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8章 青樓挖墳,挖出個小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8章 青樓挖墳,挖出個小鬼字體大小: A+
     

    其實,楚隨佑是很想要拒絕的,但是他只要看着莫雨笙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看着他的時候,他就發現,他決絕不了,徹底的敗了。

    於是他就懷着一種很奇妙的心理帶着兩名小孩(假的)溜到了這座城中最大的一所青樓的後門,看着那花紅柳的閣樓一陣無語。

    青樓這種場所,在青天白日裏的時候,儘管是開着的,不過到底還是比夜晚的時候少了幾分浮誇與浪蕩,不過什麼鶯歌燕語還是少不了的。

    三個未成年的小鬼,一個不過是十六歲的年紀,剩下兩個加起來也不到十五歲的小鬼罷了,自然是不能進入這種地方去的,但是這也不能表明他們會沒有辦法進去……辦法什麼的總歸是用想出來的。

    比如說現在就有一個現成的,這就是從古至今,無論是哪個世界哪個國家哪個時代都存在並一直使用的方法,併成爲了偷香竊玉的必備法寶……翻牆!

    “天道,疾風。”楚隨佑嘆了口氣,認命的使用咒術,不過還算是終於如願以償的抱到了莫雨笙……間接的通過末鎏音抱着兩隻小小的孩童,從青樓的一側的牆垣外飛了進去。

    “好了,我們現在已經到了青樓裏面了,那麼我們現在就去挖墳吧……”莫雨笙揮了揮手,語不驚人死不休,語氣之中還帶着一絲很明顯的興奮的情緒。

    你是不是玩兒脫了啊?

    “別鬧了啊我的小姑奶奶,這種事情是能夠隨便做的麼?你一個小孩腦子裏面都是在想些什麼呀”楚隨佑只覺得自己渾身無力,你說這個小丫頭的腦子裏面怎麼就不能有點正常的思維呢?話說會提出在青樓裏面去玩兒的小鬼會是正常的麼?擺明了是不正常的好麼!

    而且來到這裏的感覺,就像是在做賊一樣。

    要知道這個世界對於這一塊管得很嚴,沒有成年的孩子是禁止去青樓的,青樓也不能做這些未成年的生意,一旦發現那就是封樓,抄家的懲罰。

    而這裏的成年年紀和莫雨笙他們前世一樣,十八歲。

    很明顯的,他們沒有一個達到了要求。

    末鎏音沉默的看着楚隨佑想要摸摸莫雨笙頭頂的手,就這樣平靜的盯着,撒發出冰冷的寒氣,好像要將它給凍僵硬,然後割掉……事實上他是真的很想要這樣做的,可以的話,不過一瞬的功夫這隻爪子就不會存在了。

    不由得,面對這樣的目光,楚隨佑縮了,不知道爲什麼他比較怕這個哥哥。

    這就是傳說中的氣場問題麼?可是就他們家的那些太上長老也沒有這樣強力的氣勢。

    “除了挖墳,你還有什麼想要玩兒的?”不知道爲什麼,他無法對這個小女孩生氣,哪怕是將表情變得嚴肅一點都會在看見她的那雙閃亮亮的眼睛的時候消散了氣焰。

    “嗯嗯,那麼就只剩下一種了,來到青樓必不可少要做的事情,”莫雨笙在末鎏音的懷裏動了動身體,換個姿勢繼續懶着,只是順便用小手指輕佻的勾了勾末鎏音的下巴,眼角在這一刻微微向上挑了一點,一張普通稚嫩最多算是清秀的小臉上竟然因此而硬生生的綻放出了一抹不屬於這個世

    界的魅惑來,攝人心魄。

    一瞬間,末鎏音和楚隨佑都被這股魅惑給蠱惑了。

    末鎏音對於莫雨笙的動作只是挑了挑眉,不做任何反應,只是沒人看見的耳背紅的滴血。

    “別鬧了我們還是出去吧。”楚隨佑被末鎏音狠狠的瞪了一眼纔回過神來,嚥了一口唾沫,才說道,不僅是因爲那一瞬間的蠱惑,還是因爲他的理智迴歸後纔想起來的,他如果說在這裏的事情被他家裏的人知道了之後,他一定會吃不了兜着走的,想要準備開溜了。

    “我們出去之後你若是想要買什麼吃什麼我邊都依了你你看這樣可好?”

