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9章 星辰微閃,滅門虛幻空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9章 星辰微閃,滅門虛幻空間字體大小: A+
     

    喂,你還活着麼?

    這是他聽見的她的第一句話,隨後就是臉蛋被粗魯的揉了幾下,很疼。怕是已經變紅了吧,但是他還是看不見,生來他就看不見東西,因爲他剛剛出生的時候就被他的母親親手給刺瞎了。

    長得還算不錯嘛。

    這是第二句話,隨後他便感覺到了雙眼一陣刺痛,一縷光芒就這樣突兀的闖入了他的黑暗之中,然後他就看見了一雙絳紫色的,美得驚心動魄的瞳孔……再次看見這個世界的時候,他的目光一直追隨着那一抹絳紫,無法離去。

    從此之後,那一抹絳紫便深深的烙印在他的靈魂之中,上窮碧落下黃泉,永不背棄。

    “很漂亮的眼睛呢,櫻紅色的。”莫雨笙在發現末鎏音挖出來的這個小孩的時候就知道這小孩的眼睛是看不見的,睜不開的。所以她便用精神力刺激這小孩雙眼的穴位與經絡,還使用了一下她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另外得到的能力幫助他重新塑造了雙眼,恢復了他的眼睛,只是沒有想到的是居然能夠看見這樣的瞳孔。

    這個世界的人的眼睛似乎都只有黑,褐這兩種色彩,聽說,擁有彩色瞳孔的都是會帶來災害的不祥的存在,而因此被厭惡着。

    這些年來在虛幻空間中莫雨笙和末鎏音其實也看過很多書,基本上已經將這裏給瞭解的七七八八,那些記在上面的異色瞳孔的擁有者,讓他們覺得,那些人中的一部分應該也和他們一樣,是穿越者。

    說實話,對於異色瞳孔會是災害莫雨笙覺得這種看法真的很好笑,不僅僅是因爲她和末鎏音都有一雙不同顏色的瞳孔,瞳孔的顏色應該是屬於自己的特點,能夠清楚反射出一個人的靈魂,而且,彩色的瞳孔又怎樣了?

    至少很好看不是麼?

    “吶,你要不要跟我走呢?”莫雨笙一時興起,想要拐一個小孩去玩玩,而且對於這個小孩他的精神力的問題還是很有興趣的,再加上這個小孩的眼睛瞳孔的顏色也是屬於異色瞳孔,很好看的顏色……如同三途河彼岸的彼岸花。

    她所不知道的是,就是這個無意的舉動,讓她從此獲得了一個空間,一個在這個初澤幻世都是神祕的強大的存在的空間。

    “名字……名字啊……”小孩喃喃着,有些失神的看着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恢復了絳紫色瞳孔的莫雨笙,他的心裏涌現出一種名爲渴望的情緒來,他想要,“我沒有名字”心裏有個地方一直都是空洞着的,而這個救了他的女孩,這個被他烙印在靈魂之中的女孩心底有個聲音在對他說,跟着她,跟着她!

    “要我給你取一個名字麼?”莫雨笙在末鎏音的懷抱裏微微的探出身體來,雙手撫上小孩的雙眼,“你的眼睛的顏色很漂亮呢,有種妖冶,惑人的氣息,況且你的這副長相啊……長大之後一定是個禍國殃民的主呢……”有些惡劣的捏了捏的小孩的臉,手感還真的是意外的不錯,有機會就捏捏吧。

    末鎏音看着,心裏有些不爽,開始泛着酸水,就算莫雨笙也曾經這樣對他,但同樣的動作

    帶着親暱的意味用在別的傢伙身上還是很不爽啊!

    “妖惑,我便叫你妖惑可好?”

    一瞬間,有什麼便在他的心地生根發芽了,額頭忽然就像是火燒一樣的疼痛不已,他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他只是聽見心裏有個聲音一直在催促着他,要他去做一件事情,去做一件他最想要,也是最應該做的事情,然後他就做了。

    尖長的食指指甲在他的額頭中央劃開了一個小口子,食指沾了一滴鮮血,執起莫雨笙的左手,用那滴鮮血在她的左手手背上畫了一個圖案。

    “彼岸花。”挑眉,莫雨笙沒有阻止妖惑的舉動,她覺得她不應該拒絕,只是看着這個圖案有些詫異罷了,沒有想到這個世界居然也會有這種花的存在。

    看來,這裏也不如想象中的無趣。

    “以血液爲媒介,化作墨,用靈魂成爲筆,叫我的靈魂烙印上永世不滅的痕跡。以我的名字,以我的靈魂,誓言永不背棄。”

    “契約麼”莫雨笙淡淡的說,隨後勾了勾脣角,“我接受你的契約。”

    “契約,成立。”妖惑的額頭上的血痕漸漸的勾勒出了一朵妖嬈的花的紋路,那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花,彼岸花,指引着死亡的歸引,在那朵彼岸花的中心,是一個星紋,不曾出現於這個世界,不曾屬於過這個世界的六芒星星紋……那是屬於她的專屬印記。

