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二序 回憶の卷_第十四章 自殘,躲避禍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二序 回憶の卷_第十四章 自殘,躲避禍端字體大小: A+
     

    “憑什麼?”鳳君慕嘴角上揚,一抹邪邪的淺笑,攝人心魂。

    “嗯?”

    “我憑什麼幫你。”鳳君慕斂眉,盯着面前這個看上去冷傲清冷的女人。

    她似乎並不是那種輕易妥協或者輕易求人的人。

    這樣隨便的打扮比起宴會上那些只會穿蓬蓬裙的女人可是好多了。

    但是他憑什麼幫她,他並不認識她。

    “因爲我想要報仇,但是我現在沒有勢力,你有!”

    鳳君慕俊美的臉上依舊是那副不冷不熱的神情,他好笑的看着這個言行舉止都讓他匪夷所思的女人。

    似乎,她比他身邊的任何一個女子都要好玩。

    “我幫你,報酬是什麼?”

    “報酬?”她秀氣的柳眉一挑,隨機邪妄的勾脣輕笑道,“據我所知,你們正費盡心思的想要收購南氏企業旗下的一間子公司。”

    “你這可是在自挖牆腳。”

    “不,南氏企業和我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她那雙看上去澄澈幽黑的瞳孔里正被滿滿的恨意鬧得風起雲涌。

    “我如何相信你有這個能力?況且收購南氏企業那個子公司對我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鳳總裁,南氏企業的董事長如今住院昏迷不醒,現在暫管公司的可是他那狼心狗肺的弟弟,如果南氏敗在他手上,還不如回到我手上,這想多來講更符合常規不是麼!雖然對你來說是小菜一碟,但是如果能不費吹灰之力的拿到,不是更好嗎?”

    “你真是黑心,連自己的親人也要算計在內。”

    “怕是讓總裁笑話了,我方簌歌在這個世界上早已經沒有親人了。”簌歌冷若冰雪的臉上,掛着不痛不癢的優雅笑意。

    似乎她說的話,是世界上最正常不過的事情。

    沒有親人,是啊,那個時候這個世上和她方簌歌有血緣關係的兩個親人,一個正躺在病牀上生死垂危,一個在國外還沒回來。

    但是對於躺在牀上的那個人她並不想救,她憑什麼要去救呢?

    救一個爲了配合新公司上市的風頭因爲炒作才把自己接回家門的父親麼?

    她沒進醫院拔掉他的氧氣管就算是仁慈了!

    “沒有親人麼?你的名字叫方簌歌?”

    簌歌冷冷點頭,擡着頭等着鳳君慕的答案。

    “如果我不答應,你會如何?”

    “那麼,我就回到南氏企業,繼續當那個世人眼中的受寵三小姐。然後,搞死你。”簌歌那清敖的俏顏上所流露的狠絕讓鳳君慕有趣的揚起了脣角,他俯身附在簌歌耳畔處,輕輕開口,“那麼,我倒是對你會如何搞死我比較感興趣。”

    “是麼?那麼你就拭目以待,給本小姐等着!”簌歌眼睛微微眯起,見鳳君慕這般曖昧的俯身在自己頸邊,也不急着推開。

    她同樣以牙還牙般俯身在他耳旁,冷聲出口。

    帶着她自得的冷傲和不屑,隨即她伸手狠狠的推開了鳳君慕。

    擡頭看了眼用怪異和嘲諷目光盯着自己的那羣女人,簌歌不以爲然的冷哼了一聲,餘光瞥了眼還在門口張望的黑衣人,她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

    沈雅茹南馥雅這該死的兩母女,竟然派了這麼多人跟蹤監視自己,如果不能在這個宴會中不知不覺的消失。

    她怕是會被他們帶到一個陌生地方關了起來的吧?

    等到南珞飛在醫院將繼承權交給她們母女時,纔會放過自己吧?但是,她可不這麼認爲!這對心如毒蠍的母女,該是巴不得她能隨着媽媽魂歸西天,這兩人一向是不達目的不罷休。

    目光落在鋪着一席修長潔白桌布的餐桌上,簌歌計上心來。

    簌歌走到餐桌上,伸手一把抓起桌上那些看上去奢華高貴的刀具,她目露狠意的落在門外那羣注視着自己一舉一動的黑衣人,抿嘴輕笑,她低頭看着手中那把鋒利的小刀,輕握在手心。

    簌歌對着那羣目光灼灼注視着自己的黑衣人揚起抹冷凝邪妄的笑意,她握緊手中的小刀,就那樣狠狠的往自己的大腿上刺去。

    “啊!”不知道是哪個人看到了地毯

    上的血跡,才擡頭往血跡漫延的方向看去。

    然後就見到的那血液是沿着簌歌若隱若現的大腿上滴落流下的,悄悄的在潔白的羊毛地毯上漫延開出一朵朵妖冶詭異的血紅花朵。

    “方簌歌,你還真狠得下心。”鳳君慕看着那明晃晃的刀鋒在那個噙着冷豔笑意的女人腿上落下時,眸光倏然一暗,推開重重人羣走了過去。

    “不狠得下心,我怎麼能報復那些想我死的人?”方簌歌看着走近自己的鳳君慕,不爲所動的揚了揚嘴角。

    那冷漠無情的話語,真像來向人間索魂的羅剎女。

    現場立即有人撥打了救護車的電話,鳳君慕薄厚適宜的脣瓣此時緊緊的抿着,他看着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頭一次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煩悶感。

    是什麼?讓她這樣仇視這個世界?

    “你還真是執迷不悟,這樣自虐是爲了引起我注意的另一種手段麼?”鳳君慕俯身一把抱起簌歌,穿過重重圍觀的人羣出了宴會門口。

    簌歌淡淡嗤了一聲,沒有回話。

    在鳳君慕的懷抱中,簌歌看着守在門口的那羣黑衣人焦躁煩悶的神情,不由勾脣一笑,不屑的揚眉。

    很好,計劃成功了。

    那羣黑衣人看到抱着簌歌的那人是鳳君慕,一時間都不敢輕舉妄動上前抓住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她被鳳君慕抱着走遠。

    鳳君慕在商界上的勢力已經漫延到黑道這邊,他們還不想因爲那些錢得罪這種大人物。

    簌歌沒有情緒的眸子變得越來越暗沉,最終濃縮成一個不可觸及的黑點,沉到了谷底。

    “呼”她終於鬆了口氣,看着離自己越來越遠的黑衣人滿意的笑了笑。

    可是,下一刻整個人就被鳳君慕毫無憐香惜玉之情的扔進了車裏。

    “鳳君慕!你要幹什麼?”簌歌掙扎着要從車裏面出來,只可惜車門在劃了一個優雅的弧線之後,“彭”的一聲就被關上了。

    緊接着一邊的車門也被打開,鳳君慕隨即從一邊坐了進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