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三序 深涉の卷_第三十九章 痛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三序 深涉の卷_第三十九章 痛覺字體大小: A+
     

    簌歌茫然地擡起頭,看到白逸川那雙乾淨的星眸閃過的痛覺,在垂落額前的黑色碎髮間,閃爍着淡淡的,暖暖的光。

    簌歌有那麼一瞬間的晃神,白逸川似乎和自己想象中的很不一樣。但是,他們到底在說什麼?鳳君慕和白逸川兩個人很早前就認識了,而且還有一些糾纏不清的瓜葛?

    “鳳君慕,你到底把我當什麼了?呵,東西,我方簌歌就是你鳳君慕不要的東西麼?你還真是讓我噁心!”簌歌琥珀色的瞳孔被長睫毛掩蓋着,裏面閃爍着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光芒。鳳君慕這冷血無情的一句話無疑在她心上劃了幾刀,眸光一凜,咬着幾乎無一絲血色的脣瓣,似雪的臉上顯出幾分蒼白都顯示出她此刻的憤然。

    她縱使再怎麼不擇手段的引了鳳君慕的注意上了他的牀,也絕對不是他口中這樣什麼都不是的東西這樣廉價不恥。果然,靠男人還不如靠自己。

    對男人來說,得到手的女人,就連衣服都不如麼?!

    鳳君慕冷意漫延的瞳孔被越來越多的墨汁填滿,他冷笑的看着簌歌開口說道,“小簌歌,一開始你不就是應該知道的麼?難不成你和我之間還有所謂的情感存在?還是,你喜歡上我了?”

    鳳君慕這的一句話像一桶冰水一樣把簌歌渾身上下都淋得納涼納涼的,猶如置身在冰窟裏。

    是啊,她怎麼會不知道呢?她和鳳君慕一開始的目的本來就不是奔着單純情愛去的,他們不過是各取所需而已。

    簌歌淡淡勾脣,斂下眸底所有的憤然和不滿,逢場作戲慣了,她早就學會收放自如了。

    “鳳君慕你說的沒錯,我們的開始也就是貪新鮮圖好玩而已。不過,既然你鳳總裁都已經這樣把我貶的一文不值的,想必我們之間的關係也該是有個了結了!今天這場宴會就當我方簌歌的遣散會怎麼樣?那些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的關係全部都在這裏切斷,和你鳳君慕的情人關係,還有你白

    逸川的婚約,全部都取消,怎麼樣?”簌歌依舊笑的優雅完美,她用冷情而傲然的神態緩緩開口的斬斷這一系列錯綜複雜的關係。

    微微斂眉,羽扇般的睫毛在她眼瞼處覆上一層優雅的陰影,她脣邊的笑意高雅而清華,眸光肅然冷漠的掃了眼震驚不已的南宿楓和南馥雅,最終把目光定格在鳳君慕和白逸川身上。

    “方簌歌,你果真要結束我們之間的關係?”鳳君慕脣邊還噙着那抹風華絕代的笑意,對於簌歌這番決然的話語並沒有什麼憤然的神色,只是眸底翻涌的暗潮很快就把他眼中唯一一絲亮光給淹沒了。

    “不然呢?我留在你身邊繼續讓你時時刻刻羞辱警告我方簌歌就是你鳳君慕的一件玩具?一件用膩了就可以丟掉的玩具?鳳大總裁,現在想想,我還真是要感謝你給我上了這樣一堂含義深刻的重要課程。不然,我都不知道我方簌歌和你在一起的決定本身就是個錯誤!”簌歌冷冷挑眉,語氣不痛不癢。

    “方簌歌,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麼?!”鳳君慕面容一泄,墨染的眼眸只剩下一片洶涌的暗潮。一旁的樑洛辰和顧梓然見了,都暗道不好,這可是鳳君慕怒極了的現象。

    “我意識清醒的很。”簌歌輕嗤一聲,微微一笑,同樣不服輸的對上鳳君慕的眸子。兩個同樣好強強硬的人,永遠都不會因爲顧及對方而退後一步。

    “大哥,現在不是你和大嫂內訌的時候,白逸川這個外患纔是緊急除掉的要害。”顧梓然伸手擡了擡鼻子上那架黑框眼鏡,他邁步靠近鳳君慕,在他耳畔低聲提醒着。

    這周圍肅然下降的氣溫還真是讓他們心驚膽寒的,他們可是第一次看到鳳君慕爲一個女人大動肝火。要知道,他們鳳大總裁生氣起來那可不是尋常人能安撫得了的。但是,爲了他們弟兄以後的美好生活和大哥的幸福,他也得放膽上前勸告一下。他顧梓然不入虎穴,就沒人敢入虎穴了。

    “大嫂,

    你要知道大哥一直以來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就別跟他一般見識。”樑洛辰獻媚的靠近簌歌,俊朗的臉上都是勸和的笑意和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很顯然,比起顧梓然的穩重,樑洛辰更喜歡看戲,而且是看好戲。

    “閉嘴。”冷凝的聲音一出,樑洛辰和顧梓然很自然的就閉上了嘴巴。這樣很有默契的兩個人,怎麼就這樣吵了起來了呢?大哥不是因爲大嫂纔會匆匆忙忙的趕來帝海的嗎?怎麼一見到白逸川這般袒護大嫂的狀態就轉舵了?大哥也太小家子起了!

    “鳳君慕,妤茉發生那樣的事情都是我們不願見到的結果。不過,我從來都沒有要和你爭妤茉的心思。更何況,簌歌是無辜的,不管她和你以前是什麼關係。既然南家老爺子已經把她交到我手上,那麼你就休想再傷害她。”白逸川溫雅的臉上滿是堅定,他走近簌歌,將她護在自己的身後,目光灼灼的盯着鳳君慕。

    簌歌冷冷輕笑,付妤茉,鳳君慕的未婚妻。沒錯,她知道這個人。付妤茉,是他鳳大總裁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未婚妻。只是幾年前出了車禍,貌似是死了。具體情況蘇柏溪也探聽不出個所以然,可是她沒有想到,這付妤茉還和白逸川有關係!但是,一個離世多時的人,這鳳君慕和白逸川都還沒放下麼?

    “簌歌,你不用擔心,鳳君慕不能拿你怎麼樣,你和鳳君慕的關係我不會讓人亂傳播出去的。”白逸川回頭,輕聲安撫簌歌。

    簌歌優雅的微笑着,清貴而出塵的笑容中帶着淡淡的疏離,很自然的和白逸川保持着距離。

    “白少爺,一樣的眼睛有不一樣的看法, 一樣的耳朵會有不一樣的聽法。 一樣的嘴巴自然有不一樣的說法, 一樣的心也定是有不一樣的想法。 我管不了別人的念想,也不屑因爲別人的言辭而亂了自己的陣腳。至於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其他的事情,我現在不想多談。”簌歌淡然的擡頭看向白逸川,溫然開口。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