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一序 笙歌の卷_第八章 火花,冷硬對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BOSS的捕妻攻略 - 第一序 笙歌の卷_第八章 火花,冷硬對碰字體大小: A+
     

    “蘇柏溪,你就不能正常一點嗎?通常不是該問我有沒有事纔對嗎?”簌歌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對於自己這個同學加死黨,思維跳躍過分的女人是無話可說了。

    “對了,你有沒有事?”蘇柏溪不怕死的一句話徹底讓簌歌冷靜了。

    “你說我有沒有事?”她咬牙切齒。

    “聽上去你還是很正常的啊。”蘇柏溪在電話那頭樂呵呵的笑着。

    “簌歌,我是陌凡。”電話換了個人接,是個溫柔的女聲。

    “恩。”簌歌悶聲應了一句,擡頭看了眼笑的幽深莫測的鳳君慕。心裏不由對蘇柏溪那八卦的精神狠狠一批,好了,這鳳大總裁肯定聽到柏溪剛纔在電話裏的那番話了。

    這讓她情何以堪?!

    “沒事吧?聽之昂說你傷口又裂開了,你現在在哪裏?我們過去看你。”那個溫柔的聲音帶着些許擔憂透過電話緩緩的傳來。

    “現在這麼晚了,你們就別過來了,醫生說是小傷,沒什麼大礙。”

    “雖然是小傷,但還是要注意,你一個人在醫院麼?”

    “不是,還有一個人送我過來的,你們不用擔心,明天學校再見吧。”簌歌壓低聲音對陌凡說。

    電話那邊的陌凡對簌歌道了聲晚安,便掛上了電話。

    簌歌回頭就看到鳳君慕雙手穿着褲袋,站在窗邊望着窗外那暗沉漆黑的夜色,他整個人被黑夜籠上一片陰影,越發顯得清冷如玉,神祕高雅。

    簌歌低頭玩弄了會兒手機,想了下也覺得自己似乎是有些無理過頭了。

    明明人家是好意送自己來醫院,可是她非但不領情還把人家當成痞子無賴那樣對待,好像說不過去。

    “鳳君慕,你不回去麼?”可是出口的話,卻成了一支硬邦邦的利箭。

    “你想我回去?”

    簌歌沉默,不一會兒就感覺到一股濃厚的低氣壓圍繞着自己,她一擡頭的瞬間,鳳君慕已經走到了她牀邊。

    “你一個人在醫院不怕?”

    “爲什麼要怕?”簌歌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你們女孩子不都是懼怕那些鬼神論麼?”他那漫不經心的一句話讓簌歌黑了臉。

    “鳳君慕,你該不會是擔心我?”本來想要發火,可是簌歌似乎是想到什麼般,眉梢一揚,隨即戲謔地瞅了眼安靜的鳳君慕。

    “你覺得呢?”

    他不回反問,讓簌歌笑容一泄,頓時氣的牙癢癢。

    她是腦子抽了纔會認爲這個男人在擔心她!

    “不是擔心我,那你留在這裏幹什麼?難不成看我笑話?”

    “你的笑話值得我這般費勁心思浪費時間的看?”鳳君慕嫌棄的盯着她看了一會兒。

    簌歌無力的翻了個白眼,儘量讓自己笑得優雅得體,“那麼尊貴的總裁大人,你還是請回吧,別浪費時間了。”

    說着,她素手一揚擺了個“請走”的動作,然後就低頭繼續看她的手機。

    鳳君慕莫測高深的盯了簌歌一眼,然後邪妄的揚了揚脣,嘴角勾勒出一個細緻迷人的弧度。

    簌歌漫不經心的放下手中的手機,纔想擡頭看看鳳君慕是不是走了,就感覺有一個黑色的陰影漸漸靠近,然後牀隨即往下陷了一角,擡頭就看到鳳君慕正揚着他那迷死人不償命的淺笑挑釁的盯着自己!沒錯,是挑釁!

    “你到底要幹什麼?”簌歌依舊是沒好氣的瞪着鳳君慕。

    “我想了一下,覺得或許可以考慮一下你那晚的提議。”鳳君慕淡淡開口。

    “你前幾天不是已經應承了那個提議了麼?”簌歌狐疑的看着鳳君慕,她怎麼覺得他笑得像一隻奸計得逞的狐狸。

    好吧,雖然沒有那麼猥瑣,但是不否認他笑起來真的很迷人很動人心魄。

    她剛纔就那麼小小的陷進去了一下,當然只是一下而已!

    他輕咳了一聲。

    “你要怎麼做?”他無謂的挑眉。

    “可是我記得你說過更想看我如何搞死你麼?鳳君慕!”簌歌小眉一揚,琥珀色漂亮的眸子怒視鳳君慕。當初拒絕的是他,現在答應的也是他!憑什麼,她方簌歌還就不要了!

    “所以,這句話

    就是自從那晚之後你沒再聯繫我的緣由?”鳳君慕凝眉。

    寂靜的病房裏,只有儀器“滴滴滴”的聲響偶爾響起。

    簌歌動了動眸子,這兩天躺在牀上她確實是想了許多,所以也沒有主動去聯絡鳳君慕。

    “既然你要做我女人,那麼就真的好好享受一下,怎麼樣?”他那句半開玩笑半應承的話這幾天總是在她腦海裏環繞不去,那天晚上鳳君慕幫自己包紮完傷口後,就直接送她回家了。

    而他們在車上竟默契的什麼都沒有說,而自己的那句“隨時奉陪”倒是成了那晚最後和鳳君慕開口的話。

    只是,鳳君慕話中的意思讓自己琢磨不透,真的好好享受一下?是意指鳳君慕答應了自己的請求麼?還是隻是說說而已?不然之後爲何一言不發就把自己送回家,沒有下文呢?

    “你現在是想要參與這個遊戲了麼?爲什麼?”簌歌目光清澈的注視着身旁的鳳君慕。

    他的眼睛,像是被越來越多的墨水侵蝕一樣,漆黑清亮的如同夜間那閃耀着的星辰,只是其中還夾雜着些許冷情和看不清的深意。

    “因爲我更想給你這個權利,讓你去報復你要報復的人。”

    鳳君慕平無波瀾的這一句話卻讓簌歌心裏一驚,隨即有些許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她心裏爭先恐後的跑了出來。

    簌歌眼睛微微眯起,帶着她自得的冷傲和不屑,她冷冷俯身在鳳君慕耳畔輕輕吐出一句話。

    “可是怎麼辦呢?我現在已經不想玩這個遊戲了,你也已經拒絕了,不是麼?”

    “原來你這麼記仇。”他邪妄的勾脣,淡淡揚眉。

    還真是個膽大妄爲的女人,三番兩次的挑戰他的極限麼?

    “如果你這樣認爲,也無可厚非。”她冷漠的語氣,卻沒有激怒鳳君慕。

    方簌歌冷哼了一聲,目光灼灼的盯着鳳君慕,一字一句道,“還有,總裁大人,這可不是記仇不記仇的問題,就是本小姐心情不爽不陪你忽悠了。憑什麼這個遊戲規則是你說了算?你說開始就開始,你說結束就結束,那我是什麼?”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