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8章 聖上有命,破碎的假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8章 聖上有命,破碎的假象字體大小: A+
     

    難道說,就是因爲那個見鬼的預言麼?

    毒箭已經飛到了邀曳的胸口前一釐米處,竟是忽然停了一下,一隻手輕輕的,毫無狀況的將它捏住了,上面的毒氣被那隻手上表面浮現的淺淺的紅暈給阻擋了,一個懶懶洋洋的語調在他的耳邊就像是一絲清泉流過他的心間。

    一張如同是出水芙蓉的臉在他的眼前放大,一雙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就像是夜空中的星辰,閃爍着,讓他的心底漸漸的升起一種暖暖的感覺。

    怎麼會是她在這裏,居然會是這個只認識了不到三天的莫雨笙!

    “你這樣是要怎樣呢?想死了麼?”懶懶散散的語氣帶着一絲戲謔的笑意,那張如同是出水白蓮的臉上帶着莫名的笑意,聲音彷彿是從天外傳來,將他給驚醒了。

    那隻毒箭已經被莫雨笙捏在了手中,淺淡的紅光在上面流轉着,眨眼之間那毒箭就被紅光吞噬,就像是一個訊號將發呆的邀曳給驚醒了。

    “皇道天……御之結界術!”抽出腰間一直掛着的玉決,舉在身前,邀曳低聲喝道,玉決發出明黃色的光芒將四周籠罩,立刻就將原本所在的地方和其他無辜的羣衆給隔離開了,他不能讓這麼多的無辜的百姓也因爲毒雲尊者的毒氣而死亡,就算是毒雲尊者是要殺他,他也要保護好百姓們,這是身爲古凰國的國師的職責,也是從幾百年前就印刻在他靈魂中的本能,他的使命就是守護這個國家,守護這個國家的百姓,哪怕是國君要殺他也要做到。

    建立起巨大的結界,將這裏變成一個獨立的空間,隔絕外界的一切。

    “還請現身吧,毒雲尊者。”邀曳拱手,一個晚輩對長輩的禮節。

    “哎,你這又是何苦呢?”伴隨着乾澀刺耳的聲音,一名佝僂着背骨瘦如柴的老頭在一片暗紫色的霧氣之中漸漸走了出來。

    邀曳輕輕咬了咬下脣,目光很堅定:“我只是想再確認一次,是不是真的是父親他下的命令,要殺了我麼?”

    “是,其實你又何必再問,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了不是麼。”毒雲尊者的目光有些悲切,“不然,你認爲我會來麼?畢竟你可是我的……”

    “停止!我不是!”邀曳大聲制止了毒雲尊者將要說出的話,溫潤的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像是在回憶什麼,又像是在忍耐些什麼,“就算是我早已知道,可是三百多年來的相處還不能令你們放心麼?”

    那是一種強行壓抑的聲音,低沉喑啞,邀曳的臉上浮現的是傷痛。

    看着這樣的邀曳,莫雨笙微微眯起了眼,她並不準備插手。

    邀曳對她而言還算不上什麼重要的人,不過是閒的無聊時的消遣,認識也不過三天而已,她也沒有要和他繼續深交下去的打算,她沒有多餘的同情心和助人爲樂的精神。

    所以,邀曳自己的事情還是讓他自己來解決比較好,不過,邀曳此刻的那種情緒讓她覺得很熟悉,熟悉的有種靈魂深處的某個地方也在隱隱的躍動的感覺。

    她討厭那種感覺。

    低垂雙眼,左眼轉眼掠過淺淺的暗紫流光。

    然後她的手就被握了起來,溫潤的溫度。

    洛澤淵靜靜的看着她,很專注,他的視線之中除了她沒有其他。

    就好像一直這樣下去,直到滄海桑田,直到地老天荒。

    “呵呵呵”邀曳仰頭,左手捂住雙眼,“是啊,早就知道的事實我到底還要在那裏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呢?不就是因爲那邀曳亡國四個字的預言麼?就這樣決定了我的生死,很好,很好!”

    很好什麼呢?

    很好的原因,很好的未來麼?

    這些真的讓他很想笑。

    其實早就知道的啊,放下手,邀曳還是那副樣子,什麼也沒有改變,就連眼眶也沒有紅,一切如常,沒有憤怒,沒有瘋狂,沒有悲傷,只有一片的平和寧靜。

    這時的邀曳,是古凰國的國師,就算沒有繁複沉重莊嚴的祭祀袍,但是,只要他站在那裏,那樣的氣息,那樣的神情,都在證明着。

    他看着自己攤開的雙手,左手上面拿着的玉決是他出生的時候由那個是他父親的男人給他的,是他不爲人知的身份證明。

    他是古凰國的國師,他的母親是上一任的古凰國國師,叫邀星,他叫邀曳。

    可是,除了幾個人之外根本就沒有誰知到,他和他的母親,姓姬。

    “是不是他已經活不久了,所以要先除了我才能安心?”邀曳這樣問着,緩慢的握緊了拳頭,“那,他準備如何對外說我的死因?”就算是要他認命,有些事情他還是要知道的。

    莫雨笙的眉頭微微皺了皺。

    這種平靜的口吻,他是已經準備放棄了麼?還真是弱的可以,這種人的腦子裏的想法還真的是愚蠢的無可救藥。

    她不喜歡,所以,她決定要出手。

    這時,毒雲天尊也是看見了邀曳手中的那枚玉決,心中也覺得很是不捨……這樣的一個孩子可是他看着長大的,他是個怎樣的性格他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說實話他也並不相信那個預言,但是,皇族的人相信,他們不能放任任何的有可能對他們造成威脅的人。

    正所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邀曳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吧?

