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3章 初次見面,邀君共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3章 初次見面,邀君共醉字體大小: A+
     

    衆人的心都被高高的吊了起來,目光都緊緊的匯聚在女子手中的飛鏢上,他們對於這突然出現的女子將會怎樣做還是充滿了好奇,不願錯過一瞬。

    “那我就不好意思了。”女子忽然開口。

    臺上的老人一愣,還沒有明白過來女子所說的話。

    但接下來已經不用他思考了,因爲女子已經出手了。

    只見那飛鏢如同是一道流光一樣忽的就從女子的手中射了出去,一飛沖天,隱隱的能夠看到飛鏢上面似乎是有着火光在閃動……

    全場靜默了一秒。

    那些原本掛的好好的物品全部都掉了下來,在衆人吃驚的目光之下,女子神態自若的勾了勾手指,原本飛入空中不見蹤影的那枚小小的飛鏢居然又在空中劃出一道火線向下刺了下來,與此同時,那最高處的那面鏡子也飛落了下來。

    只見那女子身體表面居然浮現出了一層濃烈奪目刺眼的赤色光芒。

    一瞬間,在場的人都像被掐住了脖子一般,眼中都流露出了驚訝,興奮,以及一絲恐懼的複雜的情緒。

    輕輕的一揮手,那些紅光便形成了一個罩子,將那些掉落下來還沒有落地的物品都包裹了起來。靜靜的漂浮在女子的身邊,這個時候,那面最後落下的鏡子也已經落入了女子的手中。女子看着臺上主持的老人,淡淡的說:“抱歉了,經這些東西都弄了下來。你們這些繩子系的,無論是從什麼角度都無法射到最高處……我想要的是這面清凌鏡,方法應該在允許的範圍內,就是有些粗暴了,還望諒解。至於這些東西……”女子一揮手,那團光便落在了臺上的一張桌子上,光芒消失,那些物品全部完好無損的擺放在那裏,“便原數奉還吧。”

    那名老者卻是一眼都不看那些價值不菲的物品,反而有些激動,身體顫巍巍的上前一步,對女子行了一個禮,小心的開口,問道:“敢問這位姑娘,閣下可是靈能修煉者?”

    靈能修煉者在人類之中,因爲一些很苛刻的先天條件的限制,所以往往在一千人中才有可能出現一個,不說十分稀有,那也算是千里挑一了,每一個靈能修煉者都有着不容小覷的力量,每一個都是各個勢力拉攏的對象。

    而現在的松陽城內,出了城主,少城主,以及陳將軍三人,還有那些各個家族用高價聘請來的之外,靈能修煉者的數量,等於零。整個松陽城也不過只不過只有不足十人的靈能修煉者而已。

    而在這個時候居然就出現了一個外來者,這怎麼可能不讓他們吃驚和蠢蠢欲動呢?

    “是啊。”莫雨笙隱藏在錦紗下的脣微微向上勾起一個弧度……她自然是知道這些人在發現了她有靈力的時候心裏會想什麼,不過她可沒有什麼興趣摻和這裏的事情,她只要把她的事情做完了就會離開,所以。

    “這東西我取走了,所以其他的就請諸位隨意。告辭。”

    話音落下,她的身體便化成了霧氣消失於空氣之中,那些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瞪大了雙眼,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

    臺上主持的老人忽然爲難了起來,這樣的情況你說你要讓他如何是好呢?要知

    道,現在的清渚樓樓裏可是有着他們的老闆在看啊,弄不好的話……工作堪憂哦。

    “吳叔,把東西都撤了吧,今日的雨已經落得有些大了。小心生病。”一個悠悠的很好挺的男子的聲音從左側的茶樓中傳出,“掃了諸位的興致在下在此賠罪,明日的清渚樓全部八折優惠,算是賠禮,還望諸位見諒。”

    臺上的老人吳叔聽到這個聲音之後身體一頓,接着滿臉歉意的笑意,笑着對臺下的羣衆拱手:“抱歉了諸位,我們家的老闆發話了,那就明日歡迎諸位的到來,實在抱歉。”

    說着,衆人也就不好意思再發作什麼,況且這雨也確實是下得越來越大了,煙雨朦朧一片,估摸着不到一刻鐘就會下成傾盆大雨,所以也便都離開了。

    吳叔招來了十幾個小廝迅速的收拾着。

    與此同時,松陽城城西的松樹林之上。

    “夜明,吾看清夢落誰家?”一個青色的身影笑着,一張算不上好看但是還算是溫潤有平和的氣質的臉上出現一抹友好的微笑,看着同樣站在另一棵樹的樹頂上的那一抹月白色的身影,“不知姑娘是何意?可否能爲在下解惑?”身上有隱隱的藍色光暈。

    靈能修煉者?又是一個?

    脣角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莫雨笙將頭歪向右側,額上的劉海統一的向右邊飄去,遮住了她的右眼,模樣有些怪,但她說出來的話語氣之中卻又帶着一絲隱隱的戲謔:“我是隨口胡扯的,不行麼?”

