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53章 你,我要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53章 你,我要了字體大小: A+
     

    爲了不想要在遇到剛纔御濯那種讓她頭疼的存在的一個大麻煩,夙泱梵目不斜視,忽略自己的聽覺用近乎是小跑的速度來到了目的地。當然她也沒忘記好好的隱藏自己本身擁有的實力,太過出彩,在這個皇宮裏面那是活不久的。

    她還不想作死,雖說沒誰要得了她的命,但也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看着眼前這個挑選的地方,是很偏僻的一處宮殿,連個名字都沒有。四周的佈置在皇宮裏來說算得上是荒涼了,不過到底也比尋常人家要精妙豪華不少。沒有人知道就是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地方會是皇家子女挑選暗衛的地方。

    應該說什麼,不愧是皇室麼,新研究是忒多。

    拿出一塊證明身份的鳳凰玉牌出示給守門的太監,守門太監有些驚訝夙泱梵竟然會是一個人來的,不過還是很有職業道德的打開門,他知道在這裏想要安穩的活下去,那就要把自己變成聾子,瞎子……恭敬地說道:“回稟三公主,人都已到此,請。”

    夙泱梵點點頭,便踏進這間有些昏暗的地方。

    這裏有十幾個黑色的身影無聲無息的站在大點中央,如果說沒有看見他們的身影的話沒有人會認爲這裏有人,空氣中的氣息有些低沉壓抑。若說是夙泱梵真的是個五歲的孩童指不定就該哭起來了,奈何很久以前她就是生活在比這個還要壓抑恐怖的地方。

    這麼點東西,那還真的是不夠看。

    可是,依舊不喜歡這種感覺,哪怕她的靈魂已經被鮮血染紅浸黑也依舊不喜歡。所以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大殿的香爐中點了一塊經過她稍稍改進過的冰檀香,儘管比不上那個時候的完成品,還算不算半成品的清冷悠遠的味道讓她有些疼的頭舒服了一些,舒展了微微皺起的眉頭。

    話說,就算是將香料進行改動也不能改得太明顯了。這種香料還是比記憶中的那種冰檀香的味道差得遠了,還是不行啊,至少現在是不允許在這皇宮中用的,因爲那種完美的冰檀香還有一種會讓使人瘋狂的作用……穩固人的精神力,簡直就是習武之人的祕寶!

    嘖,你以爲第一輩子的那些東西是破爛貨麼,就算是自己當初爲了能夠完成這些東西都是和莫雨笙那個女人一起花費了大量的心血。

    在這個世界,而且還是這個年紀。爲了不遇上麻煩,夙泱梵覺得她還是委屈自己再忍耐一段時間畢竟好……小不忍則亂大謀。

    小小的身影在十幾雙沒有感情波動的眼睛的注視之下走到了大殿上方唯一的一張椅子旁,坐了上去,動作很隨性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從古裏面透出一股與生俱來的尊貴與慵懶,那是從骨子裏面沉浸下來的。

    環視了這十幾人,夙泱梵才懶懶的開口:“孤是這個國家的三公主,夙泱梵。也會是你們其中之一的主子,你們對於皇家的忠心孤很清楚,但孤要的不是這種忠心。”接下去的話沒有說,但是那一場清冷的聲音還是讓這些收斂了情感的暗衛們都微微的吃了一驚。

    這種聲音也是會一個不過五歲的女童所能夠擁有的麼?而且,就憑藉着這一身的氣質,就與他們之前所見過的那兩個皇子好的太多了,或者說那是根本不能與之比擬的。

    此子不凡……但,也僅僅是一瞬間的感覺罷了,她與他們若是沒有主從關係的話,那以後就不再有任何交集。

    他們註定了不能有羈絆。

    夙泱梵懶散的靠在椅背上,右手撐着額角,就像是她上一世做女帝的樣子,明明是那樣的隨意卻散發出一種強大的氣勢,她用左手指着最左邊的暗衛說道:“從你開始,一

    個一個的到孤的面前來。”

