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61章 恍若隔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61章 恍若隔世字體大小: A+
     

    那份清冷淡漠是專屬於夙泱梵的氣質,曾經這種淡漠是讓他恨得牙癢癢,卻在後來讓他懷念,相思讓他覺得入骨。可是,如今這份淡漠如同看待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竟是讓他的心臟感到一陣刺痛!

    還有什麼比曾經最愛的人用一種看陌生人的目光看着你更讓你覺得難以忍受?撕心裂肺,卻只能憋在心裏。簡直是要內傷……可這又能怎麼辦呢?是他的錯不是麼?他應該承受着的,他該。

    可還是如此的不甘心,明明知道這個時候的夙泱梵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孩童。他也不知道上一世的夙泱梵究竟是什麼時候對他起了心思,他也不清楚他是怎樣陷入了名爲夙泱梵的網。

    明明上一世你是如此的愛我啊!爲何現在卻這樣看我?哪怕別是這樣的陌生也好啊。

    心中一片苦澀……這都是他自找的不是麼?若不是他自己的愚蠢,現在這個女子就應該是在自己的懷中,他們會很幸福的,而非這般陌生的讓他心痛!

    目光中的痛苦夙泱梵看不懂,也不會去思索,只是最先打破兩人之間這種安靜的氣氛的是夙泱梵,她微微的頷首算是打個招呼,這種表面上的禮節還是要的,淡淡道:“世子真早。”

    聲音是如他記憶之中那樣的清冷,幾乎讓他把持不住,張了張口,把一句“是爲了能夠早點見到你”給嚥了回去,差點忘了在這個時候,他們之間還沒有任何的交情,這話是不能說的,所以他只能壓制住心底快要爆發的情感,溫柔回道:“是啊,見過三公主。”他多想叫她泱梵啊,可是他現在不能……也只能壓抑下去,直到他重新獲得她的認可。

    夙泱梵的看似容易親近哪怕感受得到那種淡漠也會讓人覺得想要親近,但御魆讋很清楚,她的規劃裏面一直有一條界限劃分。沒有她的允許誰也別想越過那道界限。

    那是天與地的差別,一如雲與泥。

    而現在,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

    他還記得,在上一世的時候,她爲他修建了一座賞雪樓,那裏真的很漂亮,他看過的,當初就覺得有些心亂,只留下了一句勞民傷財便離去了,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那種心臟快要跳出來的雀躍感是爲什麼。那座賞雪樓直到後來他成爲了帝王才知道,那是夙泱梵親自動用了皇族的天賦力量修建的。

    皇族的天賦力量,每一次動用都會對身體產生巨大的傷害,而夙泱梵爲了他就這麼做了。這讓他想起了在後來他不止一次想象過他們在冬日裏一起看雪的情況,那一定很好。可是……她不在了……已經不在了……就連那座閣樓也在她死去的那一日隨着一場大火化爲灰燼了……他什麼也沒能留住。

    那些想法也只能心痛的奢望……直到他漸漸被絕望吞沒。

    好不容易可以有這樣重來的機會,他怎麼可以放棄?哪怕要付出再大的代價他也再所不惜!因爲這就是他應得的報應!

    他那被衣袖掩蓋的雙手緊握,看着那轉身離去的身影,曾經的惡夢又一次涌上腦海!

    滿手的鮮血,冰涼的身體,那之後的十年來一次又一次在夢中漸行漸遠,再也抓不住的身影……那清冷淡漠的聲音唯獨對他露出的溫柔,一次又一次變成徹底的冷漠;所有一切都化爲泡影,連回憶都

    不再存在。

    不要!他不要這樣!求求你不要離開!他知道錯了,所以不要離開!

    於是,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開口叫出了那個他曾經喚過的名字:“別走……泱梵……”

    猛得停下了腳步,心中震驚不已,夙泱梵面色如常的轉過頭來,淡漠的雙眼盯着少年那張她熟悉又陌生的稚嫩的臉……這個名字這個時候的他絕對不可能會知道!要知道,皇室的子女只有在他們存活到了十歲的時候纔會公佈出來並賜於封號。現在的夙泱梵還不滿六歲,知道她名字的皇室中人不過五人之內,而那些人之中絕對是不包括這個少年的!

    這是怎麼回事?

    仔細的看着少年的雙眼,其中並沒有屬於少年時期應有的色彩,反而有一種她很熟悉的神色波動……她看了十年的……屬於上一世的那個人的眼神!

    在經歷了震驚之後,夙泱梵垂下眼簾,脣角扯出一抹不知是苦澀還是嘲諷的微笑,沒有想到她再一次重生之後,這個在上輩子與她糾纏了二十多年的男人竟然也回來了,他在上一世是什麼時候死的呢?恐怕是在她死後活得很快樂,長命百歲了吧?

    那麼,他現在是想要做什麼呢?可惜無論他還是怎樣的不甘心,怨恨,既然都已經重新來過了,她就不會再和他有任何的瓜葛了,她已經不欠他了,在上一世的時候,她已經用自己的一顆心和一條命還完了她的債和罪孽。

    無論他想要做什麼,都與她不再有任何關係不是麼?