    兩個人的初次相遇,就是一次意外,如果說沒有那一瞬間的好奇,是不是就算到了後來死亡的那一刻,也不會覺得那樣的悲傷吧?

    雨驟然的下得大了,天地之間似乎都只剩下這雨的聲音,可是落在樹頂上的雨珠在遇上了這兩個人之後都神奇的避開了他們的身體,就像是撐起了一道壁障,兩人的周圍隱隱有着赤色與暗青的光暈在淺淺的流轉着。

    呵呵……那還真的是有些有趣啊。

    “姑娘說是什麼那邊是什麼吧。在下邀曳,願與姑娘交個朋友。”青衣男子溫和的笑着。

    他也不清楚爲什麼要這樣做,只是在冥冥之中他覺得,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人他不可以放過,就算是錯的也不能。若是放過了,他會後悔的。可是,他竟然是從未料到,這場意外的相遇,相識,之後對她的單戀,到了最後竟然會變成一個無奈的悲傷的結局。

    “我叫莫雨笙。”莫雨笙回答,隨後又化成了一陣赤色的光芒消失,只留下了一句不知是什麼意味的話來,“明日之內,我會去城主府,若是你能夠找到我,我便請你喝酒。”

    當然,在那之前,她並不認爲她會和他有什麼交情。

    邀曳不由的搖了搖頭,啞然失笑……確實是一個很有趣的人,他可是很久沒有遇到過了。

    “莫……雨……笙。”輕輕的念着這三個字,邀曳淡然的甩了甩袖子,“是個好名字呢。”

    不經意間的,這三個字便在他的心地悄悄的生了根,不知不覺的。

    然後,在不久之後不可自拔的落入了他早已不屑的這塵世的十丈軟紅之中,再也走不出來了,儘管那

    只是一個錯誤。

    在他死去的那一刻他才明白,這個突然出現引起了他的興趣的女子……莫雨笙就是他一生的劫,是一個已開始便是錯誤的但卻無法扼殺的劫。而在那個時候,他唯一能夠做到的事情,就是用他的生命來結束這一段虛妄的,根本就不屬於他的感情。

    城主府,大廳。

    城主秋功業抖了抖兩道頗有些喜感的倒八字眉,滿臉的無奈與惆悵,放下手中剛剛由手下呈上來的東西,按了按額角,有些漲的發疼。

    其實那東西不過是一張薄紙罷了。

    而讓他覺得頭疼的是那紙上的東西,一個圖案和一句話。

    那個圖案是一個很簡單的圓,只不過那圓心處被用硃砂勾勒出了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焰的形態,很熾烈,好似要活過來。

    那硃砂也不知道是用什麼製成的,紅的像血。

    在那個圖案的旁邊,只有一行很簡短的小楷:明日隨即拜上。

    這東西真的很簡單,簡單得很直白。

    但是,就是這簡單的過分的東西,卻讓他秋功業頭疼。

    “這次居然會是評議院的人來,怎麼會是評議院的人來呢?這不是殺雞用牛刀麼?這是在搞什麼啊?”秋功業的一張臉看上去有些扭曲,伸手揉了揉臉,嘆了一口氣,很無奈,很糾結。

    “父親。”秋淇華端着一個托盤,將盤上的茶壺提了起來,給秋功業面前的茶杯蓄滿了茶水,關切的問,“夜已深了,父親因何發愁不去入睡?”

    喝了一口茶,但嘴裏的苦澀有些壓不住,看着兒子那關切的目光,覺得心底還是有些暖意:“無事,明日你就不要和耀義出去了,待在府裏吧。”

    秋淇華心中微微一動,想到了某件事情,隨即恭敬的答道:“知道了,父親。”之後便退了下去,他剛剛和陳耀義從青樓分手,有些疲倦了。

    端着茶杯,看着碧綠泛着微黃的茶水,再看看手中的那張薄紙,頓時就覺得頭更疼了:“這算個什麼事兒啊。”

    呼!

    一陣微風吹過,將一扇木窗吹開,幾滴雨珠順着風勢滑落進屋,在一張白紙上點上了印記,漸漸的暈開了,一直狼毫在一隻修長節骨分明的手中握着,在這張紙上緩緩的塗抹勾勒着。

    修長的身影站在桌前,潑墨似的長髮鬆散的垂在背後,就像是一匹光滑的綢緞,銀白的衣衫輕輕的隨着他的動作拂動着,帶出一股難以言喻的飄渺出塵的意味與氣息。

    半晌,擱下筆,轉身對着那睡在空中拉起的一張吊牀上的人,溫潤清雅的讓人一聽就覺得如沐春風的好聽的不似人間之音的男聲淡淡的響起:“你明日是想做什麼呢?”

    “看心情吧,這種小事情明日隨便就可以解決了。你要的鏡子我給你拿來了。反正在這個國家破碎之前好好的消遣一下吧,對吧?”懶懶散散的語氣。

    “隨你,不過還是要注意以下時間。”

    “好。”

    一面玉石鏡子在桌面上隨意的擺放着,散發出瑩潤的光澤。

    本就是突然興起,這麼些日子也都是這樣,一直到地老天荒。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