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56章 御濯的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56章 御濯的心字體大小: A+
     

    當歌聲停止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回過神來,但很多人的眼中都不由自主的落下了一滴淚水。

    他們自己也說不清楚是爲了什麼,只覺得有什麼是從胸口涌出來的難受與悲傷,有什麼扼住了咽喉。

    無數的感覺涌上心頭,完全分不清楚是誰的。

    此曲當真是震撼人心,天下無雙!

    沒有人發現,此時應該出場向大家致意的月竹姑娘已經消失了,那空中的舞臺上的鮫紗也被收下去了,唯一剩下的,便只有那未散去的冷香。

    這一日,華瑾軒的月竹姑娘名聲大噪。

    很多人絞盡了腦汁也無法得到有關這位頭牌歌姬的任何資料。邱過摸着他的大光頭,看着那些送禮的人的拜帖和禮物的清單,默默下巴。

    他就知道,只要那位小祖宗一開口,錢財就一定會滾滾而來啊!看看這些東西,雙眼放光,那顆大光頭不停的搖晃着:他會把夙泱梵的事情說出去那他就是白癡了,拜帖什麼的都可以忽略,就別煩着那位祖宗了,至於這些禮物……那他就毫不客氣的收下了。

    反正他們現在的那些產業和勢力的發展運行也需要不少的錢財……

    邱過抖着大光頭,笑得很奸詐,很猥瑣……那個表情簡直讓夙泱梵看了就想一巴掌糊上去。

    已經回到了皇宮瀟雨殿的夙泱梵傳了晚飯,然後命令戧翛這個還是遵守着規矩的傢伙和她一起坐下來吃。

    飯後,夙泱梵到庭院裏吸收星月的精華,用來鞏固已有的修爲,慢慢的滋潤着這個身體弱小的經脈,而戧翛就在她的身邊,靜靜的看着她的,目光之中除了她,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

    月色之下,那小小的女童閉着雙眼,神色淡漠而清冷,清雅的小臉上鍍上了一層光暈,如夢似幻。

    不知過了多久,夙泱梵才睜開眼,對着戧翛說道:“今夜開始便不用在我的身邊,給你三天個月的時間達到我的要求,三個月後隨我出宮一次。”隨後便被戧翛抱着回了寢殿,到時間該休息了,小孩子還是經不起累的。

    第二天,夙泱梵獨自去了御花園,想要取些花瓣做個可以提神醒腦,穩定精神力的香囊給戧翛。畢竟現在的戧翛還不過是個少年,精神力不穩是很正常的,而修煉《六合術》最忌諱的就是精神力不穩,她可不想害了他。

    不過。

    眼角微不可見的抽了抽,仰頭看着面前笑得燦爛的臉,那盪漾的小模樣讓夙泱梵的手有點癢……御濯你這貨爲什麼一定要來煩她?

    御濯那叫一個盪漾啊,總算是等到了他可愛的妹妹而且還沒有看見那個一直抱着他都沒有那樣抱着的妹妹的死小子,真的是心情頗好啊……想唱歌……有個姑娘叫小芳啊,長得不咋地就是讓他遇上了可愛的妹妹呀。

    那聲音還是帶着顫音的,一波三折的。

    一直默默地跟着他的暗衛簡直是每天都在咽血,都快內傷了……跟的主子是個不靠譜的貨色他也覺得亞歷山大好麼!每天都在圍觀主人犯二而不能前去吐槽的糾結感你們都清楚麼!

    看着小籃子中的花瓣和一些藥草,都已經收集得差不多了,

    剩下的會去做就好了,夙泱梵按了按有些發脹的額角,開口問道:“你究竟想要怎樣呢?”

    清冷的聲音讓御濯覺得小心肝都要酥麻了……唔!自家的妹子的聲音好好聽呀……這個就是自家妹子就是好,聲嬌體柔易推倒……

    這貨有病吧,從一開始就是在犯二,這個印象大概會跟着御濯一輩子在夙泱梵的標籤上面。這也事實證明了,第一印象是個多麼重要的東西。

    夙泱梵看着一臉抽風盪漾表情的御濯,確認了這個傢伙有病的認知,隨後掉頭就走,跟一個有病的人計較那她就是有病了。

    “等一下!”御濯看着要離去的小人,急了,拉住了夙泱梵的衣袖,嗷嗷嗷!他好不容易纔遇上這樣的機會,怎麼能夠就這樣浪費!

    “不要。”那聲音拉長還帶着顫音,那副可憐兮兮的小模樣,那樣的羞澀,那動作,毫無節操的賣萌!

    夙泱梵窘了,這夥這樣是要鬧哪樣?

