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42章 措手不及,剎那絢爛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42章 措手不及,剎那絢爛的字體大小: A+
     

    莫雨笙他們不算是英雄,也不是什麼絕世禍患,他們只是一羣沒有信仰只相信自己的存在罷了……就算這天被捅破了一個窟窿又幹他們什麼事情?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滅他滿門。

    無數的鮮血流淌着,莫雨笙他們踏着這些鮮血行走在一條滿是荊棘的道路上,悍不畏死。

    隨着殺戮的進行,莫雨笙已經將她所感受到的那些屬於同樣來自異界的同類的殘骸與靈魂都收集到了手中。

    末鎏音在她的周圍不算近也不算遠的地方,有什麼事情發生他也能及時反映過來。

    莫雨笙就這樣靜靜的感受着這些遺骸之中靈魂的痛苦怨恨與嘶喊。

    “已經夠了,我帶你們回家。”

    她輕聲的說着,回家。

    是的,她和末鎏音已經感覺到了,他們現在是能夠打破這個世界的屏障,他們應該能夠重新回到屬於他們的世界。

    之需要確定座標,不然會迷失在無盡的空間洪流之中。

    回家……回家!

    所有的靈魂都騷動了……沒有任何執念比得上回家。

    就算他們來到了這個世界,也是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註定沒有任何歸屬感。

    渴望着回到屬於自己的土地……落葉歸根。

    漸漸地,那些靈魂都平靜了下來,莫雨笙再將它們融入自己的靈魂,在其中隔開一個空間,不然的話這些靈魂遲早會消散,畢竟他們已經成爲這副樣子太久了,久到忘記了時間,忘記了歲月。

    只剩下了無盡的執念與思念。

    一切都很正常,他們踏着鮮血,行走在黑暗中,損壞着一切的束縛。

    但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天空泛起了腥紅的濃霧,莫雨笙他們所在的地區的地面一瞬間化爲烏有,所有的人都被隔出了百里,只留下莫雨笙和末鎏音。

    同一時刻,一隻巨大的爪子突兀的出現,一瞬間穿透了莫雨笙的胸膛!

    “噗!”

    莫雨笙噴出一口血,她的身體中在被穿透的一瞬間被注入了一種能夠催發破壞她身體機能的毒素使她動彈不得,只能掛在那猙獰的巨大爪子上。

    “阿生!”末鎏音目齜俱裂,在看見莫雨笙受傷的那一瞬間,他就什麼風度都沒有了,他想要衝到莫雨笙的身邊,卻發現他的身體被禁錮了……這個世界還沒有誰能夠禁錮自己,除了……莫雨笙!

    莫雨笙感覺着自己身體的狀況,從這爪子上傳來的氣息,她分辨出了那是妖界與冥界的氣息……沒有想到,他們竟是在這裏等着的麼?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還真是打得好算盤!

    莫雨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想得倒是美!

    這一切的思索都在一瞬掠過腦海,莫雨笙知道妖界和冥界的目標其實是她和末鎏音兩個人,她不確定如果末鎏音過來了會不會出什麼事情。

    而且,照她現在的情況來看,這個身體已經被徹底破壞了……

    大概只有死路一條了?

    開什麼玩笑,她莫雨笙無論是上一輩子還是這輩子都不曾有過認命的想法……想要她的命,那也要看看自己是否有命拿!

    “鎏音,離開!我會回來的!”莫雨笙催動空間之力將末鎏音送往更遠的地方,就算是末鎏音解開了她的束縛也是一時半刻趕不回來的,她封印了末鎏音的空間之力。

    等待已經感應不到末鎏音的氣息之後,莫雨笙對着想要到她身邊來的妖惑,淵罪,白朽等人喝道:“都不準過來!”

    接着,就看見莫雨笙的身上開始泛起幽幽的紫光,參雜着暗紅色的輕霧。

    莫雨笙看着動作十分緩慢的,一點一點的將身體內的爪子給拔出來,面無表情好似感覺不到身體的痛楚。

    像他們這樣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每天都是過得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若是怕痛早就不知道化爲枯骨多久了。

    “我的靈魂,我的一切都屬於我自己。”莫雨笙淡淡的說道,爪子被她拔了出來,胸口已經被對穿卻也被她用靈力止住了血液的流出。她的手依舊抓着那爪子,就看見她微微用力,便將那爪子拎了起來,“妖族的皇,何不出來一見?”

    那爪子在一瞬化成飛灰,空氣中一些微小的顆粒漸漸凝聚成一名長相豔麗無雙的妖媚女子:“來自他方的異星,竟是能知曉本皇,相比你的前輩們你能做到這個地步也算是出乎我們預料了。”

    語氣與姿態是那樣的高高在上,看着莫雨笙的眼光中滿是一種看待待宰的羔羊的評論,似乎莫雨笙已經是他們的囊中之物,再怎麼做也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

    與此同時,末鎏音被困在封印裏面,心急如焚……阿生……阿生……千萬不能有事!此間事了了他一定會狠狠的教訓莫雨笙的!這種時候他怎麼能不在她的身邊?