    說到底,他還是放不下這個讓他失神的孩子,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告訴他什麼一樣。

    莫雨笙的雙眼看着楚隨佑眨啊眨的,晃得他心神盪漾的,莫雨笙用意念和末鎏音交流了一下,才說道:“好啊。”

    接着擡起手,露出了白嫩的小手腕,腕上的紫色珠串被她輕輕的撥動了幾下,清脆的聲音很是悅耳。

    一根細如牛毛的小針出其不意的從某顆珠子裏面飛射出來,紮在了楚隨佑的脖頸上,藥效立刻發揮作用,楚隨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放到了。

    製作藥物這種事情,莫雨笙可以說是專家中的專家。

    在楚隨佑眼前一片漆黑之前,留在他記憶中的……是一抹絳紫色的流光,還有那刺激他心房的軟軟諾諾的懶散的語調:“我纔不要呢。”

    末鎏音將楚隨佑給挪到了一個不引人注目的角落裏,還順便在他的身上“不小心的”踩了幾腳……他早就覺得看他不順眼了。

    “現在我們去哪邊?”他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確實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的,楚隨佑他們又不熟,沒有什麼必要,只能他們自己去。

    到青樓來雖然說是莫雨笙的臨時起意,不過還是有些事情順便在青樓裏面做的。

    比如說找一些人。

    在這個世界,或者說不論是在什麼世界,想要更好的保全自己還是要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實力纔是有保障的,這種事情最好是要趁早,越早越好。

    反正他們對於勢力的建立,發展之類的事情可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在青樓面,通常是會有不少的好苗子。

    “唔,你等等啊,讓我看看啊。要找的話還是要先去奴隸區看看,那裏的精神波動……應該有不錯的傢伙。”莫雨笙散開精神力,掃描了這個青樓一遍,然後指了指東方的一個小院落,“那邊的精神波動有些有趣,好像是要死掉的一批。”

    “那便走罷。”

    末鎏音揉了揉她的頭頂,便抱着莫雨笙向那邊跑去,一邊在心裏想着,他是不是太寵她了呢……其實,若是能夠一直這樣下去的話,就這樣寵溺她一輩子又有何妨?

    不過,這種感覺似乎還不賴,真的很好。

    就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他的脣角向上勾起了一抹堪稱是溫柔的,而且要是被他前世的手下看見了一定會以爲是見鬼的笑容來,帶着一絲隱隱的愛意。

    別看末鎏音和

    莫雨笙現在只是一個五歲小童的模樣,他們現在的能力已經趕上了他們前世了,就算是他們來到這個世界只有五年,但在這五年裏,他們可是從未鬆懈過,要知道求人不如求己,他們一直都是用最兇狠最粗暴卻是最有效的方法互相訓練對方以及一刻不停歇的修煉精神力,以至於他們現在不過是五歲就有了足以媲美頂尖高手,這要是說出去,一定會嚇死一羣人。

    這世界上可是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不勞而獲的,要得到多少就必須要付出相等乃至於更多的代價,兩人每次都是把對方往死裏整。

    也虧得他們擁有精神上的力量,所以纔可以在訓練的時候瞞過虛幻空間的那些人。

    如果不是兩人精通藥理,並且虛幻空間裏面有不少的好藥材,估計找他們這樣的訓練方式沒過兩天他們就可以去地獄報道了。

    他們現在唯一欠缺的,便是一副完美的身體而已,當然這就是時間上的問題了,這個就是硬傷啊,非人力所能轉變,慢慢過吧。

    就在穿過又一扇小木門的時候,莫雨笙的精神海忽然融入進了另外的精神力,不是被侵入,也不是吞噬,就像是融合,那樣的自然。

    她聽見那股精神力向她傳達的意思,只有兩個字。

    救我。

    不由得,升起了興趣。

    “等一等,去那邊。”莫雨笙扯了扯末鎏音的衣襟,指了指右邊的被雜草掩蓋住的小院子。

    末鎏音的眉頭挑了挑,按那一堆雜草的高度來看,他們百分之百會被淹沒的……你確定你不是在耍我?末鎏音和莫雨笙互相對視着,最終還是敗了,摟緊了懷中的人,一躍上了牆頭,翻了進去,完美的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落地。

    這是一個被廢棄的小院子,裏面的雜草生長的很旺盛,已經實打實的將兩隻小鬼給淹埋於其中了,末鎏音無語的將四周的一些雜草給踏平了,才清理出一片空地,四下看了看,不遠處還有一口枯井。

    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就是有些乾淨的過分了,連一點氣味都沒有。

    這裏,似乎是有什麼在着。

    “這裏能有什麼啊?”末鎏音問。

    “誰說沒有了,那裏不是有一個麼,那麼明顯。”莫雨笙朝他的左側指了指,順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有一個高高隆起的土堆。

    這似乎是一個……簡單的土墳?

    眉頭不受控制的跳了跳,那種不好的預感越發的強烈了。

    “那就挖吧……”莫雨笙笑的眉眼都彎成了月牙狀。

    “……”他可不可以不挖?隨後他的手上就多了一個木棍……在賭場內撿的那根桌子腿!

    其實你是早就打算好了是吧?

    沉默了幾秒鐘,末鎏音與之對視了一眼,終於還是認命的來到土墳前,工作了。

    三分鐘後。

    “呵,還真的有一個。”末鎏音扔掉木棍,探手下去,一把抓住了那埋在墳裏的傢伙的衣領,將他給拖了出來。

    很髒的,很小的,看上去和他們差不多大,還有一點氣的樣子。

    一個小孩子。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