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64章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64章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字體大小: A+
     

    “不不是這樣的!”御魆讋上前,激動的抓出夙泱梵的肩,急切的叫着,隨後就被那雙淡漠的眼睛給凍結了一切……清冷淡漠的沒有任何情緒,她不相信他!

    就像無數次午夜夢醒之時身邊只有空空蕩蕩的冷清,滿腦只剩下那無慾無求如同陌生人的瞳孔,那種痛苦。

    他找不到可以訴說的人,只能自己默默的嚥下所有的苦果。

    心好痛,好像快要死掉是否曾經的自己所帶給她的也是這樣的感受?

    嘆了一口氣,夙泱梵推開抓着自己的手,揉了揉額角,有些無奈:你說爲什麼重新再活一次還要有這樣的麻煩?老天爺你玩兒她是不是?頭疼啊他們之間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瓜葛了,爲什麼他還要這樣繼續糾纏?

    “御魆讋,你究竟想要怎樣呢?你是否是想要我再死一次你才肯放過我,你心中的仇恨纔會消失?”夙泱梵只能想到這樣,如此說着,慢慢的退到了湖邊,有看着仍舊是一臉痛苦模樣的少年,心中感嘆他還真的是學到了不少的東西啊,這種招式都拿來用了,長嘆一聲,“既然如此,那便如你所願。”

    夙泱梵一向是能夠對自己狠得起來,她的心思一直沉浸在最深的黑暗中。爲了達成任務什麼手段都是能夠使用的。

    不就是讓自己受一次傷麼?又有何難。

    下一刻,就在御魆讋驚駭的目光之下,夙泱梵毫不猶豫的跳了湖,對於自己,她一直都是狠得下心的,爲了達到目的,只要沒有無可挽回的傷害那就可以隨便的去做,從很久以前她就將這種特質完完全全的擺在了御魆讋的面前,可惜他一直沒有看透。或許是根本就不屑去看她罷。

    那種愚蠢的感情,果然就如同是那個女人說的那樣:不動則不傷。

    心不妄動,愛恨嗔癡不過一瞬雲煙罷了。

    只是身後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不要!”

    那是錯覺麼?這種無聊的錯覺也出來了啊,果然是因爲上一世的執念太重了麼?如此也好,這樣便能將一切都徹底斬斷。

    如此,真好,真好……緩緩地閉上雙眼,運用靈力將自己的心脈護住便放任自己陷入更深的黑暗。

    猛地衝上來想要拉住那小小的身影,最終卻只是扯下來一小節衣袖,那一抹小身影就在他的眼前落入了冰冷的湖水之中!又一次的,他沒能抓住她,又一次錯過了!

    一股從心底透出的冷意將他從靈魂凍結。

    “不要啊!”

    猛地衝上來想要拉住那小小的身影,最終卻只是扯下來一小節衣袖,那一抹身影就在他的眼前落入了冰冷的湖水之中!又一次的,他沒能抓住她,又一次的錯過了!

    心下也不再多想,直接一個猛子扎進了水中,找到了那一抹緋色,下意識的緊緊抱住,小小的身子彷彿一不注意就會從此消失一樣……求求你,別再從他的生命中消失了,那份傷痛他再也承受不了,沒有了她,他……會死的……那種深入骨髓的恐懼幾乎要將他包圍!

    從水中出來後,御魆讋便抱着已經昏過去的夙泱梵去太醫院找太醫,已經徹底急慌了的他在那一已經忘記了自己會武功這一件事了,只是跑着,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夙泱梵是絕對不能有事!

    他不能再一次失去她!

    他已經承受不住了,他會瘋掉的!爲什麼會這樣!他明明不是這樣想的!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種樣子?他們之間究竟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隨後,就是太醫院的人雞飛狗跳的,皇宮中還在喝茶聊天的皇子公主和娘娘們都驚呆了,他們都沒有想到想到只不過是出去了那麼一會兒竟然會發生這樣的意外!

    御濯把茶杯捏碎了,茶水順着手腕流下,雖說是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現在聽到這個消息還是讓他的心中不可避免的痛起來,到底那個御魆讋做了什麼?

    無意識的撫摸着手指上的那一枚琥珀色的戒指泱梵腦子還沒有反應過來身體就做出了本能反應拔腿就跑。

    御濯的暗衛已經狠狠地嚥了口口水……我嘞個去,要是那個公主真的出了什麼問題,這個皇宮絕對會被弄翻天的!臥槽!不過是一會兒的功夫到底發生了什麼!

    隨後他就趕去了太醫院,看着躺在牀上急救的小人那蒼白的臉色,那烏青的嘴脣,他的身體都在顫抖,看着站在一旁失了神色目光無神的御魆讋,御濯到底還是沒有忍住心底的那種暴戾之情,直接上前就是一拳,把他打出了血,脣角烏青一片,恨恨地說:“這一拳還算是輕的,如果說小泱梵出了什麼事情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別以爲你是世子我就不會對你怎樣!”

    御魆讋雙眼無神的看着夙泱梵那蒼白的小臉,腦海中不由得回想起上一世的夙泱梵倒在他懷裏的那蒼白的面容和逐漸冰冷的身體,心底猛地發出一陣陣的寒氣……不要!不要!他不要啊!

