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6章 你說,這夜是不是更黑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6章 你說,這夜是不是更黑了字體大小: A+
     

    他記得曾有人說他是妖孽,是不容於世的。

    他還記得有很多的族人想要殺了他,那些族人扭曲的臉上的表情,還有他們的眼神都讓他覺得很討厭。因此他殺了那些族人,繼而逃出了那個他出生的地方,同時,在當天夜裏,他出生的那個風景秀麗的地方忽然燃起了一場無名滔天大火,那裏的所有人,無論男女老幼,無一逃脫。

    豔紅的火光,在不停的吞噬着一些記錄。

    那一天,正值冬至,天上飄飄灑灑的飄飛着大雪,那種白色很純粹,很美麗,卻很刺眼。

    白色的,整個世界似乎都只剩這一種顏色。

    但是,突然之間他覺得有些冷,不是身體上的而是從內心從靈魂深處涌現出來的冰冷,他不知道爲什麼,他只看見此時的天地都只是一片雪白,純淨無瑕的白色,而他一個人身處這白色之中,逃脫不了。

    也無力反抗。

    他才發現原來他已經從早上跑到了傍晚,他的身體很累,已經疲憊得無法再移動一寸之地。

    似乎有什麼從他的身體裏面流失。

    垂下眼,腹部有一個大口子,有溫熱的,鮮紅的液體正從這口子流出,就算是落在雪中也無法凝結,仍然是那樣的鮮紅刺眼……這是早晨他所殺的那些族人中的其中一個留下的,當時的他並沒有什麼感覺,而現在依然沒有什麼感覺,身體過度的僵冷,他已經失去對外界的感知了。

    他,這是要死了麼?

    不公平啊,上天一點也不公平啊!根本就不公平!

    好恨!他好恨啊!

    若是他能夠活下來的話,他一定要毀了這個世界,與這個世界勢不兩立!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在昏迷之中隱約聽見了一個懶散的清雅好聽的女聲:“喲!這是什麼東西?還有一口氣呢……澤淵,那就帶回去吧。”

    在那之後,他就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唯一有一點恍惚的,就是那一股淺淡的幽蓮香,很好聞,那似乎是溫暖的味道。

    “吶……你叫什麼?”懶懶散散的女聲像是一陣清風拂過。

    “我沒有名字”他自打出生以來就沒有誰給他去過名字,他是一個被厭惡的存在,那些人都叫他妖孽,他是被詛咒的存在,所以說他沒有名字,他垂下眼簾,沒有名字的他,會不會被他討厭?

    “白朽。”輕聲的,語調還是那樣的懶散,說了兩個字。

    “什麼?”有些懵懂。

    “白朽,那我以後叫你白朽可好?”忽然之間那懶懶散散的語調加了一絲輕快。

    白朽……是她爲他取得名字麼?

    在一片純白中靜靜的腐朽的意思麼?

    真好啊,忽然之間眼睛有些酸澀,那張容顏爲此刻在記憶,在靈魂之中,生生世世不曾忘卻。他發誓,他將傾盡一切,誓死相隨,不求其他,只爲能夠待在他的身邊就夠了。

    只要是她需要,他都將爲她付出一切。

    後來,她離開了,說是要去古凰國逛逛,就這樣將他給拋棄了,這怎麼可以?還有那個獨佔欲強的過分的男人,他可不會讓他好過的!

    所以,雨笙,等等他,他很快就來了!

    “國師現在在何處?”古凰國的國君姬正辛坐在御書房的椅子上,右手撐着頭,左手輕輕的敲打着椅子的扶手,一張蒼老的臉上佈滿了陰沉,平添了一份煞氣……他已經有四百七十六歲了,已經接近死亡得大限了。

    “不知,自三日前在松陽城出現之後便再無蹤跡,屬下們查訪多時也未能發現。”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聲音,低沉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繼續去找,找到之後立刻上報。”姬正辛撐着額頭,陰沉的臉變得更加的陰沉,“下去吧。”

    一片安靜。

    “曳兒,你說朕該拿你怎麼辦?是該讓你就這樣繼續下去,還是……朕的時日已經不多了,甫耀還是那樣的不成器”雙拳緊握,“還是殺了你?”手鬆開,一些細碎的硃紅色粉末散落,在明黃的衣袍上,像是血一樣惹眼。

    忽然之間,姬正辛悠悠的嘆了一口氣,蒼老的臉上浮現出的一絲無奈很快就被陰狠決絕代替:“對不住了,曳兒。哪怕你從未有過什麼想法,朕也不能再留着你了,那個預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況且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不容於世的禁忌……我不能讓你毀了姬氏一族!”

    所以,還是讓你去死吧,死你一個換來和平,值!

    御書房的房頂上,此時正大刺刺的坐着兩個人,這個夜晚很黑,就連月亮也不見,所以只能夠模模糊糊的看見兩個身影的輪廓。

    “我說,我們這還要等多久呢?”百無聊賴的,有些痞痞嬉皮笑臉的聲音,“你怎麼還沒有把那些大臣給搞定呢?”

