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60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60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字體大小: A+
     

    還是因爲規矩讓御魆讋不得不退了下去,在那之前他還是深深的向那抹白色的身影所在之處望了一眼,那眼底所隱藏的盡是癡癡的愛戀和無盡的痛苦。

    可惜的是,正被御濯煩得有些無奈的夙泱梵根本就沒有注意到。

    “我說你究竟還要鬧的什麼時候?”夙泱梵低聲地說,很不客氣的用筷子敲了手有點不老實的人。

    “小泱梵。”怨念啊……御濯沒敢再繼續了,他怕被揍。

    “罷了,你就在這裏繼續吧,我回去了。”實在是沒有什麼興致的夙泱梵確定這裏真的很無聊,當下就決定還是退場算了。示意戧翛抱起她,便從座位後面的小通道退場了,其實有現在很多小孩早已悄悄離開,所以她現在這樣做也沒有什麼不妥。

    御濯咬着袖子,怨念得看着離開的夙泱梵的背影,他不能走,且不說他的母妃還在這裏,就憑這他是二皇子的身份就不能走,不然的話……他斜斜得向上面看了一眼,他家的太子哥哥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嘖,不就是因爲所有的皇子皇女之中除了太子就剩下他是最大的,而且他的母妃也是除了皇后之外分位最高的。

    他就算想溜都是不可能的好麼!

    已經換好衣服重新回到座位的御魆讋繼續向那個身影所在的方向望去,卻發現那裏已經沒有任何的人了,當下心底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泛起,有些苦澀……還是沒有和她說上一句話,哪怕是一個眼神的交流也不曾有。

    他明明記得在上一世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啊,難道說,重來一次有什麼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改變了麼?難道說,這一次,夙泱梵與他將不會有任何的交集麼?

    不要!不要!他不要!

    強迫自己靜下心來,御魆讋仔細的想着還有什麼機會可以遇上夙泱梵很快靈光一閃,明日是正月初一,新年的第一天皇帝會找他的父王進宮去參加皇室的家宴,而他也會進宮去的,家宴上,他就可以和夙泱梵正大光明的相交了!

    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他一定不能放過!

    這個時候的御魆讋已經忘記了,他和夙泱梵是血親的事情,事實上在上一世當他意識到了自己其實是愛着夙泱梵的時候他就已經把血緣上的枷鎖給掙開了。

    如果說是爲了夙泱梵的話,什麼都無所謂!

    而這個時候回到了瀟雨殿的夙泱梵和戧翛已經來到了暗室之中,暗室的地面上鋪滿了一片白色的瓷瓶,堆得像小山一樣高,這些是夙泱梵做出來的藥物,有着很奇特的用處。暗室的中央放着一鼎像是煉丹爐的爐子,從上面散發出一種灼熱的溫度。

    走進,夙泱梵的手上泛起一層紅光將那滾燙的爐蓋揭開了,一股熱氣沖天而起,卻又被一層看不見的力量給阻擋住了,一縷紅光探入其中,帶出來了一些東西,落在夙泱梵的手中,紅光散去,那是十三枚顏色各異的戒指。

    隨手拿起一玫紅色的戒指,夙泱梵意念一動,暗室中的瓷瓶都消失了,再一動,又重新出現了,淡漠的瞳孔中浮現出滿意的神色:“完成了,空間戒指。”不枉費她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成果不錯。

    又將那些瓷瓶收入戒指,順手將赤紅的戒指帶入右手的無名指,戒指自動變成適合她的大小,從戒指中又取了一枚暗藍色的戒指給了戧翛,同樣的也戴在了他的無名指上。

    看着手指上的戒指,戧翛的心中再次泛起那種奇怪的感覺,很甜蜜又很恐慌,他知道這東西是多麼珍貴的東西,就像是那柄名爲

    審判的短刀一樣,就這樣被隨意的給了自己……梵,可不可以請你不要對戧翛這樣好?他不知道他心中的這種感情會變成怎麼樣的。

    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啊有誰能告訴他?

    夙泱梵完全沒有發現抱着她的少年心中的翻涌,只是低垂着眼思索了一下,便擡起頭對戧翛說道:“去準備一下,我們要離開這個皇宮了……明日,三公主因受寒重病不治身亡。”

    戧翛的身體猛地一震,他有些驚訝,雖說早已知道他們會離開這裏,但是沒有料到會這樣的早不過看着懷中的人,戧翛的脣角微微的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只要在她身邊,無論去哪裏都可以。

    “是。”時間有點緊,不過這個準備他們很久就開始做了,所以還不算麻煩。

    之後就回了寢殿,休息去了,戧翛也祕密的出了宮去找邱過安排一切的事宜了。

    所有的一切就等着明日的開始了。

    這一晚,有些人睡得很好,比如說完全沒有什麼思考糾結的夙泱梵,比如說累的快死的御濯回寢殿後倒頭就睡死了;當然也有完全沒有睡好的,比如說一個人看着窗外的夜空的御魆讋,滿腦子都是一個身影,心中忐忑不已,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睡意。

    明天,會是怎樣的呢?

