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22章 月夜下踏血而來的身影,誓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22章 月夜下踏血而來的身影,誓約字體大小: A+
     

    皇宮禁院的大門不知爲何被打開了。

    在裏面的上百近侍君都沒有發現,他們正在準備處理祭臺上的那具已經死亡的女屍,沒有注意到有三個身影已經進來了這個這個時候根本就不可能進來的地方。

    讓他們發覺的,是一陣陰冷的風從大門處吹進來,一個正好轉身的近侍軍低頭便看見了那三個隱藏在黑暗的影子中的小小的身影。

    其中一個一襲月白色的長裙,輕薄的紗在空中隨着微風輕輕的搖曳着;一個一身白衣,要上的藍色琉璃玉佩在黑暗中很是美麗耀眼,如海洋般深沉;還有一個一襲紅衫,那紅色順催得有些刺眼,很奪目。

    這三個小小的身影無論是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只要一出現了就讓人無法忽視他們的存在。

    一瞬間,發現他們存在近侍軍們都愣住了。

    他們看着這三個身影不知道應該怎樣處理,畢竟在這個時候是不可能會有任何人來這裏的,而且看着這三個身影的樣子應該只是三個小小的孩童罷了,這本來也沒有什麼的,可是這裏是皇宮,這三個孩子很有可能是皇帝的子女,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順帶的,所有的近侍軍都被這種突然的安靜給驚動了,然後就都看見了這三個小小的身影,他們都忘記了祭臺上面那個應該由他們處理掉的屍體,就讓那具悽慘的女屍就這樣沒有任何遮攔的暴露在了月光之下,暴露在了這三個小小的身影面前。

    “真是沒有想到啊居然又讓我看見了這樣的景象……宿命麼,兩世啊……”懶懶散散的語調之中帶着孩童特有的軟軟糯糯的聲音。

    她真的很不想要想起那些曾經的事情,那些被她封印在記憶深處的事情……曾經的她在上一世的時候也是一個很弱小的存在,那個時候她雖然對那些感情沒有什麼期待,但那個時候也有一個對她很好的女子,她是一個舞姬,所跳的舞蹈是指引死亡的彼岸之舞,很美,如同墮落九霄的仙魔。

    可惜,因爲她的緣故,她死了,死在她的眼前,那溫暖的體溫就在她的懷中漸漸的變得冰涼,那是她第一次感到如此濃烈的悲哀。

    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下定了決心,絕不將屬於自己的東西交出去一分一毫!

    “知道會有什麼後果麼?”莫雨笙淡淡的說着,“你們的靈魂也不必存在了。”

    因爲我生氣了。

    伴隨着這句話的說出,不知爲何四周的溫度忽然下降了幾分,意思很淺很淡的黑暗的氣息慢慢地浮現出來,感覺到危險的近侍軍們同時做好了戰鬥準備……這是他們殺戮多年來的直覺,當然,這次也沒有出錯。

    “你們動了我所庇護的人,還讓我看見了她那悽慘的境況,讓我想起了曾經的事情,我很生氣,真的,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生氣了”伴隨着話音走出來的,是一名五歲左右的女童,清秀的絕世無雙的可愛的小臉上掛着一絲淡淡的懶散的微笑,墨色的瞳孔中有什麼在微微的閃爍。

    下一刻近侍軍們都驚訝的發現女童不在了,然後一聲東西掉落的聲音在他們之中響起,驚起了漣漪……一顆人頭帶着震驚與恐懼在近侍

    軍們中間滾了幾圈,那凸出來的眼珠子似乎在訴說他的恐懼與不敢置信!

    剎那間,一具無頭的屍體從脖頸的斷開處,血去泉涌一般的噴發出來。

    莫雨笙笑得很是純真,一點殺氣都沒有,可是末鎏音很清楚,莫雨笙此時此刻很生氣,甚至可以說是心在痛的滴血……她對於自己在意的存在是無條件的好,而沫心雅是她所承認的母親,看見她被這樣的折磨最後死亡的樣子,她的心在難過。

    所以,她需要發泄,需要用很久不曾使用的方式來爲她這一世的母親送終祭奠,至少也要將那份因果再次徹底地斬斷。

    向他們這種生活在黑中的人,就算不曾嚮往着光明,但若是擁有了一絲,那僅有的光明是很重要的,是要用一切來守衛。

    若有破壞者……殺無赦!

    末鎏音沒有出手,妖惑也沒有出手,他們兩個只是站在黑暗之中靜靜的觀看着這一場月夜之下的獻血的祭祀。

    “殺了這個孩子!”有幾個近侍軍同時這樣叫喊出來,他們在自己的人馬被莫雨笙毫不留情的以一種詭異的速度斬下了幾個頭顱之後,他們才發現這個自己一直沒有正視的孩子竟然身懷如此高超強大的力量和殺戮技巧,這種殺戮的技巧是隻有經歷過無數的黑暗與殺戮,直到血流成河才能夠擁有的。

    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莫雨笙就像是一抹淺淡的影子在人羣之中穿梭,長髮在空中劃出一道道美麗的弧線,懶散的微笑好似對一切都漫不經心不曾在意。