    “別問我,主上沒有讓我速度,所以我三天搞定一個還算是快的了好麼?你又不是不知道主上挺愛玩兒的。”一個冷傲的帶着些許輕佻的魅惑的男聲接口,“主上似乎是想讓那個邀曳也和我們一起,就是不知道那傢伙肯不肯。”

    “那小子不會的,而他最後的結果就只有死亡。”不鹹不淡,“儘管這個傢伙對這個世界有着很深的怨恨,但是他對於這個國家那真的是有着不弱的責任心和執着。主上可是很清楚邀曳是個怎樣的人,沒有誰能夠在主上面前隱藏得了什麼,所以主上她大概也只是閒的無聊想要怎加一點樂趣而已罷了。”

    “呃這確實是主上的風格啊。”

    “大概。”

    “話說回來啊,君上也太過分了吧,明知道我們是怎樣的還把我們給趕出來。”輕佻的語氣之中有止不住的抱怨,“君上的獨佔欲實在是太強了!”

    “其實,以主上那種‘拈花惹草’的習慣君上的獨佔欲能不強麼?”幽幽的,“主上這些年來‘撿’回來的還少麼?這其中可是包括你我誒。”

    “可問題是就連我們都要防也太過分了吧?”

    “在君上的眼中,任何靠近主上的雄性生物都有被驅逐的必要。”

    “……”

    “那好吧,這個問題很嚴肅,換一個……我們還要等多久?離那個解開那個封印的時間可沒剩下太多。”輕佻的語氣很淡定的轉換了一個很嚴肅的話題。

    “待到古凰破碎之時。”

    一汪清泉,無波無瀾,一枚石子撥亂了一池的平靜,水面漸漸的泛起波瀾,水面上漸漸浮現出兩行字:邀星忽聞

    暗香來,亡落天涯心灰意。曳足莫聽雨聲起,國已不在祭塵昔。

    把每句話的開頭一字組合在一起,那就是……邀曳亡國。

    目光冷冷的看着這四句詩,邀曳的嘴邊揚起一個嘲諷的弧度,隨手往湖裏扔進一塊石頭,打破了這個畫面,消散了字跡,但轉瞬之間又恢復了一副溫潤的神情,擡頭,看着不遠處躺在院中的躺椅上看着天空的莫雨笙,忽然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似乎,他無法靠近她。

    他什麼也不知道,對於這個少女(只有20歲,在平均壽數500歲的人族來說,確實是很年少的)他一點資料都不知道。身爲古凰國的國師,他能夠知道很多禁忌或者是其他的絕密的事情,他也通過一些渠道去調查過,但就是沒成功,唯一知道的就是她的名字莫雨笙,那樣的危險。

    但是,他就是無法控制自己。

    他已經活了三百四十九個春秋了,已經看過太多的事情,經歷過的事情也已經讓他的心變得平靜,但是他卻發現他沒有辦法拒絕她,哪怕不知道她要他一起上路時因爲什麼,他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將要做什麼。

    在看見她的那一刻,他就彷彿感應到了什麼,冥冥之中似乎是有什麼再告訴他,警告他。

    一定要遠離她!

    他是可以離開的,從一開始他就有選擇離開的權利,但是他沒有離開,他忽然就想要這樣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想要放縱一次。

    他一定是瘋了!

    “語言很好笑的對不對?”聞到了那股熟悉的蓮華香,莫雨笙微微鬆了聳肩,對着站在她身邊的洛澤淵彎起眼笑着,“可是,人類,或者說是所有的生物都是一片自詡爲聰明至上的愚蠢者,都會相信那所謂的未來預言。”說着,按在扶手上的手下意識的緊緊的緊握了起來,但下一刻又被一股力量打開,手被包在了一個溫潤寬大的手掌中……洛澤淵彎下腰,將莫雨笙的頭輕輕的摟在胸口處:“別這樣,你還有我。”

    輕雅的蓮華香令她的心緒稍稍平靜了下來,靠在他的胸前,聽着那熟悉的心跳聲,莫雨笙低低一笑:“我並不是什麼心善之人,也沒有什麼大義凜然的思想,所以,這天不容我,那我便毀了天。”

    “毀了天”這三個字說得很輕,幾乎聽不見,但洛澤淵在聽到之後反而笑得很開心和柔和,甚至可以說是完全寵溺的贊同:“那就放手去做吧,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這是諾言,一個在很多年前就許下的諾言。

    邀曳看着靜靜的擁抱在一起的兩人,心中忽然有什麼被刺了一下,有些隱隱的發疼。還是沒有想明白,強壓制住心中的感覺,邀曳回屋了……他們已經來到了令城,在城中的香滿樓客棧定了一個院子暫住。

    莫雨笙的目光從邀曳離開的時候便收了回來,她靜靜的看着天空,細碎的劉海全部滑向兩邊,露出了一直隱藏在劉海下的右眼,那瞳孔,竟然是深邃的琉璃紫!

    “你說,這夜色是不是更黑了?”莫雨笙指着天空。

    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那麼,就讓它變得更加黑暗吧。”洛澤淵冷冷一笑。

    竟然是那樣的冷冽,寒冰,死寂一切。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