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28章 曾經,不可原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28章 曾經,不可原諒字體大小: A+
     

    有些事情,哪怕歷經千萬年的時光,也是絕對不能遺忘的……就算死亡靈魂也會帶着無盡的仇恨,絕不原諒!

    鴻漣解開了脖頸上高領的盤口,露出了一道長長的猙獰疤痕。

    從這到長長的傷痕上面可以看得出來,當初下手的人是多麼的狠辣無情,這樣的痕跡,就像是要將人的頭顱給砍下來,因爲淵罪看得到,這道傷痕是一直到脖頸之後,之差不過三寸就連成了一個完整的圓形。

    這種傷痕,就算是他身爲精靈族祭司,掌握着生命咒法也不可能活得下來。

    鴻漣莫非真的是個死人?

    不由得,向前探直了身體,指尖輕輕地觸碰那看上去可怖的傷痕,從那裏淵罪可以感覺到有一絲他從未感覺到的,他從不曾知曉的力量,很奇妙,似乎是融合了這世間一切黑暗,於其中匯聚成深沉濃郁的夜色。

    鴻漣的眼簾微不可見的輕輕顫抖了一下,脖頸處,淵罪的呼吸讓他的皮膚感覺上有些癢。於是他伸手將淵罪的頭給推開了,面色有些不善,淡淡道:“可是看夠了?”

    淵罪也反應過來,他剛剛的動作確實是有些不妥,不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他也只不過是聳聳肩,眼中沒有一絲的不好意思,嘴裏確實在說着:“抱歉,逾矩了。”不得不說他這張精靈的皮相着實讓他看起來十分的有誠意。

    “罷了。”鴻漣也不想和他計較什麼,只是淡淡的將釦子重新扣嚴實了,將那道傷痕遮住,“如何,現在可是相信了。”

    “很有趣的力量,這就是在當時傳的沸沸揚揚的新一脈咒術六芒麼?”淵罪那碧青色的瞳孔中閃過一絲光芒,“我也可以修習,對麼。”

    “是,主上已經承認你了,所以你會修習的,到了時辰後會有人來教你的,不是現在。”鴻漣隨意的撫摸着身下的藤蔓,“現在,還是好好的與你說說當初的事情,畢竟那是唯一的真實了。”

    看着鴻漣那淡淡的苦澀的笑容,不覺的,淵罪忽然覺得心中的某個地方忽然就動了一下:“請說,我會好好聽着的。”是的,好好的聽着,以便確認。

    不然的話那些傢伙怎麼敢對他出手!

    “你應該知道,當初的聯軍可是足足追逐了我們三個月。”鴻漣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來一杯茶,細細的品着,隨後又纔開始說道,“一開始我們還能夠一邊打一邊躲,可是很快你們精靈加入進來了,我們的傷開始加重,主上和君上那個時候已經快要耗盡力量卻還是護着我們,本來我們在你們精靈剛加入的時候就應該全軍覆沒了,但是就在那一刻,妖惑覺醒了。”

    妖惑?就是剛纔與他打架的那個長相實在是雌雄莫辨,明明是個孩子卻渾身散發着

    妖冶魅惑氣息的那個?

    覺醒?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覺,好像當時有長老來和他說過,說是出現了一個血色而惡魔,希望他可以出關解決,當時他正在緊要關頭,自然是沒有答應,後來聽聞似乎那一仗聯軍損失不小,而且,有精靈回族後,他從那精靈身上感覺到了一絲奇怪的氣息,似乎是與這個冥域中所散發的氣息相同。

    “你應該也感覺到了,妖惑也不是人類,他是這個冥域的主人,妖惑本來是這冥域中的一株彼岸花,歷經了千萬年的時光有了靈智,後又修煉了萬年的時光本來正要化形,卻突然遇到了空間裂縫將他帶到了人界,由人類的女子生出,後被拋棄,差點就掛掉的時候被主上和君上救了,然後就一直在主上和君上的身邊了。”鴻漣說到此處的時候沒忍住笑了出來,“我們也是在那個時候被主上救了帶走。妖惑身爲冥域第一個生有靈智並且成功化形的彼岸花,自然而然的就成爲了冥域的主人,靈魂上有了烙印。”

    “所以?”淵罪知道這一切都沒有那麼簡單。

    “所以那個時候,主上被重傷,心頭血濺入了妖惑的雙眼,那個時候妖惑忽然就覺醒了,大殺四方,成功的讓我們都逃過了那一場死劫,可是由於纔剛剛覺醒有過度的使用了力量,妖惑再度陷入沉睡,我們也無法來到冥域,因此仍舊是在不停的逃亡,而主上的傷也依舊沒好,很辛苦。”鴻漣握住茶杯的手緊了緊。

    “爲何?莫雨笙的力量不是很強的麼?”

