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63章 無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63章 無愛字體大小: A+
     

    脣角慢慢的向上揚,清淺的笑容中帶着一絲微不可查的暖意和柔和,她拿出一枚琥珀色的空間戒指,在指間把玩,附在御濯的耳邊,似是漫不經心地說:“雷音國的三公主會突發疾病身亡!”

    少年的身體猛地一震,御濯看着懷中小人的臉,看着她將一隻琥珀色的戒指戴在他右手的無名指上,那冰涼溫潤的觸感,聽見那清冷的聲音如是說道:“使用它可以找到夙泱梵。”既然已經決定了承認這個少年,那麼有些事情還是和他說清楚比較好。

    御濯的雙眼閃閃發亮,一把就把懷中的人抱得更緊了,他現在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他只知道,他是真的被這個小人給承認了,真的被她給接受了,要知道以前就算是他再怎麼的粘她,她也沒有說過什麼特殊的話來,而這一次……那麼他幾個月來的辛苦就沒有白費,要知道,爲了能夠破開她心中的冰,爲了不讓她的氣息在那樣的冰冷的讓他心疼,他做了很多,就算是賣萌也無所謂。

    而她終於承認他了,他心中的激動是不需要言明的。

    就這樣,御濯的臉上帶着比平日裏更爲燦爛的幾乎可以說如果不是這張漂亮的臉就應該被稱爲傻子的笑容,抱着夙泱梵,心滿意足的晃進了御花園中的雷星閣,裏面已經來了人,算上他們兩個皇子與公主們就齊全了。

    不過那幾個不過是三歲以下的小豆苗似的皇子和公主是由他們的母妃帶着來的。

    “參見皇兄,賢妃娘娘,端妃娘娘,麗妃娘娘。”御濯向着他的皇兄大皇子也是太子的御錦天和三位宮中地位僅次於皇后與他的母妃的三位妃子行禮,在他的懷中的夙泱梵也隨着他,做了做樣子。

    入座後,他們又是隨意的閒聊了起來,聊天氣,聊聊近日裏又得到了什麼稀奇的東西,妃子們說說自己又得到什麼賞賜,談論一下時下最新潮的珠寶首飾胭脂水粉之類的,倒也算得上是其樂融融。

    在御濯懷中的夙泱梵打了一個呵欠,對於這些人閒聊的一些無聊的話題不置可否。於是便埋頭在御濯的懷中睡了起來,對於這種情況在座的都已經習慣了,這二皇子對三公主可以說是寵的沒邊了。

    過了片刻,就聽見閣樓門口傳來少年溫潤的聲音:“沒想到諸位來得如此之早,倒是我來的遲了,還望諸位皇兄皇妹與娘娘們贖罪見諒了呢。”

    已經換了一身衣袍的御魆讋一臉溫潤柔和的笑容拱手走進,神色之間已經全然不見剛纔在御花園中之時的模樣。

    對着在座的諸位見過禮之後,御魆讋隨意的一大家聊了起來,那溫潤的氣質與風度翩翩的形象倒是讓在座的人都有些好感。

    已經喝了一盞茶,御魆讋卻忽然離開座位走到了御濯的面前,淡然一笑,溫潤之間盡是風華:“在下早就聽聞二皇子與三公主感情十分之好,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在下有個不情之請……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能夠請三公主與在下單獨一敘?”御魆讋這個時候還沒有稱王,雖說他還是世子,但沒有封王的他也只能如此稱呼自己。

    閉着的眼睛睜開了,看着這個少年,夙泱梵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她剛纔不是已經和他說得很清楚了麼?爲什麼他還要來

    找她呢?有病吧原來她怎麼沒有發現的?

    果然,戀愛中的人都是傻子那個時候的自已一定是瘋了,傻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夙泱梵對於感情什麼的有些詭異的遲鈍方面。

    “三公主,在下此次前來還帶來了三朵美麗的梅花您一定會感興趣的,不值可否賞臉與在下出去觀看?”御魆讋沒有得到夙泱梵的回答,只是笑得更加溫潤了,吐出的卻是威脅的話語。

    三朵梅花是一種暗語,是隻有上一世的夙泱梵和御魆讋才知道的,那代表的是御魆讋手下三位武藝堪稱頂尖的死士殺手,而御魆讋的意思便是:若是夙泱梵再不同意,那他就使用死士殺手,對象是御濯。

    他用御濯的命來試探御濯在夙泱梵心中的位置,也是在威脅她。

    微微的眯起眼,看來上一世在她死了之後,這個傢伙也是學會了不少的東西,至少比原來在她的保護之下的少年多了不少的黑暗手段,不由得,在心中發出一聲不明意味的嗤笑……用御濯來威脅她?如果說是在以前,御濯死了也無所謂,但是現在,御濯已經被她所承認了……所以,不得不說,御魆讋這步棋走得不錯:“好,那我便看看有何奇特之處,那邊去外面的湖邊如何?那裏的風景不錯。”讓她看看,御魆讋究竟學到了多少。

