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1章 那就去吧,走向你所決定的死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1章 那就去吧,走向你所決定的死亡字體大小: A+
     

    邀曳他說,他哪個都不選。

    他不想死,但是他一定會死。他不要亡命天涯,也不要顛覆國家,他要去皇都。

    他要去皇都看他的母親,達成了這個心願之後他會自絕在祭祀臺上,了卻那些從他出生起就一直希望他死去的那些人的心願,也放下這個他揹負了三百多年的枷鎖。更何況,在這三百多年以來,他已經看厭了這個世界,早已厭倦了,或許死去纔是最好的解脫吧?

    要說還有什麼不滿的,大概就是……

    也罷,也罷,這一切都是命數,既然它是註定得不到的,又爲什麼還要再去想呢?

    就算是下定了決心,但是邀曳卻最終還是算錯了他自己的心,算錯了那一份突如其來又註定了無疾而終的根本就不屬於他的感情對於他而言將會一種則樣的折磨,哪怕只有僅僅的一天,也讓他心疼難受得無以復加。

    莫雨笙對於邀曳的選擇沒有絲毫的驚訝,只是很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然後懶懶地說到:“隨你,那是你自己的選擇與我們無關。”然後伸了一個懶腰,才繼續說,“不過我倒是閒的無聊可以與你一起去……你是想要什麼時候去呢?”

    “立刻,不知道你還要一起麼?”邀曳聽得出來,莫雨笙只是很無聊想要找些事情來做,與他一起大概也只不過是想要找些事情來做打發時間罷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邀曳自己說對了,不過他沒有想到的還有其他的目的。

    其實,他也並不指望莫雨笙會答應他,畢竟他所說的時間實在是太緊了。

    沒有想到的卻是那個懶懶散散的成了莫雨笙招牌的語氣的聲音這樣回答他:“現在?可以啊。”

    邀曳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想要看出她是在開玩笑的意思,可惜,就算是神態是懶洋洋的,但是她的神情裏面沒有意思是在開玩笑,一瞬間,原本被他拼命壓抑的東西開始不可遏制的瘋長起來,漸漸將他的整個靈魂纏繞。

    洛澤淵地垂下眼簾,掩蓋住他瘋狂地想要現在就殺了這個男人的衝動……他感覺到了邀曳對於莫雨笙的感情,已經開始朝着不可抑制的方向發展了,這讓他的妒念開始壓制不住了。

    莫雨笙感覺到了,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伸出手輕輕的握住了摟在她腰上的開始突然用力卻沒有把她弄疼的手上。

    洛澤淵感受着從那覆上來的手中傳來的溫度,漸漸地平復下心中翻涌的情緒,恢復了以往的樣子,但邀曳並沒有發現,應該說除了莫雨笙之外沒有誰能夠發現什麼。

    邀曳看着兩人的姿勢,看着莫雨笙與洛澤淵兩人相握的手,只覺得心底有個地方開始隱隱地痛起來。

    爲了將這種感覺消除,他繼續說道:“那邊麻煩你們隨我走這一趟了。”

    莫雨笙懶散一笑,洛澤淵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隱隱之間有種不耐煩的感覺。

    就算是回答了。

    在這種時候,就體現出了靈能修煉者比普通人強大的一個方面了。

    從令城到皇都古凰城就算是騎最快的馬日夜不停的趕路也要花上十多天的時間,可是,邀曳既然是身爲古凰國的國師,而且又是有着九重靈力的宗冕,他自然是在古凰城中有着定點傳送陣,因此只不過是花費了片刻的時間便在他們在令城居住的院子中設好了

    一個傳送陣。

    運用靈力,啓動。

    只不過是剎那的功夫,三人就來到了古凰國的皇都的祭司院中……這裏是邀曳單獨的祕密房間,古凰國中沒有誰知到,就像是在這個時候,沒有誰知到本應該在外城被追殺甚至是被殺死的人會出現在這裏。

    天還未曾完全亮起,但一切都已經開始了,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的齒輪,不停地連接,咬合,轉動,然後形成系統,漸漸的開始越轉越快越轉越快,沒有誰能夠停止它,除非是將它的一切都破壞。

    “那麼,你現在想要做什麼?”莫雨笙看了看這個有些幽暗的房間,說實話很多擔任祭司或者國師之類的職位的人的一些祕密房間大多數都是這樣的。沒什麼新意的感覺,莫雨笙也就沒有做什麼多餘的評價,只是很隨意的問着,然後就被洛澤淵給摟到一邊……這個地方有什麼好看的?

    喂喂喂,只不過是隨便看看也不成麼?

    不行。

    算了,說不過你……你贏了……

    邀曳也是看了看他的房間,說不出一種什麼樣的感情,他在層層的監控之下花費了一年的時間才做出的這個房間,還是對他而言有一種類似於“家”的感覺,要離開這裏,還是永遠離開,心裏還是有些不太舒服,就算是經歷了三百多年的時光,他還是……不能做到心如止水麼?

