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57章 夢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57章 夢魘字體大小: A+
     

    又是這一間寬大宏偉的宮殿。

    四周只有六盞燭火忽明忽現的躍動着,空氣中瀰漫着一股極淡的冰檀香,清冷悠遠就像是那個人的氣息,讓他的心臟不由得跳動起來。

    可是爲什麼他的手中傳來了溫涼的液體的觸感?那刺鼻的血腥味讓他的臉色驟然變了,懷中那逐漸冰涼的身體讓他的臉色越發的白了,身體微微的顫抖着。

    忍住心底的恐懼和刺痛,向下看去,映入眼簾的,是一朵冰冷聖潔卻又帶着血腥的紅蓮紋,就像是一個魔咒一樣死死的纏繞住他的靈魂,使他難以呼吸,視線再往下,是一張清雅的失了血色的蒼白的容顏。

    他的手中握着一柄長劍刺穿了她的左胸,左手拿着一柄匕首刺入了她說是在右邊的心臟!

    她死了,死在他的懷裏……

    被他殺死的恐懼涌上心頭!

    他不要她死!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死啊!”慘叫一聲,少年猛地從牀上坐起來,幾滴冷汗從蒼白稚嫩的小臉上滑落,深色悲哀驚恐。

    十歲的少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雙手,上面似乎還殘留那溫涼的液體劃過的感覺,不由的顫抖起來,雙手抱頭,滿臉的痛苦:“不要……求求你不要死泱梵泱梵”淚水止不住的滑落,在被單上暈出一圈水漬。

    “夙泱梵”這個名字就像是一個魔咒一樣緊緊地束縛着他的靈魂,令他痛徹心扉。

    叩叩叩!

    傳來敲門聲,侍女輕柔的嗓音響起:“世子殿下可是醒了?王爺說他在前廳等候世子。”

    恍然間纔想起來,今日是他隨他父王去皇都的日子,而皇都那裏……腦海中閃現過一張清雅淡漠的臉,少年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淺笑……皇都那裏,有她。

    起身穿戴好衣物,看着淨重的自己那不過是十歲的很是稚嫩的臉,少年伸手撫上自己的臉,沒有想到自己死後居然會重生回到自己十歲的時候。

    這算是上蒼給他御魆讋一個後悔補償的機會麼?

    “夙泱梵泱梵,這次,換我來追你如何?你會等着我的吧?”十歲的御魆讋笑的苦澀,腦海中還反覆的浮現出上一世她死在他懷中的那時的畫面,讓他每每在午夜夢迴的時候心痛了一次又一次。

    他就是個混蛋,是個傻子,看不清楚自己的心,所以在上一世的時候在沒有她的日子裏日日後悔,夜夜心碎。

    而這一次,他不想要重複上一世的愚蠢,所以,他要去彌補他的過錯,不會再放開那個人的手了。

    一個時辰後,御魆讋裹緊了大衣,隨着他的父王御戰踏上了前往皇都的路程,馬車外。是一片銀白的雪,很白,也很冷,卻也很美,就像她一樣……

    御魆讋單獨坐在一輛馬車中,在一張小桌上鋪開一張宣紙,執筆慢慢的勾勒出記憶之中的容顏,他畫得很細緻,一筆一劃之間盡是他的思念與懷念,思念着那個深深印刻在他靈魂中的人。

    車廂內淺淡的暖香繚繞,御魆讋提筆用硃砂勾勒完那朵紅蓮紋,放下筆,吹了吹墨跡未乾的畫,看着畫中那清雅淡漠的女子,他笑的苦澀卻又欣喜,十歲的臉上有的是止不住的痛苦:“泱梵……泱梵。”

    至今爲止他都還記得,那個女子從一開始的那份奇怪的感覺,就像是在做出了什麼決定。而結果就是看他的選擇。

    畢竟是一起生活了那麼久,這個時候想起來只讓他覺得脊背發涼。那個時候,如果他有表現出一點的不忍或者動搖,只怕她一定會用盡一切方法將他留下來……哪怕是被她禁錮也好啊,至少他們能一輩子糾纏在一起。

    但是,那個時候他是被豬油懵了心。

    所以,她放棄了他,選擇了成全他。

    你想要什麼?

    想要你死。可那不是他的本意!

    你究竟有沒有愛過我?哪怕只有一點。那心裏的悸動不是作假,可他爲了那份沒什麼實際意義的東西生生的壓制了。

    事到如今你還要對我耍什麼手段?說不清楚當時的感覺,但話一出口就已經後悔了。

    直到那匕首刺入的柔軟以及血液流淌的溫熱溼潤。

    他知道,有什麼崩塌了,有什麼再也追不回來了,連後悔都沒有機會了。

    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他從來就沒有好好的想過。沒有愛哪裏來的恨?

    他是愛她的,愛到了骨髓,他是恨她的,恨她的無情,就這樣放棄了他!爲什麼不堅持,說不定,說不定呵呵說不定什麼呢?他明白的不是麼?

