泱梵還在皇宮裏面的時候,這個小子就纏上了夙泱梵,當時得到這個消息的他們都很不爽。

    當初白虎就問過夙泱梵爲什麼麼不留在這裏看看這次的拍賣會,因爲有了天貅珠的出現,所以一定會異常的精彩的,誰知道夙泱梵竟然說出那樣的話:“有什麼好看的?於我無用的東西何必去在意。況且,你不覺得很有趣麼?人的慾望啊,總是如此的有趣,天貅珠又算得了什麼?不過是一個誘發慾望的餌罷了。我所做的,也不過是推了一把。”

    喜歡看戲,而這一次她乾脆是自己親自促成了一場大戲。

    這樣的做法,這樣的膽量,這樣的氣魄,世上又有幾人能敵?

    這就是他們的主子,夙泱梵。

    很有趣,確實是如同夙泱梵所說的那樣,在拍賣會上,就爲了這個小小的天貅珠,無數曾經的人物都出來了,各種姿態不一而足,但那眼中都有一種相同的東西,那就是……慾望。平日裏顯得高高在上的那些人在這個時候都暴露出了陰暗的本性,爲了這樣一個天貅珠,最後所拿出的東西,簡直就是令人咂舌。

    天貅珠是由當今江湖的第一醫藥世家韓家所獲得的,韓家的出價,是一瓶能夠活死人,肉白骨的天命丹,一共六顆。天命丹是隻要你還有一口氣,服下一顆就能立刻活蹦亂跳,哪怕是死了的人,只要死亡時間不超過三天,三顆天命丹就能夠把人給救活過來的神藥。

    可是,仍舊是敵不過天貅珠所帶來的那種虛無的誘惑。

    白虎看着離去的韓家人,搖了搖頭……夙泱梵說的果然不錯。

    可是,這又與他們何干呢?

    白虎轉身進了房間,一擡頭就看見了那不請自來的一名少年。

    御魆讋。

    白虎的臉上頓時就掛上了那專業的職業笑容,問道:“不知小世子有何貴幹?在下記得小世子似乎並沒有拍下什麼東西纔是。莫不是又看上了什麼?儘可以與在下說說,在下一定盡力幫助的。”

    御魆讋也不過是點了點頭:“小王並沒有什麼想要的,不過是要向你們天影樓買一個消息。”要知道現在在江湖上面,想要得到什麼消息做好的地方就是天影樓

    ,這裏只要你出得起價錢就能夠買到你想要知道的一切消息和資料……正是所謂的情報販子。

    而且,如果你需要的話還可以下訂單,便能夠讓天影樓的人馬爲你打聽任何你想要知道的消息,價格公道。

    “哦?這您可來對了,我們天影樓一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不過規矩您也是知道的。多少的消息資料,那就值多少銀子。那,就不知小世子想要打聽什麼呢?”說到賺錢和對錢財的執着程度,七星當中就屬白虎天樞最爲強大了。

    朱雀曾經這麼說過:別看白虎這小子成天一副死人臉的樣子,若是遇上了有關錢財的事情,他排第二就沒有人敢去爭第一,那眼睛,會亮的閃死人。

    在白虎的信條裏面,有錢不賺是傻子,嫌什麼也不會嫌錢多,哪怕是看着不爽的人,敵人,只要有錢可賺那就不要客氣!

    御魆讋想來也是知道天影樓的規矩,也聽說過天影樓的管事白虎的性子,也知道眼前這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的喜好,也不多扯什麼,直接就開口了:“我要你們幫我找一個人。”

    說着便從懷中裏拿出了一卷畫像,在身旁的桌上慢慢地,小心的展開,那神情彷彿那是什麼重要的珍寶一般。

    那是一個孩童,準確的來說是一名五六歲模樣的女童,精緻的臉,淡漠的表情,空靈的氣質,那雙漆黑如墨仿若夜空的眸子,以及那額頭上的,冰冷聖潔卻透着血腥的一朵紅蓮紋。

    小小的女孩,不算傾國傾城,也當得舉世無雙。

    白虎的眉微不可見的挑了挑,他當然認得這是誰,而且不久前才見過鬧過……夙泱梵。

    當然這並不是讓他吃驚的部分,令他吃驚的是這幅畫上的神韻,確確實實的畫出了夙泱梵的那種氣質,而且畫中還多了一些他看不懂的感覺,那是一些他沒有從夙泱梵身上感覺到的東西,可是他的直覺告訴他那是存在的。

    很奇怪。

    不過他仍是面不改色的說着:“呀呀,這是誰家的女孩?真是好模樣!小世子你與這女孩有什麼關係麼?”

    “她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人。”最重要的人,生生世世,若是沒有了夙泱梵,御魆讋是會死的他會死的他已經不能失去她了。

    “哦?”不置可否,開什麼國際玩笑啊,夙泱梵只有六歲,而你御魆讋也不過是一個十一歲的小屁孩,你懂不懂什麼是最重要的人的意思啊?

    “她叫什麼名字呢?”白虎依照規矩問。

    “我不知道她現在是否會繼續使用這個名字……不,她一定會繼續用這個名字的那是屬於她的驕傲啊……”御魆讋喃喃着,眼神有一瞬的迷離,這一刻他的腦海中出現的是那一個清冷淡漠的女子的容顏,那是一個傲視世間的女子,她不屑那些不入流的做法,她只會大大方方,堂堂正正,睥睨蒼生萬物。

    白虎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這個小子所說的很奇怪,就連語氣也很奇怪……怎麼感覺上好像是他和夙泱梵已經認識了好多年的感覺,怪死了。

    “那麼,究竟是叫什麼名字呢?在下好去查找……不過依照我的記憶,我還真沒有關於這個女孩的資料。”白虎說的是實話……這不是當然的麼!夙泱梵可是他們天影樓的真正主子,他們怎麼可能會有她的資料啊!

    “夙泱梵,她叫夙泱梵。”是的,夙泱梵。這個名字他在前一世唸了十多年,已經深入靈魂,引入骨血,魔障了,再也無法脫離。

    “好,不過依照規矩,請先付定金五百兩銀子,三日後在下會將我們所有的消息告知。”白虎說道,有銀子,不賺白不賺,反正夙泱梵也沒有說不準之類的,當然他也不會拿出夙泱梵的準確行蹤的,想來夙泱梵也不會說他的。

    御魆讋二話不說就掏出了五百兩銀子的銀票,接着將那畫像小心的捲起來,收回懷中,面色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如此,小王便靜候佳音。告辭了。”

    “慢走不送,三日後在下會親自前往。”白虎也笑着,職業分明。

    之後御魆讋便離開了,坐上馬車之後,一瞬間就散了一口氣,無力的靠在車壁,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半晌,低低的笑了起來,然後……化成無聲地嗚咽。

    泱梵夙泱梵……你在哪裏?

    求求你不要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哪怕暫時……我已經知道錯了……

    那種寒冷依舊存在,似要將靈魂凍結。

    那是他自己犯下的錯,所以現在這種情況也是他應得的,他應該承受。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