    “你莫不是忘了,當時主上也不過五歲而已,身體本就不能與成人相比。”雖然當時莫雨笙的肉體力量就足以和一些健壯成年人相比了,但還是架不住疲勞。

    五歲淵罪感覺到自己的心似乎輕輕地疼了一下。

    “後來呢?”淵罪很好奇,若是他沒有記錯的話,當時的鳴鳳國似乎出了一個極大的動亂,據說是鳴鳳國的皇宮被轟成了渣,鳴鳳國的大祭司身受重傷,然後那一天,漫天的血紅色,據說,那是一場彼岸花的雨,據說那一幕極其的悽哀豔麗,據說那一日空中傳來了急怒的誓言。

    “說來也是好笑,我們當初很弱,就算是主上一直在保護我們,可是後來他們擺出了一個誅魔大陣,我們被困住了,我與碧清他們,五人就在那個誅魔大陣中被一刀抹了脖子,也就是我脖子上的痕跡的由來。”鴻漣指了指自己被衣領隱藏起來的地方,“主上沒能救得了我們,最後也把我們的屍首帶走了,之後使用了禁術六芒,鎖魂,將我們的靈魂鎖在身體裏面,不然我們早已消散,主上將我們收入了空間戒指,讓我們在其中好好的煉化身體,因此我們的身體不是人類而是一件器物,比如說,兵器。”

    “那之後呢?

    不可能只是這樣而已。”淵罪吃了一驚,他沒有想到居然真的存在這樣逆天的咒法。

    “之後?”鴻漣的語調微微的變了。漸漸地,淵罪忽然發現鴻漣的雙眼開始慢慢的變得赤紅,一股危險的殺氣油然而起,正當他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只聽見帶着無盡殺意與痛苦的聲音緩慢的,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句的說道:“不,可,原,諒!”

    那件事情,是絕對不可被原諒的!

    如果說世界上還有什麼能夠讓他末鎏音頭疼的話,除了有關莫雨笙的事情不作他想。

    話說因爲今天晚上被妖惑和淵罪的動靜吵醒過一次之後,沒有過多久莫雨笙就醒過來了,之後就是各種折騰。

    比如說,想要吃百花糕……

    那需要的真的是一百種花的花瓣啊!而且最快也需要一個時辰也就是兩個小時才能做好!

    末鎏音覺得這種習慣慣不得,立刻就提出不做這種換成另外兩種只需要半個小時的味道也不差的糕點。

    問題是!

    莫雨笙應該是出於神志還不算清的半夢半醒之間,那叫一個執拗,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這種時候,還是順了她的意吧。

    不然的話,指不定會怎麼鬧騰。

    這邊是一片熱火朝天,人仰馬翻,冥淵的人一見是這個動靜,立刻就悟了。

    這又是他們主上在折騰他們英明神武的君上了。

    以前不清楚的時候來這麼一出可是把當時的人嚇得那叫一個慘烈……

    可時間久了,大家就基本上懂了。

    在冥淵,雖說冥淵的淵主是妖惑大人,但是妖惑大人都聽君上的,而君上又是隻有一個逆鱗,那就是主上。

    這兩位雖說都是心狠手辣的,但人活在世上怎麼可能一副慈悲心腸?那是活不長的。

    這兩位對他們那時好的沒話說,就拿那些在外面萬金難求的空間物品來說,他們這裏基本上就是平均每人兩個,空間容積還挺大的……那些都是主上和五芒星們煉製的。

    這年頭,會一門手藝那是多麼的重要啊,特別是煉器這種,簡直就是來錢好能手……

    屬下們表示,這年頭跟主子還是要牢牢抱緊土豪的粗壯大腿!

    這一次又是折騰了一個多時辰,莫雨笙才重新因爲身體的因素又睡了過去。

    末鎏音打了幾個手勢,屏退了一干被抓壯丁的手下,那些人簡直就是淚奔着跑走了……這日子,主上再來這麼幾次,要命啊!

    將懷中的人緊了緊,末鎏音緩緩的嘆了一口氣:“雨笙……快點好起來罷……”

    你該是那盛放在一片黑暗中的火紅之蓮,耀眼美麗。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