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20章 差點就忘了,殺戮的本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20章 差點就忘了,殺戮的本能字體大小: A+
     

    空氣之中還瀰漫着血腥味,就算是處於盛放的百花之中,被百花的香氣繚繞之下也無法忽視的濃烈的血腥味!

    全部都是血,地面好似被鋪上了一層紅色地毯。

    沉默的看着這一切的境況,莫雨笙垂下眼簾,沒有誰能夠從中看出她在想些什麼,就算是末鎏音在此時此刻也只不過能夠感覺到一些黑暗的東西開始從她的內心深處,靈魂的底層中漸漸甦醒了過來,那是一種他末鎏音也很熟悉的感覺,那是沉浸在他們的靈魂之中的,從來未曾消失過的東西。

    有種從靈魂都開始興奮躁動的衝動!

    在青樓的時候,莫雨笙和妖惑訂立契約完畢之後,便隨意的找了一件隱蔽的房間,由末鎏音親自操刀把妖惑給洗刷得乾乾淨淨,當然莫雨笙被末鎏音放在了屏風內的牀上,他纔不會讓莫雨笙看見其他雄性的身體,就算是不過是個小孩也不行!

    弄好了之後,又給妖惑找了一套櫻紅色的衣衫,沒辦法在青樓之中你能指望有什麼素淨顏色的衣服麼,妖惑換上以後……喝!

    難辨雌雄的可愛臉蛋在稚氣之中又帶着一絲蠱惑的味道,櫻紅色的瞳孔如同是寶石一樣耀耀生輝,一頭櫻紅色的碎髮覆蓋在脖頸上,帶着一絲略微的捲曲,襯着那張可愛的小臉更加的瑩白如玉,讓人看了就好像要上去咬上一口。

    之後妖惑就被莫雨笙用各種理由不停的調戲,讓末鎏音看着十分的不爽,眉毛跳了又跳。

    隨後他們又去了這座青樓的地下室中關押着奴隸的地方,他們用精神力製造出了幻覺,騙過了守門人,從這些奴隸之中挑了五個十五六歲的孩子,三男兩女,帶走了,並給了他們名字。

    分別叫做:暮棲,朝華,鴻漣,瓊染,碧清。這五人便是日後被各個空間界都忌憚恐懼着的五芒星。

    當然這一切都是後話。

    莫雨笙一直被末鎏音抱着,除了末鎏音給妖惑收拾的時候不在他的懷抱中之外,一直都是腳不沾地的,她讓暮棲去尋找了一處平常的人家的院落買了下來,作爲一行人的暫住地,要知道大隱隱於市纔是聰明的,在深山老林裏指不定什麼時候會出現什麼妖蛾子。

    經過妖惑的提議和暮棲他們五個的堅持,莫雨笙和這五人簽訂了契約,與妖惑不同的是,他們簽訂的是主從契約,妖惑簽訂的是靈魂契約,兩個契約的位階不同。

    根據妖惑所言的,這個世界是受到天地規則的制約的,只要簽訂了契約,就被天地監控着,不得違反,否則就會永墮地獄,生生世世靈魂不得翻身。

    隨後莫雨笙又傳給這五人她和末鎏音在前世所學並收藏修改並加以完善的中華上古武術與同這個世界完全不同的修煉功法……《蓮華經》和《六合術》,不過《六合術》被莫雨笙修改完善之後便改名爲《六芒術》,在不久之後,六芒術便在這個初澤幻世之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最讓莫雨笙驚喜的就是妖惑了,這六芒術他一學就會,沒有絲毫的阻礙和瓶頸,很快就在三天之內達到了中級的水準,按照這個世界對於力量的分化稱呼,大概就是九重靈力的宗冕的巔峯了,在努力一下就可以變成十重靈力,這種速度若是讓這個世界的靈能修煉者知道了一定會認爲是個笑話,這簡直就是太妖孽了,這速度就像是坐上了火箭炮一樣。

    這也讓莫雨

    笙對妖惑更有興趣了,她在妖惑身上東摸摸,西捏捏的:“你到底是什麼呢?別想亂說一個來敷衍我,我很清楚你不是人類,你的靈魂之中可是沒有一點屬於人類的氣息啊。”

    “不知道。”很老實地說,他的記憶裏面真的是一點都沒有。

    “算了,我才懶得管你是什麼,反正你是我的就行了。”莫雨笙懶懶散散的說,她的懶惰情節又開始發作了,在這六個被她撿回來的小孩的面前,她和末鎏音都恢復了本來面貌,大大的讓他們都驚豔了一把。

    在這六人修煉的三天之中,莫雨笙和末鎏音又易容成了平凡的樣子出去買了一些東西收集了一些消息,順便溜到了這座都城中得靈能修煉者協會的藏寶庫中逛了一圈,順了不少的好東西,他們在這些東西之中找了幾枚空間戒指,將東西都裝了進去,幾乎要把這座藏寶庫給搬空了。

    其實,這也不能說是他們的看守和防護不利,他們所設下的結界對於莫雨笙和末鎏音這兩個結界免疫體根本就像是空氣一樣,一些防護咒術也因爲他們兩個所使用的力量根本就和這個世界所謂的靈力不同,所以也沒有引發。

