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32章 好久不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32章 好久不見字體大小: A+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楚隨佑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被碾碎了重新組裝過的一樣,骨頭劈啪作響,渾身上下沒有哪一處是不痛的。

    他還以爲自己死定了,在昏迷之前,到地方生了什麼?

    大腦裏面一片混亂,想不起來,只有身體上面傳來的痛楚在提醒着自己,他還活着這個事實,確實很幸運。

    他們應該不可能會那樣輕易的放過自己。

    但他卻是不知道是因爲什麼理由。

    愣愣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那裏只有一朵妖異的紅色花朵的圖紋,是那傳說中的指引死亡的三途河邊的花……彼岸花。

    死亡的彼岸。

    他的族人們現在一定渡過了忘川,走過奈何橋,進入輪迴了吧。

    只剩下他了啊是由他一個人孤單一個留在世界上,小時候曾經許願讓族人沒有辦法再管他,現在實現了,可他卻很想回到曾經那被管東管西的日子。人啊,就是一種犯賤的生物,以前一直有的東西不去在意,一旦失去了就希望再次擁有,可惜,現實很骨感。

    不過這樣也好吧。

    “這樣……就好了吧都去了……也就不用再揹負那沉重的……鎖鏈了……”

    很少有人能夠知道,初凌國的楚家其實也是皇室的專屬黑暗軍隊,他們爲皇室做盡了一切能做於不能做的事情,很多祕密都揹負着。

    而現在,都不在了,也就不會再揹負了,只剩他一個人,他也不準備將血脈延續下去,那曾經的黑暗就這樣全部結束也沒有什麼不好。

    “真的很好很好。”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回過神來的楚隨佑忽然想起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急忙忍着身體的疼痛開始在身上四處找着。

    沒有,沒有!哪裏都沒有!

    究竟在哪裏?

    他們楚家流傳千年的上古神器!

    “吱呀!”門被打開的聲音,下意識的看向門口,一名氣質溫潤的清雅青年端着一個蓋着擺佈的托盤進來了,看見醒過來的楚隨佑,笑的更加的溫潤了。

    鴻漣估計着時間,這個時候以楚隨佑的體制來說是應該醒來了,便帶着一碗熬好的藥和一套衣服來了,他對楚隨佑笑着說:“你醒了,那就把藥趁熱喝了吧。”雖說他可以用靈力把他的傷徹底治好,但在主上?莫雨笙沒有準確的吩咐的時候,他才懶得耗費力量,給他熬藥就不錯了。

    楚隨佑剛想說什麼,那碗散發着一陣陣苦澀氣息的藥就已經湊到了他的嘴邊,看着鴻漣那張溫潤的笑臉,他忽然沒辦法說出拒絕的話,他也不擔心他會下藥害他,他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又有什麼必要被那樣認真對待?那不是閒的蛋疼麼?

    所以當下什麼也不說,便接過藥碗,眉也不皺一下的一飲而盡……靠!苦死了!這藥裏面究竟加了多少的黃連啊?

    楚隨佑在心裏默默的流着淚,可臉上卻是沒有一絲表情。

    鴻漣暗暗點了點頭,有這份忍耐力也還算是可以了,黃連?那是什麼?他在裏面加的可不是黃連,而是他專門培育出來的一種藥草?菱連,苦味

    可是比黃連還要重百倍。

    就算是五芒星的其他的人,在受傷的時候情願付出一點小小的利益讓他用靈力治療他們,也絕對不要喝他熬的藥。

    將衣物遞給楚隨佑,鴻漣淡淡的說道:“既然你已經醒了,那就請換上衣服,隨我來,主上有請。”

    想了想,橫豎自己也沒有什麼值得被謀算的地方了,去了也無所謂。

    忍着身體上面的疼痛,將那很簡單的衣物穿戴完畢,便隨着鴻漣走出了房間,入眼看見的,就是那漫山遍野紅色花朵,時只存在於記錄中的花朵,指引死亡的三途河邊的花……彼岸花。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一座木製的閣樓,帶着濃重的淡雅古樸的氣氛,經歷過時光的洗禮,將歲月沉澱。

    不遠處的天空是漂亮的殷紅色。

    這裏,是哪裏?

    “到了。”鴻漣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他才發現他們的面前是一閃雕刻着說不出名字的古老圖案的紋路的紫檀木大門,鴻漣將門推開,對他溫潤一笑,“請進吧,主上在裏面。”於是他只能進去,只是不知爲什麼心臟跳動的有些快。

    屋內有些暗,用着好幾盞清星琉璃孔雀燈點着燭火,空氣中瀰漫着一股淡淡的蓮花的香氣,楚隨佑眯起了眼睛,有種其妙的感應。

    因爲他看見了一張巨大圓桌,隨意的擺放着一些椅子,而那最裏面的主位上面有一個影子。不,準確的來說,是兩個影子。

    他看見了一位少年抱着一位少女,兩人的長髮互相交纏着,面容模糊不清。

    但是,有種莫名的熟悉的感覺。

    然後,他就看見了那位少女將臉擡起來看着他,那張清雅漂亮的臉上懶散的笑着:“好久不見了啊,七年前青樓的哥哥?楚隨佑。”

    少女的臉一瞬間與記憶深處的一張臉重合起來,那是一張普通清秀的小臉,很稚嫩,卻很可愛,那個時候,正用着軟軟諾諾的聲音說着:“哥哥,有壞人欺負我!”

