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2章 古凰破碎之時,預言的實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2章 古凰破碎之時,預言的實現字體大小: A+
     

    母子相見是很感人的一個場景。

    但是,邀曳與邀星母子兩相見的時候,沒有痛哭流涕,沒有大聲的呼喚,只是互相對視一眼,之後便是瞭然的微笑。

    有的時候,很多事情是不用與語言說出來的。

    只要這樣就夠了,他所求的大概就在也沒有了吧?

    邀曳看着他的母親,這樣想着,但是他的視線卻又是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個月白色的身影,那張清雅的面容和那懶懶散散的樣子就像是一個魔咒一般,將他死死的捆綁住,就好像是毒品,明明一點也不瞭解,可是粘上了,就上了癮,便戒不掉了。是他太貪心了麼?是他太過於貪戀那意外出現的溫暖麼?

    可是,控制不住。

    明明就知道那些是毫不可能的,但心底就是有了那樣一絲執念,那樣的奢望,讓他原本只是單純的想法開始變得複雜了起來。心中暗藏着的那種想法是那樣的隱祕,幾乎難以察覺,可就是無法消除。有的時候,一旦執念升起,就註定無法逃離。她,是蠱,是毒。一旦沾染了,唯一的結局被侵蝕的一乾二淨。

    有了錯誤的奢望,他還能夠保持本心不被外界干擾了麼?邀曳忽然發現他已經做不到了,就在他匯聚靈力想要自破靈魂的時候他發現在他的腦海之中一直不斷浮現的就是那張清雅絕倫的臉,耳邊響起的是那懶懶散散的語氣。他的心,已經亂了。

    怎麼辦?忽然之間他不想死了,就算是已經完成了在見他母親一面和把他母親帶出那個牢籠的那個心願之後也不想死,他想要繼續呆在莫雨笙的身邊,想要繼續看着她,心中那種衍生出來的衝動已經讓他難以忍受。他應該怎麼辦?

    唔!靈魂忽然一陣劇痛,似乎是要將他的靈魂活活撕裂,鑽心蝕骨的疼痛讓他有些失神的狀況反應過來了……是他的靈魂之中被祭司院的大祭司所刻印下的咒印,因爲他的想法而開始對他的靈魂進行攻擊。也就是說,就算他再怎麼不願意,只要他有了反抗這個國家,背叛這個國家的想法,這個咒印就會讓他死。他拒絕不了……邀曳忽然覺得很可笑,他就連自己的生死都決定不了。那就反抗看看啊,將這一切都破壞掉不就行了麼?

    心中忽然響起懶懶散散的聲音,那聲音就像是印刻在骨子裏。擡頭看着站在不遠出的莫雨笙,邀曳的心狠狠的疼痛了,那個女子就是那樣的懶懶散散,好像身邊的一切都與她無關,那樣的自在,似乎沒有誰可以干擾或者替她做什麼決定……那份自在無拘,其實一直都是他深藏在心底的想法,那樣的隱祕,他原本以爲他不會再想起來了,可是遇上了莫雨笙之後,這種念頭就像雨後春筍一般無法壓制的生長起來,難以控制。

    你說,他這樣是不是錯了?

    “不要再想那些多餘的事情了,你沒有機會也沒有資格。”不知是什麼時候,洛澤淵來到了他的身邊,嘴脣不曾動,那聲音就是在心底響起,如同暮鼓晨鐘,振聾發聵。

    一瞬間,邀曳就從那種迷離的感覺之中醒了過來,目光瞥過他身邊那個讓人難以忽視的男人,那樣的不沾塵世,那樣的絕代風華,那般的氣勢逼人……或許,也只有這個男人可以一直在她的身邊吧?那麼他呢?

    他這份不應該存在的感情又應該怎樣對待呢?

    或許或許能夠結束的方法,也只有……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本就不屬於他的東西他又何必奢求呢?

