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44章 悲哀的聲音,黑暗紀元開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44章 悲哀的聲音,黑暗紀元開啓字體大小: A+
     

    碧清是五芒星中最爲冷漠的一個,爲人也是冷冰冰的,基本上就聽不見她說過什麼話,也沒見她怎麼笑過……據說是在她小時候所處的環境有關。

    碧清從不多說,她一直喜歡用行動來證明。

    渾身的寒意就連着四周的空間都要被凍結,明明是極致之水卻是演化爲鋒銳堅硬的冰,一個個冰凍術使出來,將那些靠近她的東西全部凍上,化爲碎片。

    碧清按住胸口,那裏插着三支湮滅箭,因爲她身上的冰魄護體,卻是讓對方足足同時用了三支,還真是看得起她。她握住箭身將它們凍結,又將自己身體內部全部凍結延緩消散的時間,一邊分出一股極寒的冰氣朝着那射箭的地方掠去,直接將那裏隱藏的暗精靈凍成冰塊!

    轉瞬之間便化成冰晶碎片。

    朝華和暮棲一直是待在一起的,朝華的性子是最爲跳脫的也只有暮棲這個他的親生哥哥能夠壓得住他。

    他們之間的配合那是長久以來默契,朝華在前方肆意的攻擊,他暮棲就在他的身後作爲他堅固的後盾爲他解決一切威脅。

    這一次,同樣不列外。

    朝華就像一團燃燒着的火焰,所到一處一片烈焰焚城,燃盡一切。

    暮棲在他的身後,替他解決那些突破了鴻漣困阻的四界聯軍中的高手,也是替他擋下了無數的暗箭。

    朝華像是感應到了什麼,轉頭看着暮棲背上插滿的箭矢,那個笑容依舊是那樣的明亮而張狂:“老哥,你後悔有我這麼個弟弟麼?”

    暮棲只是笑了笑:“我是你哥哥,你想做什麼我便在你身後守着你。”

    “哈!”朝華的笑容就像是火焰一樣,帶着灼目的風采,“我們這些年本就是被奪來的日子,我沒有不甘心的了!”他的身體在火焰之中,明烈傲然。

    突然朝華大喝一聲:“五芒星全部到我身邊來……送他們一份大禮!”

    不過一霎,瓊染,鴻漣,碧清便全部出現在了一起,以鴻漣爲主分別站於五個方位,恰好形成一個五芒星,一股不弱於當初莫雨笙獨自對戰兩界的皇那份力量沖天而起,只聽見朝華那充滿戰意的聲音朗聲說道:“我們本就是被主上救回來的死人,爲了主上付出一切又有何不可?”

    “這是我們的榮幸。”瓊染的身體已經看得出來從背部消失了一大片。

    “這是我們的心意。”鴻漣的笑溫潤雅緻,淡淡的綠色靈力在他的身邊散發出柔和的光。

    “值得。”碧清的話語一如既往的少。

    “我們,無怨無悔。”暮棲看着朝華,神色溫柔。

    只看見他們用自身的一切化爲一股強大的力量將這裏的一切威脅全部與他們一同化爲飛灰,那極致璀璨的光芒如同一場盛世煙花,帶着震撼人心的感情。

    妖惑,淵罪他們完全無法阻止,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和他們生活了這麼些年的人就這樣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那些日子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光,雖說是那樣的雞飛狗跳,但是……足夠充實,足夠快樂。

    那些在上一刻還活生生的人就這樣永遠的消失了……連靈魂都沒有留下。

    這是因爲什麼?

    都是因爲這些傢伙的慾望,那些貪婪的慾望!

    好恨,好恨,好恨!

    這一切不過發生在須臾,轉眼間便結束,帶着那份感情就這樣成爲了一段過往。

    莫雨笙封閉了一切感情,卻在這個是時候莫名的留下了兩行清淚,不知不覺。

    莫雨笙已經感覺到了身體的極限到了,也是正好,她所佈下的那些陣法已經完全嵌合了,也該是將一切都結束了。

    妖皇和冥王都感覺到一陣心悸,下意識的想要逃跑,但那種莫名的像是他們堂堂一界之皇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他們那種自傲不允許他們做出這種天性的反應。

    殊不知,也正是這份過於盲目地自大與自傲將他們葬送。

    無數的陣法在他們的周圍亮起絳紫色的光芒,強大到幾乎可以刺破這個世界的力量將這裏封印起來,沒有誰可以逃離。

    那種強大的力量帶給妖皇和冥王一種來自的死亡的威脅,他們後悔爲什麼剛纔要顧及自己的面子,這種時候面子能比得過命麼!

    他們想要逃,但是已經被完全禁錮的身體就連靈魂都無法脫離……此刻他們更想要將莫雨笙給千刀萬剮,生食其肉,噬其骨血!