    會變成這樣,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啊。沒有人可以完全無視收到的傷害。她只是被他傷害的夠多了,到了極限,所以累了。

    放棄了。

    他知道的,她就是那樣一個人,認定你的時候可以對你無條件的好,一旦決定了放棄,那麼無論做什麼都不能使她回心轉意。

    明明,他們是相愛的啊。

    他記得她的樣子,每個時刻,他見證了她的成長。

    她不是那種美得傾國傾城的女子,或許在皇室裏面是屬於那種外貌並不出衆的。可是,那種清冷淡漠的氣質,讓他又愛又恨,出塵非凡。只要你注意到了,那就絕對無法移開視線。只能被吸引。

    他記得,那一年是他第一次在那個大殿中看見已經成爲女帝的她。

    那雖然稚嫩的面容,在那一刻有着一種難以言喻的威嚴與禁慾的清冷淡漠,他不知道那個時候從靈魂一直到身體的那種躁動代表了什麼,他只是在震驚自己居然會被吸引了!而且無法移開視線。

    那夜,他第一次沒有拒絕她。

    他還記得,那個時候,正是情濃的時刻,她的眼中依舊壓抑着一種他看不明白的感情。他想問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原本她會陪着他直到天亮,哪怕他不允許他們同榻。但那一次不一樣,她只是默默地將自己梳洗好,淡淡的一句話讓他莫名的覺得整個人都涼了:“或許,是我錯了。”

    自那以後,她就很少出現在他的面前。

    或許從那個時候她就已經開始累了,不僅是因爲他還有前朝那些污七糟八的事情……他後來登上了皇位才知道,她在那個時候究竟是頂着怎麼樣的壓力。

    就算是他的皇位,其實也是她早就寫好的傳位詔書,她給他的。名正言順。

    看啊,她什麼都爲他想到了。

    他又爲她做過什麼呢?只是在不停地傷害她罷了。

    無數次,從夢中驚醒,以爲她還在身邊。可那冰冷的空蕩蕩的身邊,連最後一縷清冷的香味都沒能留住。

    他後悔了,永遠的夢魘。

    無情無盡的血色將這個世界鋪滿。

    直到絕望將他徹底吞沒。

    從把《六合術》交給戧翛後也過了好幾個月,平日裏御濯會來找夙泱梵或者是帶着她出去逛逛,所以整個皇宮都知道了二皇子最寶貝的就是他的妹妹三公主了,皇室的子女,名諱在十歲以前都是不被任何人知曉的,不能公佈的。

    而御濯的那副樣子簡直就是體現了一句話“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裏怕摔了。”的最好表現,各種無理的寵溺。

    這種做法簡直就是驚呆了一羣人,嚇掉了無數的眼珠子。這還是那個有點呆的二皇子麼?這張嘴巴是不是吃了什麼逆天的寶物了!

    誰若是敢動一下三公主,無論是哪個方面的,二皇子就會用各種罵人不帶髒字的方式回敬對方,那言語中的意思簡直就叫人想要直接去自掛東南枝。

    簡直是醉了,各種的語言藝術。就連一直跟着御濯的暗衛都覺得有點驚奇,自家的主子這是得在屋裏關多少小黑屋啃多少本書才能夠練出來的?那些話簡直是引經據典。

    隨後,皇宮中的人都知道了,平日裏和和氣氣笑得漂漂亮亮的二皇子一旦遇上與三公主有關的事情就會暴走,變得毒舌無比。逮着誰就噴誰。他們還沒辦法去下黑手,人家的媽那身份也是槓槓的!而且他本人還是深得皇上的喜愛。

    這種保障更是爲他填了一種有恃無恐的屏障……別會錯意,這個絕對不是貶義。

    不過就算外界傳得再怎麼強大護短的二皇子御濯若是在三公主夙泱梵的面前的話。

    他真的已經不忍心再看了,身爲御濯的暗衛每次看見這主人和三公主在一起的時候那副小媳婦的樣子,真的很無奈……他都不想要去吐槽了。

    才下過一場雪的庭院被白雪裝點成一片素白,點燃了一鼎爐火與一盞四季不變的冰檀香,一張鋪上了厚厚的雪狐皮毛的軟榻上斜斜的躺着一名同樣素白衣裙裹着紅色大衣的女童,如墨似的長髮隨意的散落在上面,有些垂落在地面,清雅的小臉上是不輸給白雪的冰冷淡漠。

    在她的身邊的一張椅子上坐着一名漂亮的少年,而這個少年正一臉討好的笑,正捧着一小碟鬆軟香甜的桂花糕往軟榻上的女童那裏湊,嘴裏還在撒着嬌:“泱梵……你就吃一塊嘛……這可是我特意爲你準備的哦……你不可以傷我的心……”

    夙泱梵皺了皺眉,她承認她再度被這個聲音給噁心到了,幾個月了依舊沒有適應,斜斜的掃了少年一眼,清冷的聲音讓四周的溫度又下降了幾分:“御濯,你夠了沒有?”

    “小泱梵你討厭哥哥了麼?”眨眨眼,眼中泛起水霧,賣萌啊賣萌……

    沉默了,夙泱梵最終無奈的張嘴吃下了一塊糕點,味道還不錯。之後閉上眼睛繼續運行功法淶改造已經相比以往好了很多的經脈,一邊在心中默默的後悔,她真的拒絕不了,她居然拒絕不了?

    她是真的後悔允了這個不靠譜的傢伙在她的身邊,一天到晚這貨就來找她,真的讓她覺得很煩!而且爲毛線她拒絕不了啊?特別是這貨對着她賣萌的時候……她怎麼不知道她還有這種略奇葩的愛好?

    話說,撒嬌賣萌什麼的她沒有記錯的話,這貨應該是她名義上的哥哥吧?怎麼現在她覺得寵人的人是她自己呢?這個年紀上的問題是不是應該好好的交流一下。

    皺眉,望天,頭痛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