    略微的感受了一下,邀曳才說道:“我現在只想去見我的母親,但是我進不去那裏。”他在這些年來都使用過無數的方法,都沒成功,那裏用他母親的靈魂設下了屏障,只要他一靠近那個屏障,他的母親的靈魂就會受到劇烈的痛苦,痛不欲生。

    他不忍心,他還無法做到對他的母親受苦還能夠做到做到無所謂的程度。

    “也就是說需要我們幫你打開那個屏障咯?”莫雨笙無聊的把玩着洛澤淵垂在胸前的髮飾的流蘇,頭也沒擡,“然後你是要跟着我們進去呢?還是要做別的什麼?”

    “麻煩你們幫我把我母親帶出來,我也不清楚就算屏障解開了我對於母親的靈魂是否還有別的影響……我賭不起。”邀曳看着他們,很堅定的目光,普通的臉上有了一層淡淡的光輝,“我不能讓我母親再繼續呆在這個見鬼的環境裏面了!”

    莫雨笙垂着頭,散落在背後的長髮遮擋住了她的面容,她輕聲地說了一句話,邀曳沒有聽清楚,只有在她身邊的洛澤淵聽到了她的話:“真是沒有用。”

    輕輕地,脣角向上揚起一個弧度……這樣纔對,對於這樣的存在,實在是沒有必要在爲他浪費什麼時間了,就算是消遣,能夠做到最後就算仁至義盡了,再然後,就將這個國家收入囊中吧。

    這樣,纔是他們應該做的事情。

    “好,那就走吧。”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早點解決吧,然後,就是這個國家徹底破碎的時候……那麼,在那之前,你就去吧,走向你所決定的死亡。

    月白色的身影從邀曳的身邊走過,淺淡的幽蓮香輕輕的掃過他的鼻尖,卻出人意料的帶給他一種冰冷的殺伐的氣息。

    讓他的靈魂在那一瞬間有種被凍結的錯覺,可又轉眼就消失了,似乎只是錯覺,於是他和洛澤淵都跟了上去。

    只有洛澤淵在後面纔看到了,莫雨笙在剛纔回答的時候

    ,將一顆暗紫色的珠子彈射飛去了外界。他知道,這顆珠子是做什麼用的……是爲了通知一個人,通知他,下達了動手的命令。

    已經玩的有些久了,該做做正經事了。

    來到了邀曳所說的那個屏障前,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好似夜晚的霧障,上面有明明現現的白色光點在閃爍,就像是夜空中的星辰,莫雨笙看着這片靈魂形成的屏障,感受了一下里面所蘊含的力量,忽然嗤笑一聲,讓邀曳感覺有些奇怪,他問:“怎麼了嗎?”是不是他的母親的靈魂有什麼問題存在麼?

    “不,只是覺得做出這個靈魂交易的人真的很有趣而已,能夠想出這樣使用靈魂的方法。”莫雨笙覺得自己似乎是說的有些多了,也就把話題結束了,“沒什麼,那我進去了。”隨後就這樣自然的走入了這個屏障之中,沒有收到任何的阻攔,就好像她就是這個屏障的組成的一部分一樣,那樣的自然,進入那屏障的莫雨笙的身影看起來是那樣的虛幻,就像是一個無法觸碰的夢境。

    很飄渺的,就像是要消失的感覺一樣。

    那樣的人,真的會是屬於這個紅塵之中的人麼?看起來,似乎是比他這個已經對世間厭煩了的人還要虛無縹緲還要難以接近。

    心中的某個地方,又開始隱隱作痛了。

    或許,他是喜歡上了莫雨笙吧?喜歡上了這個他根本就不曾瞭解的女生。

    不然的話,那種奇怪的感覺,那種莫名其妙的心痛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那是一種不可能的執念吧?畢竟就算是瞎子也能夠看得出來莫雨笙和這個叫做洛澤淵的男人之間的關係,不是誰可以插入的進去的,大概以後也不會有誰有這個資格和能力了。

    神色之間,已經有了黯淡。

    洛澤淵的眼角餘光微微的飄到了他,一語不發,他不會進去,因爲莫雨笙讓他先不要進去。

    對於莫雨笙要做的事情,他知道,所以他不回去干涉,這是他們之間的尊重。

    莫雨笙根本就沒有去管那些設在其中的其他的陣法,那些陣法對於她來說就像是一個擺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

    她直接就來到了那靈魂屏障的靈魂的主人那裏,那裏就像是一片混沌,在那片混沌之中靜靜地跪坐和一名身着白色常祭祀袍的女子,只能算的上是清秀的臉可以看得出來與邀曳相似的輪廓,她就是邀曳的母親,古凰國前任國師……邀星。

    “來了麼?映照着預言而來的人。”邀星淡淡的說着,轉過身來,仰頭看着居高臨下看着她的莫雨笙。

    “我可能算是吧,不過,你難道不覺得嗎,所有被預言的未來……”莫雨笙蹲下來,與邀星的雙眼對視,“都是在人們相信了這個預言之後所做出來的事情而引發的麼?”

    邀星忽然就愣了一下,隨後笑了:“我看不透你,也無法算出你的命數,你應該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存在吧?”她用了很多方法去預測去算,可是得到的結果仍然是一片混沌,什麼也算不出來,什麼也看不見,還爲此差點就送命了。

    “這一點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也活不久了,知道太多也沒有什麼用。”莫雨笙手中紅光微微閃現,一個薄薄的罩子就將邀星給罩了起來,“走吧。”

    邀星閉上眼,不再說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