    夙泱梵已經忘記了戧翛小時候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模樣,所以只能一個一個的看着確認,那雙眼睛和臉部的輪廓還是很有特點的……難得被她記上了心的人,自然是不會忘記的。

    暗衛之一來到夙泱梵的面前,單膝跪地,仰頭看着這個不過是五歲的女童,那平靜的眼睛在對上了那一雙看似稚嫩實質卻是比他們暗衛還要毫無感情,無波無瀾的眼,已經被訓練的近乎無情的心臟在那一瞬漏跳了一拍。

    那雙眼睛裏面竟然是毫無感情的!

    透過那雙瞳孔他什麼也看不見,只有一片虛無,帶着無盡的黑暗與荒蕪。

    莫名的感覺到胸口有些不自然的疼痛的抽動,這是不對的,不應該的。

    可是他並沒有反應過來,有什麼在無聲之中悄悄的生根了,卻根本無法發芽,只能漸漸的腐爛在靈魂深處。

    隨後下一個,同樣被驚詫到了……這樣的神情,這樣的一個不過五歲稚齡的女童怎麼可能擁有!那裏面所隱藏的連他們都只能感覺到一絲就足夠震驚了。

    夙泱梵自然看得出他們眼底那絲細微的波動,也明白那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但是對她來說無論怎樣都是無所謂的,她的心本就是冰冷的,感情於她而言那就是奢侈品,可以有卻不是必要。

    況且她也沒有什麼必要去改變,現在這種狀況在她看來就是最好的。

    那是她夙泱梵骨子裏的淡漠,無情也無心,多情也多心。

    已經看過了八人,都不是她要的那個,到了第九個的時候,明顯還是在這些暗衛之中算得上是矮小瘦弱的身影出現在夙泱梵的面前,有些熟悉的氣息讓她的眉頭微不可見的輕挑了一下。

    看着那張還是很稚嫩的臉,也不過時十三四歲的勉強算是少年的孩子,在對上那雙眼的時候,第一次的,在這些暗衛面前懶散的勾起了脣角。

    這一笑的風華應該怎麼去形容呢?

    如同是蓮花初綻,隱月忽現,清雅的臉上彷彿都泛起了一層柔和的光彩,那光彩很美,清冷優雅的美,硬生生的讓人將她還是很稚嫩的臉給忽視了,只留下了那粲然的光彩。

    這一瞬的風華,不過煙花,轉瞬即逝,但是,這一瞬間都在這裏的十幾人的心中留下了一抹痕跡。

    漆黑的瞳孔中泛起了一絲漣漪,夙泱梵俯下身,用手擡起少年的臉,那清冷的聲音和那雙淡漠的眼就這樣以一種不容拒絕也無法拒絕的姿態闖入了他的靈魂,從此化作鎖鏈將他牢牢的束縛,再也無法掙脫:“找到了。你,我要了。”

    長髮滑落在少年的臉上,絲絲涼涼的,隨後一個小小的軟軟的身體就落在了少年的懷裏,耳邊清冷的聲音和懷中微冷的體溫讓少年的心臟都在顫抖:“你的本名是什麼?”

    “戧翛。”這個不應該是他所說的,但他無法剋制,就像是有什麼在破土而出,有什麼開始在心底生長。

    “以後就叫這個名字,你們暗衛的代號我不喜歡。”夙泱梵伸手摟住戧翛的脖子,頭靠在他的懷裏,眯了眯眼……這個感覺剛剛好,“我累了,帶我回瀟雨殿。”