    湖邊?那裏也就是她生病“死去”要達成的必要條件的地點,剛好有個可以去那裏的理由,不用的是傻子,她夙泱梵只是懶了一點又不傻。

    隨後他們便去了湖邊,在出去之前,夙泱梵在御濯的懷中,指尖似是不經意的碰了碰御濯手指上那枚她送的琥珀色的戒指,看着御濯的時候,臉上瞬間閃過一抹令人呼吸都要停頓的柔和輕淺的笑容,剎那間,御濯明白了,衣袖中的手緊緊握住,又鬆開。

    沒有誰看到這一切。

    湖邊,夙泱梵看着沒有結冰的湖面,神色淡漠而清冷,御魆讋看不出來她在想什麼,想要說些什麼,又不知應該如何開口。

    夙泱梵轉過身,目光淡漠,清冷的聲音在此時更加清晰了:“御魆讋,你找我究竟還有何事?我在剛纔就已經同你說得很清楚了,雖說我並不知道爲什麼我們都會重新在這個時候醒來,但是,你應該明白的,我們之間,已經過去了。”

    “不是的我……泱梵你……對我可還有半分情意?”艱澀的問出這個問題,其實他是想問“你是否還愛着我”,但是他終究是沒有那個勇氣,他在害怕,害怕得到一個他不願意知道的答案。

    “沒有了。”夙泱梵只是平靜的用手指着自己的右胸口,“那一刀已經將你我之間的一切都斬斷了,我不是說得很清楚了麼?”都斬斷了,包括她的愛情。

    御魆讋猛地向後退了一步,靠在一棵桃樹上,震落片片殘雪,目光之中滿是不可置信。

    沒有了,他從她的眼中除了淡漠清冷之外什麼也看不見了,上一世她眼中對他的那些情念與愛意全部都不見了!剩下的只有對待陌生人一般的淡漠清冷。

    她夙泱梵對他御魆讋竟然已經沒有任何的感情了!

    無愛,一切的感情都沒有了!

    心中像是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難以呼吸,只能張口不住的吸氣,吸氣,再吸氣,藉以支撐不讓自己倒下。

    捂住心口,垂下眼簾,脣角泛起一抹苦澀的笑容,不由的溢出了幾聲苦笑,嘶啞,痛苦,就像是瀕死的野獸最後的掙扎。

    這都是他自作自受的不是麼?上一世的夙泱梵爲了他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可是他卻是一無所知,固執的以爲那是夙泱梵對他的侮辱,對他的殘害,是錯的,所以他一直都在怨恨着夙泱梵,但是,在他殺了她之後,他在不久之後纔在無意之間從一名從很久以前就開始貼身服侍夙泱梵的老太監那裏知道了一切,那不相信那些,他認爲那是騙他的!

    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去調查了,得到的結果幾乎讓他瘋狂!

    在那一刻他就明白了他的心思是什麼,他那自己不願意承認的事實。

    還有他一直以爲他所“愛”着的那個女子,原來她也不過是爲了暗殺他而接近他的殺手,而他一直以爲他對那女子的感情是愛,那竟然會是因爲那個該死的女人給他下的藥!他們之間根本就什麼感情也沒有!

    而夙泱梵爲了不讓他知道傷心,居然讓他去恨她……夙泱梵在那個時候是如此的愛着自己的啊可是自己從來就不曾注意,從來就不曾注意她對着自己那情淺的笑容背後究竟是怎樣的痛苦……是他自己太愚蠢了!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對夙泱梵的感情改變了,他不再對夙泱梵說“別靠近我!”而是說“別再那樣看着我!”“別再那樣對我笑!”那份感情是他竭力想要否認的,所有的心慌,在看見她的時候那些動搖,所有的一切其實都只是因爲他已經愛上了她!

    都是因爲他在不知不覺中的愛上了夙泱梵!

    可是是他自己的愚蠢,自己那些該死的固執讓他親手殺死了她!是他親手將她對他的感情給毀掉的!

    每一次午夜夢迴,他總是會看見她死前的那一幕,那鮮血流過手心的感覺,那在自己懷中慢慢變涼的身體每一刻都讓他的心疼痛的難以言明!

    “泱梵……泱梵真的不可以回到過去麼?”御魆讋滿臉痛苦,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心中有着那一點微末的期盼。

    求求你,不要這樣啊,別不愛我,別這樣對我!

    在上一世的時候,他用了十年的時間去憎恨她,用了五年去否定她的一切,拒絕自己真實的心意,卻在最後的五年裏愛着她,念着她……痛苦的戀着。

    都是他的錯,所以他知道錯了,求求你原諒他好麼?他知道錯了,別不要他!

    “你竟然是恨我恨到如此的地步麼?”夙泱梵淡淡地說着,“你竟然是不惜裝成這樣也要來報復我……”夙泱梵是一點都不相信御魆讋竟然是會愛上她,不過也確實如此,上已是無論她做了什麼,做了怎樣的努力都沒能改善兩人的關係,最後還是死在了這個人的手裏。

    任誰都不會相信一個恨着自己的人轉眼之間又說愛她的人會是真心的。

    所以夙泱梵只是認爲御魆讋這樣不過是想要報復自己罷了。如果說是上一世還愛着他的自己的話,一定會被他得手的吧?可惜,現在的她已經很累了,已然失去了愛這個東西。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