    “我說過不要來煩我!”大聲地呵斥着,順着心意將案几上的東西一股腦的掃落地面,硯臺什麼的被摔的支離破碎。就像是打破了什麼禁忌。

    門外的侍者噤如寒蟬,諾諾的應了便硬着頭皮帶着一些雜碎的物品退開了。

    似乎是覺得哪裏不夠,他又在桌邊摸索着什麼,直到在一個小小的暗格裏面摸出了一個更小的紫檀木的盒子。

    眼睛一亮,急急忙忙的打開盒子,直到看見裏面是空空如也的時候,那眼中的光亮一瞬間就熄滅了。

    什麼也沒有了,連一點殘渣也沒有。只有那清冷悠遠的香味還留有一絲餘味。

    但終究是沒有了。

    他連最後一個可以回憶觸摸的東西都沒有了!

    癡癡地抱着這個小小的盒子,笑得像是個傻子,然後就有眼淚從眼角滑落,怎麼也止不住……這就是懲罰麼,懲罰他的愚蠢。

    明明在那個時候他只要表現出一點點的遲疑就可以和她一起生活的很幸福。絕對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只能守着一個空空如也的小東西來聊以慰藉。哪怕成爲了帝王又能怎樣?沒有了她,還有什麼可言?

    “你是不是在恨我?”他喃喃着,不然的話爲什麼連靈魂都沒有留下來?

    他特意去找了能夠招魂的術士,卻被告知那個靈魂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

    不在這個世界了,是魂飛魄散了還是已經輪迴了?竟然已經不願意在看着他麼!

    我錯了,真的錯了。

    夙泱梵,可以的話,求你告訴我在哪裏纔可以找到你的靈魂?

    直到後來他死去了,卻不想一覺醒來回到了曾經的曾經。

    他想要補救,哪怕要用他的命。

    天還是如約的亮了,一切就要開始了。

    夙泱梵起了一個早,儘管她平日裏也起得很早,戧翛還未回來,她也並不擔心,只是一個人梳洗好了,散着頭髮,看着這一頭長髮,眼中有什麼一閃而過。

    裹了一件紅色的狐裘,便出門了。

    一想起今天她爲了要生病不得不出門去自己做個理由就覺得無奈,純粹就是自己找罪受。

    獨自一

    人來到御花園,看着被白雪裝點的地方,微微的眯了眯眼……這種顏色有些純粹了,她喜歡的純粹的東西,不過……有些東西哪怕是用盡了一切都無法得到,就像上一世的自己,猶記得爲了有一日能夠和御魆讋一起看看這冬日的雪景她特意修建的一座賞雪亭,可惜,那裏最後似乎是在她死去的時候被一把火給燒燬了。

    搖了搖頭,現在想這些做什麼?

    不過只是過去的罷了,現在,一切都已經不同了。

    她要離開了,她與那個人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

    緊了緊狐裘,莫名的覺得有些冷,有些想念那個一直抱着自己的懷抱的體溫了……驀然的驚了一下,眨了眨眼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這種感覺?

    要不要把這種感覺給抹消?眼底一片暗色。

    半晌,輕輕的嗤笑一生聲……沒必要拒絕不是麼?其實這是自己做出的選擇和決定,既然這樣做了,那麼就又要接受這樣做所帶的一切後果,就讓她看看吧……伸出手,接住了一片落下來的雪花,輕輕一握,散開,細細的顆粒落下……究竟那個少年會讓她做的什麼地步。

    可惜,夙泱梵所不知道的就是正是因爲她的這個決定讓她後來對着那個少年長大的男人一步又一步的退讓,最後不得不妥協。

    當御魆讋來到御花園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

    清雅的女孩向上望着天空,如墨色的長髮沒有任何拘束的隨意的在空中散出一片美麗的弧度,一雙小小的手接着雪花,紅色的狐裘映襯下的小臉,那脣角一抹清雅微暖的淺淺的笑容更是讓她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柔和了起來。

    真的很美。

    不由的看癡了,向前走了一步,發出細微的聲響,驚醒了那小小的身影。

    回過頭來的夙泱梵,臉上已經沒有了那一抹讓御魆讋心動的笑容,她看着御魆讋,目光之中一片清冷淡漠,那曾經的愛戀和感情都隨着上一世刺入心臟的一刀徹底的消失了,現在看見這個少年的時候,心底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平靜的就像一潭死水,無波無瀾。

    被這樣的目光看的心臟刺痛了一下的御魆讋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爲什麼會是這樣的眼神?什麼都沒有心臟真的好痛爲什麼呢。

    能不能求求你不要這樣看着我,能不能有些別感情?哪怕是疑惑都行,就是不要用這種什麼都無所謂什麼都沒有的眼神看着我……真的,心好痛。

    夙泱梵沒有注意御魆讋的情況,現在她已經沒有任何的興趣和這個少年有什麼瓜葛了,他們之間在上一世就已經結束了,現在他們呵呵。

    不過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罷了。

    你在思考什麼?

    那個女人懶懶散散的縮在沙發的一角,眯着眼睛喝着果汁。

    隨便開了一個娛樂頻道,對着那些沒什麼技術含量的節目看得津津有味,一邊找個時間斜了她一眼:“我覺得你就不應該放過那個小子。別告訴我你看上他了。”

    她頭也不回的給那個女人砸了一個橙子過去:“閉上你的嘴。什麼事情到了你嘴裏就不剩下什麼好話了。那個小子我覺得以後可以和他合作……莫欺少年窮。”

    “嘖,你就口是心非吧。我只能再告訴你,別動心。我們給不起那玩兒意。”

    “我知道,不用勞煩你來替我操心。”也只有這個女人會這樣說她。

    所以,我已經下定了決心,這一世,心如止水定。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