    莫雨笙此刻什麼樣感覺不到,那些力量已經足夠了……末鎏音……大概會沒有什麼能夠威脅到他了吧:“六芒,禁,萬物湮滅。”

    很輕的聲音,在妖皇和冥王的耳邊仿若驚雷。

    眼看着那些光芒將自己吞噬,連一絲痛楚都沒有感覺到,就這樣在須臾之中同樣的化成了一片荒蕪。

    世界在下一刻安靜。

    妖惑他們正要上前,卻被一道白色的身影超過了。

    末鎏音終於衝破了莫雨笙的封印,他不顧自己強行解開封印所遭受的反噬,那種鑽心的疼痛都比不上莫雨笙此刻的情況。

    末鎏音緊緊地將莫雨笙抱在懷中,似要將她揉入自己的骨血:“阿生……阿生……”你可知道看見你此刻的模樣我有多心痛?

    莫雨笙沒有了一切感覺,但她的身體感覺到了那種銘刻在血肉與靈魂的氣息將自己包裹……末鎏音……麼?

    伸出手,那手中的弦刃已經消失了,滿是傷痕的手輕輕的撫摸着末鎏音的臉,似乎要將他的模樣刻畫入靈魂:“鎏音?”

    “是我……我在你身邊啊,雨生……”我說過的,哪怕這個世界都背棄了你,你也有我一直在你的身邊。

    末鎏音的手一直很穩,這個時候卻在顫抖,他在害怕,生怕一個不注意就會失去懷中此生最重要的人。

    淵罪他們就站在不遠處,他們感受到了那種壓抑的氣氛,但是他們知道,他麼現在是沒有資格上前去的。

    莫雨笙已經感覺不到什麼了,但她還是笑了,那一瞬的風華米粒了一個悽豔的不願醒來的夢境:“我又沒有說過,我喜歡你?”

    末鎏音抓住莫雨笙的手親吻着那傷痕

    累累的手……哪怕你不喜歡我也好,別離開我,他承受不住的,莫雨笙不能離開他的身邊……沒有了莫雨笙,他會死的。

    “末鎏音,我想,我是喜歡你的。”莫雨笙淡淡的吐出這句話,話音剛落,只見她的身體泛起了一層流離的絳紫色光暈,一點一點的化成細小的沙粒從末鎏音的懷中一點一點的消失不見,什麼也抓不着了。

    “阿生……”末鎏音愣愣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雙手,滿是不可思議,就像是看見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話一樣。

    “你怎麼忍心呢阿生……你明明告訴我你說也是喜歡我的啊……爲什麼還要離開?”

    爲什麼要對我這樣的殘忍?

    你明明知曉的,末鎏音的所有就只有你而已,難道你認爲讓我一個人活下來了就是對我好麼?若是沒有了你,我有怎能獨守其歡?

    “阿生……莫雨笙……”末鎏音輕聲的念着這個讓自己魔障了兩輩子的名字,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在心頭翻滾。

    妖惑不忍心看下去了,他想上前卻被淵罪擋下了,看見淵罪對他搖了搖頭:他們現在都沒有資格。

    他們都清楚末鎏音對莫雨笙的感情。

    一切都是那樣突然,誰都不曾料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他們只能這樣靜靜的看着末鎏音,那種濃重的悲哀幾乎要將整個世界淹沒,沉重的壓迫着他們的靈魂,那樣的壓抑。

    “啊!”末鎏音仰天發出一聲猶如困獸的悲鳴,響徹寰宇。

    那雙海藍色的瞳孔緩緩流出兩行血淚,血紅將整個世界鋪滿。

    末鎏音身上的威壓與氣勢在這一刻毫不壓制的散發開來,整個世界都被這股力量的強勢給壓迫的匍匐着,瑟瑟發抖,沒有一絲違抗的心思。

    “雨生,我讓整個世界爲你陪葬可好?”末鎏音笑得溫潤淡雅,兩道血痕在臉上是那樣的清晰,“然後,我就來陪你可好?”

    我說過,哪怕是下地獄,你也休想擺脫我!

    “妖惑,淵罪,白朽,楚隨佑,之衫,九衍凌,還有墨痕!”末鎏音一個一個的叫着現在還活着人的名字。

    “請下命令,君上。”妖惑,淵罪,白朽,楚隨佑,之衫同時說道。

    “要做什麼?奉陪!”墨痕緊了緊手中的權杖。

    “你的決斷,沒有未來。”九衍凌緩緩地閉上了雙眼,眼角有晶瑩的東西滑落,最終崩碎無痕。

    “讓這個世界都去陪葬吧。”末鎏音這樣說着。

    於是,這個世界的黑暗紀元來開序幕。

    最先覆滅的便是妖界與冥界。

    其次是精靈族,神界,再來是魔界,最後是人界。

    末鎏音帶着妖惑等人對這個世界展開了報復,他要讓那些貪婪的慾望得到應得的結局。

    血流成河,伏屍百萬。

    整個世界都被染成血紅,爲了一個人進行一場盛大的葬禮。

    莫雨笙說過:既然這天不容她,那她便反了天。

    現在,便由我末鎏音來爲你將這個世界顛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