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39章 雖千萬人,又有何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39章 雖千萬人,又有何懼字體大小: A+
     

    冥瀾殿中已經所有人都到齊了。

    五芒星是習慣性的坐在一堆,楚隨佑這個當初被莫雨笙挖來的倒黴孩子這些年來沒有淹沒在那成山的文件堆裏還能擁有現在這樣不錯的……大概稱得上是容光煥發?還真是辛苦了。

    離他最近的就是一直以來就泡在冥淵的戰之域的戰鬥瘋子之衫,人不醜就是身上的戰意外放讓人和他站在一起感覺上都是渾身寒毛直豎的,就算是好不容易收斂了一點也沒能壓制那種瘋狂的本質……妖惑是最討厭和他在一起的了,每次都被逼着和他打架,還都是玩兒命的形式,一次兩次也就罷了,次數多了累覺不愛好麼!

    大概能夠忍受之衫的就只有楚隨佑了,因爲這貨也是沒事就去戰之域泡着,和之衫打架,那個實力也是蹭蹭的往上漲。

    另外的就是各自找地方呆着的了,比如說妖惑,淵罪,白朽和阿重。

    還有兩個奇葩,一個是不請自來的前任魔皇墨痕,一個是一直立志於當閃亮照明彈的前任神界大祭司九衍凌,那張臉確實是讓見慣了主上和君上面容都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話說真不知道一神一魔是怎麼湊到一塊去的。

    墨痕的那個侍衛時已經死了,獨自出去採買物資的時候被一個曾經在魔宮當過差的魔族認出來,找了一羣魔族和神族勾結在一起一直跟蹤到了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本是想要逼迫時問出他的蹤跡,哪想到時直接和他們打起來了。

    寡不敵衆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最後還是墨痕感應到了時的魂命牌破碎了才前去找到了時的屍首,親手葬了。

    最後,只聽見冥淵的自鳴鐘響了十二下。

    午時到了。

    只聽見一道凌冽的破空聲,一道海藍色的光芒就從殿外衝了進來,一道絳紫色的光芒緊緊地貼着,四周的空間都被兩股力量壓縮的開始變形,墨痕和之衫的雙眼都亮了起來。

    最終落在殿中主座上的,是兩道身影。

    一身白衣的少年已經有了青年的風姿風華無雙,氣質端的是溫潤如玉,君子如蘭,貴其雅之。

    就在少年身邊的身着月白色衣裙的少女眉目精緻,那份氣質當得上是傾國傾城,明明仍舊是那樣的懶散模樣,那雙已經不再掩飾的絳紫色瞳孔似要將這天下的風華斂盡。

    兩人站在一起,或許只有珠聯璧合能夠勉力形容一番。

    這兩人便是已經在這一世十七歲的末鎏音和莫雨笙,漸漸脫去了稚氣的他們已經將自己的氣質發散了出來,那是一種不可抵擋的魅力,吸引着所有的目光。

    莫雨笙的絳紫色瞳孔偶爾流轉過幾縷光芒,懶散中也有那樣讓人移不開目光的風采;末鎏音的海藍色瞳孔也是不再遮掩,更是爲他平添了幾分深邃與溫潤。

    末鎏音依舊閃瞎人眼的動作,只是不再像小時候一樣一直抱着莫雨笙,卻是一直牽着莫雨笙的手不曾放開,目光就沒有離開過莫雨笙。

    在他的世界裏面,只有莫雨笙是最重要的,若不是莫雨笙會不喜歡,他是很不喜歡五芒星,妖惑,白朽之類的存在。

    莫雨笙淡淡的說:“現在,外界已經集結了四界大軍,聲討我等。哼,也真是不要臉的做派。”

    所謂的預言,也只是一個可笑的謊言。

    這裏的天不容她,那麼她便將這個世界的一切規則都打破。

    仍憑他們如何算計,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也只是跳樑小醜罷了。

    “呵呵,我早就說過了,這個世界本就已經腐朽不堪。

    ”墨痕嗤笑着。

    “將這個世界鬧得天翻地覆,很有意思不是麼?”淵罪依舊是那副神棍德笑容,看得一旁的妖惑各種不自在。

    “那麼,主上,”之衫眼中興奮的戰意已經快壓制不住了,“下命令吧。”

    “主上,請下令。”五芒星和妖惑,淵罪一同說道。

    白朽只是靜靜的,堅定地看着莫雨笙……只要是她想要做的,那他就會無條件的爲她做一切!

    九衍凌之開口說了一句話:“你們的命數我看不透,前路是血紅。”

    “無所謂。”末鎏音輕輕敲打着身邊的桌子,一切對莫雨笙有威脅的都應該毀去。

    現在外面有着千軍萬馬,他們只有這在座的十五人而已。

    但他們的力量又何止千軍萬馬!

    “正合我意。”莫雨笙淡淡的說着,除了五歲那一年她已經很久沒有真正的動手了,魔界那一次也不過剛剛熱身,身在黑暗中的人,她從不向往着光明,向着黑暗的更深處墜落又有不可?

    “那麼……根據情報,現在四界聯軍集結在古凰國,四界的高手傾巢出動,看來他們是不達目的不罷休啊。”墨痕展開一面水鏡,鏡中浮現出的是一望無際的各組軍隊,那份氣勢也是不可小覷的。

    “你怕了?”妖惑斜了他一眼,已經長開的臉越發的雌雄莫辨,惑人心魄。

    “嘁,笑話,我墨痕會怕這些?”

    就算我們只有這不過十五人,也無所畏懼!

    雖千萬人,屠得百萬人是爲雄,屠得千萬人,是爲雄中雄!

