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三序 深涉の卷_第二十九章 惑亂,五花八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三序 深涉の卷_第二十九章 惑亂,五花八門字體大小: A+
     

    “宮先生?多生疏啊?要不你和馥雅一起叫我宮翎哥哥怎麼樣?”只見宮翎的嘴角含着一絲清爽明朗的笑容,透着點壞壞的味道。他歪了歪頭,舒服的笑容在臉上漾開,整個人帥氣的得猶如春日那抹暖人的驕陽。

    南馥雅淡淡的笑着,最近掛着一絲弧度適宜的笑容盯着簌歌和宮翎,纖細的睫毛不可自制的動了動,暗自斂下眸底的深意。

    似乎每次只要她和方簌歌出現,人們的目光總是會停留在方簌歌的身上,那種被所有人的遺忘的感覺讓她覺得屈辱!

    簌歌琥珀色的雙眸清澈靈動,長長的睫毛輕輕翕合,眼眸看去更是深不可測。

    “不要。”她淡淡搖頭。

    “爲什麼?”宮翎好奇的湊上前。

    “因爲那感覺就像在叫我自己一樣。”細長的眉眼微微一彎,勾勒出眸底那抹瀲灩光華,簌歌脣角一扯揚着優雅的弧度淡聲開口。

    言語裏的趣味讓宮翎脣邊的笑容在逐漸擴大,他大手一揮攬過簌歌,盯着南宿楓笑,“小子,你妹妹比你有趣多了。”

    “宮翎,你別亂來,這可是我妹!”南宿楓橫了眼宮翎,拍掉宮翎搭在簌歌肩上的大手,宮翎世家都在政界工作,自然和白逸川是有着親近的關係。但是,宮翎在這個名流界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簌歌,你在這裏等着,我先把這花花腸子解決了先。”南宿楓看了眼簌歌,低聲道。

    宮翎不滿,瞪了眼南宿楓嚷道,“什麼花花腸子?你怎麼可以在一個美人面前詆譭我的聲譽?南宿楓,難不成你要和我打官司!”

    淡雅如霧的眸光掃了眼被南宿楓拉到一旁的宮翎,簌歌不甚在意的勾脣,肅冷的眸子在大廳裏搜刮自己熟悉的身影。

    她的好朋友陌凡也是名流世家的千金,按理說這場宴會她也會參加纔對,只是都沒看到她的人。

    而南馥雅在剛纔就已經融入到其他千金名媛的圈子裏面去了,圍在一羣女人中間笑顏嫣然的談

    論着什麼。

    無意識的掃視着那人影聳動的前方,卻沒有明確的焦點,簌歌低頭看着那花案高雅的桌布上面擺放着的細緻餐點和酒水。

    慵懶的靠在桌旁,修長白皙的腿隨着她步伐的邁動,勾勒出一個又一個誘人的弧度,她嘴角噙着冷豔的光芒。

    鳳禽獸怎麼還沒來?還有,那個所謂的宴會主角呢?

    一雙琥珀色的瞳孔帶着肅然的審視落在大廳的每個人身上,簌歌抿着微薄的紅脣,很是安靜。

    “小歌。”簌歌一驚,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看到傅之昂揚着他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笑顏向自己撲來。

    一把掛在簌歌身上的傅之昂,得意洋洋的扭頭朝跟在自己身上慢慢走來的女人比了一個“找到了”的姿勢。

    “傅之昂,你腦門又欠擠了是吧?”簌歌拍掉傅之昂摟着自己腰身的大手,沒好氣的哼道。

    “小歌,我在茫茫人海中憑藉着心電感應好不容易找到你,你怎麼能這樣嫌棄我?陌凡,你來評評理!”傅之昂鬆開抱着簌歌的手,拉過一旁淺笑的陌凡申冤道。

    陌凡一頭淺褐色的中長髮,隨意的披在肩上,整齊的劉海適中的剛好從眼皮上劃過,長長的睫毛眨巴着,漆黑的眸子泛着溫暖的笑意。一件白色的露背晚禮服,只是頸上帶了一串白色泛着柔光的珍珠吊墜項鍊之外就沒有任何的修飾,整個人顯得賢淑而溫雅。

    她好笑的看着這兩個自小吵到大都不會鬧掰的冤家,無奈的搖搖頭。

    “之昂,現在是在宴會上,你們都要注意一下形象。何況,簌歌現在是白逸川名義上的未婚妻!”陌凡褐色的瞳孔中帶着一絲笑意,輕聲叮囑着衝動的傅之昂。

    簌歌無謂的挑了挑眉峯,冷聲開口道,“今天這個宴會怕不是白逸川向大衆承認我身份的時候吧?他該不會是個任由人擺佈的傀儡纔是。”

    陌凡依舊微笑,她的目光落在有些好奇簌歌身份而望過來的人們,聲音溫潤道,“不一定

    啊簌歌,男人可都是視覺動物。縱使白逸川不是個任白老爺子擺佈的傀儡,可是美色當前,普通男人都沒那麼容易抵抗的。”

    “陌凡,你這是在變相誇我長得好看嗎?”簌歌輕笑。

    “你說呢?”陌凡伸手捋了捋垂下的髮絲,淡笑。

    “我們小歌一直很好看,今天更美。”傅之昂摟着簌歌的腰,笑意盈盈的得瑟着。

    簌歌笑顏一揚,伸出雪白的胳膊,用力的擰了擰傅之昂的臉蛋,“傅狐狸,你是要在大庭廣衆之下讓人以爲我方簌歌名花有主嗎?”

    “你本來就名花有主了啊。”傅之昂嘟囔着,眼睛望着二樓樓梯上方突然一暗。

    簌歌一怔,隨着他突然沉下來的眸子望了過去。

    大廳中央的巨型水晶吊燈忽地一暗,在賓客們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何事之時,四周的燈光都漸漸暗淡了下來,只有一束明亮燈光熠熠地打到了二樓樓梯轉角處,只見一個身着剪裁合體白色西裝的優雅男人,被一個笑顏嫣然的優雅女人挽着走了下來。

    “簌歌,那個男人就是白逸川,不過他身邊的那個女人是誰?”陌凡看到樓梯上緩緩走下來的男人,轉頭對簌歌說道,只是看到那個女人時黑色的眼裏閃起了些許疑惑之意。莫非真的如簌歌意料的那般,白逸川邀請簌歌來參加婚宴不過是爲了和她解除婚約的?

    簌歌感覺傅之昂放在自己腰身上的手緊了緊,知道他定是在爲自己擔心,擔心白逸川會給那麼多人面前給自己帶來難堪。可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向來都不會那樣輕易給自己帶來傷害的。因爲只要她不允許,就沒人能傷害到她,無關緊要的,就不需要因爲他們得言辭而動怒,不是麼?

    白逸川人如其名,整個給人的感覺溫然而高雅,額前輕柔的髮絲輕輕漾起,在空中劃出優雅的弧線。一雙淺褐色的眸子帶着些許清和的笑意,溫煦如風般,柔和的光芒在他褐色的瞳孔裏閃爍,仿若晶瑩的琥珀,清澈而含着一種水水的溫柔。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