    藏在暗處的御濯的暗衛默默的捂住臉:他親愛的主子喂,您這副小媳婦的嬌羞模樣讓他都覺得很丟臉好麼?就連他的同事……其他的暗衛知道的有些看見他都會默默的拍一拍他的肩膀,這種堵心的感覺簡直讓他醉了。

    “你不快樂。”御濯低低的開口,覺得心裏有些犯堵,“我不知道你經歷過什麼,也沒有資格去打聽,但是你不快樂,我……心疼。”說着蹲下,與夙泱梵平視,直直的望着她那雙淡漠的雙眼,那雙眼中的淡漠讓他更加的心疼了,這孩子……

    他收集了這個孩子從出生到現在的所有資料,但依舊找不到任何能夠告訴他爲什麼她的氣息會這麼的冰冷甚至是孤寂,那樣的淡漠究竟是經歷了什麼纔會有的,讓他心疼。

    所以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她,想要對她好,妹妹是用來疼的,他想要融化她身邊的那層冰冷。

    夙泱梵張口,想要說些什麼,卻被御濯打斷了,少年紅着眼,眼中的神色只有真摯純粹的愛憐和痛惜:“不要這樣直接拒絕我,給我一個可以靠近你,可以寵溺你的機會。”撫上想要後退的小臉那微涼的體溫讓他的心痛和疼惜更深了一份,“可以麼?只是一個機會而已,我的要求不多……只是要你不要躲我而已,我是你的哥哥啊。”

    太過純粹了,眯了眯眼,夙泱梵看得出來這些話都是出自真心的,但是那眼中的情緒真的是太過於純粹了,這樣的感情是她從未感受過的。

    這個世界,真的會有人這樣對自己麼?

    或許她可以試一試……她想要看一看……

    垂下眼簾,夙泱梵有些想笑。

    在上一世,她愛的人恨着他並且親手殺了她,而她從不曾放在心上的甚至是殺了的人在這一世居然想要對她好,想要……寵愛她?

    這算是什麼?

    不過擡眼看着少年的臉,那純粹的感情她並不討厭,所以……也沒必要拒絕不是麼?大不了以後這個人若是敢背叛她,那就殺了。她的心從來就是冰冷的,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那麼,我允你在我的身邊。”清冷的聲音這樣說着,淡漠的眼底有淺淺的光暈在轉動

    ,脣角向上勾起,淺淡的笑讓御濯的大腦瞬間停止思考。

    笑了,很傻氣的笑,御濯的心都在飛揚。

    躲在暗處的屬於御濯的暗衛再一次默默地捂臉:他敬愛的主子喂,您老要不要笑得這樣的白癡啊?形象啊形象!他已經可以預見他的主子以後和這位小公主在一起的時候,已經會智商徹底退化的。

    御濯一把抱住夙泱梵小小的身軀,嘴角咧得很開,將頭埋在夙泱梵的脖頸邊,喃喃着:“泱梵……泱梵我的妹妹。”

    若你敢背叛,我會殺了你的。夙泱梵沒有說出這句話,在這個剛被自己承認的少年的懷中動了動,感覺上還不算討厭,不過她還是比較喜歡戧翛抱着她。

    所以,在後來,御濯能夠心滿意足的抱着夙泱梵的機會是少之又少,因爲總有那麼一個礙眼得小子搶走了這個機會,而當他知道了夙泱梵比較喜歡那個小子的懷抱的事情之後,怒了,傷心了,之後就被夙泱梵給扔出去了……因爲嫌他太吵了。

    在桃花樹之下,漂亮的少年抱着清雅的女孩,笑得燦爛,身邊飄落粉色的桃花,這樣的美,是永恆的。

    這也是讓一個躲在暗處的暗衛記了一輩子的畫面。

    你這樣拼命是爲了什麼?

    身體內的氣流在四處毫無章法的亂竄,此時他正處於一種極度危險的狀態,如果一不小心就會變成一個廢人,甚至是失去生命。

    我想要追趕上的她的步伐。

    但是你也應該明白,她對你並沒有看得太重。

    我明白,但我能夠待在她的身邊已經是一種上天的恩賜了。我不想被丟下。

    值得麼?這樣比你當初還要辛苦還要艱難,就算這樣也不後悔?

    只要確定了,我就無所畏懼……只要能夠待在她的身邊,怎麼樣都好。那是一種從靈魂之中涌動的,此生只確認這一個人。

    爲她而生,爲她而死,在所不惜。

    這就是你的道路麼?

    對。

    那麼,你的力量來源於守護,你將會獲得守護的力量。如果日後有任何違背本心的作爲,你此生就只能永遠沉淪在混沌之中,不再解脫。

    無怨無悔。

    有什麼東西從身體裏面剝落,然後有什麼東西與自己的靈魂融合,直到一股說不出來的力量將身體充滿,帶着一種神聖中透着黑暗的意味。

    他知道,他已經突破了。

    那是在拿自己的靈魂與命在賭。

    他知道那個叫做御濯的少年和夙泱梵說過什麼,他能夠感知得到那份感情是真的,雖說沒有他這般的純粹,但已經是極其不易的。

    那份守護的心,他知道。

    但這並不代表他願意讓其他人來與他搶奪那份在夙泱梵心中的不同。

    那隻能是他的。

    哪怕他現在只是一個暗衛。

    總有一天,他會堂堂正正的站在她的身邊,宣告自己的地位……恍恍惚惚之中,有什麼聲音在他的腦海之中宣告。

    他不是很懂,但他知道那是很重要的,所以他記下來了。

    他是戧翛。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