    在他們打劫完了之後,靈能協會的會長有一天想使用藏寶庫中的一件寶物卻發現寶庫被盜從而引發了一場巨大的動盪。

    不過,在那之後又會發生怎樣的事情完全不在這兩隻的關注範圍之內,也就沒有去管,卻正好錯過了一條消息。

    皇室聖女已經找到,月圓之夜在皇宮禁院祭天。

    從而引發了一場哀祭與血腥的殺戮,那一天,也是夜瀾和澤淵這兩個名字在這初澤幻世中綻放出光芒的時刻。

    妖惑從修煉狀態中醒來之後,莫雨笙正好要回去虛幻空間,畢竟虛幻空間裏面可是有不少他們這五年以來搗騰出來的好東西,在這個世界隨便一樣都足以掀起波瀾。

    順便送他們的便宜孃親一些小禮物……她硬是拖着末鎏音逛了很久才選好的。

    然後末鎏音就確定了,任何一個女人都是逛街的好手,真恐怖……

    然後,他們便留下暮棲五人繼續修煉,帶着妖惑回到了虛幻空間,之後就看見了着滿地的鮮血,紅豔的刺目。

    “呵呵,不過是三天的光景而已呢……”輕聲的,“這又是誰做的呢?這樣濃烈的血腥味啊……這裏的人都死了呢。”從末鎏音的懷裏跳了下來,白色的長裙下襬沾染了那還未乾透的紅色液體,點出點點的紅梅,她走到空詡的身邊,靜靜的看着他身上的傷口,還有他那張沾染了血跡卻依舊很英俊的臉,從懷中拿出一枚玉佩,系在了他的腰帶上:“原本是說爲了感謝這五年來你爲我們所做的才特地給你買的呢,挺合適的。”瑩潤的玉佩在被血液浸染的衣裳上,對比着,很耀眼。

    又走到翠兒的身邊,看着在血液中恢復了本來面貌的臉,以及那被羽箭穿透的胸口,伸手拔出了羽箭:“難得你恢復了容貌,果然挺漂亮的,這東西在你身上還真是難看啊。”輕輕一揮,羽箭便化成了塵埃。

    又從袖子中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裏面是上好的胭脂和一支小筆,莫雨笙便用這兩樣給她上妝,最後在她的眼角輕輕的掃了一抹緋紅,將胭脂盒放在翠兒那被羽箭穿透的胸口上,“你還是上了妝比較美呢。”

    末鎏音一直注視着她,妖惑的目光也不曾

    離開。

    他們看見她的臉上的表情是那樣的平靜,聽見她說話的語氣也是那樣的平靜,可是什麼感情感覺不出來,什麼都沒有。

    末鎏音知道,莫雨笙在傷心,這些人都是對她好的,被她放在了心上的人,所以她會難過,但是她不會允許自己的情緒外露,這是他們的習慣。

    很哀傷的習慣。

    末鎏音還記得莫雨笙曾經說過的那句話:身處凡塵,當心不妄動,不動則不傷;心若妄動,當體會世間諸般苦楚。

    莫雨笙,終究還是動了那一點的情。

    所以纔會痛,而那種痛,就算會隨着時間而消失,但也是確實存在過的。

    “吶,鎏音你說,我們的便宜孃親在哪裏呢?”莫雨笙站起身來,那雙絳紫色的瞳孔中有什麼在流轉着,“這裏沒有她的氣息呢。”

    在她的身上泛起的黑暗似乎是越發的濃烈了。

    “雨笙……”末鎏音叫着她的名字,一把就將她擁入懷裏,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黑暗與嗜血的氣息衝擊着他的靈魂,讓他幾乎要把持不住,只能緊緊的摟着她,不放手。

    他知道,在這個時候他不能放手,一旦放手了就會失去她,他在她的耳邊說,“我還在這裏,我還在這裏啊。雨笙……你還有我。”

    “是啊你還在呢”莫雨笙感受着熟悉的懷抱與氣息,閉上眼,壓制着心底翻涌的黑暗,但他與她都知道,已經再度醒來的東西,沒有什麼壓制的辦法,不知道何時就會爆發出來。

    妖惑沒有上前,他知道這兩人之間沒有任何人可以打擾,但他覺得他應該做些什麼,他所能夠做的。

    於是指間張開,一些細小的紅粉灑在着滿地的血液中……那是一些種子。以鮮血爲養料,立刻就長出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紅色花朵。

    彼岸花。

    指引死亡的花。

    妖惑輕輕的撫過花瓣,聽着他們訴說的聲音,纔對莫雨笙說:“我想我知道主上您的母親在哪裏了。”

    “說。”仍然是閉着眼。

    “被一羣黑衣人帶走了,是處凌國國君的影子侍衛。”妖惑折下一枝花,花瓣的顏色紅的滴血,“是花告訴我的。”

    低低的笑了,身體在末鎏音的懷抱裏不停的震動着,末鎏音只能緊緊的擁抱着她,等到她將心緒平復下來,懶懶散散的語調從他的胸前悶悶的響起:“去看看吧,鎏音。”莫雨笙對着末鎏音的臉,絳紫色的瞳孔的顏色越發的深邃了,更爲的蠱惑人心了,卻也更加的危險了,帶着一絲血腥黑暗的氣息。

    末鎏音的心底有一根弦忽然動了一下,他笑了,溫潤的笑容之中同樣泛起了同樣純粹的黑暗……他們可是同樣生活在黑暗世界的人啊。

    腳下踏着鮮血,身邊是紅的妖豔的彼岸花,帶着殘酷又蠱惑的美麗。

    就算如此,有些東西也必須斬斷了……那是絕對不被允許的東西。

    在那之前,便將那些因果報了纔是。

    啊啊,他們差一點便忘記了呢,他們哪怕是已經沉寂了這五年,有五年不曾生活在黑暗世界裏,但是他們那有些沉浸在靈魂中的東西是無論怎樣也消除不了的。

    比如說,有關於殺戮的本能。

    他們的靈魂中的本能像現在開始覺醒,在不停的叫囂着,想要染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