    上一世啊她還記得那冰涼的長劍與匕首刺入胸膛和心臟的感覺,那種刺痛感啊就像是在諷刺她的感情,嘲笑她的愚蠢罷了……現在的她,已經看開了,放下了執念,至於以後會怎樣?那關她何事?

    所以,沒有必要多做糾纏不是麼?

    只是沒想到他也是這般的“回來了”。

    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呢?他們之間的一切恩恩怨怨都在上一世便結束了,所以在這一世就不應該再有任何的糾纏交集,相逢也不過只是路人!

    夙泱梵只是擡起頭,斂去眼中的光芒,看着這個只是身體幼稚卻靈魂爲成人的少年,目光之中一片淡漠,清冷的語調是前所未有的冰冷,拒人於千里之外:“世子殿下,孤不知你是從何處得知孤的名字,但是請世子謹記規矩,孤的名諱不是你所能喚的!”上一世的時候,哪怕她再怎麼要求威逼利誘軟言相勸,他都是叫她混蛋賤女人之類的,最多心情好的時候叫她夙泱梵,如今竟然叫她泱梵?這樣的親暱可是她難以消受得起的!

    不去思考爲什麼御魆讋會這樣對他,就算是御魆讋是因爲恨着他想要再一次的報復她也無所謂了,她已經在上一世用她的命還了欠他的,上一世她對不起的人有很多,但唯獨最對的起的就是御魆讋,所以那麼這一世他們之間便是什麼都沒有,況且……

    шшш•Tтkǎ n•℃ O

    很快,他們就不會再次遇見了,再也沒有任何可能發生什麼了!

    這是夙泱梵的想法,也是她所堅信的一件事情,可惜,正是所謂的世事無常,在後來所發生的那件事情完全打破了她的設想,一退再退,最後無可奈何。

    而現在,夙泱梵看着少年的眼中,一片清冷淡漠,什麼感情也沒有。

    “不”御魆讋看着神色冰冷的她,只覺得心臟像是被生生的挖取一塊一般的疼痛……她怎麼能這樣對他?怎麼可以這樣看他?這種冰冷淡漠無情的眼神他不要!上一世的她看着他的眼神雖說是清冷的,但是那其中還是有那獨一無二的溫柔與情誼的啊!

    恍惚之間,他的眼前浮現出的,是在一片桃花林中,那個站在一片粉色桃花之下的清雅女子,清冷的目光再看到他的那一剎那,慢慢的破開冰冷,溫柔的目光在那一刻美麗的不可方物,讓他的心臟在那一刻停止了一拍。

    那種溫柔是獨屬於他的可是爲什麼?重來一世,他們之間竟然會是這樣的情況?

    雪花紛紛之下,十歲的少年看着目光清冷淡漠的女孩,露出一抹苦澀痛苦的笑容。

    明明那些溫柔還彷彿是在昨天,可如今,他們之間卻是恍若隔世。

    可是造成這種情況的是他自己不是麼?

    伸出手,御魆讋想要觸碰那一抹清冷淡漠的緋色,那讓他心痛了十年的身影,喃喃着:“泱梵,泱梵!”

    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他到底應該怎樣做?

    如果有神明的話,可不可以教教他?

    再這樣下去,他會瘋的。

    微皺了皺眉,向後退了一步,避開了御魆讋伸過來的手,淡淡道:“還請世子殿下注意,以免失了規矩。”之後便不準備再和他說些什麼,轉身就要離開,卻不料狐裘忽然被拉住,腳下一個不穩便向後跌去,剛想要使用一點武功穩住身體卻落入了一個不寬闊卻有些微暖的懷抱之中。

    少年那乾淨的有些熟悉的氣息闖入鼻尖。

    御魆讋?

    正想要從少年的懷中掙扎出來,卻莫名的發覺少年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着。

    “你”夙泱梵怔住了,少年的頭埋在她的脖頸邊,摟住她的雙手不知爲何在顫抖着,還有些用力,勒的她的腰有些難受,但是,只聽見少年輕顫的聲音低聲的說着什麼:“不要離開求求你不要離開我已經痛了十年……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御魆讋緊緊的抱着這個小小的身體,那清冷淡雅的冰檀香味還是一如既往的熟悉,上一世在她死後,失去了那清冷悠遠的味道,在他感覺到他的真實的心思的時候他就知道他一定會瘋掉的,也只有點燃那冰檀香,聞着那清冷淡雅的香味他纔會稍稍的平靜下來,欺騙自己她還在自己的身邊。

    可是,就算再怎麼幻想欺騙也改變不了她已經死去的事實,當那獨一無二的冰檀香燃燒殆盡之後,他再也感覺不到她的氣息,每一次在他們共同生活過的地方,看着那冰冷空曠的地方,他的心也空了,感覺不到她的氣息真的好痛真的好痛。

    痛入骨髓,刻骨的傷痕,是否曾經的自己那樣對待她的時候她是不是也是這樣的痛?

    所以,感受着懷中那小小的身體,那微涼的體溫,至少他能夠感覺得到懷中的人是活着的,不是虛幻的,他不想要放手,上一世的他已經錯了,他不想要重複上一世的錯誤,所以,求求你不要離開,無論要發付出怎樣的代價也無所謂啊。

    他要告訴他她的心意,他要訴說他對她的愛意,和自己的後悔,他不要再放開她的手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