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27章 所謂因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27章 所謂因果字體大小: A+
     

    有些熱血上頭的大腦在這一刻忽然就清醒過來,看着眼前這張笑意晏晏的臉,妖惑覺得有點頭疼。

    要知道,一般能夠指使的動這個傢伙的,除了主上就只有一個人了……那張笑着的臉真是讓人不想再經歷那次的痛苦了……胃疼啊!

    而且,現在這個時候正是主上休息睡覺的時候,主上可沒有大半夜醒來的習慣,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了想起那個笑的溫潤和善的少年,妖惑的頭皮就一陣發麻……君上!

    不會吧……他們剛剛的打鬥聲似乎應該好像挺大的?

    不會吧……他們可是吵醒主上了?死定了好麼!

    天要亡他麼?

    淵罪有些奇怪的看着面色開始無端發白的妖惑,很是不解,他問妖惑:“他是何人?”

    苦着臉,妖惑在青年似笑非笑的目光中硬着頭皮說道:“他是主上座下的五芒星。”

    這時青年飛身來到淵罪的面前,面色和善,溫潤的笑着:“我是主上座下的五芒星……木之鴻漣。”

    接着,青年的食指在空中畫了一個圈,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卻濃郁的靈力波動,腳底之下忽然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翠綠色的六芒星法陣,耀眼卻並不刺目的綠色光芒從中散發開來,一股溫和舒適的氣息便將這周圍的一切都包裹起來,不過是一剎那的光景,這裏原本因爲妖惑與淵罪大家所造成的一片虛無已經還原了本色,那些妖嬈豔麗的彼岸花此時正在舞動着枝葉,似乎是在表示着感謝。

    生機勃勃的氣息,卻在中間是一團死寂。

    淵罪有些震驚了,這些力量與他的認知中毫不相同!

    這是什麼力量?所以他問了:“你這是什麼力量?”

    “我的屬性是極致之木,可以修復治癒一切的力量。”鴻漣笑的溫潤,如同清風拂過。

    隨後鴻漣就對妖惑說道:“君上吩咐我來告訴你們,讓你們現在停手,主上被你們的動靜給弄醒了。若是你們真的很想動手,可以去戰之域,那裏有結界,可以隨你們鬧騰。”

    就是很有可能會遇上那個嗜戰如命的瘋子,到時候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讓他們都喜聞樂見的事情了……

    妖惑撇了撇嘴,暗自咬牙,心下立刻就知道了自己肯定會死的很難看,就是早晚的問題,當下就狠狠的瞪了淵罪一眼,道:“罷了,這次就算了,下次再打,一定會與你分個勝負出來!”說罷,面色頗有些蒼白的離開了。

    讓他來好好考慮一下。究竟應該怎麼做才能夠獲取主上的同情呢?

    至少,絕對不能被那個戰鬥瘋子給逮着。

    在一旁的淵罪有些莫名其妙,不過他還是聽清楚了重點,那就是這個叫做鴻漣的青年口中所說的君上,那應該就是與莫雨笙在一起的那個少年吧。

    那個少年……纔是真正的……

    是該慶幸麼?他在這個世界還有一道束縛的鎖鏈,莫雨笙,主上是他的留守。

    或許他不應該去想那些不該想的,但是……

    占卜告訴他的,不久之後這個世界將因爲那個少年變成一片血紅。

    他正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這個叫做鴻漣的青年一直用一種奇怪的溫和的過分的眼神看着他:“有何事?”那種眼神簡直讓他這個活了幾百年的精靈都覺得一陣冷汗……能不能能別這麼怪異啊喂!

    “確實是,本來應該是在明日在同你說,但是我看現在你挺閒的,所以,有些事總歸是要告訴你的。”正好今晚上是他當值。

    目光微微閃了閃,確實,有些事情,他可是很想知道的。

    妖惑此時已經來到了他常常去的閣樓的房頂,仰躺着,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思緒迴轉,他記得,很久之前的那一天,夜色也是如此的沉重,只是多了幾分妖異的鮮紅,如血染蒼穹。

    妖惑知道鴻漣要與淵罪說些什麼,他也知道他是不能來說這些事情的,因爲他還不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那是關於在七年之前,那個小小的女孩踏着鮮血來到他的面前,他立下永生不變的誓言的那一刻起,所發生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從那一刻起就全變了,他們還未準備好就開始了路途,不是想要,確實不得不做。

    “那麼,七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那個預言……天降絳紫?”