    隨意的揮手,一抹淡淡的紫光在手中閃現,又是一條生命在她的手中被收割,神色沒有一絲變化,就像她所收取的只是花朵一樣,不過這花是名爲生命的花。

    輕巧的一個轉身,又是一顆頭顱飛向天空,莫雨笙飛身跳上祭臺,來到死不瞑目的沫心雅的身邊,靜靜的看着她的容顏,在她的身後是一羣已經被她殺紅了眼的近侍軍,他們現在只剩下不到三十人。

    月色之下,月光靜靜的灑在這片院子裏,灑在莫雨笙和沫心雅的身上,就像是爲她們鍍上了一層神聖悠遠的光輝,很美麗,如果說沒有那滿地的鮮血的話。

    莫雨笙淡淡的笑了,被這個笑容驚豔到的只有一直注視着她的末鎏音和妖惑,其他的近侍軍就像是看見了索命的惡鬼一樣的,不由自主的後退,仔細看去他們拿着兵器的手還在微微的顫抖着。

    用手指輕輕地勾畫着沫心雅的臉部輪廓:“你是我的母親,我承認的所庇護人,所以死後也不能是這個樣子的。”

    淡淡的紫色光芒在莫雨笙的手中匯聚,食指點在沫心雅的額頭上,紫色的光芒一瞬間將她的身體給包裹了起來,莫雨笙注視着,然後撤除光芒,光輝散盡後,沫心雅那殘破不堪的身體已經恢復了原本的樣子,莫雨笙從她的空間中拿出了一套白色的衣裙爲她穿上,然後爲她梳妝。

    沒有誰敢上前去,因爲他們都被她給殺怕了,但是他們也無法逃離,因爲代表着生的希望的大門被末鎏音和妖惑守着,有一個想要去試一下,結果是被他們給絞殺的四分五裂。末鎏音可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妖惑對

    於殺戮完全沒有排斥的感覺,似乎他天生就是爲了殺戮而生的。

    他們下手很狠,但是他們的目光依舊是那個在祭臺上的小小的月白色的身影……莫雨笙爲沫心雅整理好了着裝之後,俯下身,在她的額頭上印了一吻。

    這個畫面美的驚人,似乎所有的人都在這一刻被她給蠱惑了心神。

    “吶,既然你已逝去,我便爲你送行,這個世界無論是什麼,都是不能避免死亡。那麼,就塵歸塵,土歸土。”莫雨笙輕聲的說着,手指點上沫心雅的眉心,絳紫色的光芒刺眼的閃爍了一瞬,沫心雅在這一刻化成了絳紫色的光點消散在她的指下,很漂亮,卻也很哀傷,莫名的,末鎏音和妖惑都感覺到了一種名爲傷心的氣息。

    “好了,如此在這個世界,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束縛我的存在了……”莫雨笙懶散的笑着,轉過頭,直直的看着末鎏音和妖惑,眼底有絳紫色的光芒流轉,“你們呢?是成爲我的束縛還是別的?”

    話音未落,她便從祭臺上飛身而下,手中泛起絳紫色的光暈,在剩下的近侍軍那驚恐的目光中旋轉,如同舞蹈,近侍軍們連反抗的力量和機會都沒有,就被莫雨笙徹底的屠殺的一乾二淨,這就是絕對力量的壓制!

    末鎏音和妖惑就這樣目不轉睛的看着莫雨笙,看着她踏着一地的鮮血,向他們走來,感受着她身邊所散發出來的黑暗的氣息,聽着她所說的話語:“我知道了一個預言,關於我的……天絳絳紫,異星出世,夜幕降臨,亂根本,廢規矩,違倫理!今世間空降其絳紫,將要惑亂天下。轉瞬之間,一切都將被破碎!你們認爲呢?”仍然是那樣懶散的笑着,女童清雅絕美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絲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魅惑和無盡的深邃的黑暗。

    “無論你是誰,在我眼裏你只是莫雨笙,是我最重要的人。”末鎏音海藍色的瞳孔直視着莫雨笙那雙已經變回絳紫色的瞳孔。

    “你是我的主人,我的一切都屬於您,我會成爲您的刀刃。”妖惑對着那個踏着獻血走來的身影再一次許下了自己永不背叛的諾言。

    “既然這個世界容不下我,我就將這個世界給顛覆!那麼,再確認一次……你們,可願與我一起,顛覆這個世界?”莫雨笙伸出右手。

    妖惑上前執起她的手,在上面虔誠的烙下一個吻:“那是我的榮幸,我的主人。”

    末鎏音看着那雙蠱惑了他的眼睛,在心底確定了他的心思,他笑的溫潤清雅,走上前去,一把將這個小小的身軀擁入了懷抱:“若是爲了你,變成修羅,將這世界覆滅又有何妨?”

    莫雨笙在這個熟悉的懷抱中閉上眼,笑了:“啊,你在,你一直都在。”

    誓約成立,天空中那顆絳紫色的星辰忽然放出強烈刺眼的光芒,與此同時,在那顆絳紫色星辰的身邊,一顆海藍色的星辰同樣的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漸漸的與那絳紫色融匯在一起,在它們的旁邊,一顆赤紅色的星辰也同樣的散發出了光芒!

    一時之間,世界震動!

    五年了,那顆絳紫色的星辰再次放出光芒,這個世界將要迎來一場巨大的動盪。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