    畢竟,他最開始的打算就是如此的啊,也沒有什麼不同。

    “母親大人。”邀曳轉過身,普通的臉上帶着溫潤的笑容,隱隱透出某種決定的意味,“您也應該已經知道了吧,我決定了呢。”

    邀星流淚了,笑着淚流滿面的對他點了點頭,她不會阻止他的,因爲她無法阻止……她早已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在這個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她就已經看見了他的所有未來,包括他的死期。

    她知道,所以無法阻攔,對於天理循環和天命所定

    的規則,她無法反抗,不能違背。

    這就是知道天命的可悲之處。

    忽然的,經意的眨眼,邀星的目光斜斜的瞟到了站在一旁好似要融入黑暗之中的那一抹月白色,那樣顯眼的顏色居然會那樣的適合黑暗,那樣的不被注意。

    清雅絕倫的面容在黑暗之中明明暗暗,居然透出了一股妖異的冰冷。

    天靈蓋就像是被一道閃電劈過,有什麼一開始就被她忽略了的東西浮上心頭,就是那四句被祭司院的大祭司對邀曳所做出的預言!

    現在的這種情況,和那四句預言詩上面的描述有所不同!

    而且這最後的結果也不對!

    邀星的額頭冒出了層層冷汗,面色瞬間變得蒼白。

    究竟是哪裏出錯了,究竟是什麼地方有問題?

    “邀星忽聞暗香來,亡落天涯心灰意。曳足莫聽雨聲起,國已不在祭塵昔。”懶懶散散的聲音在一片沉默之中響起,來起一種莫名的戲謔的笑意,像是在嘲笑着什麼,莫雨笙走到邀星的面前,擋住了邀曳看過來的目光,一雙黑曜石一般的瞳孔靜靜的看着邀星,濃重的黑色就像是散不開的墨,深沉,引誘人心的墮落。

    “就算是有了預言,可是我又爲什麼要按照這預言去做呢?就算是我的目的與那預言之中有相同的地方,但是沒有誰可以預料可以決定我的一切,我如此說,你可是懂了?”

    懶懶散散的語氣仍然是那樣的漫不經心,但是這話中隱含着的意思卻讓邀星猛地一怔,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這個女子,好大的口氣,好墮落的靈魂!

    她想要說話,卻發現她現在根本就開不了口,聲音全無,身體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一股無形的靈力給禁錮,無法掙脫……這是在什麼時候?

    然後,她就再腦海裏聽見了那個懶懶散散的聲音說出了她這一生所聽到的最後的話語:“既然你們都相信那個預言,那就讓它成爲現實吧。”

    之後,世界一片黑暗,有一股淺淡的幽蓮香輕柔的在鼻尖滑落。

    忽然之間她就想起了那句預言詩中的一句:邀星忽聞暗香來。

    一切,或許還是在冥冥之中與預定的軌道掛着勾。

    但是,這也只是或許罷了。

    這所發生的事情不過是短短的一瞬,邀曳根本就沒有發現什麼不同的地方,只有洛澤淵那完美好看的薄脣在陰影之下勾起了一抹細微的弧度。

    邀曳什麼也不知道,所以他也只是看着莫雨笙從他母親邀星的面前走過,來到他的身邊,然後聽見她問他:“既然你覺得不甘心,那就反抗看看啊,將這一切都破壞掉不就行了麼?”這是她給他的最後一個機會,就是不知道他究竟能不能懂,或者願不願意。

    反抗?他想過,可他做不到,也無法做。

    所以,就算再不甘心,他也認了,更可況那個對於他的預言中說的是他將這個國家覆滅,那麼,只要他死去了,什麼也不去做是不是就不會造成那樣的後果了?

    既然如此,他不後悔。

    “我是國師,這個國家是我的責任,我會負擔一切。所以我不會做出任何對這個國家不利的事情。”唯一的遺憾大概就是這個突然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帶給他一場虛妄迷離的感情的女子了,他對着莫雨笙笑得很溫潤,笑得很無奈和苦澀,“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啊……遇上你是我的劫,逃不了,我只能用死亡去忘記。莫雨笙,就算是這樣我也想要親口告訴你。”

    或許就像飛蛾撲火,明明一切的出現到來都是那樣的不合適,但是就是這樣短短的幾天的,莫雨笙帶給他的感覺,就像是照亮他三百多年來的灰暗人生的一點光芒。

    心中的那一株幼芽終於還是生長的過頭了,註定會死亡,那麼在徹底死心之前,就由自己將它解決掉吧,就算是會同如靈魂,他也心甘情願。

    “我喜歡你,莫雨笙,我喜歡你。”