    “冥界的王,你又何必還要躲躲藏藏?何不出來一見”莫雨笙淡淡的說道,看着那一片陰暗的天空……就算是將自身的氣息在怎樣的隱藏,也沒有辦法徹底遮掩那種屬於冥界的陰暗腐爛的味道。

    很濃重,就連她的靈魂之中沉睡的那些靈魂也開始有些躁動起來了。

    “不過一個異星,也敢如此對我說話,倒還真是好膽量。”陰冷的聲音響起,一縷淺淡的霧霾在妖皇的身邊凝聚成冥王,蒼白陰鬱的面容上滿是煞氣與死氣。

    “你們所爲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何必還要惺惺作態。”莫雨笙平淡地說着一個事實,手中第一次出現了她的武器……一根弦,沒有名字,只是莫雨笙習慣於稱爲弦刃,平日裏莫雨笙喜歡直接動手,倒是很少使用。其堅韌與鋒利程度大概除非是她刻意留手,否則應該是稱得上是無堅不摧吧。

    “你們想要我的靈魂,也得看看有沒有那個本事擁有。”就算她現在的身體情況大概是有史以來最糟的一次,就憑這兩個,也不夠看。

    卻不料只聽見一聲破空而來的呼嘯聲,接着就是一聲悶哼在她的身後響起。

    “阿……重?”莫雨笙下意識的接住了突然倒下來的男人的身體,在他的心臟處穿透了一支上古神器湮滅箭,已經將他的心臟完全破碎了,就算是靈魂也在被一種不知道的力量吞噬,哪怕是她也無法將他救回來了。

    “你這是何苦呢?”莫雨笙輕聲的說着,那支上古神箭本就是爲了殺了她纔在剛纔被髮射出來的,卻是被不知道何時來到她身邊的阿重給擋了下來。

    值得麼?

    阿重看着莫雨笙,忽然就笑了。其實阿重很好看,眉目之間是一片硬挺英武,只是平素一貫沉着臉,硬是讓人忽略了那相貌,這一笑,反而帶出一縷柔和:“值得……我不奢求你的感情……”阿重知道自己的感情只是無望,但他有着自己的堅持,能夠待在她的身邊,便已經足夠了,“能死在你的懷裏,也算是無憾了。”

    至少,你會記住我。

    最後努力的看了一眼莫雨笙,阿重終究是消散了靈魂,連同軀體也一起化爲湮沒。

    莫雨笙看着空空如也的眼前,閉了閉眼。

    一霎便消失了蹤影,下一刻她便已經出現在了妖皇與冥王的身後,手中握着的那根弦刃在空中滑過一道微小的光,眨眼之間便在妖皇和冥王只見籠罩下一層天羅地網:“弦術?天羅絕殺。”

    輕輕用力,妖皇和冥王的身體在一瞬被絞殺成碎片,莫雨笙並不停留一個轉身側翻變換手中的動作,弦刃朝着自己的身後籠罩過去,又將剛剛纔重新凝聚好身體的妖皇和冥王給削成碎片,又是一個後空翻一腳踹在空氣裏將一個隱藏在那裏的埋伏殺手……連殺氣都不能隱藏好,在瞄準她的時候太明顯了。

    “沒想到我們竟是小看你了。”妖皇的聲音中帶着憤恨,她也不曾料到自己竟然會被一個看不起的異星給逼迫到這種地步!簡直是奇恥大辱!

    不知是用了怎樣的祕術,妖皇和冥王總算是脫離了莫雨笙弦刃的攻擊包圍圈,身上的衣衫凌亂,狼狽不堪。

    莫雨笙就這樣靜靜的站在那裏,手中握着弦刃,目光清冷淡漠:“我說過,你們還不夠資格。”

    “哼!大言不慚!”冥王的臉色更加蒼白了,他拿出了一面泛着黑色的上古神器……輪迴鏡,“不見棺材不落淚!”

    輪迴鏡是從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神器,擁有無比強大攻擊力,且只有冥界之主才能夠使用的傳承法器,使用的代價是上千年的壽命。

    就算是神也是會死的,只是他們的生命時間太過漫長,所以被人類誤以爲他們是不死的,但是損害自己的命數卻也不是誰都能夠輕易做得了的決定,人類除外,他們的壽命本就是最短的,人一點不畏懼死亡,那就什麼都做得出來。

    這一次使用輪迴鏡是冥王確切的感受到了莫雨笙給他們所帶來的壓力,他看了一眼身邊的妖皇,喝罵道:“愚蠢的妖族!還藏着你那神器作甚!此時只有殺了她得到她的靈魂骨血才能夠彌補得了我們的損失!”

    這個時候,淵罪,妖惑,白朽,墨痕,九衍凌?他們被無數上古的囚禁陣法攔住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莫雨笙獨自一人在面對妖皇和冥王,更何況莫雨笙現在的情況完全是不容樂觀的,她的身體機能已經被完全破壞,墨痕他們完全想象不出來究竟是什麼在支撐着莫雨笙現在的行動?

    那種完全透支的做法,那種冷厲的感覺,那種冰冷的沐浴在一片鮮紅的血液中的,帶着絕世無雙的風姿。

    突然之間,他們都想起了一種植物,那種明明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卻被末鎏音創造了出來的,現在正在冥淵開的絢爛的,赤色的蓮。

    一樣的冷冽,孤傲,瀲盡一切風華。

    莫雨笙!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