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四序 花閣の卷_第四十六章 容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四序 花閣の卷_第四十六章 容澈字體大小: A+
     

    簌歌脣角微微勾勒出抹若有似無的弧度,坦然的接受投在她身上或打量或好奇或不懷好意的目光,墨綠色的裙服與她白皙的肌膚更加貼合,顯得她越發華貴孤傲。修長的長腿在裙襬的遮掩下若隱若現,帶着絲絲誘人的魅惑,讓花閣男人的視線不自覺的流連在她身上。

    “簌歌,久仰大名,今天到花閣來是要爲我們助興了嗎?來,賞臉陪我喝一杯,怎麼樣?”一個男人拿着兩杯高腳酒杯,笑意優雅的來到簌歌面前。伸手揚了揚自己手中的紅酒,一杯遞給了簌歌。

    被阻擋了去路本來就不怎麼高興的簌歌,冷着眼擡眸盯着來人,微微皺眉。她似乎並不認識他,這酒,她爲什麼要陪他喝?

    “助興?難不成這位先生認爲我方簌歌是花閣的陪酒女郎,還要陪你喝酒不成?”簌歌嘴角噙着一絲冰冷的寒意,她琥珀一樣的瞳孔也瞬間暗了許多。

    “怎麼?我說錯了?花閣的活招牌方簌歌不就是應酬客人的嗎?難道我要你賞臉陪我喝酒也是錯誤的?如果要你當陪酒女郎也行,你給個價,我開張支票給你!”男人臉色一沉,脣角的笑意越發耐人尋味。

    “支票?有錢就可以爲所欲爲是吧?一個富二代拿着父母的錢擺闊了不起啊?我今天已經噁心夠了,你還要來添上一筆?!”簌歌冷漠的眸光瞬間變得冷凝如冰,這不知好歹的男人是要來撞槍口上嗎?

    活招牌?林夏然這貨!簌歌眼底的冷意斂去了一些,心中已經漸漸瞭然,明白她能這麼出名林夏然有不少的功勞。但是,這夏然以樂隊爲傲也用不着天天打着燈籠去宣傳吧?而且爲什麼是她方簌歌躺着中槍?陌凡大家閨秀的也很受歡迎的啊。

    “不好意思,劉先生。簌歌是花閣的一份子,不是什麼陪酒女郎。還有,如果簌歌不願意再見到你,這花閣以後就請你止步別進,怎麼樣?”一個溫潤帶着絲絲慵懶的嗓音不溫不熱的在那個男人身後響起,言語裏的冰冷讓那個男人面色難看起來,這是趕客?

    簌歌靜靜

    地看着在那個不知好歹的男人身後出現的容澈,一時之間,清亮的眼眸眸含着媚麗的笑,眉梢都染上溫然和澄澈的柔情。

    他今天穿着一一身華貴好看的灰色休閒服,沒有任何裝飾的休閒服穿在他身上倒被他托出了它原有的價值,乾淨優雅。一頭溫然利落的黑色短髮,一米八幾的身高修長而挺拔,有着大男人的儒雅和溫然。容澈五官陰柔精緻,全身被那溫淡如水的乾淨,乾淨得純粹的氣質籠罩着。一雙妖魅邪惑的眸子夾着純淨和童真,毫不掩飾地撞進了簌歌的眼底,讓她那雙靈秀的瞳眸中帶出了滿滿的笑意。

    “容大老闆?你這是在趕客嗎?”那劉先生轉身見到容澈,不由有些驚訝。老闆趕客人,他還是第一次見。

    “正如劉先生所見,難道還要我再說第二遍?”

    容澈平無波瀾的一句話讓劉煥鐵青了臉,看看,他作爲房地產大亨的獨子也有人不給臉面不巴結着?!

    “劉先生,請離開。”一旁的服務生習以爲常的上前,禮貌的請人滾蛋。

    嘿,他本來就是到這花閣找樂子的,怎麼就找了一肚子氣回去!晦氣的冷哼一聲,那劉煥惡狠狠的盯了眼容澈,迫不得已的挪着步子要離開。怎麼着在別人的地盤上,他惹事就是他理虧。

    “劉先生,我希望你記住,在這花閣裏面有一個不成爲的規定,誰惹我們方大美人生氣那就得止步Dark街,這是規矩。”容澈溫然寒澈的眸子,找不到一絲柔軟,他目光冷狠的盯着劉煥,神情似笑非笑。花閣的就在Dark街,而Dark街是這個繁華的城市裏消費最高雅奢華的一條街市。

    劉煥一怔,不服氣的橫了容澈一眼,目光落在趣味十足看好戲的簌歌身上,面色更是陰沉。

    “容大老闆,自古以來紅顏禍水,你倒是應該保佑你自己不要因爲方簌歌惹上事端纔對。”輕嗤一聲,劉煥推開攔着自己的服務生離開了花閣。

    容澈不以爲然的勾脣,一輩子和簌歌牽扯在一起纔是他最想要做

    的事情。還真以爲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酒吧老闆,保護不了簌歌?

    “容大老闆,你出來接我啦?”簌歌秀氣的柳眉一彎,隨而邪妄的勾脣輕笑道。

    容澈靜靜地看着簌歌,含着溫潤俊逸的笑容,更加魅人心魂。

    “終於捨得回來了?”他淡笑的走近簌歌,逸出的話帶着一絲期待和笑意。

    “嗯哼。”簌歌也靠近容澈,伸手勾着容澈的胳膊,笑意清美的哼唧了一聲,“不好意思啊容老闆,又因爲我損失了一位客人。”

    “沒事,我已經習慣了。”容澈看着懶懶的勾着自己笑的簌歌,無奈的搖頭。

    “容澈,我怎麼覺得你語氣裏有濃濃的嫌棄味?”簌歌狐疑的等着容澈,想讓他那儒雅而乾淨的笑意裏察覺出些什麼來。

    濃密的長睫掀起又垂落,容澈哭笑不得的伸手蹂躪着簌歌白皙嬌嫩的臉蛋,直呼她想太多了。

    他溫醇如風的暖笑讓簌歌緊繃的神經舒緩了許多,親暱的拉着容澈往他們幾人聚會的老地方里走去。

    “簌歌兒,你終於來了,我們都等你好久了。”正當簌歌還沒打開房門時,就看到一個蘑菇頭短髮的女生直直的朝自己撲來,還沒得及多開她就已經被容澈護着抱着移到一旁。

    那短髮女生見抱不到簌歌也不在意,繼續跑到容澈和簌歌面前樂呵呵道,“簌歌,我們早就知道你來了。只是不想妨礙你和容大老闆纔沒叫你進來,夠意思吧?”

    “雲苒,你這樣講出來還算是夠意思嗎?”待在包廂裏的蘇柏溪看不下去,一把拉過雲苒丟回了房子裏面。

    “怕什麼?反正你們和容老闆那麼熟,我也參合着熟一把啊。”雲苒不服氣的和蘇柏溪嚷道。

    簌歌對上容澈的眼睛,同樣是滿滿的笑意,跟着蘇柏溪走了進去。簌歌就看到傅之昂拿着貝斯噼裏啪啦的在製造噪音。陌凡已經聽不下去的捂着耳朵,縮在沙發角落裏躲着,見到簌歌進來立刻上前把簌歌拉起,推到傅之昂面前。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