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三序 深涉の卷_第三十章 爭執,宴會事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三序 深涉の卷_第三十章 爭執,宴會事端字體大小: A+
     

    挽着白逸川手臂的女人笑得得體優雅的,她粉脣微揚,帶着高傲的神情掃視着宴會下方。

    一身高腰紫色魚尾裙襯托出她修長的身線,腰線點點水鑽裝飾,柔滑的絲綢在腿後搖曳,露出性感誘人的嫩白小腿。踩着一雙銀色細高跟。一頭烏黑的髮絲微微盤起,由一排耀眼的鑽石髮帶固定,露出優雅的頸脖,整個人越發高貴而清麗。

    宴會上的人看着白逸川帶着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登場,不由開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有些知曉簌歌身份的人,還偷偷的扭頭觀察着簌歌的反應,順道拉着一旁的人一起對着樓上的白逸川和底下一臉漠然的簌歌指指點點。

    南宿楓眸光微微凜然,掃了眼低頭和傅之昂說笑的簌歌,擡頭盯着從樓上下來的白逸川和他的女伴。

    在人羣中的南馥雅也有那麼幾秒鐘的怔忪,看着一個陌生的女人站在原本屬於她的位置上,南馥雅心裏竟然沒有那麼憤怒,反而多了幸災樂禍的成分。果然,逸川哥是站在她這一邊的吧?所以打算以別的女人來阻擋和簌歌的婚事麼?

    “簌歌,這白逸川怕是已經有了女朋友了。”陌凡回頭看着淺笑的簌歌,微微擰眉。他們自然知道簌歌的性子,如果簌歌平白無故被人擺了一道的話,那麼她是一定不會讓對方那麼輕易得逞的。白逸川縱使想要拒絕這場婚事,那直接找當事人就好了,何必演這場戲呢?讓南家難堪?!

    “那我就更沒必要破壞人家的感情了。”簌歌聳聳肩,無謂的靠在一旁,手中輕握着那個盛着暗紅液體的高腳酒杯。

    “小歌,你不氣?”傅之昂低頭看着淡淡勾脣的簌歌。

    “爲什麼要氣?這場好戲還沒開始呢。”

    “好戲?難道和鳳君慕有關?”陌凡有些驚訝的盯着簌歌,她們身爲好朋友自然知道簌歌和鳳君慕的關係不簡單。但是也是知其一不知其二,不過這種場合鳳大總裁會出現嗎?

    簌歌嘴角清冷的勾勒出一個細微的弧度,琥珀一樣漂亮的眼睛淡淡的看着白逸川溫雅的笑着下了樓梯,被衆人擁護在中間,他身旁的女人小鳥依人般的靠在他身邊,微笑着和前來打招呼的人周旋。

    “非常感謝大家賞臉來參加白某的洗塵宴,在這裏大家就不要客氣,盡情的享受就行。”白逸川溫雅的聲音淡淡的響起,他深邃的眸子微微掃了圈圍在身旁的客人,最後定格在了簌歌身上。

    方簌歌麼?他的未婚妻?呵,在回來之前就已經讓手下去查過了,果然真人更美呢。

    白逸川溫潤的揚眉,褐色的眸子閃過些許深意,他邁着輕緩的步子走向簌歌,而人羣也自動往兩邊散開,鋪出一條小道。

    淺淺的品了口紅酒,簌歌淡淡的擡頭看着朝自己走出來的白逸川,那個女人還乖乖的挽着他的手。

    “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他聲音溫然。

    簌歌微微眯眼,似笑非笑的開口道,“想必白少爺已經查過我的資料了吧?那就不需要拿那麼俗套的開場白來和我套近乎。”

    白逸川一怔,隨即輕輕一笑,“你的性子倒是烈了一些。”

    簌歌泛着冷芒的瞳孔微微一動,淡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高腳酒杯,“白少爺,我的性子向來不好,該是和你合不來。何況我們的婚事本來就是雙方家長好心私定的,既然你也有你喜歡的人,那我們就解除婚約,怎麼樣?”

    在場的人聽到簌歌這平無波瀾的一句提議,全部都在心裏倒吸了一口氣。

    南家三小姐拒婚,這可是把南家到嘴的一塊肥肉拱手讓人啊。畢竟再怎麼厲害的商家也還是少了一層保障,但是如果和警界的高層結爲親家,那麼許多事情不用點明大家都心裏有數。暗度陳倉的事情自然水到渠成,況且白家在政界和警界都赫赫有名,這南家三小姐狠狠的給了白逸川一個下馬威,就不怕白家惦記着伺機報復嗎?現在南家董事長可

    是在醫院昏迷不醒呢!

    宴會上細碎的竊竊聲讓簌歌不滿的擰起了眉心,這些人還真是一羣愛湊熱鬧的麻雀。

    白逸川眸光驟然一收,看着一臉無所謂的簌歌,斂眉不語。

    根據馥雅提供的情報,她的妹妹方簌歌素來是冷性子,人難相處還經常出言不遜。現在看來,倒是有那麼幾分相似。

    傅之昂冷凝的目光淡淡略過白逸川定在他身旁的女人身上,那個女人依舊笑意悠然,似乎並沒有因爲簌歌是白逸川的未婚妻而吃醋半分。

    難道這一切都不是他們猜測的那樣?白逸川確實是想要承認他和小歌的婚事?可是,鳳君慕會允許麼?小歌不是已經和鳳君慕暗中交往了嗎?

    “怎麼?你覺得我不適合當你的未婚夫嗎?”白逸川優雅的揚眉,墨色的發在微風的輕送下微微的飄了飄,

    簌歌微微一笑,笑容優雅溫然,猶如三月暖春裏那抹最爲柔和的陽光般,她輕輕搖了搖頭。

    “不是適不適合的問題。”

    “哦?那是什麼問題?”白逸川饒有興致的盯着簌歌,薄薄的嘴脣淡淡的彎着,像天上半空的一抹上弦月。他身旁的女人識趣的鬆開挽着白逸川的手,微微後退了一步跟在他身後。

    “是有沒有感情的問題,白少爺,現在可不是那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沒有感情的婚約和自我埋葬有什麼區別?何況白少爺大好的青春想必也不希望浪費在我這個無趣又冷情的女人身上吧?”

    “感情可以慢慢培養,相反的你倒是比我想象中的有趣?何不,我們就應了長輩的要求,結婚怎麼樣?”低醇的聲音帶着三分玩味七分笑意,白逸川脣瓣再度勾起更爲上揚的弧度。

    簌歌修長的睫毛微微顫了顫,脣瓣依舊是那抹不溫不熱的弧度,她以淡淡的口吻續話道,“你確定?可是我沒興趣繼續這個遊戲呢。”

    “遊戲?”白逸川疑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