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0章 在你面前有兩個選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0章 在你面前有兩個選擇字體大小: A+
     

    有的人曾經這樣說過:當擺在你面前有一條交叉路的時候,你會選擇走那一邊?

    對於這個問題,有過很多的答案,但是,沒有誰能夠得出一個真正正確的答案。

    而現在,又有一個人將要對於一個很早就知道的問題做出選擇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他昏死過去的五天之後了,現在正是第五天的清晨,天邊還未明亮,只不過是泛起了朦朦的白光,幾顆殘星還稀疏地掛在天際,有些寂寥。

    邀曳緩慢地坐起身,身上蓋着的棉被隨着他的動作而落下,只穿着白色裏衣。

    目光有些迷離閃爍,邀曳還沒有回過神來,他的記憶還停留在他暈死過去的那一刻,可是……他活動了一下身體,卻是什麼事情也沒有,沒有一點受傷的痕跡,他驚訝的發現他的身體不但沒有一點受傷的痕跡反而就連他以前受過的一些到了現在還沒有好的暗傷也都被治好了。唯一讓他還有些恍惚的,就是他的心口處還是能夠隱隱的感覺的到那種被利箭貫穿的刺痛感。

    除此之外,就什麼也沒有了,就好像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場夢境罷了。

    但是,他知道,那並不是夢。

    到底還是被拋棄了啊……還是……

    雙拳緊握,他的臉色平靜,看不出任何的異常,只是那緊握着的手微微地顫抖着。

    很悲哀,他心中的那一絲微小的奢望,終究還是被那個他最不願的人給親手打破了,他應該說什麼呢?是應該感嘆麼?還是說應該憎恨?

    可是,明明他很久之前就清楚的不是麼?

    那他的心,究竟還在痛什麼?

    沒有讓他多想,房間的門就被推開了,一個月白色的身影飄了進來,帶來一股淺淡的幽蓮香,還有一股很濃郁的食物的香氣。

    莫雨笙端着一個托盤,進入了邀曳的房間,那托盤上面放着的是兩個青瓷碗,一碗是濃稠的白粥,另外一碗中的是黑漆漆的藥,她看着已經坐起身的邀曳,沒有什麼意外,只是很平靜地說:“我估算着時間,你這個時候就應該醒來了,我來給你送點吃的,已經昏迷了五天未曾進食,還是要吃點東西纔不會傷身。”明明是那樣懶懶散散的語氣,明明除了懶散之外的語氣他什麼也沒聽出來,可是他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種他是被關心着的感覺。

    一瞬間,有什麼擊中了他的心臟,那個曾經生長的很隱祕的幼小的嫩芽又從壓在上面的石頭下頑強的長出了一小截,很脆弱,只要稍稍的用力就會死在那裏,可是邀曳沒有這樣做。

    又或者說,他不想這樣做,他想要放任一次。

    哪怕這樣的放肆最後什麼也不會得到,但終究還是讓那細小的幼苗生長了起來。

    然後,再也無法阻止了。

    “喏,先把藥喝了,再把粥喝了,你現在的脾胃還很脆弱不能吃什麼油膩的食物。”莫雨笙將托盤遞給了邀曳,懶懶地說着,清雅的臉上除了懶散什麼也沒有,“喝完了放在一旁就可,會有小廝來收拾的,我先出去了,你有什麼問題等你把藥吃完把粥喝完整理好你自己之後到外面的院子裏找我們再說。”

    說着,就要抽手離去,邀曳急忙接過,他的手指不經意的觸碰過她

    的指尖,細膩的,略帶低溫的觸感讓邀曳愣了一瞬,差點沒有接好托盤,而莫雨笙則是沒有什麼反應直接就出去了,順帶把門關好。

    邀曳愣愣的看着關閉的房門,將托盤放好,他看着他自己的指尖,那裏似乎還殘留着剛纔的觸感。

    下意識地將指尖放在脣邊,輕輕地吻了上去,然後他自己就被他的舉動給嚇醒了……他剛纔到底是在做什麼?他瘋了不成?

    或許他已經瘋了,在他答應和她一起上路的那一刻,或者更早他就已經開始變得瘋狂,變得有些不像他自己,就像是着了魔一般。

    被輕易的蠱惑了。

    端起藥碗,聞着藥味,是對恢復身體有好處的藥就是裏面的黃連似乎是重了幾分,邀曳眉頭也沒皺的就將它一飲而盡,隨後又換了那碗粥,慢慢地喝着,什麼味道也沒有的粥在他喝起來似乎是有一種微微的甜味還有一絲溫暖的感覺,匯聚在腹部,慢慢的沉澱在心中。

    他知道,這藥是張澤淵準備的,而這粥,則是心中浮現出一張清雅的面容。

    莫雨笙。

    “話說,你有必要讓那藥店的老闆多放那幾劑的黃連麼?就算對藥效沒有任何的影響,可是也太苦了吧?”莫雨笙有些好笑的看着那個天神一般的男子,對方的臉上依然是那樣的淡然,風姿無邊,風華無雙。似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那樣的理所當然。

    然後,就只聽見他這樣說:“你若不爲他煮粥,我可以少放兩劑的。”

    莫雨笙頗有些無語,走到他的身邊,語氣之中有些笑意:“我不過是讓掌櫃的幫我煮,又沒有動手誒。”就算是這樣也不行哦?

