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31章 不必揹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31章 不必揹負字體大小: A+
     

    初凌國,下三城,陽谷城。

    城中最大的家族楚家,在天空完全黑下來的那一刻起,發生了一場滅門的慘案。一羣黑衣人闖入家中,每個人都是靈能修煉者,力量都在宗冕左右,這是一場屠殺,不放過出價任何的生物,真正的雞犬不留。

    而外出歷練剛剛回到陽谷城的楚家幺子?楚隨佑剛一進門就接住了一具撲倒的人體,滿是血污的臉由着他所熟悉的輪廓……他的二姐?楚霜清。

    “這是怎麼回事?是什麼人?”他心痛,怒不可遏,握緊了腰間的長劍,正準備衝進去廝殺一場報仇雪恨,卻被楚霜清給拉住了,楚霜清吃力地阻止他,將一塊染血的玉決放進他的手中:“阿佑……快逃……千萬千萬不能被他們給抓住了……你一定要爲我們楚家……留下一絲血脈……不能不能讓他們,咳咳咳……得到這塊玉決!”

    楚隨佑緊緊地攥着玉決,看着姐姐那染血面容,只覺得心臟在被人一刀一刀的割着:“二姐……是誰?是誰?”

    院子裏面火光沖天,殺戮還在繼續,暫時沒有人發現門口的情況,楚霜清知道自己大限已至,所以她用盡力氣將楚隨佑推了出去,嘴脣微微動了幾下,然後將門給關上了。

    楚隨佑立刻向城外跑去,他知道,他只有不停地逃跑,只有自己逃出生天纔有報仇的希望,現在的自己根本沒有辦法與那些人抗衡。

    他看懂了,他二姐所說的是:皇家隱衛,神器惹禍。

    是的,他們楚家世世代代侍奉皇室,但是同時也擁有着一件上古的神器,那是他們楚家千年以前的老祖宗成神之後留下來的,被奉爲傳家寶,鎮宅之物。

    而且,也只有楚家的後人才能夠使用。

    歷代的皇室人員都知道,也都在覬覦,苦於很久以前立下的誓約,他們無法對楚家動手。可是,這一代的皇帝竟然下令要楚家將神器上貢,族長拒絕了。

    沒有想到,他居然下令強行奪取,派來了皇家最機密最精銳的部隊?皇家隱衛。

    這是一場屠殺,滅門的屠殺。

    楚隨佑現在也不過是天尊,他打不過那些隱衛,他不能死,因爲那件上古神器就被封印在他手中的那塊玉決之之中,只有他能使用,在他達到次神的時候。

    所以他不能死,只有活下來,纔有希望。

    已經感覺不到他的親人的生命氣息了,楚隨佑知道,他們已經在那所宅子中永遠的逝去了,因爲他聽見了一聲爆炸聲,一股火光沖天而起,帶着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那是他的親人們……咬緊牙關,他要再快一點,因爲很快那些人就會順着他的氣息追趕上來了。

    要知道,現在的他遇上了他們只有一死。

    猛的,停下了腳步,因爲他的眼前靜靜的站着一名全身黑衣的男子,身上環繞着凝重的黑霧,一股寒氣從腳底竄起,汗毛根根豎起,很快,身後又多了十來個同樣的黑衣男子。

    其中一個開口說道:“交出神器,留你全屍。”

    “爲什麼要這樣對我們家?我們家究竟是有哪一點對不起你們了?”楚隨佑握緊了拳頭。

    “君

    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黑衣人淡淡的說道。

    應該很清楚,身爲臣子就要遵從,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楚隨佑猛的瞪大了的雙眼,咬牙切齒的說道:“想我楚家,從千年以前侍奉初凌國皇室,在此間我們楚家爲這個國家,爲皇室立下了多少的汗馬功勞,想當初,若沒有我們楚家,這個國家恐怕早就覆滅了。現在,你們皇室就是這樣對待有功之臣麼?”

    黑衣人沉默了,片刻之後纔開口,語氣平淡:“現在說這些也已經於事無補,功大欺主,所以,你們只有死。交出神器,我可以保你全屍。”

    他們也很清楚,狡兔死,走狗烹這個道理自古就存在。就算是他們,如果說妨礙到了帝王的利益,他們也會被毫不留情的毀滅。

    楚家,就算你們是功臣又如何?

    你們知道的太多了,爲了保密,你們只能消失,更何況你們還擁有着那樣一件可以說是能夠改變整個國家政治格局的神器,不得不防。

    將玉決悄悄地藏入空間戒指,楚隨佑提着長劍指向那開口說話的黑衣人,神情堅毅無謂,氣勢凌然:“我是個戰士,那就應當戰死。所以,來吧!”