    那少年這時也擡起頭,靜靜的看着他,那雙湖藍色的瞳孔是一片深沉。

    就像是時間在這一瞬間倒退,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一天,那一天,他遇上了他們,小小的男孩抱着女孩,就像抱着全世界最珍貴的東西一樣。

    一瞬間,時光輕擦。

    兩個人就是一個世界,那樣的和諧,那樣的完美,沒有人能夠介入其中。

    鴻漣將大門關上,視線落在右邊,對着剛剛出現的一名身材火爆,面容妖媚的女子打着招呼:“你來了,不過現在最好不要進去哦……”

    笑的那叫一個溫柔,幾乎可以滴出水來。

    那美女突然就像後退了一步,臉上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神情:“喂喂喂!我說鴻漣你突然笑得那麼滲人是幹嘛?”她那脆弱的小心臟柯受不得您老的刺激。

    “沒什麼,只是,我想,我們估計很快就會有一個管家了。”要知道,只要主上出馬,就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

    那個叫做楚隨佑的小子,栽定了。

    美女恍然大悟,點了點頭,表示對鴻漣的話的贊同:“懂了

    。”

    沒一會兒,走廊的盡頭淵罪帶着他那招牌的聖潔的微笑緩緩地走了過來,打了一個招呼。

    那美女興致勃勃的和他說着:“你好啊,初次見面,我是五芒星之一的金之瓊染。”

    “我是精靈族前大祭司?洵,現在名爲淵罪。”

    這個時候,忽然從房檐上面翻下來一名長相可愛的娃娃臉青年,對着淵罪燦爛的陽光一笑:“唷!你好啊,新來的!初次見面,我是五芒星之一的火之朝華,請多多指教咯……”

    朝華的笑容就像陽光一樣,很燦爛,很耀眼。

    就如同是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將一切都燃燒起來,無論在何時,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後的那個時候,他也是用盡了一切,燃燒了自己的靈魂。

    “哎呀!痛!”朝華突然就大聲呼痛,一顆小小的石子打在了他的後腦勺,朝華委屈的叫着,“很痛啊!你在搞什麼啊?暮棲?”

    朝華叫的人是施施然走到這裏的青年,很平凡的容貌,只是那溫和的氣質就讓人很容易就忽略了他的長相。青年一把抓過朝華的衣領,拎到面前,一手很不客氣的按下了朝華的腦袋:“真是不好意,家教不嚴,然你見笑了。初次見面,我是五芒星之一土之暮棲。”

    “幹嘛啊?放開我啦!很蠢的好麼?”朝華在不安分的扭動着。

    “安靜!”暮棲淡淡地說着,出奇的管用。

    互相見禮之後,淵罪發現他們每個人就像最開始鴻漣所說的那一樣,沒有任何的生命氣息,他們是已死之人,現在不過是以一種兵器的形態存在着,而且他們的身上都有着一種很純粹的力量,互相輝映着。

    木之鴻漣,金之瓊染,火之朝華,土之暮棲。

    五芒星,那麼還差一個。

    沒有一會兒,淵罪感覺到身邊的空間忽然扭曲了一下,一位氣質冰冷的美女就這樣從空間之門走了出來,純白的衣裙在空中輕輕的舞動着。

    美女只是淡淡的看了淵罪一眼,便走到了門口,靜靜的站着,渾身上下都散發着一股疏離的氣息。

    朝華與瓊染互相看了一眼,同時聳了聳肩,朝華對淵罪說:“淡定,她就算是對我們一個月也不見得能說一句話的。現在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好歹她看了你一眼,我們她還沒有看呢。”

    鴻漣只是溫潤的笑了笑:“她就是五芒星中的最後一人,水之碧清。”

    “無妨,很有趣。”淵罪也不在意,反正以後有的是時間瞭解。

    “算了吧,我勸你別去招惹碧清,當心被凍成冰塊。”朝華吃吃的笑了起來,隨後就被碧清一個眼神給凍住了,縮到了暮棲的身後,小聲的嘀咕着,“我又沒說錯。明明屬性是水,偏偏搞得跟冰一樣……”

    沒忍住,除了碧清之外,在場的其他人都笑了,淵罪也露出了一個真實的笑容。

    這樣的同伴,真的很有趣啊。

    很久很久之後,每當想到這一日的時候,淵罪都會笑起來,然後就無聲落淚。如果說時間就此停留該有多好?

    至少,現在他們都還在。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