    “只是這樣就已經讓我覺得很不舒服了,雨笙,他剛纔碰了你對麼?”洛澤淵將她的雙手握在手中,輕輕的摩擦着她的指尖,那裏似乎還有另外一個人的氣息在上面。

    莫雨笙已經無語了,她知道再說下去就不知道會說到什麼方面去,還是就此打住會比較好,反正每次和他爭論有關於這些的事情,他總是贏不了。

    不過啊,這個男人的獨佔欲似乎是越來越強了啊……這是好的現象還是壞的呢?有些頭疼啊。

    可是,這樣的纔是她的人啊,當初也是她和他說過,不要在她的面前隱藏他的真實想法,所以會變成這樣她也是早就明白的。

    “我知道,你也就在忍耐一下吧,不會拖得太久的。”莫雨笙輕輕地在洛澤淵的耳邊說道,懶懶散散的語氣之中有這隻有他才明白的含義,看着那張清雅的臉以及那張臉上的懶散表情,還是有些心動的在她的頰邊落下一個輕吻,洛澤淵輕聲的說着:“明白就好,他對你的感情已經過界了,我不能保證我還能夠忍多久。”

    他們彼此之間都明白的事情,就不必再多說什麼了。

    隨後,莫雨笙看着漸漸明亮的天邊,喃喃的說道:“待到古凰破碎之時……馬上就要來到了。”

    洛澤淵回去了房間,拿了一件外衣給莫雨笙披上,就算是秋天也還是要注意一下的。

    之後,邀曳整理好了自己後,來到了院中。

    這是一家客棧的後院,已經被莫雨笙他們給全部租了下來,院子不算小,幾棵常青樹還是那樣的蒼翠,一些

    算不得名貴的菊花在靜靜地開放着,鵝卵石的地面看着很舒服。

    在院中,一名清雅的女子靠在石桌上撐着頭閉着眼,在她的身後站着一位天神一般的男子,爲她擋住了早晨的微風,微風輕輕的吹起他的衣袂,溫潤淡雅的氣息縈繞在他們兩人之間。

    就像是一個單獨的世界,誰也無法闖入。

    邀曳的心微微的刺痛了一瞬,然後他就把這種感情壓制在心底,臉上要起一抹溫和的笑容:“早啊,謝謝你們的藥和粥。”

    洛澤淵一言不發,而莫雨笙睜開眼,看着仍然是一副淡然表情的臉,她心中暗自嗤笑一聲,隨後向後靠在洛澤淵的懷裏,神情懶懶散散的好像是沒有骨頭似的:“你也不用去想一些有的沒有的事情了,我會告訴你的。你確實是我們救回來的,你身上的傷也是我們治好的,還有那個毒雲尊者已經死了……應該對你沒有什麼影響吧?”

    邀曳忽然就愣了……毒雲尊者死了?

    說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就算他再怎樣的怨恨,對於這個曾經照顧和陪伴了一百多年的舅舅他心中還是有一絲感情存在的,那個人就這樣的死去了,他覺得似乎有什麼從他的世界裏離去了。

    “不,沒有什麼……影響”他聽見自己這樣淡淡地回答着,因爲對於一個要殺死自己的人,哪怕是有再多的感情,也是會產生怨恨的吧?

    “那麼,你現在是準備怎樣做呢?”莫雨笙的手指在石桌上面輕輕的敲擊着,聲音很微小但在這一片安靜中聽得很清楚,“你自己說過你不想死的,所以我救了你。但問題是你是被這個國家的國君下令誅殺……說實話你做國師做成這樣還真是有夠倒黴的誒。”

    被自己國家的國君下令追殺的國師?確實是有夠好笑的,可是他笑不出來。

    說實話,他知道他是要死的,所以他並沒有想過要反抗,只不過他不想現在死,因爲他的母親還在皇都祭司院的禁塔之中被囚禁着,他想要再見見他的母親。

    這個願望說起來很簡單,但是,在他成爲這個國家的國師的這三百多年以來,沒有一次成功過的。

    說起怨恨,其實是有的。

    但是,無論是因爲當初他們給他所下的咒印還是真麼多年以來的習慣,他仍然是做不到對這個他守護了三百多年的國家產生一絲的毀滅的念頭。

    “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哦。”莫雨笙對他豎起兩根指頭,懶懶散散的像是有氣無力地晃了晃,“你自己也說過你不想死,所以……第一,亡命天涯,一直逃;第二,那就是顛覆這個國家,讓那個什麼追殺你的命令直接變成廢紙,除此之外,再無他法。”

    亡命天涯?那是不可能的,他還有想要見的人,若是亡命天涯那他豈不是見到她的機會將會變得更加的渺茫麼?

    顛覆這個國家?雖然說這也是一個方法,或許是再好的方法,但是,這三百多年以來的時光就像是被印刻在他的魂魄之中,難以抹消,他做不到。

    所以。

    “我哪個都不選。”邀曳這樣回答着,與此同時在他的心底已經做好了一個決定。

    莫雨笙的雙眼微微地斂起。

    邀曳心中的想法,還真的是很有趣呢。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