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一序 笙歌の卷_第九章 談判,終有所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一序 笙歌の卷_第九章 談判,終有所成字體大小: A+
     

    “如果你認爲你一個人有辦法鬥得過南氏,那麼你隨意。”鳳君慕漫不經心的看了簌歌一眼,微微一笑。

    他有的是辦法讓簌歌妥協,可是最好的辦法是她心甘情願,不是麼?

    發現一個好玩的獵物,就這樣放過可不是他鳳君慕的性子。

    何況對着公司那麼多事務,偶爾適當放鬆不也有益身心麼?這可是樑洛辰那傢伙對自己的忠告。

    簌歌抿着脣瓣,低着頭沉默不語。

    論財力勢力她根本就鬥不過南啓天和沈雅茹,雖然現在南宿楓回來南家對她來說情況會好轉一些,可是這對她來說根本就不重要。

    她不過是想要報復而已,報復南珞飛的薄情,報復南宿楓的冷情。沈雅茹和南馥雅的迫害只不過是自己任其所爲而已,不然南馥雅真的能動自己麼?自古以來弱者得到的同情票最多,南馥雅對自己越過分,那麼南珞飛欠她和媽媽的就更多。

    “小簌歌,我的耐心可不是很多。”鳳君慕懶洋洋的靠在病牀的邊沿上,那如同點點繁星點綴的瞳孔帶着幾絲玩味的神色淡淡的落在沉默的簌歌身上。

    鳳君慕眉宇間似乎被月光流轉着渲染了點點琉璃般淺豔的光華,他淡淡斂眉,嘴角帶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你的要求是什麼?”簌歌霍然擡頭盯着鳳君慕。

    鳳君慕俊眉一揚,正過身子瞧着一臉認真的簌歌,輕輕笑了。

    “要求?你當我鳳君慕的玩具,怎麼樣?”

    “玩具?”簌歌下意識擰眉。

    “嗯,至少比當契約情人好多了,不是麼?”

    簌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勁,這契約情人和玩具之間有什麼差別麼?

    玩具玩膩了還可能隨時被人遺棄,但是契約在的話,至少有保障,不是麼?

    “誰說的?差點就被你忽悠過去,少用你們商人那套糊弄人的說辭來騙我。你口中玩具的近義詞就是女人吧?而且還是個像玩具一樣玩膩就可以隨意扔掉的女人。”

    “所以說,我才覺得你十分適合當我的玩具啊。那麼聰明又

    那麼識時務,我們會十分合拍的,小簌歌。”鳳君慕點頭,他湊近簌歌曖昧的咬上她的耳垂,低聲開口道。

    “你這是在誇我麼?”簌歌冷冷揚眉,雙手已經被鳳君慕禁錮在他手中,一時之間動憚不得。

    簌歌也不惱,她就那樣冷冽的睜着眸子,看着鳳君慕靠近自己,親暱的咬上自己的耳垂。

    耳際處那傳來的酥麻而陌生的悸動讓她有那麼一瞬間的晃神,簌歌任由鳳君慕俯身窩在自己頸窩處。

    “玩具也有一段試用期的,當我三個月的女人,怎麼樣?”鳳君慕溫熱的氣息鋪散環繞在簌歌臉頰處。

    “三個月的女人?是當成傭人還是保姆。”簌歌轉頭對上鳳君慕那雙深不見底的瞳孔,近在咫尺的兩人就連微弱的呼吸都感覺得到。

    “牀伴,如何?”他痞笑。

    “不如何,我拒絕。”簌歌橫了鳳君慕一眼,掙扎着欲從他手中掙脫出自己的手,只可惜男人的氣力總歸是大過女人的。

    “爲什麼要拒絕?你們不是很喜歡爬上我的牀麼?”鳳君慕墨色的瞳孔驀然一縮,單手握住簌歌的下頜,強迫她對視自己。

    簌歌輕嗤一聲,目光嘲諷的回望鳳君慕。

    她那漠然嘲諷的表情讓鳳君慕眸光一暗,頓時眼底仿若有些火光閃過。

    “鳳總裁,那些喜歡爬上你牀的女人不在這個病房裏。”

    “難道出了這個病房你就喜歡上我的牀?”鳳君慕不爲所動的盯着簌歌。

    “你。”簌歌氣結,只能惡狠狠的瞪着鳳君慕。

    “怎麼?難道你不知道做我女人的含義代表着什麼?所以說,在宴會上你就不該信誓旦旦揚言要當我鳳君慕的女人。”

    簌歌凝眸看着鳳君慕,沒有開口駁回他的話,她當然知道當一個男人的女人意味着什麼,可是那個時候她不是以爲他是那種人嗎?!

    “哦?我忘了,那時候你以爲我是同性戀呢。”鳳君慕幽幽勾脣,那雙攝人心魄的眼眸正泛着冷意盯着簌歌褐色的眼睛。

    “你知道就好。”簌歌沒好氣的冷哼一聲。

    那現在知道我不是了,你還要賭嗎?賭我會不會幫你。”遊刃有餘的笑着,鳳君慕低頭望着簌歌,同時鬆開握着她下巴的手,指腹轉而輕輕磨蹭着她那粉嫩的臉蛋。

    不是了還要賭嗎?簌歌一怔,深邃的眼瞳裏閃過一絲遲疑,不過很快的就被她否認了。

    “你會幫我報仇?”

    “只要你乖一點兒,自然會。”他噙着風華邪妄的笑意,指腹撫上簌歌柔軟的脣瓣。

    簌歌冷豔精緻的臉上是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她現在已經無法再故作矜持什麼的。

    她方簌歌從踏入復仇的那一天開始,不就已經打算奉上一切了麼?何況,如果真的成爲鳳君慕的女人,那麼她手中無疑握着一張王牌,一張沈雅茹和南啓天都會忌憚的王牌。

    “鳳君慕,爲什麼是我?”她清秀的眉峯淡淡的布上疑雲,清亮的眸子似乎被蒙上了一層灰霾。

    “恩?”

    “爲什麼會答應我的請求,你,不該是這樣輕易妥協的人。”簌歌輕聲開口道,感覺握住自己雙手的大手微微一鬆,隨即鳳君慕就放開了自己。

    “不是?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是呢?小簌歌,你就當我日子無趣了,找找樂子好了。”鳳君慕優雅的伸手捋了捋簌歌臉頰旁那低垂而下的髮絲,替她順到耳後。

    冷漠的眸子點綴着淡淡的星芒,簌歌淡淡勾脣,不管原因如何,至少她成功了,不是麼?

    鳳君慕見簌歌凝眸不語,微微淡笑。

    俯身,柔軟的脣瓣吻上簌歌的耳垂,轉而微涼的脣瓣附在簌歌微暖的脖頸上,細碎的吻如數落下,帶出一陣莫名的悸動,直搗彼此的心裏。

    “鳳君慕,你。”簌歌一驚,伸手抵住鳳君慕。

    “聽話一點兒啊,小簌歌。”鳳君慕戲謔的嗓音帶着淡淡誘惑的磁性傳入簌歌的耳朵裏。

    簌歌一怔,複雜的情緒閃過她清亮的眼底,不過一下子眸底又恢復了平靜。

    簌歌揚起抹清雅風華的笑容,伸手圈住了鳳君慕的脖頸,沒有說話。

    即使她沒經歷過,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