    “但是,我還不想死呢。”忽然的,微微一笑,邀曳的笑容其實很有一種治癒人心的能力,儘管他的面容比較平凡,但是他的氣質還是會讓人覺得神聖,“那你說,我要怎麼辦呢?”

    他不想死,儘管他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也做好了死去的準備,但是,也絕對不是在這個時候……在皇城還有對於他而言重要的人,他還沒有爲那個人做完那些他答應過的事情之前,他又怎麼能死?

    莫雨笙挑了挑眉……這倒是有點意思,明明已經認命了,卻說他還不想死?這個傢伙的心裏想的東西還真是有趣。

    當下,她就又做了一個決定……對這個國家動手的時間就定在這個邀曳死去之後吧,在那之後她就應該和洛澤淵一同去另一個地方了。

    “這可由不得你。”毒雲天尊也是被邀曳的回答給怔住了一瞬,但是下一刻他的身邊就出現了無數支暗紫色的毒箭朝邀曳飛射過去,箭箭都指着的是致命位置,毫不留情。

    腳尖在地面

    上輕輕一點,邀曳一個後空翻跳到了身邊房屋的屋頂上,神色平靜,手指泛出青色的光芒,飛快的在空中勾勒着一個又一個的圖紋,他身邊的空間開始出現混亂的波動,只是眨眼的功夫,他的身邊就已經有了無數個圖紋,只見他勾畫完最後一個圖紋,輕聲說着:“抱歉了。皇道天……九天青火葬。”

    無數的青色火焰從那些圖紋中浮現出,同時也射向毒雲天尊,火焰所到之處,毒氣什麼的就都被燃燒乾淨。那股力量,強的有些詭異了,強的根本就不應該是邀曳這個八重靈力皇極的力量!

    “你竟然已經是宗冕了?”毒雲天尊這下是難以抑制的叫了出來。

    這怎能夠讓他不吃驚。

    “是啊,剛剛突破的。”邀曳忽然笑得有些苦澀,“如果說不是我的心在那一刻如死灰,正好符合了皇道天的第九重的萬物俱無的要求,不然的話還真的不知道還要經過多少年才能突破,我是應該感謝你們麼?”

    可是,這樣的突破他一點也不想要啊。

    一點也不想,毒雲天尊承認的事實將他一直以來自欺欺人的假象全部都打碎了。

    “所以,你不是我的對手,你走吧……我不想殺你。”邀曳輕聲的說着,在他的心裏,對毒雲天尊這個從小就照顧了他一百多年的老人還是多多少少的有些情意的,畢竟,還是有些不忍。

    就算他想要否認,也無法改變他和他之間的一些關係。

    “呵呵呵曳兒,你還是這樣的心軟啊我以前可是和你說過的啊”毒雲天尊忽然笑了起來,然後就消失了蹤影。

    下一刻,一股腐爛的腥臭衝入邀曳的腦海。

    糟糕!大意了!被偷襲了!

    視線一陣模糊,再然後他就覺得心臟一陣刺痛。

    “對戰的時候可不能心軟,是敵人就一定要確認他死亡才能鬆懈啊。”毒雲天尊的話幽幽的,在他的耳邊響起。

    他知道,可是,他無法狠下心來。

    所以說,這次,他是必死無疑了麼?

    忽然之間,腦海裏面浮現出了一張臉,一張令他吃驚無比的臉……怎麼會是她?

    下一刻,一股輕雅的幽蓮香衝破了腥臭的毒氣,進入他的靈魂。

    一個懶懶散散的語調輕快的響起,有些諷刺的嘲笑道:“你說你也年紀不小了怎麼幹出這種背後偷襲的無恥之事呢?難不成真的是倚老賣老?你還好意思麼你?”

    這些話氣的毒雲天尊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你說你一個長的好似謫仙一般的女娃娃的怎麼一開口就那麼氣人呢?

    她還懂不懂什麼叫做尊老愛幼啊?

    接着又聽見她繼續說:“邀曳啊,你不是說你不想死麼?怎麼就起不來了呢?”

    說實話,莫雨笙說這話的語氣不僅是懶懶散散的,還有些陰陽怪氣的,如果她願意的話,說不定可以把死人給氣活活人給氣死。

    所以,原本已經失去了氣息的邀曳,身上的靈力波動忽然輕微的泛起了一絲波瀾。

    他當然知道啊,他現在還不能死,絕對不能死在這裏。

    所以,他一定要起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