    一股純淨的靈力升騰而起,那是很稀少的生命靈力,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詫……沒想到楚家的幺子會有這樣稀有的力量,好好利用栽培一番不怕難以成爲一個有用的人,可惜了……手中出現一柄通體無光的匕首,無聲無息的,卻有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

    “用我這把無痕,也不算埋沒了你。”話音未落,人已消失,其他的黑衣人都隱去了蹤影。

    空氣之中一片肅殺。

    楚隨佑沉着臉,面無表情,全身的氣勢都與那柄劍融爲一體,人劍合一。

    那就來吧,生爲戰士,那就戰死,就算有怨恨,但至少無悔。

    沉重的烏雲將最後的一絲光亮遮掩,夜色之下,是一片如同死亡般的寂靜。

    手中的長劍寸寸碎裂,楚隨佑苦笑着,嘴角溢出鮮血……到底還是不行啊力量的差距,就是這樣的殘酷,僅僅只是一擊,他的力量就被擊潰了,連同本源也被廢除看來,他們是下了決心要讓他沒有翻身之力。

    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

    黑衣人站在他的面前,嘆了一口氣:“如此……”便夠了,是一個好苗子,可惜生錯了地方。

    掌心中凝聚起一團黑色的霧氣,正準備下手的時候,一朵妖豔的花朵突兀的出現在他的面前,靜靜的停在楚隨佑的身前。

    黑衣人的瞳孔驟的伸縮……彼岸花。

    引動了很久以前的記憶。

    他是參與過七年的那場聯軍戰鬥的,所以他也是親眼見證了那一場漫天的彼岸花雨,血紅色的,妖冶的,死亡。

    他原本就是宗冕巔峯,就因爲那一場花雨,重傷,直到現在仍未能恢復以前的力量。

    很快的,他就看見了那個小小的身影。

    一個少年。

    一個長得雌雄莫便,臉蛋精緻的過分的,妖冶魅惑的少年。

    那是七年前,那一場在鳴鳳國出現的彼岸花雨

    的製造者,身體不由自主發抖,其他的黑衣人在這一刻都退後一步,眼中是掩飾不住的驚訝,以及……恐懼。

    想逃!

    可是,沒有辦法,鮮紅的彼岸花落在眼前,少年來到楚隨佑的身前,撇了撇嘴:“真是不明白,爲什麼要我們來救你。你有什麼是值得主上關注的呢?”

    一隻纖細的手敲在了少年的腦袋上:“得了吧你,好好的幹活纔是正經事。”氣質溫潤的青年從黑暗中走出。

    “嘁!麻煩。”妖惑翻了一個白眼,但就是不敢有什麼別的動作,要知道鴻漣這個傢伙跟着出來就是爲了監督他的,他也認了,可是,爲毛這個死精靈也跟着來了?

    看着一臉聖潔簡直可以直接拉出去當做神棍用的淵罪,妖惑就覺得各種不爽。

    精靈青年直接忽略了妖惑的臉色,從黑暗中走出,那標準的精靈樣貌讓黑衣人們都吃了一驚……什麼時候精靈也在?

    而且,竟然會是那樣等級的精靈?

    要知道精靈也是分等級的,主要是看精靈的髮色和瞳孔的顏色,綠色,越是純粹代表着精靈的血脈越高貴,靈力和能力也是越強大,而眼前的這個精靈,無論是髮色還是瞳色,都是純粹的的無與倫比。

    精靈祭司。

    淵罪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出現有什麼後果,他只是隨便指了一個黑衣人,問道:“我說,你們應該知道你們國家的那個精靈客卿是誰麼?”青碧色的瞳孔散發出一股柔和的氣息,那樣的聖潔無瑕。

    “精靈族火神祭司?井。”那個黑衣人眼神迷離,喃喃着,就像是被蠱惑了一般。

    青碧色的瞳孔中一閃而過一絲淡淡的煞氣,隨後繼續聖潔的光芒散發:“那麼,還請告訴我,他現在是住在哪裏的呢?”

    “皇宮,清輝苑,第四間屋子。”沒有一絲反抗,就這樣說了出來,然後他忽然回過神來,驚恐的看着淵罪……他剛剛說了什麼?

    就好像靈魂不是他自己的一樣,就那樣順着他的意願說出了平時就算是死也不會透露出來的絕密信息!

    黑衣人都帶着驚恐目光,看着眼前這個渾身散發出聖潔氣息的精靈,在這一刻,他成了魔鬼一樣的存在,黑夜之下,彼岸花的中央,那個精靈是屬於夜色之下的墮落者。

    “還真是一個神棍!”妖惑啐了一口,表示很不屑。

    “問題是很好用不是麼?”淵罪完全沒有一點羞愧感,這一表現讓鴻漣很是滿意,這樣的心智才適合他們,看來這個精靈並不像他所表現出來的樣子,看來以後的生活會很有趣的。

    妖惑擺了擺手,看着這些已經被他們的氣息給困住的黑衣人們,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是那樣的詭異的魅惑:“既然如此,還是先解決了比較好,這些傢伙,化成湮滅好了。”

    彼岸花的花瓣將黑衣人們包裹起來,不過須臾,那些黑衣人們就消失無蹤。

    與此同時,已經暈過去的楚隨佑大腦中最後的意識便是:這樣就結束了麼?也罷也罷都歸去了的話就不用再揹負那些沉重的鎖鏈了很好。

    眼前,恍恍惚惚的一閃而過一抹妖異的血紅。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