    “冥淵結界開啓……我們一同去打破這個世界的桎梏!”莫雨笙也握住末鎏音的手……這段路上,我們一同走過。

    此生的得到了你迴應,便也已經已經滿足了,任何敢於破壞的就要承受來自他澤淵帝君的怒火!

    莫雨笙眼中絳紫色的流光一閃,一個巨大的六芒星陣法出現在他們的腳下:“站穩了……六芒,跳躍空間。”

    一剎那,所有人都被陣法吞沒。

    不果斷斷一瞬,他們一行人就都到了古凰國四界聯軍的陣營中心。

    四周都是敵人,密密麻麻。

    “我不會再發動轉移陣法,所以,只有幹掉這裏的才能夠離開……除非你太弱了,那就只能留在這裏了。”莫雨笙將所有人的退路都切斷了。

    所謂的背水一戰,更別說他們現在的境地還沒有韓信背水一戰的弱勢。

    這裏離他們最近的守衛還沒能反應過來,就只看見一道絳紫色的光芒在營地中心閃過,接下來就是一道凌厲的攻勢,頃刻之間便沒了性命。

    之衫興奮地將身上的戰意統統釋放,滔天的戰意將附近所有的敵人都吸引了過來。

    楚隨佑跟在他的身邊,嘆了一口氣……他就知道會是這樣。

    手上的動作卻是不慢,一條暗藍色的鎖鏈出現在他的手中,這就是他們楚家被帝王覬覦的神器霜華,已經完全與他融合了,並且他的力量已經經過無數次的生死之戰徹底的激發了,現在他的力量若是按照等級來算,大概抵得上一名主神。

    他們彙集在這裏,一切的因果都是這個腐朽的世界不斷地逼迫,來自於無數的慾望。

    既然他們都不讓自己活了,那又何必對他們講什麼客氣。

    你要戰,那便戰!

    淵罪找上了精靈族,本身即是精靈的他對精靈的一切習慣都清楚得很。

    結合了六芒術的力量,他所使用的木系

    靈力多了神祕莫測,更別說他本身就是精靈族最強大的祭司:“六芒,萬木歸一。”

    所有精靈族在這一瞬都不能再使用精靈的天賦木系靈力,就連弓箭因爲失去了力量的支持也不再具有威脅。

    “大祭司?洵!你這個墮落黑暗的精靈!你若是肯悔改本皇便對你網開一面允你迴歸精靈族!”一身白色長裙的精靈女皇有些狼狽的衝着淵罪喝道。

    “哦?那你又準備怎麼處置我?”淵罪挑了挑眉,和藹的笑容中透着一股邪氣。

    “廢去所有力量,日夜在精靈古樹下懺悔!”精靈女皇面色嚴肅,目光慈愛,說的話那叫一個大義凜然,聽的淵罪簡直要給她鼓掌了。

    嘁,這話還真是說的不是一般的好聽……虛僞無比。

    “我真該爲你的‘仁慈’感到自豪麼?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好聽啊。”淵罪的微笑也是那樣神棍的無懈可擊,“在我被你們拋棄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精靈族的祭司,那個名字已經拋棄。”

    接下來,他笑得更加聖潔:“現在我的名字是:淵罪。”接下來只聽見他用精靈語唸了一句咒語,那被精靈女皇死死抓在手中的看上去有些古老樸素的權杖便脫離了她的手來到了淵罪的手中,“我的東西還是物歸原主的好,省的被你這個跟魔族苟合的不知羞恥的女皇給玷污了。”

    真當他是瞎子麼,拿着自己的東西大刺刺的擺在自己面前看,還有那個她和魔族苟合所生下來的半精靈半魔人的雜,種也被她明目張膽的帶來這裏那種骯髒的氣息真是讓人難以忍受!

    這樣的精靈族……還有什麼值得他留戀的?

    “六芒……萬傾囚籠。”

    無數的藤蔓從地底破土而出,粗壯的枝幹就算是大祭司級別的也別想破壞一絲一毫。

    淵罪淡淡的感受着從藤蔓中傳來的怨恨,不由得露出嘲諷的嗤笑來:“真是弱啊,沒有上進心的精靈,只知道醉生夢死,遲早會滅亡。與其讓你們自找死路還不如死在我手上,至少……”

    還能留下一點尊嚴……這算是我對於精靈族最後能做的事情了。

    淵罪嘴角平淡,目光一片虛無什麼也沒有:“六芒……凋零。”

    青翠的藤蔓散發出更爲濃郁的光澤,掩蓋了一切的罪孽。

    待到光芒消散,藤蔓們也全部縮回地底。

    這裏,再也不見別的精靈存活的痕跡,連同以前的一切都隨着身體與靈魂的消散化爲烏有……於是,精靈一族大概只剩下那些還待在精靈族內的小部分了,休養生息幾百年也是能重新發展的。

    另外一邊是找上了神界的墨痕,他向來看不慣神界這些傢伙成天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那眼睛看得多高,那種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態度真是讓人好想把他們的臉拉下來在地上死命踩啊!

    神界此番出動了成名已久的五大護法天王中的四位,最後一位是主生命的天王並沒有來,據說是她自己不願意……嘖嘖,沒想到神界還是有個聰明的。

    墨痕手中握着權杖指向那四位護法天王,一臉的肆意邪肆,氣度無雙:“爾等神界的看門狗可有膽量與我一戰?”

    語氣輕蔑。

    神界的人員都暴動了,他們神界向來都是高高在上的,何曾被人這般侮辱?

    當下就有一個神將模樣的男子沉着臉走上前來:“而不過一個小小的魔族也敢大發狂言,就讓我金巖神將來將你撕成碎片以抵你的罪過!”

    墨痕挑眉:“當真是不自量力的蠢貨。”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