    終於,

    還是說了呢,只覺得心中有塊一直壓抑着他的東西消失了。

    “我不需要你的答案,我已經知道了。”邀曳的目光落在洛澤淵不知是何時摟在莫雨笙腰上的手上,有些無奈和苦澀……這樣的自然,理所當然,果然這兩人才是真正的命定,無法分離。

    “抱歉了。”莫雨笙這樣說着,聽不出來她的真實想法。

    邀曳淺淺的笑着,身邊的輕紗無風自動,淺淺的青色光芒從他的身上慢慢的泛出,一點一點的在並不明亮的房間內就像是亮起了無數盞星燈,美麗絢爛的形成一個迷離的夢境,接着邀曳的身體就被這些碧綠的光點給包裹。

    光芒是越發的明亮鮮豔,就在它變成了最美麗的青黛色的時候,便如同是那夜空中盛放的煙花,綻放,破碎,最後消失。

    什麼也沒有留下。

    莫雨笙擡頭看着這一場用邀曳的靈魂變成的美麗煙花,墨色的瞳孔中照着點點最後的翠色光點,好似夜空下的星辰。

    下一刻,邀星原本站立着的身子忽的倒下,燃起了幽藍色的火焰,轉瞬之間便化成了灰燼……最開始就發現了,邀星早就已經死去了,留在人間的是她被禁錮的靈魂和她的執念,是她想要再次見到邀曳的執念讓她支撐了那麼久。

    而到了現在,終於是支撐不下去了。

    “我不喜歡這樣的做法。既然不甘心,那就應該去將這一切都顛覆,哪怕路途上有再多的荊棘,也要踏着鮮血走下去。”

    莫雨笙垂下眼簾,低聲的說着,隨後低低的喚道:“妖惑。”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她身邊的空間一陣波動,一抹緋色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身側……精緻無雙的面孔,無可挑剔的白皙肌膚,纖長而翹的睫毛,妃色的脣,美豔惑人更勝過女子的男人身着一身耀眼的紅衣對着莫雨笙單膝跪下,態度恭敬的喚了一聲:“妖惑,參見主上。”

    “現在可以動手了,將這個國家變成我們的吧。”莫雨笙淡淡的說着。

    “是。”隨後化成一陣緋色的煙霧消散。

    洛澤淵走到她的身邊,輕輕的摟住她,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着:“你還有我,我一直都在,一直都在。”

    我一直都在你身邊,從未曾離開,無論是從什麼時候,一直到地老天荒,一直到海角天涯,生生世世,我一直都在,就像是我們最初的相遇的時候,那一眼,就註定了就註定了,不再放手。

    “好,那便走罷。”莫雨笙聳聳肩,懶懶散散的語調再度響起,毫不客氣的靠在洛澤淵的懷裏,任由他將她帶離這個地方。

    在他的懷裏擡起頭,看着他那出塵俊逸的臉,莫雨笙覺得神情一陣恍惚,一剎那有種回到了過去的感覺,回到了一切的開始的那個時刻。

    那個時候……或許就是這樣的相見註定了彼此永不離棄的糾纏。

    第二天,天亮之後,古凰國皇宮傳來哀訊……皇帝駕崩了。

    邀曳並不是導致古凰國滅亡的罪魁禍首,但是他是一個引子,他所代表的就是成爲一個在暗地裏毀掉古凰國的引子,由他帶來真正的破壞者。

    所以,從某種角度上來說,當初給邀曳所算出來的預言,仍舊是實現了。

    離開了古凰國,到了一座小山林裏,有一片小湖,湖面上靜靜地漂浮着一葉小舟,莫雨笙趴在船頭,懶懶散散的撐起身子,看着坐在身邊的洛澤淵,清雅絕倫的臉上浮現出淺淺的笑容,就像是雨後的蓮花初綻,美麗的難以言喻:“澤淵,還記得當初麼?”

    “自然,有關你的一切我都記得清清楚楚,從不曾忘記。”心中的悸動令他忍不住俯下身在她的額上落下一吻。

    “這一切,都是因爲預言啊……一個可笑的預言”莫雨笙淺淺一笑,碎了繁華,傾了天下,“不過,我不後悔。”

    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她都永不後悔。

    如果說這天不能容她,那她便將這個天給顛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