    夙泱梵你怎麼可以這樣對他?他好不容易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好不容易可以重新開始,爲什麼你要這樣輕易的放棄他?你不知道這樣會讓他痛得要死去麼?

    爲什麼他要再一次的失去你?沒有了你的御魆讋會活不下去的啊……他會死的。他已經不想再一個人在黑暗之中恐懼着夢境了!

    麻木的站在那裏,身體像是失去了靈魂,像個木偶一般的被一干太監宮女拉下去梳洗換衣,麻木的被太醫診治,御魆讋空洞着一雙眼睛,感覺心底空了好大的一塊,冰冷的風不停的吹着,不由得抱緊了雙臂……真的好泠啊……還能有誰能救他?能救他的不要他了。

    忽然聽見了有什麼人的聲音在外面大聲的叫着:“三公主去世了……快去稟報皇上皇后!”

    “還愣着作甚!遲了你們擔責任麼!”

    猛地雙目赤紅,衝出房間,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不是真的!那個女人怎麼可能會死去?他還沒有讓她接受他,她怎麼可能死?

    可是,當他再一次看見那蒼白的臉的時候,指尖下是冰涼的體溫的時候,一股前所未有的寒冷將他的靈魂凍結。

    “泱梵……泱梵夙泱梵,你怎麼可這樣對我?你怎麼可以?”

    求你不要這樣對我可好?求你醒過來好麼?求你不要再一次的拋棄我好麼?你不在了,只留下一個御魆讋,你讓他應該怎麼辦?

    “哇!”再也抑制不住,吐出一口壓抑了許久的鮮血,御魆讋雙眼一黑,終究還是昏了過去,又嚇壞了一干在旁已經因爲一位公主去世而忙的焦頭爛額的人,耳邊傳來很吵的聲音,很吵,不想聽……泱梵,可

    不可以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如果說你要離開,那麼求你帶上我可好?恍惚之間,伸出手,想要去抓住那一抹清冷的身影,卻沒有任何的力氣,身體像是被鎖住,根本就什麼也做不了,求你……不要離開……哪怕要我付出怎樣的代價都好!只是請求你不要離開我,難道這樣竟然也成爲了奢望麼!

    他的世界,終於,只剩下一片黑暗。

    在夢中,他又一次回到了上一世的時候,那個時候,她還在他的身邊,他還能能夠看見那個讓他心心念唸的身影,可是……爲何?那看向他的眼中所帶着的竟然會是痛苦與苦澀。

    是誰?是誰讓她露出這樣的表情?他一定要殺了那個人!恍然之間,纔想起,她眼中的這份苦澀與痛苦都是上一世的他所帶給她的,自己真是該死,很該死。

    可是,在那個時候,她明明還是愛着他的啊……曾經是那樣的愛着他的啊,那樣的不顧一切,爲了他做了那樣多的就算是男子也不見得會爲心愛的人所做的事情,只是爲了他……自己就是一個混蛋,什麼也不知道,固執無比,還在不停的傷害她!

    泱梵……泱梵……泱梵……你怎麼可以在我明白了自己的心之後就這樣拋棄了我?

    睜開眼,眼前仍舊是一片朦朧,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抹白色的身影,他想要說些什麼,可是發不出聲音,就像是被扼住了咽喉,只能聽見那清冷的聲音在耳邊又不在耳邊一樣幽幽的響起:“你就究竟還在執著什麼呢?上一世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又爲何不肯放過自己,不肯放過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這算是我爲了我們上一世的糾葛所做的最後一件事情了,從此皇宮中的三公主不復存在,我們也沒有必要再見了。”

    那清冷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好聽,可是很冷,冷的連靈魂似乎都要被凍僵。

    不!怎麼可能?怎麼可以?他們之間早已糾纏不清,不然爲何會從上一世一直到如今?又爲何會讓他們彼此之間記得一切?他們怎麼可能毫無瓜葛?

    身上的束縛離開了,力氣似乎又回來了,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屬於自己的房間的天花板,頭還有些疼,胸口依舊刺痛着,可是傳入鼻尖的那股清淡悠遠的冰檀香的香味,清冷悠遠一如既往,就像曾經,在身邊繚繞。

    向虛空抓了一把,握住的不過是空氣,喃喃着:“其實,泱梵……你沒有死的對吧?沒有死啊……只是爲了離開這裏……只是爲了離開我麼?你還真是狠心啊……”

    慢慢的,神色漸漸清明,淡然的勾起一抹勢在必得的微笑。

    “不會再一次放開你!不會放你走的!泱梵,你註定是我的!”若是已經沒有了你,那麼,重生之後的御魆讋又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沒有你的御魆讋,是會死的啊……

    已經出了皇宮的夙泱梵在冷酷少年的懷中,把玩着手中的兩枚黑珍珠,淡淡的說道:“戧翛,我們去江湖看看吧。”那樣應該會很有趣。

    “是。”吾主,您在何處,我便會跟隨到何處,戧翛會永遠在您的身邊,唯一所祈求的,就是求您不要將我拋棄罷了。

    除此之外,我便很滿足了。

    是否無慾無求?

    連他自己都不明白。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