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四序 花閣の卷_第五十六章 顧及,冷暖自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四序 花閣の卷_第五十六章 顧及,冷暖自知字體大小: A+
     

    天空的繁星點點,清風微微拂過,很快的就已經到了秋天。

    這讓和容澈兩人漫步在Dark街上的簌歌不僅有些愕然,她和鳳君慕在一起的那個時候,是夏天。

    簌歌微露後背的晚禮服,被容澈貼心的用灰色外套披上。

    伸手拉了拉容澈的外套,簌歌微微一笑看向容澈,輕輕的道了聲“謝謝”。

    “簌歌,我倒是寧願你別那麼獨立要強,偶爾依靠一下別人纔不會那麼累。”對於簌歌禮儀周到的道謝,容澈有些無奈的笑着。

    “你是在嫌棄我嘛?嫌棄我不會女孩子的那套嬌柔撒嬌,覺得我總是拒人千里之外?還是認爲我一直都太過理智,太過冷血無情了?”簌歌清亮的眸子泛着點點星芒,她回頭盯着容澈,語氣裏的頑皮和作弄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更像是藏在夜色中的精靈,那麼清靈動人。

    “似乎都有一點呢。”容澈輕輕挑了挑眉峯,嘴角揶揄的笑意讓他看上去親和有魅力,褐色的瞳孔裏看着頑皮輕笑的簌歌,而綻放出瀲灩的光華。

    “真的嗎?只有一點啊?我還以爲會有很多點呢。不過,你以後可不許再埋怨我沒有女孩子的嬌柔體貼,也不要說我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也不能嫌棄我太過理智,太冷血無情。不然,我會好好收拾你的。”

    “我怎麼會嫌棄呢?只是希望你能依靠着我,不要太累而已。理智冷漠的你,纔是方簌歌。”就是因爲這樣像刺蝟把自己藏起來的你,我纔會心疼喜歡的啊。容澈輕輕揚眉,柔和的目光看着簌歌認真而溫情。

    簌歌殷紅的脣畔勾起一抹狡黠的弧度,幽深而黑的眸子裏閃動着星星點點的水光。她走近容澈,素手勾住他的胳膊,跟着他輕緩的步伐,輕輕開口。

    “這些年來我早已經知道,下雨天如果我忘帶雨傘,那就一定會淋雨,淋雨之後,不趕快換身乾淨的衣服,就一定會感冒發燒。生病之後,不趕快看醫生吃藥就會越病越厲害。”

    “媽媽去

    世後,我就知道不會有人再在得知我生病發燒之後,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趕到我身邊,如果我自己都不愛自己,就沒有人了。”雖然,以前媽媽在的時候她還可以感受到親情的溫暖,也會在媽媽跟前耍賴偷懶,那時候媽媽是她的天和地。只可惜,一年前媽媽去世後,她就什麼都沒有了。

    “簌歌。”容澈心疼的看着揚着清雅的笑顏和自己敞開心扉的簌歌,只能伸手環緊她的肩膀,在這個微涼的秋天裏,爲她增加一絲暖意。

    “雖然,我也曾經會躲在屋檐下等雨停,看着一個個被接走的人,覺得這個世界上唯獨自己隻身一人,猶如被人遺棄的東西,一個和這個世界毫無聯繫的東西。我也曾經會在擁擠的公交車上被人右推右推的時候覺得委屈,也曾經在夜色迷茫的時候對自己說聲生日快樂,也會看着別人閤家歡樂的時候羨慕不已。可是現在,我已經不會了。不會再這樣去奢望那些不該存在在我身上的東西。”

    “不過,容澈,謝謝你。”雖然傅之昂是她青梅竹馬的好朋友,但是有時候她也潛意識的不想去拖累他。但是,容澈不同,他現在是自己的男朋友。有權利知道自己的一切想法,也好看看彼此是不是真的合適,在一起。

    簌歌琥珀色的眼睛宛如經過雨水清洗過後的夜空一樣,靜謐而幽深卻帶着她特有的感慨。

    靜謐的夜空上,點點的繁星輕輕的閃動着。

    月光下,親暱漫步的情人,面上的笑柔和而釋然。

    “歌兒,以後有什麼事情,我幫你抗。”伸手攬過簌歌的肩膀,容澈輕輕的笑着,溫雅的笑容讓簌歌微冷的心暖了暖。

    “這可是你說的。”簌歌朗朗一笑,親暱的靠着他。

    “當然,我可是說到做到的人。”容澈明亮的眼睛裏閃爍着耀眼的光華,他寵溺的回頭盯着簌歌,伸手捏了捏簌歌小巧的鼻翼,保證道。

    “對了,我答應了傅之昂要去傅家見伯父呢。”看了眼手腕上容澈送的名貴手錶,

    簌歌纔想起剛纔答應了傅之昂的邀約。

    “我送你過去。”

    “好。”想起自己的車還停在南家大院裏,簌歌點頭答應了容澈的提議。

    容澈帶簌歌去到他停車的地方,伸手爲她開了車門,簌歌淡淡一笑,坐了進去。容澈優雅的勾脣,坐進主駕駛位,發動了車子。

    簌歌把腦袋靠在座位上,臉看向窗外,輕薄的嘴脣微微上揚着,纖長的睫毛輕輕顫了顫,漆黑如暗夜的眸子晃動着複雜的情緒。

    南家的問題,她該如何處理呢?一年前母親雖然是生病去世,可是後來她才知道母親去世前曾經見過沈雅茹。

    不管如何,她絕對不相信沈雅茹和母親去世沒有一點關係!如果不是傅伯父和自己提起過,她根本就不知道沈雅茹瞞着父親和自己,偷偷見了母親。而她的母親,爲什麼剛好在沈雅茹離開之後過不了多久就去世了呢?

    這些謎團,她根本就問不了她的父親。一個在醫院昏迷了幾個星期的人,一個自己連相處都不知道怎麼相處的人,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質問他以前對母親所作所爲的用意。難道,他就完全不知道沈雅茹和野心嗎?南珞飛這樣精明於算計的人,會不知道沈雅茹在背後所做的動作?!

    看來,今天晚上的晚飯,她是有必要好好問問傅伯父了!

    其實扣心自問,對於南家,她雖然恨南珞飛,可是畢竟他是她的親生父親。人們都說,有多愛才會有多恨,她如果不在乎南珞飛,那就根本談不上恨。

    躺在醫院加護病房上的南珞飛,先前那威風霸氣的樣子已經被疾病折磨的快失去了往日的模樣。說實在的,她狠不下心去對南珞飛使壞,畢竟如果人將要面臨死亡,所有的行爲都可以被寬恕的吧?

    但是,沈雅茹和南馥雅這兩個人的別有居心她更是不會讓他們得逞。不管沈雅茹的陰謀野心是什麼,也不外乎是南珞飛的財產。那麼,她和母親生前的那次見面,也是和這個有關的嗎?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