    下意識抱緊了懷中的人,心中似乎被什麼陌生的情感給填滿了,腦海之中忽然閃過一些畫面,看不真切就消失無蹤。

    他只感覺到了,在懷中的將是他一生的珍寶,戧翛只知道自己是絕對不能放手的,死也不能!哪怕要和整個世界爲敵。

    然後就帶着已經半睡過去的夙泱梵回到了她的住所瀟雨殿。

    他所沒有注意到的,是在他們走後,剩下

    來的暗衛們,臉上那神情……帶着一種不可置信,以及微妙的羨慕……他或許知道,但已經無所謂了。

    看着牀上並不是絕色的小臉,不能算很漂亮,應該說是清雅。很少有孩子能夠有這種感覺,矛盾的感覺,但是莫名的有些淡漠清冷的感覺真的讓注意到了的人完全移不開視線。

    這樣的夙泱梵給他帶來的不知道是什麼的情感他不清楚,他只是知道,他的直覺在告訴他,自己的一切包括他的靈魂都在那一刻全數刻上了這個人的印記。

    在她看着他說出那一句不容拒絕的:“你,我要了。”的那一刻起。

    或者在更早的時候。他隱約的感覺到了,從夙泱梵的身上,傳來的味道,就是那不久之前似乎與誰擦肩而過時嗅到的帶着兵戈殺伐的淺香……或許是宿命,他無怨無悔,慶幸着。

    執起夙泱梵留在牀邊的衣襬,單膝跪地,虔誠得近乎是在膜拜的吻上去,已經看得出一些棱角的臉上掛着一縷淺的幾乎看不出來的笑容:“吾主,戧翛將會是您生生世世的奴僕。”

    隨後專注的看着那張清雅的稚嫩的睡顏,久久,直到隱去了身影。

    此時,夙泱梵被劉海遮掩住得額頭上,一縷紅痕就這樣張揚的浮現出來。

    還在上一世的時候,夙泱梵不過是隨意要了一個眼神讓她覺得不錯的暗衛,卻不想在那個時候的戧翛就這樣將她刻入了靈魂。

    那個時候的戧翛幾乎是生活在崩潰的邊緣,夙泱梵的出現讓他得到了解脫。

    沒有人知道人在絕望的時候看見一絲希望的時候那種感覺,就像是溺水的人拉扯到了一根稻草,那就是他的唯一。

    戧翛一直默默的陪在夙泱梵的身邊,夙泱梵爲了那個御魆讋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裏。

    他爲她心疼,爲她不值,那個傢伙有什麼好的?

    但他什麼也不能做,夙泱梵是他的主子,或許已經記不得他這個暗衛了。

    那又怎樣呢?

    他只想默默地守着她,看她安好便是。

    可是,誰又能明白,在看見她爲了那個御魆讋而死亡的時候,他的心有多痛?

    他明白,她不想任何人來插手。

    可是,他也看得出來,那個御魆讋其實還是動了心的,就是在自欺欺人罷了……但他又爲什麼要去告訴他?

    親手殺了所愛的人的感覺,他相信在日後的日子裏,那個御魆讋會慢慢的感受到那種生不如死的痛苦。

    他帶着夙泱梵的屍身離開了。

    就在皇城郊外買了一個莊子,建了一個地下墓室,將夙泱梵安置在了他花了大功夫從皇宮的寶庫中弄出來的萬年玄冰所雕琢的冰棺中。

    他要讓夙泱梵看着這個男人瘋掉。

    這是他的瘋狂。

    你說這樣好不好?你已經不再愛他了,那麼就看着他爲了自己的愚蠢而瘋掉吧。

    直到後來,戧翛才從得到的資料中知道御魆讋和夙泱梵之間根本就沒有血緣關係,哪怕是表親的干係也沒有。

    御魆讋以前的那些堅持不過是個笑話,不過是個笑話而已啊!

    他經常出入皇宮,一點一點的見證了這個男人的後悔,崩潰,到瘋狂。

    這些已經完全打動不了戧翛了。

    他就這樣見證着御魆讋的死亡。

    那種解脫,之後他便來到了安放着夙泱梵冰棺的墓室,一把火點燃了。

    他與夙泱梵共同在那裏化爲飛灰。

    如果還能有來生,如果有來生。

    我請求你……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