    “那麼,從這一刻起,你就是隻屬於我的了,妖惑。”莫雨笙捏了捏妖惑的臉蛋,手感還真的是不錯。

    妖惑任由她的手在自己的臉上肆意的摧殘,然後腦子就暈暈乎乎的跟着莫雨笙和末鎏音出了這個廢棄的院子。

    到現在他的還覺得似乎是身處雲霧裏。

    他有了名字,叫做妖惑。

    名字之中,可是擁有言靈的。那其中還代表着,人的第二靈魂,自我。

    天空中,那被雲霧遮擋着的那顆絳紫星辰的近處,一顆櫻紅色的星辰微微的亮了起來,閃現出了一瞬惑人的光芒。

    有什麼東西已經開始在這個世界覺醒,然後命運的齒輪漸漸的運轉,終將不可逆轉。

    與此同時,在世界各處的祭司臺,都在同一時刻閃過了一抹魅人的紅色光暈。

    空詡揮劍擋開了刺來的利器,左手持一柄小刀毫不客氣的收割了一條生命,身邊又刺來幾劍,眼下他的手臂已經在剛纔的偷襲中受傷了,揮劍的速度微微的慢了幾分,正是這幾分的空當,從地下躥出來的長槍挑破了他左腿的筋脈。

    沒有使用咒術,因爲這個虛幻空間的結界的原因,咒術一旦使用就很有可能造成空間的不穩,這些黑衣的傢伙也是知道這一點的,所以沒有使用咒術。

    今日裏虛幻空間的結界有些不穩的感覺,他空詡便去看,結果就被埋伏在結界口的人給偷襲了,傷了手,才發現原來這些偷襲的傢伙是處凌國國君的影子侍衛。

    看來,他們到底還是花費了五年的時間才破開了他的結界,比預想的早了一點,所以他沒有準備,看來這

    個國家的人才還是有不少。再看看這些影子侍衛,每一個都是靈能修煉者,而且這些傢伙的等級竟然每一個都是擁有第六重靈力的道者,皇家的手筆就是大啊。

    他也不過是靈力十一重的中階神侍罷了。

    看來,那個沫心雅並不像他們自己說的那樣簡單啊,一個逃婚的秀女又有什麼值得一國之君派出他的影子侍衛來追殺或者說是抓捕?看樣子是他與世隔絕的太久了,久得都忘記了一些要命的東西。

    “翠,你果然還是恨着我的麼,就這麼想讓我死?”長嘆一聲,空詡淡然一笑,“也罷,畢竟是我欠你的,拿便如你所願……反正我現在狀況也是死定了”他原本靈魂上就有傷,所以這一次的偷襲傷到了他的靈魂,破壞了他靈魂中最重要的部分。

    “幻空,萬象境界。”輕輕的吐出了咒術的名字,空詡對着影子侍衛們第一次使用了咒術,這個咒術對於虛幻空間沒有什麼影響,是個幻術。很久不曾使用了,沒有生疏,這一招幻術大概能夠將這些影子侍衛困住半刻鐘,這點時間還是有些緊張啊。

    轉身離去,到了這五年來沫心雅與翠兒居住的朝華居,看着那一抹翠綠的身影,幾乎是下意識本能的上前去抱住了她。

    “你!”翠兒正想發怒,卻嗅到了一絲濃烈的這五年來都不曾聞到的血腥味,急忙反手抓住空詡的手腕,溫熱的液體沾上手掌,一直冷淡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驚亂,“你這是怎麼回事?”

    “呵你的靈魂我不要了,我們之間的那個交易也作廢吧。”本來就不過是個藉口罷了,事到如今也都無所謂了,空詡笑笑,隨後雙手撫上她的臉,把一條條傷痕在血液的滋潤下漸漸的消失了,“便算是一點補償吧,抱歉了,當年我滅了你的滿門,但是從不後悔……”

    “你!”話音未落,就被空詡使用漂浮術推開了,向着沫心雅所在的地方飛去,耳邊傳來了她這輩子所聽到的空詡最後的聲音:“帶着你的小姐逃吧”如果能夠逃得掉的話。

    然後她就看見從那個男人身上迸濺出來的鮮血,以及幾個黑色的有些眼熟的身影,然後有什麼飛濺到了她的脣上,腥鹹的味道,帶着一絲餘熱。

    她的腦海之中忽然一片空白,只憑着本能反應將沫心雅帶了出來,割開手腕,用鮮血繪出了一個傳送法陣,剛準備啓動心臟處便傳來了一陣刺痛,一隻通體漆黑,尖端泛着紫光的劍刺穿了她的心臟,見血封喉的劇毒瞬間就吞噬了她的一切生理機能,她看見她的小姐沫心雅被那些影子侍衛抓走,聽見其中一個影子侍衛說:“這裏的人都殺了,一個不留。”

    她想阻止,但是沒有辦法。

    轉動眼珠,看着空詡在不遠處伏倒的地方,有什麼東西從她的眼眶中溢出,莫名其妙的感覺,帶着一絲苦澀的,發鹹的味道。

    一切都將沉寂於黑暗之中。

    而在最後浮現在她的腦海中的,只有一雙絳紫色的瞳孔。

    那顏色如此的純粹深邃,似要將一切的黑暗與光芒都斂入其中。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