    淵罪沉吟片刻,才緩緩的問出了他的問題。

    “那麼,我帶是想要問一問你,七年前你在做什麼?身爲精靈族的大祭司,你沒有道理會不知道。”鴻漣用手在空中虛化一道,綠色的光芒閃過,從地面上飛快的生長出藤蔓,交纏在一起形成了兩個天然的藤椅,順便做了一個請坐的手勢,兩人坐下,“除非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

    “確實如此,十二年前,天現異象,驚世的逆天預言出世,我確實是得到了消息,但我占卜過,卻沒有任何的頭緒。”淵罪輕笑着,“而造成這種的原因只有一個,那邊是這預言之中將會與我有牽連。而後又五年,也就是七年前,星象再度出現異象,而那個時候我正好在閉關的緊要關頭,便沒有去管,只有我的侍者在期間告訴過我一些事情,趁着空擋我也再次占卜,得到的結果卻是一片血色的混沌,依舊什麼也看不清,我一直不明白爲什麼我會與這個驚世的預言有關,那個時候我還是精靈族的大祭司,女皇只是對我說過一些,人界,神界,妖界,魔界,四界與精靈組成了聯軍,去圍剿討伐那個不利因素,但是情況不好,折損了不少的高端力量,精靈族的長老也損失了三個。”

    “不錯,當初的圍剿我們都記憶猶新,你們那三個長老可是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麻煩,精靈一族特殊的生命恢復法術,讓我們都爲此付出了代價。”鴻漣無所謂的說着,又順手從空間裏面拿出了一壺茶三個杯子,斟滿後便給妖惑和淵罪遞過去。

    淵罪的眉角抽了抽……空間用具這種東西還是很稀有的好麼,總覺得這些傢伙隨隨便便就拿出一個,都當這是大白菜麼!

    “但我很好奇,你們當初究竟有多少人?竟然能夠從那

    種圍剿之下脫離,精靈女皇說,聯軍損失慘重,但你們卻是無人身亡。”當初的這些人到底多大?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光景,而且也只是人類罷了,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才能夠做到這種逆天的事情?

    “不,你們都錯了,不是無人身亡,而是五人身亡。朝華,暮棲,瓊染,碧清,還有我,鴻漣,在那個時候都是被殺死了的。”鴻漣伸出右手的食指,對着淵罪搖了搖,“當初的我們五人就是現在的五芒星,那個時候我們還是弱小的不堪一擊,多虧了主上和君上一直的保護才能夠幸運的活了很久,但最終我們還是死了,聯軍擺出了屠魔大陣,我們一時不察,落入其中,最後被暗殺者一刀抹了脖子。”

    說着,鴻漣解開了脖頸上高領的盤口,拉開,露出了一道長長的猙獰的傷痕。

    寂靜的夜晚,有一道黑影從地面躥出來,帶着滿身的鮮血。

    瘦小的個頭,頭髮雜亂無章的貼在臉上。

    只看見他裸露出來的皮膚上佈滿可怖的傷痕,沒有一處完好。

    那雙眼睛極亮,閃爍着名爲希望的光芒。

    他向着城門處不停地奔跑着,明明生的希望就在眼前,他幾乎是要喜極而泣。

    但就在下一秒,十幾名黑衣人將他團團圍住,每個人的手中都拿着寒光凜冽的兵器,沾染了血跡,有血腥味在空氣中瀰漫。

    城門在不知覺中關閉了。

    沉重地聲音敲擊在他的心上,那是生的大門被阻斷的聲音。

    不!難道是註定要亡他麼?

    不要!不要!他不甘心!好不容易纔逃到這裏,怎麼能夠止步於此!

    可惜的是,沒有人聽到了他內心的嘶吼。

    這些黑衣人也沒有給他任何的幾乎,一擁而上。

    血,濺灑在青石板的地面,暈出一片暗色的梅花。

    黑衣人消失,留下一地的晦暗不明。

    不知過了多久,天邊漸漸露出一絲光亮,有細細的白雪飄落。

    入冬了,皚皚的白雪終是漸漸的將那片血色掩埋。

    “我似乎聽見了什麼。”有着一頭被所有人視爲不祥的銀色頭髮的少年走過那條街道,精緻的臉有些營養不良的蠟黃,目光是一片死寂。

    他緩緩的走到牆邊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慢慢的將那裏的雪刨開。

    有一個小小的,血紅色的,中心隱隱可以看見一個一個金色的圖紋,珠子。

    一剎那,像是受到了什麼感應一般,他擡起頭望向一個方向。

    有什麼在呼應他……

    可是,那是錯覺吧?像他這樣的存在又有誰會需要?

    沒有人會想要一個不想的存在。

    他們都想讓他去死,那麼他似乎應該順從他們,順從他的父母不是麼?

    那又爲什麼會這樣活着?

    他還在等待什麼,還在期盼什麼?

    知道不久之後,那抹身影出現在他的眼前,他才知道了他此生存在的意義。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